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博文 > 正文

泌阳检察官程新青干了一件得劲事儿,专门勾引乡愁患者

内容导读: 李老师,您一定要回泌阳老家看看,看看我收集的乡愁。 电话那端,泌阳县人民检察院专职检委会委员、员额检察官程新青向特稿哥发出诚挚邀请。 读过特稿哥乡愁系列的人都知道,我的故乡是社旗,程新青怎么会说让我回泌阳老家? 其实,我是个土生土长...

泌阳检察官程新青干了一件得劲事儿,专门勾引乡愁患者

    “李老师,您一定要回泌阳老家看看,看看我收集的乡愁。”  

    电话那端,泌阳县人民检察院专职检委会委员、员额检察官程新青向特稿哥发出诚挚邀请。

    读过特稿哥乡愁系列的人都知道,我的故乡是社旗,程新青怎么会说让我“回泌阳老家”?

    其实,我是个土生土长的南阳社旗人,也是名副其实的驻马店泌阳人。我两岁之前,出生地属泌阳管辖;两岁之后,出生地成了新成立的社旗县的辖区。历史就这么有趣,我出生地没变,还是那方水土,但我多了一个“故乡”。

    于是,初夏的一天,我启程“回家”,寻觅“乡愁”。程新青和泌阳县作协主席周豫琳等文友一见到我,第一句话就是:“您回来了!”

    “回来了”,亲切,贴切,也是乡愁呀!   

    程新青容纳“乡愁”的地方在泌阳县高店乡孔庄村,这是一个普通的农家小院,小院子里有三间老民房,里边摆满了乡村老物件,名曰“乡村农耕文化展馆”。

    展馆是程新青父母的故居,若干年前,父母相继去世,程新青开始一件一件收集整理父母的遗物,留下可以看得见的乡愁与念想......老桌子、老木箱是母亲的嫁妆,耧犁锄耙是父亲用过的农具。 

    我和程新青都是60后,我的内心微微震颤:他收集的这些“乡愁”,准确地触动了一个时代的穴位。

    我分明看到,一头老黄牛蹒跚地拉着独犁,父亲把手中的鞭子甩得脆响,抑扬顿挫地吆喝着牲口,扭成麻花的鞭绳如龙蛇飞舞,在泛黄的土地里深一脚浅一脚扶犁耕地。母亲穿着单薄的衣衫,后背有些发白有些汗渍,双手奋力轮着锄头,双脚陷入土层,围裹了她的大好年华。我饥肠辘辘,眼巴巴地瞅着日出东山,鼻涕不知何时已流过嘴巴,乱糟糟的头发在朦胧里映出农耕最初的一幕......

 这个场景千百遍轮回,我和“程新青们”由童年而少年,由少年而青年,羽毛渐渐丰满,翅膀渐渐硬了,开始背负乡音远行。

    “临行喝妈一碗粥”,村口的磨盘吱呀呀响起,拉磨的小毛驴被捂住了双眼,绳套笼络了它的思维,咀嚼着枯草的余味,四蹄一圈一圈地踏过时光,磨盘上仅有的粮食,只能满足几顿粥的食材,奢望在儿女远走他乡时,不至于流浪街头......

    往事总是不堪回首。

    于是,程新青检察官由留着对父母的念想,开始为留着乡愁奔走。2010年春天,成立了“乡村农耕文化展览馆”。从此,他开始利用业余时间,收集、整理正在淘汰和消失的传统农业生产工具、农民生活用品。

    八年来,程新青收集的农耕文化器物八百多件,大到织布机、面箱子、铁轮老牛车、井辘辘、犁子、耕耧、磨盘、石碾;小到煤油灯、牛毛梳子、草鞋、木匠墨斗、面斗、铲子、扁担、耙子铜锣、旱烟袋等等等等,几乎样样齐全。

