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博文 > 正文

陈杰人:关于禁炮问题致湖南平江县委县政府的公开信

内容导读: 平江县委、县政府 并汪涛书记、伟雄县长: 作为一个湖南籍中国公民和法律学者,看了你们发布的《关于烟花爆竹全域禁炮致全县人民群众的一封公开信》后,我在为你们这封公开信中目无法律、杀气腾腾的口吻感到吃惊的同时,也为平江县全体人民的权利与...

关于禁炮问题致湖南平江县委县政府

平江县委、县政府

并汪涛书记、伟雄县长:

    作为一个湖南籍中国公民和法律学者,看了你们发布的《关于烟花爆竹“全域禁炮”致全县人民群众的一封公开信》后,我在为你们这封公开信中目无法律、杀气腾腾的口吻感到吃惊的同时,也为平江县全体人民的权利与自由遭受粗暴践踏感到担忧。为了让你们明白错在哪里,也为了给平江民权说句公道话,我决定学你们的方式,给你们也来一封公开信。

    根据你们的表述,在过去的一年里,平江县委县政府“果断决策,颁布最严‘禁炮令’,全域、全时段、全面禁放烟花爆竹,强力推进,禁炮工作取得明显实效”。总结你们禁炮的做法和经验,包括如下几个方面:

    一是实行三全、三零,即全县域无特区、全时段无特时、全民无特例,统统禁绝,并实现了全县范围内的烟花爆竹零储存、零销售、零燃放。二是严罚重责,对违规燃放烟花爆竹的予以严厉处罚;对不听劝阻、阻挠、妨碍执行公务的,依法予以治安拘留;对公职人员(含离退休人员)违规燃放的,处1000-5000元高额罚款并在平江电视台曝光5日。

    诚然,在当前公权力对私权空间侵入日益放肆、日益延伸的当下,作为一级掌握了包括警察权在内较为完整公权力的县级政府,平江县委县政府莫说是想禁个炮竹,就算是想禁止夫妻房事,也不是没有可能。加上在2月1日平江县召开的安全生产会上,县长黄伟雄先生杀气腾腾地强调:“任何压力都无法动摇县委、县政府推动全域禁炮的坚定决心,任何阻力都无法阻挡县委、县政府推动全域禁炮的坚实步伐,任何外力都无法左右县委、县政府推动全域禁炮的坚强意志。”所以,面对这种肆虐到极致的权力欲表达,别说是偏居贫困地区一隅的普通平江人,就算是有一定见识和胆识的人,也不得不避一下这种磨刀霍霍般的权力逼迫。

    不过,汪涛先生和伟雄先生,我很遗憾地告诉你们,虽然你们秀权力肌肉的感觉如此之好,但“杰人观察”偏不信这个邪,下面,请看我从三个方面驳斥你们决策的荒唐性。

    在法律层面:

    首先,燃放烟花爆竹是公民的私生活习惯和私权利范畴,根据法治原则中“法无禁止即可为”的公民权利原则,纵观当今中国的任何法律,没有任何条款禁止公民燃放烟花爆竹;又根据行政机关“法无授权不可为”的基本法治原则,没有任何法律赋予县级政府简单粗暴地全面禁止燃放爆竹的权力,所以,平江县政府的全域禁炮,属于越权或滥权之举。

    诚然,国务院颁布的行政法规《烟花爆竹安全管理条例》第28条规定:“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可以根据本行政区域的实际情况,确定限制或者禁止燃放烟花爆竹的时间、地点和种类。”但是,这种授权,实际上包含的立法逻辑和立法价值指引,是授权县级政府可以根据实际情况,实事求是地决定合理的禁放范围、时间和种类,而不是简单全面禁绝。而平江县政府简单粗暴决策,将禁放范围随意扩大到全县、全时、全民,这就是对选择性、授权性行政法规规范的曲解、滥用乃至僭越。

    设想一下,如果按照平江县委县政府的逻辑和做法,道路交通安全法也规定了县级以上交警有权设定车辆禁行区域和时段,那么,平江县为了避免车祸或拥堵,是不是可以安排交警干脆在全县禁绝所有机动车和非机动车?

