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博文 > 正文

一群流氓大师!

内容导读: (1) 春暖花开,万物复苏,又到了动物发情的季节,而我,沈巍,一个52岁的适龄拾荒流浪汉,却在这个春天,迎来了一拨又一拨发情的牛虻。 他们从全国各地潮水一般涌向上海滩,带着相机、摄像机,以及一颗颗骚动的心,在我栖身的地铁站、捡垃圾的大...

一群流氓大师!

 

(1)

春暖花开,万物复苏,又到了动物发情的季节,而我,沈巍,一个52岁的适龄拾荒流浪汉,却在这个春天,迎来了一拨又一拨发情的牛虻。

他们从全国各地潮水一般涌向上海滩,带着相机、摄像机,以及一颗颗骚动的心,在我栖身的地铁站、捡垃圾的大街上,肆无忌惮地围追堵截。

他们忘情地簇拥我,膜拜我,爱我!

男的说要给我著书立传,女的说要嫁给我。

他们是带着白嫖的诚意,扑面而来的。

走的时候,他们只挥了挥手机,没带走一点垃圾。

然后,他们就把我弄到网上,然后我就成了国学大师、流浪大师、金句大师。

在这些牛逼闪闪的头衔后面,是我可歌可泣的传奇身世:我毕业于复旦大学,学富五车;我出身名门,有一个温柔迷人的妻子,有一双人见人爱的儿女;后来因为一场惨绝人寰的车祸,妻子儿女全挂了,独剩我毫发未损地苟活于人世;从此,我看破红尘,带着对妻儿的无限哀思索然离群,从闹市迁于巷陌,以拾荒为乐。

然后,我就成了名满天下的网络红人,而且是当红的那种!

知道这一切后,我笑晕在垃圾桶旁。

别问我笑啥,我还能笑啥?我TM就只是想掩饰一下内心的尴尬。

一切不以捡垃圾为目的的交友,都是耍流氓。你们这群流氓大师,到底要干吗?你们给我听着:

我不是什么大师,我不是!

我没读过复旦大学,我没读过!

我没结过婚没老婆没孩子,我没有!

红尘是很破,但不是我看破的,别赖我!

我,就是个捡垃圾的普通公民,没有你们说的那么高端、大次,上档气。

放过我吧,求求你们这群牛虻大师了。

(2)

我虽然不是什么大师,倒也是个有故事的人。

我喜欢读书,尤其是历史和国学经典,喜欢书法、戏曲和交响乐,念过大学(不是复旦),有过一份在徐汇区审计局上班的体面工作。

但,这又能说明啥呢?只能说明,我的人生是个彻头彻尾的悲剧,我居然沦落到捡垃圾的地步。

我的悲剧人生,可以追溯到我的家庭教育。

我出生于1967年,土生土长的上海人,我的父亲是上世纪60年代响当当的航海专业本科生。但是在教育孩子的问题上,父亲却犯了现在很多家长正在犯的错,总喜欢以爱的名义,绑架孩子的未来。

我本来喜欢画画和历史,但是他却认为这是不务正业,不允许我接触这两样,我想买书,他也绝不允许。为了弄钱买书,我只能去捡垃圾换钱。

结果,我捡垃圾,又被父亲视为没出息、丢人现眼的表现。我很小就被父亲送到外婆家生活,亲情越来越淡漠。

我为什么后来进了审计局?正是因为父亲的强权。我的大学和专业,都是按父亲的强势要求选的,说是毕业后可以当公务员,端铁饭碗。

可是我一点都不喜欢这样,按我的理想,我会首选中文系,其次是国际政治研究。

我不喜欢和数字打交道,但做审计工作,却每天都需要面对一大堆数字。老实说,相较于这样一份循规蹈矩的工作,我甚至更喜欢捡垃圾。

在我看来,垃圾其实并不是垃圾,只是放错了地方。

小时候捡垃圾换钱买书的经历,告诉我,一丝一缕恒念物力维艰。既然捡垃圾能卖钱,又不犯法,还能净化环境,为什么不可以捡?

所以,我即使上班了,也保持着捡垃圾的习惯。在单位,看见谁扔了矿泉水瓶、废书和报纸,我会在众目睽睽之下捡起来,存在在办公室靠我办公桌的角落里,攒到一定量后再拿去卖。如果是人们吃剩的食物,我就把它拿去喂流浪猫流浪狗。

即使是出差,这种习惯,我也没落下过。

(3)

可是我没想到,我捡垃圾,竟然为自己捡来了灾难。

灾难首先来自我的家人,他们认定我疯了,读了大学,有一份这么体面的工作,干吗还要捡垃圾?他们无法劝阻我,就把我送进精神病院,关了我三个月。

从此,我和家人断了亲情,和他们每一个人都不再有交集。

紧接着,我的单位也开始为难我。1993年,领导给我办了病退,每月给我发点工资,让我以后就别来上班了。

我本来就不喜欢这份工作,就想借这个机会放松一下,当时费城一支大型交响乐团在上海万人体育馆演出,我决定去看,但是临行前还是放弃了。

因为觉得憋屈,这是个什么世道啊?乱扔垃圾的没有错,捡垃圾的反而有错了!

