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博文 > 正文

“鸿茅药酒,不容诬蔑”?内蒙“作家”孙中仁遭吐槽

内容导读: 鸿茅药酒,有口皆碑,不容诬蔑! 这是内蒙古乌兰察布市凉城县第一中学高级语文教师,内蒙古作协会员,内蒙古国学研究会会员、凉城县国学工作委员会会员孙中仁老师前两天发的一篇文章的标题。 作为一个教书育人的语文老师,动不动发这种不容什么的文...

“鸿茅药酒,不容诬蔑”?内蒙“作家”孙中仁遭吐槽

 

“鸿茅药酒,不容诬蔑”?内蒙“作家”孙中仁遭吐槽

 

“鸿茅药酒,有口皆碑,不容诬蔑!”

这是内蒙古乌兰察布市凉城县第一中学高级语文教师,内蒙古作协会员,内蒙古国学研究会会员、凉城县国学工作委员会会员孙中仁老师前两天发的一篇文章的标题。

作为一个教书育人的语文老师,动不动发这种“不容”什么的文章,很丢人。

 

“鸿茅药酒,不容诬蔑”?内蒙“作家”孙中仁遭吐槽

 

“诬蔑”当然是不允许的,无论是对谁对啥事,问题是一般急赤白脸把“不容”放前面的,他们心里的这个“诬蔑”就很直接——不管他做了什么,只要你说不好,都算!

比如这位孙中仁老师在文章上来直接就挑明了——“在此,我暂时不愿评论凉城警方、检察院、内蒙古鸿茅国药股份有限公司,以及什么‘虚假广告’;但作为一个喝过鸿茅药酒、熟悉鸿茅药酒的凉城人,我要坚决捍卫鸿茅药酒的纯洁性、它的崇高荣誉、神圣地位,决不容许谭秦东这类的‘医生’恶意地随意地抹黑乃至诬蔑鸿茅药酒!作为一个文人,我要深刻指出谭秦东这个‘医生’恶意抹黑鸿茅药酒的真正用意何在?他所玩弄的还算高超的文字技巧是什么?他现在的真实身份又是什么? ”

 

 

 

 

凉城警方不谈,鸿药酒厂不谈,虚假广告不谈,只“坚决捍卫鸿茅药酒的纯洁性、它的崇高荣誉、神圣地位”?一种药酒,它纯洁个屁?崇高个屁?神圣个屁?

话粗吧?比你这一串高大上的词纯洁。“坚决捍卫”这样的词别乱用,万一这个药酒它要是那啥了,您还也跟着那啥不成?

什么叫“熟悉鸿茅药酒”?你喝过两口,你生活在酒厂边,就熟悉?那不是胡扯吗?互联网时代,你熟悉的只是厂方想让你知道的宣传资料,这一点你跟全国人民差不多。

孙老师文中有“以及什么‘虚假广告’”和“谭秦东这类的‘医生’”的话,“虚假广告”打了引号,说明他不太认为鸿茅广告虚假,“医生”打了引号,说明他不太认可秦的医生身份。其实这两项都不用多说,网上铺天盖地那么多资料,谁也隐瞒不了什么。

 

 

 

 

至于“作为一个文人,我要深刻指出谭秦东这个‘医生’恶意抹黑鸿茅药酒的真正用意何在?他所玩弄的还算高超的文字技巧是什么?他现在的真实身份又是什么?”

作为一个文人,说话还是客气点,是不是“深刻”,让看你文章的说,别自个儿先定性,哪有这么夸自个儿的,鲁迅也不会这么来啊。您这文章“深刻”?您得拿把刀找棵竹子刻去。

怪不得您认为谭秦东在玩弄“还算高超的文字技巧”,就他那文章水平称得上“文字技巧”?再说了,他直接用了“毒药”这词,就别谈啥玩弄技巧了,这摆明了就直接干仗的架势。

关于谭秦东的“真实身份”也不用您去“深刻”揭露,王志安4月17日发的图片上早“浅薄”的给他列出来了。医学博士、执业医师,几家公司,你可以称他谭医生,也可以称他谭博士、谭总、谭老师,都不影响他实名公开发表评论任何领域的文章,这是他的权利。您一语文老师,不一样很专业的聊鸿茅?