    立法法有关理论告诉我们,法律或者行政法规授权地方政府就某项公共事务可以进行适度的限制性决策,并不是让地方政府简单粗暴地全面禁绝,而是基于实事求是的原则,并考虑到各地的实际情况,为了提高公共管理的效率和精准度,赋予地方政府一定的灵活处理权限,但这不等于让地方政府用懒政思维一禁了事。如果真的可以像平江县政府那样全面禁绝,那直接在法律法规中明确规定得了,何必轮到平江县政府耀武扬威?

    换个角度而言,根据举重以明轻的规则,从全世界范围来看,连是否禁止枪支这个话题,尚且长期存在激烈的争议,而反对禁枪者的最大理由,就是维权民众的自由与权利。连禁枪问题都如此争议激烈,遑论不利后果要远比枪支问题小得多的烟花爆竹问题?这当然要更倾向于支持民权而不是支持地方政府的简单禁止。

    “杰人观察”还注意到,在平江县政府前述公开信中,有些表述显然超越职权或者是违反法定程序。比如公开信说,对违反禁放规定且不停劝阻的,要依法予以治安拘留。如此通告用语,看起来很吓人,实际上就是对行政处罚法和治安管理处罚法的嘲弄和违反。因为,是否要拘留某人,属于公安机关的特定权力,并且在作出处罚决定前必须根据每个特定案例的实际案情,进行全面考量后再依程序作出合理决定。而平江县政府以一级笼统的政府名义,就越俎代庖直接决定拘留某一类人,这显然超越职权、违反程序。特别是考虑到拘留问题事关人身自由这一神圣公民基本权利,平江县政府如此草率宣示,足见其施政意识中缺乏对公民人身权应有的敬畏和尊重。

    前述公开信还说,对公职人员(含离退休人员)违规燃放的,要处1000-5000元高额罚款并在平江电视台曝光5日。这种表述,既在罚款这一行政处罚问题上同样存在前述与拘留政策类似的违法性,同时还规定要对公民在电视台曝光——请问汪涛和黄伟雄二位,谁给你们公开羞辱公民的权力?你们这么发公开信,是不是被权力欲膨胀到了头昏脑胀?尤其是你们还规定对退休人员也要这么做,你们懂不懂,退休人员自从退休那一刻起,就不再掌握任何公权力,也不再负有和在职人员一样的公务义务,他们和一介普通平民毫无差别,他们只是希望安享晚年的退养者,你们居然还要对这些人磨刀霍霍,你们自己难道就不会有晚年?不会有退休生活?

    在政治层面:

    党的十八大以来,特别是十九大以来,三番五次强调依法治国,强调民主决策,强调尊重人民的权利和自由,强调下位法服从宪法和上位法。而你们,为了显示自己权力的无所不能和无所不及,居然违反起码的立法原则,用绝对化的思维,粗暴践踏每个公民的生活权利和自由。你们这么做,哪是理性决策,分明是懒政思维和挑衅民权!

    从最大的善意来考虑,你们禁放烟花爆竹,是为了避免大气受影响,为了环境更美好,为了百姓节省钱,出发点是好的。但是,汪涛和伟雄二位,你们想过吗,中国的百姓,无非就是遇上值得庆祝或纪念的大事或节日,才会偶尔放放烟花爆竹,比起那些无时无刻不在排放的工厂废气,比起那些日夜江声向洞庭的废水排放,比起那些日复一日的各类噪声、烟尘、光污染,烟花爆竹真的不是主要的危害源。至于说到节约,你们是否想过,如果挣下的钱,连最能带来开心的烟花爆竹都不能购买和燃放,那么挣钱还有啥意义可言?莫非就是给你们增加一点GDP数据?

    如前所言,如果按照你们这种简单粗暴的决策作风,那么,汽车有尾气污染,还会造成汽油浪费、导致堵车和车祸,应当全面禁绝;男女结婚会导致家庭纠纷乃至离婚诉讼,影响社会稳定,应当全面禁绝;吃饭会导致粮食种植所带来的农药与化肥污染,会造成人民在粮食问题上的浪费,应当全面禁绝……如此而言,请问汪涛和伟雄,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是你们不能禁绝的???

