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博文 > 正文

在PG董事长的带领下,根本不需要一个好公关

内容导读: 9年前,到华北某小县出差,中午,在酒店大厅退房,遇一健壮男子,因为房间损坏一个物件的事儿,跟酒店方面理论。他态度不好,满嘴生殖器,酒店方面也不示弱,喊来一群保安介入现...

在PG董事长的带领下,根本不需要一个好公关

9年前,到华北某小县出差,中午,在酒店大厅退房,遇一健壮男子,因为房间损坏一个物件的事儿,跟酒店方面理论。他态度不好,满嘴生殖器,酒店方面也不示弱,喊来一群保安介入现场。

突然,他亮出了一个身份,原来是位缉拿的差人。酒店小领导忙满面堆笑,问他是否认识治安大队某人。男子叼根烟点上,对着手机拨弄几下,再递过去,“你跟他说几句……”

小领导笑得眉毛都快挤没了,忙推辞过去,“**那大领导,我咋搭得上话呀,你要早说,咱兄弟犯得着说这么多废话吗?”

于是,你哼哼,他哈哈,宾主尽欢。

这件事教会我一个道理,如果你有能力让某些没能力的人马上从街头消失,那么就不要在街头跟人争口舌的是非,有用没用且不说,丢人。

今天上午,我看到杏花社(与本公号无关,人家那大领导,我咋搭得上话呀)发了一篇关于前记者刘成昆的报道,就又想起了这个小事。杏花社是负责一锤定音的,当一个组织成为一把锤子,那么全中国没能力的人都会成为钉子,得罪了有能力的人的前记者刘成昆更是如此。

目测老刘这官司的前景不太妙。在这里,我不想再从法律上论证他是否被冤枉,中国被冤枉的人多了去了,他再冤能有聂树斌和呼格冤?郑州的贾灵敏都坐满四年有期徒刑,今天上午刚出来。连贾老师那么好的人都被坐牢,刘成昆为什么就不能坐?

俗话说,恶有恶报,善有善报,听上去很过瘾,却是无力者自我安慰的梦话。至少,制造了嘉定三屠、扬州十日和一大串文字狱的大清是不会信这句话的。你要说大清早亡了,可是在大清268年的征服和统治中,哪些被冤枉死虐杀死的人,到了1912年又找谁去签单呢?

或许,生在中国,你想活得舒服一点,就得接受好人常常没好报,而坏人很多也得不到恶报,甚至越是大恶人,越能成为大英雄。有专家说,中国人崇拜的历史人物,都是些杀人竞赛的优胜者。他说的是历史,要是在当下,恐怕还是洋人说得好,“你战胜不了他们,就加入他们”。我再补充一句,“至少自以为加入了他们”。

在公共讨论中,这种心理疾病的常见症状之一,就是将一些人一些机构的坏,解释为蠢,咸吃萝卜淡操心。有些坏东西一旦闹出舆情,很多人不是站在被他们伤害和愚弄的受害者一边,帮助控诉维权喊几嗓子,而是自以为高明,为这些坏东西出谋划策,教它们如何做好危机公关,生怕它们狼狈为奸之后再狼狈不堪。

对中国奶企,我早就无话可说。2008年闹三鹿,这些奶企虽然遭遇一时责难,但十年过去了,人家照样活得好好的。这件事也教会我一个道理,中国人没有搞死这些奶企,说明该死的,是买不起进口奶粉的中国孩子。

今天我则想多说几句,诧异某奶企公关做得差的朋友,我很怀疑他们都是国产奶粉喝多了。一些家伙在道德上很坏,跟他们公关做得很差,是两个话题。

在我看来,他们坏则坏矣,公关做得一点都不差。

你们所谓的公共形象受损,会导致销量的下滑吗?即使真有短时间销量下滑、股价下跌,奶企的高层决策者需要付出多大代价?对于这些决策者,也就是给内部公关部门和外部公关公司签支票的大佬来说,他们最害怕的,是在网上被人骂几句吗?

储安平曾经说,“他们”已经不可救药,因为“他们”只听得懂枪炮的声音——不要误会,这里的“他们”指的是国民党反动派。你即使真要跪谏(确信不是规谏),也得知道“他们”可以听懂什么语言吧。

我没有兴趣研究“他们”,不过可以确信,“他们”能听懂的,绝不是什么道德和公共形象。只要大领导不找“他们”麻烦,别说跟网友对着干,就是与全世界为敌,学慈禧太后宣战十一国又有何妨?

不是“他们”不懂公关,而是“他们”没必要懂你们理解的那种公关。一力降十会,当你有能力动用捕快跨省捉人,还要个P的公关策略?你只需要伺候好锤子,像某某社那样使劲抡就对了。

最后,解释一下标题,最近几日,“在PG董事长的带领下”成为网络热句。我也就随手借用一下,千万不要胡乱联想,更谢绝跨省。大家都要把有限的精力用来建设祖国,多喝牛奶多打赏(下有打赏码↓),不要窝里斗,让国外敌对势力看笑话。

编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