我不就是在拥有一份别人看来体面而我自己并不喜欢的工作的同时,捡捡垃圾,净化净化环境吗,凭什么让我众叛亲离,丢掉饭碗?

失业后,我没有回家,去外婆家住了一段时间。

然后,我开始出来租房子住。

在上海,光靠二千多元工资当然不够租房和生活,所以我还得天天捡垃圾。

在捡垃圾的过种中,我见惯了世态的炎凉,生活于我已经没有任何的意义,唯有读书可以体验到快乐。

 

一群流氓大师!

 

(沈巍在捡来的废纸上练书法,笔力非凡)

所以,我挣的钱,除了保证糊口,就全都拿去买书了,这些年,我至少买了一千多本书。而对于物质生活,几乎完全放弃,不买衣,不理发,不剃须,渐渐就成了今天这个模样。

不是因为我喜欢邋遢,而是在什么坡,就得唱什么歌。在人们眼里,捡垃圾的,就应该蓬头垢面,我要是西装革履的,更要被人当疯子。

我可不想再进精神病院,我宁愿住地铁站,以大街为榻。

是的,自从2009年,我就连房子都租不了了,不是我没钱(实际上我有十多万的存款),而是我这副模样,再也没有房东愿意把房子租给我。

我成了彻头彻尾的流浪汉,但绝非居无定所。在“成名”之前,我常住这儿:上海地铁7号线杨高南路2号地铁口。

(4)

我是流浪汉,但绝不是流浪汉大师。

我只是因为阅读广泛,天天看报,知识面比较广而已,但广而不精。

当然,相较于现在很多只顾挣钱不肯读书的浮躁的年轻人来说,我确实称得上谈吐不凡,不是因为我学富五车,只是因为你们太肤浅。

我再次强调,我的存在是个悲剧。

这个观点,我的父亲,已经在临死前承认过了。

2012年9月,那是我和父亲决裂多年后的最后一次见面,他躺在长航医院的病床上。那天是中秋节,父亲让弟弟来找我回去见他。

父亲想我了,他终于想我了。他一见到我,就流泪不止,他内疚,自责,不停地打自己的耳光。他说对不起我,如果不是因为他的干预,我原本可以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我可能会成为一名画家,一位历史老师。

但是,他让我相信他,他是爱我的,只是用错了方式。

我不停地点头,不停地哭。

父亲去世后,我也想争口气,去找一份工作。但是我真的心有余力不足了,我空有满腹经纶,却没有工作技能,二十多年的流浪生涯也早已磨掉了我对生活的激情。我被这个日新月异的时代,抛弃了。

我从堂堂大学生,沦为捡垃圾的流浪汉,是我一个人的悲哀。但是,天下人膜拜我,神化我,就是天下人的悲哀。

与其把精力花在我身上,不如花点心思,思考一下,如何避免我的人生悲剧。

你为人父母,可以告诉你的孩子:你要是不好好读书,将来就会像沈巍一样捡垃圾。

你为人儿女,可以告诉你的父母:你要是只知道强迫我读书,将来我宁愿像沈巍那样捡垃圾。

你身为老板,可以告诉你的员工:你要是不好好工作,将来就会像沈巍一样捡垃圾。

你身为员工,可以告诉你的老板:你要是只会让我们拼命工作,你和我们早晚都得捡垃圾。

你不管是谁,都可以问我:你为什么只会捡垃圾?

我本人,只想对这个世界说一句:都散了吧,别耽搁我捡垃圾。

 

以下,我将向大家推荐两篇文章。

一篇是呦呦鹿鸣的后台读者”六叔的迷妹“写的《让人忍不住热爱生活》,她在4年前就注意到了沈巍,但是从未打扰他。正是因为无数在杨高南路见过沈巍的人都不约而同地克制了自己的传播,才让他在那安静读了十几年书。另一篇是我的同事墨白同学今天从现场回来写的笔记《“吸血”网红》。3月5日,我们就在“每天一千字”第17季中集体讨论过沈先生,今天,墨白同学在现场始终保持观察者的态度,并未打扰沈先生。