如果谭秦东有不当竞争、诬蔑诋毁等任何你认为不妥的行为,尽可以收集证据,该怎么告他怎么告,千万别客气。只有一点,虽然你不愿谈,但咱程序得合法,对吧?

 

 

 

 

接着说王老师的文章,开完头,下面就是大段大段引用的鸿茅药酒宣传资料——“ 鸿茅药酒创始于清朝乾隆四年,即1739年,距今已有279年的历史了……鸿茅药酒内含67味中药,药用价值极高,对风寒湿痹、筋骨疼痛、脾胃虚寒、肾亏腰酸以及女性气虚血亏等五大中老年慢性病症疗效甚佳……鸿茅药酒很早就有“中华药酒第一方”的美誉。从道光皇帝开始,就成为指定的御用药酒……”

 

 

 

 

抄抄鸿茅药酒的传说、疗效、荣誉称号也就罢了,可您还一定要坚持这么玩——

 

 

 

 

这当口,还拿这么多的名字来宣传鸿茅药酒,作为一个老师,你认为合适吗?还“凉城人民用毛驴驮着鸿茅药物作为礼物送到延安”,还“全国解放后,凉城人民更是经常把鸿茅药酒送给……”还“经常”?!还“热情欢迎”?!你可真敢说!

“1997年香港回归,凉城人民慷慨赠送富有象征意义的鸿茅药酒1997瓶”,您管这个叫“慷慨赠送”?!那国家是不是该“无比感动”啊?语文高级教师啊,您这水平!

什么叫郑老“一生关心支持鸿茅药酒的健康发展”,有段时间药厂都快办不下去了,还“健康发展”?2006年,鲍接手后,才通过一系列如今终于被完全揭穿的广告、营销手段,把这个生生整成了“神药”。

大家再看这段——

 

 

什么叫“严 重伤害凉城县23万人民的感情”?!什么又叫“同时伤害了大多数喜欢鸿茅药酒的中国人的感情”?!这种文字,叫扯JB蛋!

什么叫“依然受到大多数中国人喜爱”?!“在世界上享有盛誉”?!你一语文老师,从哪儿得出的这结论?简直是太搞笑了。

因为发展中“或许有”的不足?!这就一“莫须有”啊!什么叫“或许有”,有没有你自个儿都不知道,你就出来“坚决捍卫”?

什么叫“谭秦东等极少数人”?!你没看到“五岳散人”你没看到“烧伤超人阿宝”你没看到“春雨医生”……你没看到鸿茅官微下成排的“鸿茅药酒是毒酒”?

没关系,截给你看。

 

 

 

 

 

 

而这位孙中仁老师接下来还有更让你叹为观止的:“这里,我要特别强调的是,无论鸿茅药酒在生产、营销过程中存在多么大的问题,但鸿茅药酒本身没有错误!要说有错误,也只能是人的错误,板子不应该打在无辜的鸿茅药酒身上!”

 

 

????????

你确定这是人话?我怎么听不懂?

无论我们用没用“豹骨”,无论是不是糖水,无论方子有没有问题,无论有没有疗效,无论我们生产中如何随意任性……这都不叫事儿!

无论广告多虚假,无论牛吹有多大,无论男女老少全忽悠着喝……都跟产品没关系!

啥叫“无辜的鸿茅药酒”?啥叫“只能是人的错误”?尼玛还是看不懂啊?谁能告诉我这是什么逻辑?