    特别是伟雄县长,你在关于禁炮的讲话中提到三个“任何”——任何压力都无法动摇禁炮决心,任何阻力都无法阻挡禁炮步伐,任何外力都无法左右禁炮意志。照我的理解,你这是把话说绝,挑衅全民。请问你是否意识到,这个世界上,除了你的强硬口气,还有比你和你手中权力更重要的东西,比如民权,比如法律,比如心中的道义和头顶的星空?

在文化方面:

    众所周知,爆竹是中华民族传统文化中最具仪式感的事物之一,王安石的《元日》中有“爆竹一声旧岁除”,说的是春节习俗;刘禹锡的畲田行诗中也有“照潭出老蛟,爆竹惊山鬼”的诗句,说的是中国传统文化中依赖爆炸声辟邪驱鬼的信仰。

    实际上,燃放爆竹,是包括中国人在内的世界上不少民族,在远古时期基于对自然的无奈,而从火光和震响对猛兽的驱赶作用中,慢慢培养起来的自保意识和斗争策略,经过长期沉淀、演进,形成了后来的庆祝文化和纪念文化。可以说,人类与自然斗争的历史有多长,爆竹文化的历史就有多远。及至今日,包括我们很多大人,多少人仍然对爆竹情有独钟,这其中所浸润的,何止是一种娱乐,分明是一种对安全的守望,对快乐的期盼、对幸福的追求。

    尤其是在春节,燃放烟花爆竹,已经成为中国人不同于他国文化的一种特别习俗,在这一习俗背后,随着那弥漫于天空中的一声声清脆炸响,一种朴素的文化自信和文化坚守就跃然而出。

    诚然,在大气环境日益脆弱的当下,如何减少烟花爆竹的燃放量确实需要考虑,但无论如何,对这种几千年文化传统的改善,绝不能靠简单粗暴的阻断或破坏,而应该是在循序渐进的基础上引导改革,比如先在人口密集的城区适度、适时禁放,再比如,引导人们找到合适的文化替代物之后,再来考虑减放。可平江县倒好,不仅粗暴的一纸禁令全面禁绝,甚至连电子炮也禁绝,这不是连大气环保理由都不要了,而在荒唐决策的轨道上裸奔?

    说完这些道理,再回到法治的轨道上去设想,按照现在平江县政府的决策,倘若某位在平江县燃放了烟花爆竹,一定会遭到处罚,而一旦处罚实施,那么只要向岳阳市中级人民法院起诉平江县政府,同时要求对其简单粗暴的禁放决定进行审查,那么,平江县政府一定会败诉!我就不明白,为什么平江县政府要冒滥权和败诉的风险,也要秀秀权力的肌肉,难道汪涛、伟雄二位,真的得了权力欲膨胀症?

    写下这么多激愤的话,并非对汪涛、伟雄二位有啥成见。相反,早在前几年,我就被汪涛在火电项目上的决策能力和组织能力所折服,不过那一次,他是反对以环保之名阻止发展,而这次则祭起环保大旗禁炮竹;在去年,我也曾深深感动于伟雄县长田间插秧时的娴熟动作,并从中窥到他对农活和农业的熟悉,“杰人观察”因此专门撰文为他点赞。

    但这一次,我对平江县的这项简单决策,实在是无法理解,更无法支持。这背后最大的问题,归根结底还是掌握了公权力之后,如何在行权过程中谨小慎微,并怀着对民权的敬畏、对规则的坚守、对文化的尊重,去审慎决策。

    有鉴于此,特写下这封公开信,讨教于汪涛、伟雄二位。我知道,你们禁炮的出发点一定是好的,但你们的措施,真的错了。

    批评之余,我还是要基于中华民族的文化传统,祝福平江县委县政府诸君和汪涛、伟雄二位并全家新春吉祥。当然,我也乐意看到二位的家人在春节期间,快乐地燃放烟花爆竹,以庆祝金犬献瑞、新岁祥呈。

    谨此

                                                                                                                                                                                                                                                                      陈杰人
                                                                                                                                                                                                                                                    2018年2月12日 农历腊月二十七

编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