让人忍不住热爱生活

文/六叔的迷妹

四年前的时候,路过杨高南路地铁站,注意到一位奇特的读书人。

有天早上,阳光正好,我在等绿灯,看到他在读书那一瞬间觉得特别受触动,就随手拍了一张。衣衫褴褛下的从容,优雅,自信。无所不在的阅读,让人心生敬意,忍不住热爱生活。

那个时候也觉得大叔挺可怜的,也产生过资助之类的想法。后来多观察他了几次,注意到附近的小摊贩找他帮忙写字,做招牌,他的毛笔字确实挺漂亮的。小摊贩业主的言语中,对他是十分敬重,而且关系特别近,经常互助的关系。也听过小摊贩业主讲他的故事,也见过附近的居民,带着自己的七八岁的小孩子给他送书,还说过阵子还要给他送哪些哪些书。小孩子也没有丝毫畏惧他的样子,感觉他们的关系因为书,无比和谐的。

大叔乐在其中的生活方式,何必要打扰人家呢。

再接着不久,读库十周年,老六整理了玛格南图片社关于阅读为主题纪实的照片,出了一本集子。

玛格南图片社图片的冲撞力不亚于当时我第一次看到大叔的冲撞力。六叔心心念念这么多年,买下这些照片,整理出集,所传达的理念和我当时所见的带来的感受高度契合。

套用六叔的话,读书是件孤独事,光阴间亦有同好,真希望这本书能充满全世界。希望这个世界也更善意一些,别去打扰别人的生活。人家安安静静看书这么多年,附近的人都没去打扰人家,而是良好的共生关系,分享书籍,共享文化。

附上当年震慑我心灵的一张随手抓拍(当年那个绿色栅栏还是矮的,没过多久就换成很高的绿铁网。大叔之前就把自己拣的垃圾放那里面):

一群流氓大师!

“吸血”网红

文/墨白

“大师在流浪,小丑在殿堂”,“流浪大师”“抖音一哥”沈巍有多火呢?

现场的一位抖音up主和我说,他就是早上隔着玻璃门,拍了一段不到15秒的小视频,就获得了上千的粉丝和2万的红心点赞;还有一位靠着抖音流量卖翡翠的人,买了最晚的航班从缅甸直奔上海,到了之后还后悔没早来12小时,要是早来了,就能多拍几段大师的视频。

这就是我在沈巍先生活动区域看到的场面。上百个抖音和快手主播,宛如网红主播大会的茶歇。

沈巍是谁?我们从已有的媒体、上海某区审计局的官方通告以及我们自己从沈巍邻居的嘴中挖出了他的人生轨迹。

沈巍今年51或52岁,邻居说是51岁,网上有媒体说是52岁,反正是1968或1967年生人,上海本科毕业,1986年进入上海某区审计局。

学审计、进入审计机构并不是沈巍的本心,更多的是因为父亲的威慑和压力。沈巍从小和外婆住在一起,和父亲关系疏离。沈巍喜欢历史、画画,上学的时候就喜欢看历史方面的书,有时候靠着卖垃圾的钱,把历史书籍买回来,等晚上父亲上床睡觉了,拿出来在被窝里偷偷的看。

沈巍从小的生活就比较艰苦,在童年的时候就喜欢捡垃圾,橘子皮、废报纸、碎玻璃等,都捡了去卖钱,经常因此被同学们嘲笑。到了审计局,经济独立了,习惯和观念却并未改变。

进了单位的第一天,他在单位卫生间的垃圾桶中发现了许多纸,觉得可惜,不该被浪费,就捡了回来。从此之后,但凡在单位发现一些垃圾,如废报纸、打印废掉的打印纸等,都会捡回来重新利用。

1993年,有人举报沈巍在单位捡垃圾,领导找到外婆家里。沈巍说,他本想和领导解释一下,但领导直接说,你收拾一下东西回家待岗。1995年,沈巍搬出家门,从此开始了流浪生活。

这段时间,沈巍几乎失去了和家里的联络。2012年,沈巍的弟弟找到了他,说父亲不行了,要不要去看一下。沈巍妥协了。他找了熟人,理了发,借了干净的衣服,在上海长航医院见到了父亲。

虽然流浪,但每次参加活动都是整洁的,见父亲更是如此。十年生死两茫茫。看到儿子,父亲终于流下了眼泪,紧握住儿子的手,说你本可以在学习上有一番成就的,全因为我……然后一直打自己耳光。沈巍也是泣不成声。一声“都过去了”,父子二人在最后的时光中完成了和解。

那天是中秋节,大家买了月饼分着吃了。但是,当时,濒危的父亲并不知道儿子已经流浪街头多年。

他曾两次被送入精神病院,一次是家人送的,一次是街道送的。沈巍喜欢捡垃圾,但不是为了赚钱,只是基于价值观。他有着固定的长病假收入——不多,两千来块,但是对于没有房租和餐饮消费的人来说,已经足够了。沈巍自己说,他的钱大多都是用来买书,甚至还托人在网上买了一个500块的手机。这可能是他唯一的“现代化”工具了。通过手机他了解互联网时代的许多资讯,对于公司管理、商业模式也能侃侃而谈。

我从他的邻居中得知,从2008年那一片建筑建好之后,沈巍就在那里活动,天桥洞、地铁站都是他的栖身场所。收容站曾经多次找到沈巍,但是沈巍都拒绝了。

沈巍喜欢读书。四书五经、四大名著不在话下,更多冷门经典也信手拈来。他喜欢和别人交流,逻辑清晰,说话非常有条理,知识储备丰富程度远超普通人。

他的身份证丢了好多年,没法办理电话卡,手机只能就近蹭旁边的门店。熟悉沈巍的人,会明显感觉到他对社会无害,而且有着浓重公益心,最重要的是,有趣。身处陋巷,心向光明,透着温和的力量。

可是,我们给他的是什么?