 

 

 

然后孙老师打了个比方——

“ 一个好人身上长起瘤子了,良医一定是救死扶伤,给他割掉瘤子,使他重新成为健康人;但像谭秦东这样的‘医生’,一定是不仅不给他割瘤治病,而且还会大肆散布说:‘这人是一个魔鬼!’直至把患者的亲属吓得鸟兽散了,他在一边心花怒放。我说这样的话,相信多数善良的中国人不会说我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你一个“文人”,凭啥就认定鸿茅药酒是个“好人”?只是长了个良性的小瘤子?

谭秦东作为一个医学博士,凭啥就不能认定这根本就不是个“人”?这只是只披着人皮的“野兽”,是个“魔鬼”?

什么叫“直至把患者的亲属吓得鸟兽散”?有人说孙老师是个魔鬼,你的亲属就吓得四散而逃?

什么叫“我说这样的话,相信多数善良的中国人不会说我是以小人之心”,你相信,你又凭啥相信?你是谁啊?有分歧,双方要的是各拿证据说话,而不是胡扯,这跟“善良”不“善良”有一毛钱的关系?

 

 

“以前我坚信、以后我仍然坚信,将有三百年辉煌历史、并且好评如潮的鸿茅药酒,无论少数人怎样的恶意抹黑,它都不会黑的;无论少数人怎样的恶意诬蔑,它都不会灭的!‘或许有’的问题整改后,它依然誉满天下;华夏大地上依然是‘南有茅台,北有鸿茅’,‘双璧’辉映,灿烂纷呈!”

还“双璧”,你这是闭着俩眼瞎喊口号!就一次次的胡抡这个“南有茅台,北有鸿茅”,人茅台就可以告你!

你一个语文老师,哪儿看到的鸿茅药酒“好评如潮”?还“誉满天下”?还华夏大地上“灿烂纷呈”!笑死了,这是要放烟花吗?

码了这么多年字了,也就敢说凑合能看,可就你这文字水平,要都算“深刻”,你要是都能算个“作家”,那不客气的说,本人算文豪。

忍不住搜了下孙老师的资料,“著有《我若为奴》、《官场与情场》等综合文学集”,书没搜到任何资料,估计那啥的可能性比较大。这个“综合文学集”也不知道是个啥玩意,倒是搜到孙老师几首“诗”,哈哈,确实有人管这个叫“诗”,欣赏一下:

 

 

 

 

 

 

 

 

 

看您这首《人心》,您认为人心“冷”、“硬”、“阴”到比妖魔鬼怪更可怕,您的人生都经历了些啥?您这种心态还真不适合当老师。人心歹毒起来确实能吓死人,好在人一生之中所能遇到的大多数人不是这样,还有很多人让你心生温暖。

人生很多时候都是一种交换,如果你遇到的全是“冷”、“硬”、“阴”,可能是你个人的问题更大一些,你自己同样对人“冷”、“硬”、“阴”。

您还“领教了深深”,“深深”是谁啊?

其实最早知道孙老师这篇《鸿茅药酒,有口皆碑,不容诬蔑》,是在一篇《鸿茅药酒:汹汹群言,众口铄金,谁能为你说句公道话?》的文章——

凉城县第一中学的语文老师、内蒙古自治区知名作家孙中仁,奋笔疾书,发出第一声怒吼:“鸿茅药酒,有口皆碑,不容诬蔑!”这位凉城汉子,以自己的切身经历捍卫了鸿茅药酒的纯洁性,以凉城县中学老师的良知维护老祖宗创下的百年名牌!我真的被这位乡土作家、圣人弟子震撼了!

 

 

 

“圣人弟子”?“中学老师的良知”?“老祖宗创下的百年名牌”?这祖宗是谁的?孙老师的?逮个人就认祖宗,一沾“鸿茅”这还真不叫事儿,那不还有位“成吉思汗19世孙”吗?

 

 

“今天的凉城县,你若在大街上说自己是记者,不仅会招来冰冷仇视的目光,还会招来一口‘呸’的唾沫!”

