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博文 > 正文

成都“王海”刚出狱 就想把鸿茅送进去

内容导读: 4月19日下午15时,内蒙古自治区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发布消息,该局已组成检查组,赴企业正式对其展开调查,将鸿茅药酒事件进一步推向高潮。 作为当事人之一的谭秦东也回家了。不过,在网友眼中的他,已经从一位写稿前的高端人士,流落成一名黑窑工。...

4月19日下午15时,内蒙古自治区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发布消息,该局已组成检查组,赴企业正式对其展开调查,将“鸿茅药酒”事件进一步推向高潮。

作为当事人之一的谭秦东也回家了。不过,在网友眼中的他,已经从一位写稿前的高端人士,流落成一名“黑窑工”。 

 

成都“王海”刚出狱 就想把鸿茅送进去

 

一介普通平民在对抗一家违规2600余次的药企中基本处于完败,还在看守所中被关了3个月。如此境遇,让不少网友叹息!

 

知事君了解到,事实上,在先于谭秦东发文声讨鸿茅药酒之前,在省内乃至全国打假维权届赫赫有名的成都专业打假人士刘江,早从2017年底就开始联手北京王海,挑战鸿茅药酒。

 

不过,跟谭秦东只是通过网络发布言论的方式不同,刘江走的是法律途径。

 

昨日,看到谭秦东取保候审的回家的画面,刘江也感到非常愤慨,“谭兄弟见义勇为,我很欣赏,但是说实话打假这个事情确实很危险,首先要保护好自己。”

 

可能现在很多90后、00后并不知谁是刘江,但是在2010年前,很多成都人对他都可谓是耳熟能详,并称他为成都版的“王海”。

 

刘江总结出来的“要保护自己”的人生经验,是有原因的。2011年,行走江湖多年,以打假维权斗士闻名的刘江栽了跟头。

 

在45岁生日当天,刘江被重庆警方以“敲诈勒索”罪在成都被捕,并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7年。直到2016年10月出狱。

 

休整一年后,刘江重出江湖。他准备重操旧业。值得一提的是,他第一个靶子就选择了“鸿茅药酒”,跟谭秦东可谓不约而同。

 

专业打假22年的刘江告诉知事君,“谭秦东被抓前,确实是给鸿茅药酒留了个小辫子,就是’毒药’两个字。”

 

“鸿茅药酒到底有没有毒,我们老百姓说了不算,这种定性的事真的不能乱说。”

 

 

成都“王海”刚出狱 就想把鸿茅送进去

 

那么,如果是刘江做这件事

他用的是什么方式?

 

刘江告诉知事君,他发现鸿茅药酒的问题很偶然,也源于自己对于医药行业的长期关注。

之前他就留意到,鸿茅药酒产品说明书标注的成分中含有国家一类野生动物豹骨制成的材料。
而且按照国家林业局与国家工商总局的公告,含豹骨成分的中成药要全部粘贴“中国野生动物经营利用管理专用标识”,但他说自己去过的9个城市数千家药房中极难看到药店销售的该药品贴有此标识。

 

成都“王海”刚出狱 就想把鸿茅送进去

成都“王海”刚出狱 就想把鸿茅送进去

 

这是鸿茅药酒未贴标识的瓶身,正常情况下标识应该贴在“鸿”字上面。

成都“王海”刚出狱 就想把鸿茅送进去

 

根据该公司2017年技改扩建项目公示显示,它的年产量是1400万瓶。按照刘江的初步测算,根据该药酒的制作方式可以算出,鸿茅药酒一年就要用掉150只豹子的骨头😱。

 

这一数据明显是有问题的,豹子作为国家濒危动物极为稀有,12年时间正常死亡的数量不可能有那么多。

 

对于豹骨的真实存货和来源,刘江已经于3月4日、3月26日两次向国家林业局野生动植物研究与发展中心递交了政府信息公开申请书,又于4月8日向国家林业与草原局(下称:国家林业局,该部门4月10日挂牌改为国家林业与草原局)投诉该中心不履行法定回复义务。但时至今日未见任何回复。

 

他表示下周将向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起诉该局不作为的行为。

 

成都“王海”刚出狱 就想把鸿茅送进去

但是知事君有疑问,鸿茅药酒毕竟已经被25个省市级食药监部门通报广告违法2630次,被暂停销售数十次,依然在影视剧中耀武扬威,真可以说是“打不死的小强”。刘江这个起诉能打到它的痛点吗?

