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博文 > 正文

杨贵,我不想让你走

内容导读: 4月9日下午,我来到北京 ,相约第二天去医院看看老书记,没想到早晨六点接到信息,老书记辞世了。 我一下就懵了,我在房间里来回找这找那,手忙脚乱,明明手里拿着手机,却在一直找手机,心里腾腾剧烈的跳动,有一件事情,我没忘记,我得洗一把脸,...

杨贵,我不想让你走

     4月9日下午,我来到北京 ,相约第二天去医院看看老书记,没想到早晨六点接到信息,老书记辞世了。

    我一下就懵了,我在房间里来回找这找那,手忙脚乱,明明手里拿着手机,却在一直找手机,心里腾腾剧烈的跳动,有一件事情,我没忘记,我得洗一把脸,去见老书记,得洗洗脸。可是水管一开,我的眼泪哗哗流下来了,怎么见了水,就止不住泪水。

    我快速下电梯,到酒店门口,曾经把红旗渠宣传到纽约时代广场的宋国仑在等我,原来约定我们一起吃早餐,吃完早餐去看老书记,没想到以这样的方式去看!

    作为林州市委书记的王军,心急如焚的给我打电话,“你在北京,代表市委第一时间到家里,我立刻动身赴京!”

    我住中国农大附近,离方庄有一段距离,我和国仑不时的催促司机,我知道再催促也没用,不是司机开车速度慢,而是我们心里着急。

    在车上,我打开微信,王军书记把这个信息发布后,市委圈内刷屏了,乡镇局委圈刷屏了,可是朋友圈内一条也没有,我知道无论那个领导也不敢或不愿向社会公布这个噩耗。

    百万人会承受住这个噩耗吗?因为杨贵不仅仅是志勇的父亲,不仅仅是一个家庭的悲痛,不仅仅是林州人民的悲痛,整个太行山都有他的灵魂。

    在林州谁不知道杨贵,在河南,在中国,乃至世界许多人知道杨贵,而知道杨贵的人没有知道红旗渠的人多,也就是说红旗渠的知名度远远大于杨贵本人。

    杨贵总是把宣传红旗渠看的比什么都大,因为他说红旗渠是人民的,活儿是大家一起干起来的。任何时候,都要相信人民群众,人民群众里的力量你不知道有多大。他是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做的。他总是相信群众,为了群众,依靠群众,发动群众,全心全意为人民群众服务。

    二十多年前,到杨贵老书记家里,他摸着我的手,对我谆谆教诲,你要当好红旗渠精神的传承人,把咱们的老传统一代一代传下去。每一次他总是称呼林县的所有的干部同志,问问最近谁谁最近怎么了,有些我都不认识,他都一一详细安排,代表他去看看,而去看的时候,许多是当年修渠最普通的人,有些是受过伤的修渠劳模。他几乎所有的农村支部书记的名字都能叫出来。

    我和杨贵老书记经常接触,单独聊也有很多次,最近这几年,他聊的最多的是习近平同志好,把我们国家的航向拨正了,你看这社会风气好了。他说在基层最关键的是在于抓落实,也要不断创新,敢想敢干,干什么事情,不要怕,只要为了群众,只要依靠群众,只要心里手里有群众,再难的事情也能办好。

    每一次和杨贵老书记聊,我很奇怪,他从来没有在我面前谈论过那个同志不好。我说修建红旗渠,这么大工程,你会不得罪人?他说一切都用历史回答,在工作中只要是为了群众的长远利益考虑,时间长了不理解的都会理解。

    他唯一遗憾的是如果红旗渠源头能再往上游移一下,红旗渠水就能放水到南谷洞水库,可是他也说,如果我们不抓住机遇,错过一年也许就没有红旗渠。他最深沉的话语是,周总理那么忙,还知道咱们引的浊漳河水,浊漳河水量大,还专门给咱们安排北京医疗队,预防和治疗地方病。