不但“冰冷仇视”记者,还随时被吐唾沫?这样的地儿谁敢去啊?凉城县,看来得永远躲着,别去。

为啥这么大仇恨呢?因为——“鸿茅药酒,是内蒙古自治区的知名品牌,更是凉城县的支柱性企业。鸿茅药酒的生产厂子有1000多工人靠它养家糊口,还有流通环节的20多万家药店的工作人员靠其生存。一场舆论风暴袭来,不仅让这些无辜的工作人员惊恐,也让企业感受到高处不胜寒的压力。终于,在形形色色的语言暴力打击下,凉城人清醒了,凉城人愤怒了,凉城人怒吼了!”

“凉城人清醒了,凉城人愤怒了,凉城人怒吼了”,赶情原来一直都喝多了不清醒啊,愤怒了!怒吼了!好可怕!

唉,真不明白一些人的思维能蠢到什么程度,这年头你这么说是要吓谁呢?还要把这种“地方保护”的观念再扩大化?为了个人的利益,就可以公然不顾其他人?

如果拿凉城县一个药厂来跟全国老年人比,那愤怒就愤怒吧,怒吼就怒吼吧。

 

 

这篇文章还为鸿茅药酒被质疑的“豹骨”,给了个说法。

作者说他爹以前泡鹿茸鹿鞭药酒,“坛子里的那点中药材,可以泡制N多次”。一些人质疑鸿茅的“豹骨”,“他们凭着简单的算术方法,就推算出了企业消耗豹子7200只这样一个耸人听闻的数字误导读者,很显然这位‘算账先生’对中药配制和中药泡酒缺乏了解。”

这意思很明白了,说通俗点,就跟一些已经说过的观点一样,“清朝的豹骨”泡到现在。

关于豹骨来源,这位说鸿茅已经解释过了呀,公司使用的豹骨来源“合法”,是申请获批后到指定的合法单位购买的,而这些豹骨是那些野生动物“被列入保护名录前的库存”。“作为一个大型企业,储备上一批不易购得的珍贵原材料,细水长流慢慢使用,这道理完全讲得通。”

“这个解释还不够充分吗?”

嗯,充分,一次性储备能用十几年的料,当年也不好逮啊。这么个逮法,当年也是个大新闻啊。

好玩的是这位还真提到了这些,“也许,有人会问,当年储存了多少,以至于可以使用到现在?我可以告诉你,这就是商业秘密。”

哈哈哈哈哈哈哈……

 

 

而这篇文章给的结论是——

“对于鸿茅药酒的评判,要冷静客观地看待,打盆说盆,打碗说碗,不能一味的、不计后果的对一个民族品牌进行破坏性地攻击。”

拿“民族品牌”说事儿,这算是最后一招了,也是最不要脸的的打法。什么叫“民族品牌”?为民的才称得上,坑民的,别TM扯这些。

鸿茅总经理段炬红确实是时时想着“人民”,一个都不拉下。她2015年研究生论文即称“在热播影视剧中将鸿茅药酒的广告进行植入,通过营造营销氛围和情境,扩大消费人群及目标市场,向消费者传递‘无人不能喝、无时不能喝、家庭聚餐朋友餐会都喝点、单纯是为了调养都能喝药酒’的概念。”

让“人人喝,时时喝”,这TM是药厂啊,还是饮料厂?

 

 

 

 

 

 

 

 

 

 

《鸿茅药酒,有口皆碑,不容诬蔑》。

上一次听到这么狠的话,还是浑元形意太极掌门马保国(就是跟徐胖约好比赛前打妖妖铃的那位)气贯长虹的宣言——“中国国医(中医)、中国国术(中国传统功夫)、中国国学(几千年的中国传统文化)神圣而不可侵犯!博大精深而世界一流!独一无二而无可替代!它们是我中华五千年的伟大成就!国之神器,不容侵犯!犯者当诛!”

这个“犯者当诛”,马掌门喊得响亮,而鸿茅做到了。

 


编辑:

本文标签: 鸿茅药酒孙中仁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