您的位置:主页 > 博文 > 正文

汝州唐氏黑帮的覆灭

内容导读: 阅读提示: ● 故事距今二十年左右,现实版上海滩。 ● 这个黑团伙,内有老大、军师、杀手、打手、砍手。 ● 拥有轿车十余辆,人人配有手机、BP机,实行工资制。 ● 手下设三个中队,成员穿统一制作的黑西装,剃同一模式板寸头。 ● 他们以讨账、收...

河南:汝州唐氏黑帮的覆灭

阅读提示:

● 故事距今二十年左右,现实版“上海滩”。

● 这个黑团伙,内有老大、军师、杀手、打手、砍手。

● 拥有轿车十余辆,人人配有手机、BP机,实行“工资制”。

● 手下设三个中队,成员穿统一制作的黑西装,剃同一模式板寸头。

● 他们以讨账、收保护费为名,到处敲诈掠夺。

● 一位时任公安局副局长的人为唐利峰通风报信。

 

今天,中国重拳扫黑,让特稿哥想起一段往事。

十八年前,特稿哥供职于河南商报焦点新闻部,当年,汝州市摧毁了一个涉黑团伙,惊动高层。特稿哥受报社委派,前往案发地进行采访。

这个团伙的头目叫唐利峰,毕业于郑州一家政法学院,时年31岁。可以说,是一个有文化的“流氓大亨”。

唐利峰性格内向、不善言谈,但出身非常引人注目:父母是汝州的老干警,二哥唐利民曾任汝州市公安局长。

世事难料,在当地“显赫”的一家人,竟因藐视法律,走向崩溃。

1993年5月19日,唐利峰的大哥唐向阳因轮奸罪在洛阳被判死刑,唐利峰和唐利民前去洛阳活动,归途中行至汝州市温泉镇官庄村时,他们把车开得飞快,路边乘凉的村民骂了一句,兄弟二人和司机便停下车,拉着村民就打。混战中,有人开枪打死一名回家探亲的现役军人。

案发后,唐利峰逃之夭夭,唐利民被判有期徒刑,携带枪支的司机被认定为开枪的人,被判处死刑。

1997年,逃亡数年的唐利峰,在汝州舒美宾馆因殴打他人,被汝州公安局抓获。

几个月之后,唐利峰竟然重新出现在汝州街头。

1998年,唐利峰开始在汝州经营他的黑帮。起初,他承包了一家宾馆,暗中开设赌场,网罗了一帮亡命之徒。

1999年1月,唐利峰宴请另两个团伙的头目闫孟国和董景州,相约“弄点大事”。

几天后,20多个地痞流氓在汝州大厦会议室召开了“建黑”大会。

会上 ,唐利峰当“老大”,闫、董分别为老二和老三,手下有“军师”“杀手”“打手”“砍手”。唐利峰还宣布了“组织纪律”,规定所有成员不准私自拉帮结派,一切都要听从他和闫孟国、董景州的指挥。

他们还把手下人编成3个中队,任命王向阳、陈剑桥和黄延伟为中队长,各中队自由结合,由中队长挑选人员,并配备汽车、手机、BP机等交通和通讯工具。

会上,唐利峰等人还给所有人员每人分发1500元现金和部分物品,宣布团伙成员实行“工资制”,按其“贡献”大小和 “职务”高低 ,每月发给500-l000元 的“工资”。

这个数额,在当年应该是“高薪”。

唐利峰学着旧时上海滩黑社会的做派,让其团伙成员穿统一制作的黑西装,剃同一模式的板寸头,出门带保镖,前后护卫,好不威风。

至此,一个有组织、有纪律、团伙成员固定、以“两劳”释放人员为主、劣迹斑斑、带有黑社会性质的组织产生了。

唐氏黑社会性质组织恣意公开敲诈,哪家企业搞得好,哪个酒店生意红火,就得向他们交“保护费”,或者让其承租,否则就大打出手,想打谁就打谁,想砍谁就砍谁。

他们聚敛了大量的钱财,拥有了豪宅、轿车,出入宾馆酒店,吃喝嫖赌,挥金如土。

但是,唐利峰还不满足,他要兼并或消灭身边其他一些团伙,争做整个汝州的“老大”,先后用武力或收买等手段“降伏”了几个黑团伙。

汝州西关有个席军立,不服唐利峰,一次还在酒桌上说:“他唐利峰牛啥?看我再发展两年,一定要摆平他。”此言传到唐利峰耳里,他勃然大怒,立即派人去外地寻找杀手。1999年8月27日上午10时,席军立去医院看望病人,出来时刚要钻进汽车,被埋伏在此的杀手用枪将其射杀。