我看到的是,我们把他当成了赚钱道具,制造了大量的信息垃圾,同时打扰了他的生活,使得他不能安心读书,不能捡垃圾。

在现场,我看到了来自快手、抖音等平台的网红主播,人数过百,用着各种手段蹭沈巍的热点,丑态百出,不堪入目。

沈巍在一个正在装修的门店里面,据说正在接受某媒体的采访。在外边,十几个网红主播透着玻璃窗门录视频和直播,宛如苍蝇,寻找着鸡蛋壳的缝。有两位男主播在做一些拙劣的表演:

一群流氓大师!

有主播操着跑掉的唱腔和不标准的普通话对着粉丝唱歌:

有这样穿着抢眼服装直播的:

玻璃门开启时,网红们一拥而上:

一群流氓大师!

旁边快餐店已经坐不下了,杂粮煎饼小哥又从家里把家伙什拖了出来,重新开工。据说,旁边格林豪泰快捷宾馆已有人长期驻扎,房价涨了。

但是和下面的这几位相比,上面的还是太初级了:

一位自称从山西来的人,号称要弘扬“大师”的理念,贯彻垃圾分类,保护地球生态,引来了一大群网红主播争相合影。

不大一会儿,又不知从哪里掏出一本《三国演义》,靠着树看了起来。书是崭新的,衣服是新的,大衣上的口子也是新划的,这一次似乎没人理他了,过了一会儿,他就走开了,我再也找不到他。或许,这就是传说中的“三分钟热度”吧。

有位女主播从隔壁超市中要来一个废弃的包装箱,在纸板上像“大师”示爱。下面的一众网红也配合起哄,问为什么要嫁给大师。女主播说因为大师有才华、善良、所有女人都会喜欢。声嘶力竭。即便,沈巍早就说过,自己绝对不是什么“大师”:

一位曾经多次出现在视频中一直“含情脉脉”看着“大师”的女性也出现了,面容姣好,人已中年,被众人呼作“师娘”。她自己也并不拒绝,坦然接受:

诸多怪象,令人无语。

沈巍为什么火了?因为谈吐和身份之间的巨大落差。

广大群众向来喜欢“高手在民间”的论调,有扫地僧情结,沈巍的出现,击中了大众这种心理,提供了情绪宣泄点。比如,现代社会的人才体系怎么了?竟让这样一位“大师”去流浪,竟允许小丑坐上殿堂?真是岂有此理。

按我们看,沈巍是一个非常正常、率真、醇善的人。沈巍从来不认为自己是什么大师,甚至不觉得自己读的书多,“我是爱读书,这是事实,我读了一些书,这也是事实,但这不等于我有文化”。他只是觉得别人读书太少了。所谓“大师”,都是旁人强加在他头上。这是一种侮辱,对沈巍的侮辱,对“大师”的侮辱。

沈巍的邻居说,沈巍性格非常随和,极少与人发生矛盾,垃圾桶之外的东西从来不拿,哪怕是邻居丢在门口的鞋盒,也觉得那可能是邻居的有用之物,从来不碰。

沈巍喜欢读书,喜欢垃圾分类。因此,他抛弃了所有不相干因素,一头扎了进去,专注于读书,专注于捡垃圾。这个世界上,沈巍可能是最幸福的人。当人们按照自己的喜好,给沈巍附加上各种意识形态时,不会去关心,沈巍他只是读书,只是喜欢捡垃圾而已。

他甩了所谓“理想主义者”十条街,他打脸了那些追求“诗意与远方”的人,他揭开了伪善者身上“皇帝的新衣”。在他面前,人们叶公好龙的姿态显露无疑,丑态百出,群魔乱舞。

他喜欢捡垃圾,现在却被”垃圾“堵得无法出门。这可能是我见过最恶劣的群体消费事件了。不管沈巍接下来遭遇什么,我都希望他能坚持本心,在这条路走下去。

来源:断十六狼(duanshiliulang)、讲述|沈巍 整理|狼 。呦呦鹿鸣(youyouluming99),编辑:呦呦鹿鸣的鹿鸣君,头图来自:视觉中国

 

编辑:

本文标签: 流氓大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