    杨贵住在方庄,没有换过房子,无数林州工队长说,送给他一套大一些的房子,他总是笑笑、谢谢,他很骄傲,这是组织安排的,他对组织的忠诚,房子就是一个见证,太行山可以见证,人民心中的这杆秤就是一个见证。他对党和人民的忠诚始终如一,不离不弃,无论有无委屈,他都是初心不忘,永葆共产党员的本色。

    灵堂设在家里,我和志勇商量能否设在院子,他说那可不行,不能影响别人。灵堂主位对着对门的邻居,大姐让错开一些,别对人家不好,并让志勇去和邻居说一下,这些天老家会来人,会打扰一下。房子总共宽不到三米,屋门距离灵堂也不到三米,开门还要占几十公分,为了用一个大桌子还是小茶几,我们比登了好几次,最后我说,我们不能用小茶几当桌子,人来了鞠躬的时候关住门,委屈一下鞠躬的同志,但我们再不能让老书记委屈,而且他的灵位也能尽量高一些。

    屋里长不到六米,墙角有那个老电话机,我知道那个老电话机的份量,它连着林州人民的声音,连着老百姓的心,我甚至不敢看那个老电话机,泪水遮住了双眼,偶尔看一眼看的也很模糊,咽腔里的泪水咽下了就又来了,一口又一口。那用了几十年的旧沙发,围了一圈,我知道那是老书记想让同志们来家了宽敞一些。我们真不忍心移开沙发,地方又小,连林州人现在一般的家庭的装饰都没有。我们勉强放了一个柴桌子,好让客人留个言,那个桌子还没有农村普通家庭的桌子硬朗,桌子腿都站不稳。按照老家的规矩,要设个礼房,志勇说,坚决不行,必须按照老爷子的要求,家里从来就没有这个规矩,见面是最大的礼。

    王军书记坐高铁火速赶到了老书记家里,老市长李庆瑞也到了家里,周翔,梁雪山也很快来了。毛万春、靳绥东、丁巍、李公乐、王新伟、来亮、郑中华、王宝玉、韩爱民、呼明山等同志,在京老同志,生前好友都以不同方式沉痛悼念。农业农村部的余部长亲自到家,和部里老干局的领导做了详细安排。魏金林,王永强,王成松,郝雷……许多林州的同志跑前跑后。

    第一天老书记简洁的灵堂搭起来了。

    杨贵不仅是林州人民的,他是一个群体的代表,他是人民群众中的一个优秀代表。杨贵是如同焦裕禄、谷文昌一样,是党的优秀代表,共产党之所以伟大,正是这些党的优秀代表像日月光辉一样,总是照亮着人民前行的方向。

    新京报记者到了家里采访,河南商报的王乔琪同志电话采访了我,我说没有杨贵老书记带领大家修建红旗渠,就没有林州今天,林州有了红旗渠,也孕育了伟大的红旗渠精神,由于忙前忙后,大河报的记者也联系了几次我都没有顾上回话,许多媒体都很关心,我很对不起他们,但我清楚,安排好老书记的后事,比什么都重要。

    其实大家最关心的是想让老书记回家,回林州的家,把遗体用冷棺运回林州,让大家再看一眼,我说老书记是党的干部,一切按照党的规矩来。大家又把焦点放在让老书记的骨灰运回林州,我说我们尊重老书记的遗愿和家属安排,同时会积极争取努力实现林州百姓的愿望。大家又纷纷要来北京,我说王军书记亲自安排,会把大家想表达的意愿按照党和人民群众要求去安排。王军同志还要求大家要化悲痛为力量,做好各自工作,以不同的方式表达对老书记的哀思,让老书记不要再惦记。

    回到宾馆已经近十二点,我打开朋友圈,几乎刷屏,大家用诗词、软文、音乐、朗诵、网上灵堂等方式寄托哀思,而最多的一句话是:杨贵,我不想让你走!

 


编辑:

本文标签: 红旗渠杨贵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