就这样,顺者昌,逆者亡。

唐利峰为了能牢牢地控制住手下人马,还专门研究有关“黑道”的书籍,什么《世界黑道》《旧上海黑幕》等,他翻了又翻。1999年,他还报考了北京一家高校的经济管理专业研究生班,以提高自己的身份。

从1998年下半年到1999年近一年半的时间里,以唐利峰为首的黑社会性质犯罪组织发展成员六十多人,长期横行乡里,无恶不做,先后作案四十余起。在犯罪过程中,故意杀人一人,故意伤害致死一人,故意重伤一人,致轻伤或轻微伤二十多人。

唐利峰黑社会组织的暴行引起了各级政府的高度重视。

1999年11月8日,汝州市公安局召开党委扩大会,部署打击带有黑社会性质的犯罪活动。会后,决定密捕唐利峰犯罪团伙主要成员王孬(即唐氏黑帮干将王向阳)。

11月21日上午,密捕小组将王向阳捕获。

王向阳被抓的当天中午,时任汝州市公安局副局长的韩某某告诉唐利峰:王孬被抓了。

唐利峰闻言,连午饭都没吃,立即带领姘妇及贴身随从逃窜。

说起来,韩某某和唐利峰还真有渊源。

唐利峰的二哥唐利民任汝州公安局长时,因韩某某工作出色,受到过唐利民的嘉奖和提拔。1997年,逃亡的唐利峰重回汝州后,表面上规规矩矩做生意,韩某某与他还有一些来往。1998年唐利峰经营黑帮时,韩某某是汝州公安局党委副书记、主管刑侦工作的副局长。

唐利峰出逃后,经常给韩某某打电话探听消息。他在山东泰安时,与韩某某的一次通话时间长达40分钟之久。韩某某背地里也与唐利峰通话联系,表面上却装着不知道唐利峰的任何音讯,组织刑警人员天南海北地到处去“抓捕”唐利峰。

 这时,有关部门不断接到韩某某收受贿赂、徇私枉法的举报信,令他坐立不安。于是,他一面将收受唐利峰的贿赂退回,一面以“打黑英雄”的形象掩人耳目。

 2000年元月4日凌晨1时许,韩某某带领公安干警悄然进入郑州市明鸿小区,将唐利峰抓获。在庆功声中,韩某某组织一班人马,编写了一部反映以他为首的汝州市公安局“打黑除恶”事迹的电视连续剧。

 看守所内,唐利峰多次要求面见韩某某,但韩某某哪敢见他?

唐利峰恼羞成怒。

 2001年5月2日,唐利峰黑社会组织犯罪一案在河南省平顶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法庭调查开始不久,唐利峰当庭揭发韩某某曾收受过他数万元的贿赂,并曾向他通风报信。

 这一揭发,不亚于一枚重磅炸弹,在庭内庭外引起了强烈的反应。因为,韩某某不仅仅是汝州市主抓刑事案件的公安局副局长,还是侦破唐利峰黑社会组织犯罪案件的组织指挥者。汝州城乡的老百姓都知道,是韩亲自带人抓获了唐利峰。

抓唐利峰的人,也会和唐利峰勾搭?

会!  

 不久,检察机关就剥开了韩某某“打黑英雄”的画皮。

 原来,唐利峰从开设赌场聚敛钱财网罗势力,到组织“黑社会”为非作歹称霸一方,不时向韩某某发射糖衣炮弹。

 收了贿赂的韩某某,开始对唐利峰更多地关照起来。

多行不义必自毙。

2001年6月1日,平顶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对唐利峰等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案件作出了一审判决。

法庭认定:唐利峰等40名被告人分别犯有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故意杀人罪,故意伤害罪,强奸罪,寻衅滋事罪,敲诈勒索罪,非法持有枪支、弹药罪,非法拘禁罪,非法侵入住宅罪,故意毁坏财物罪,盗窃罪,窝藏罪等共12项罪名,依法判处唐利峰、李军、张桂森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判处闫孟国、唐的司机张向阳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分别判处陈红军、毕建新、董景周、陈建桥、王向阳等35名被告人有期徒刑和管制。

至此,称霸汝州的唐氏黑帮宣告覆灭。

 2001年9月20日,河南舞钢市人民法院公开审理韩某某帮助黑帮分子逃避处罚一案,判处韩某某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三年。

编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