 

对此刘江做了解释:2630次违法是广告违法,并不是药物本身出了问题,所以鸿茅药酒才能够在各个省市持续发布广告。

 

而要从根本上质疑鸿茅药酒,就要看药品本身是否有问题。如果药品本身出了问题,那极有可能被注销批准文号,也就无法再四处发布广告了。

 

国家林业局如果能够向刘江依法回复,说明2006年至今鸿茅药酒使用的豹骨来源并无合法依据。按照野生动物保护法第四十八条的规定,国家林业局将没收鸿茅药酒制品、违法所得,并处2至10倍违法所得罚款。

 

其次,假如经检测鸿茅药酒成分中没有豹骨,那就属于篡改国家药品质量标准,按照药品管理法相关规定,将以劣药查处,并注销药品身份证----药品批准文号。

 

 

其实,最近国家食药监局也在调查鸿茅药酒的真实功效。据新华社报道,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已组织有关专家,对鸿茅药酒由非处方药转化为处方药进行论证。

 

成都“王海”刚出狱 就想把鸿茅送进去

 

刘江认为,如果从非处方药转化为处方药,鸿茅药酒就不能在大众媒体进行宣传了,而且即便是销售,药店也要根据医生开的处方限量出售,“这对它来说也将是致命的打击。”

 

这是不是走了心的打假,是不是对自身与大众负责任的打假方式,网友们自可判断。

 

10年间,这款“治病强身”的神酒被雷击通报违法2630次,相当于每个月收到22次通报,其中被暂停销售数十次,却有1186条获批广告。

 

2016年药店零售额达16亿元,屡屡在热播影视剧中露脸,被不少老年人奉为保健神药。

 

有网友戏谑说,“ 想要靠一篇2000+的微信文章把违规2630次依然在电视台与影视剧中眉飞色舞的鸿茅药酒打垮,真的有点天方夜谭。”

 

还有神评论说,“谭医生的事情,如果不是鸿茅药酒公关的神助攻,几乎不可能闹这么大,也不会引起如此大的民愤。在此,我们也只能感谢鸿茅药酒为埋葬自己所做出的牺牲了。”

 

作为涵盖67种中药的药品,鸿茅药酒披着保健品的面具四处游走,一瓶500ml的药酒标价近300元,号称能“每天两口,把病喝走”,可以达到“祛风除湿、补气通络、健脾温肾、舒筋活血”的功效。

 

现在,让我们找出当年那些经典的“鸿茅药酒”广告,看看到底多少人在天花乱坠中迷失了方向?

成都“王海”刚出狱 就想把鸿茅送进去

成都“王海”刚出狱 就想把鸿茅送进去

 

风湿骨病怎么办,每天早晚喝鸿茅。肾虚尿频怎么办,补肾强身喝鸿茅。脾胃虚寒怎么办,健脾养胃喝鸿茅。气虚血亏怎么办,补气补血喝鸿茅。六十七味药材好,呵护爸妈更周到!一瓶鸿茅酒,天下儿女情。

 

鸿茅药酒只是刘江遇到的“小项目”

 

尽管有谭秦东的前车之鉴,但刘江说,鸿茅药酒并不是一个难打的老虎。用他的话说,在22年的打假路上,他还经历过很多个比鸿茅药酒问题隐藏更隐秘的、背景更强硬的对手。

 

2000年初,某著名药业集团的一款“补肾胶囊”将该药品说明书私自篡改,本来国家食药监局只允许老年人服用该药品,该集团随意扩大适应人群,增加了中年人,这是严重的夸大功能组织范围,按照国家相关规定,应按照假药查处。

 

据刘江称,对方董事长接到投诉后立即打来电话,与他进行了40分钟通话,承诺马上整改,并将整改后的第一批药物投放四川。

 

除企业外,刘江也诉讼政府部门不作为的行为。“22年来,我起诉过17个国家各级政府部门。”

 

在很多人看来,刘江这些行为都像是在走钢丝,但他却说,自己并没有因为任何对政府的起诉惹上麻烦,“没人会把原告抓起来。”

 

但刘江也曾经有过灰暗的人生——从小失去双亲、因偷盗两次入狱。“对于正义的追求,就像是对我自己进行’洗涤’,也是一个对我来说难得而高尚的一份职业。”他这样向知识君解释自己的打假冲动。

 

但是,刘江的行为也在社会上引起过广泛争议,比如收企业的钱。对于这点,他自己并不回避。

成都“王海”刚出狱 就想把鸿茅送进去

 

“因为我也需要生存,尤其是现在,我成立了公司,公司也有十多个员工,养活他们公司需要收入。”

 

刘江出狱后,跟以前单干不同,已经组建了自己的公司。“我必须学会以公司合法的形式进行自我保护。”刘江说,他还将招聘社会待业青年,把他们培养成以法律维权的专业人士,还建立了自己的微博、微信、网站,以扩大影响力。

 

他说,他的公司4月份已经上缴了三万多的税收,收入主要来源就是打假获得和法律服务获得。

 

“我没有威胁与强迫,我收钱的前提是这些人真的拿出整改方案,并且短时间内马上整改,我觉得自己的这个职业利国利民利己,是真正有益的事。”

 

刘江说,目前中国的专业打假群体有4万多人。经过不完全统计,过去22年来,一共有20多个专业打假人被抓捕,但只有3人被判处徒刑。

 

刘江并不避讳“专业打假”这个群体挣了多少钱。他个人的观点是:他们这个群体的存在,某种程度上可以提升很多人的维权意识,而那些作假的大佬们,也会因为他们的存在而多少有所收敛。

编辑:

本文标签: 成都王海鸿茅送进去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