    程新青还对展出的老物件进行了分类:春耕、夏耘、秋收、冬贮,吃饭、穿衣、住宿、出行等等,并巧妙运用图片、文字、实物、场景再现等表现手段,勾画出了一幅农耕器具、粮食加工存储、炊事饮食、传统习俗、休闲娱乐、乡村工匠、交通运输等乡村农耕文化的全景图。原汁原味地再现了传统农耕风貌,也勾起一代人对往事的记忆,一幕又一幕、一次又一次的昨天情景,浮现眼前……犹如昨天的故事,在脑海里成了电视连续剧,惊心动魄、回味无穷、乐趣横生。

    伫立程新青检察官的农耕展馆,我真真切切感受到“回家了”。在岁月的时差里,我拼命吮吸着遥远的乡土气息。

 这是一幅幅遥遥相望的农耕版图,铺开了一张珍藏在岁月里的画面。

    时光回到八十年代前的打麦场上,摊好了刚刚收割的小麦,套上强壮的南阳黄牛,拉着几百斤的石磙碾压脱粒。在火辣辣的太阳底下,村里的劳力倾巢出动,手持木杈的大妈大嫂,从麦草里抖落出饱满的麦粒。落日时分,扬场的把式挥舞木锨开始扬场,撒向空中的麦粒落在眼前,麦糠随风飘散......

    我始终被时光搁浅在忙碌的边缘,以童真迎合着耕种后的收获。数十年后,才开始体恤那份艰辛。

    当然,艰辛之后,也有“口福”。我看着程新青收集的石碾和石磨盘,我的口中略略渗出了涎水……唉,那个时代啊,就想着一口吃的。

    石碾子是用来碾米、碾大麦的农具。那时,有人饿的难受,就拿这些器具来打发难受的日子,消磨无法忍受的岁月。

    石磨也是那时候最最贵重的东西,谁家能有一座石磨,不亚于现在有辆小轿车,是件非常荣耀的事。记忆中,磨面用石磨,石磨要用驴拉,如果没有驴,只有人推磨。那是一种折磨人的幸福:像驴一样拉磨固然辛苦,但有了聊以充饥的食物依然兴奋。

    时过境迁,物是人非,瞻仰者新奇、怀旧、感慨。一把尘封的曲辕犁记挂着农人的艰辛,一把秃头的锄头沾满汗水的刨挖,一盏盏马灯曾在黑夜里映照着生活的激情,一架锋芒毕露的铡刀闲置在自己的时代。陶器、木艺、纺车,织布机......太多太多的物件,争先恐后展现着各自的风采,以久远而尊贵。

 农耕啊,是一种文化!我吃力地啃读着的这本厚重的宝典,借着远古的烛光,开始思考。

    我顿悟,原来,程新青的“乡村农耕文化展馆”,竟然是在盘古圣地。这里距“盘古山”咫尺之遥,自盘古开天地而始,便开启了石器时代,雕琢的石器渲染了艺术魅力,转动的石磨牵手了半机械化,石器历经风雨后的蜕变,脱颖而出的精髓是磨盘旋转的风姿,和入套的牲口一圈一圈数着日子,石化在老去的年轮里,被新时代搁浅在那个专属的年代,农耕文明自盘古而后,万世绵延。

    我拜谒盘古山时蓦然发现,照壁上赫然三字:“回来了”。

    我稍稍迟疑,同行的泌阳县作家协会主席周豫琳解释,盘古造就了人类,盘古圣地泌阳就是人类的家,到泌阳就是到家了,“回来了”是泌阳人最家常的话。

    怪不得,我一到泌阳,程新青们都说“回来了”。

    这是真正的乡愁呀!

    夏风盈盈,泌阳盘古山下一缕绵薄的古风穿越而来,带着古典的诗风,在想象的天空传唱。策马扬鞭的翩翩才俊,泌水边浣衣女子的嬉戏,被抡起的棒槌捶打得此起此落,伴着老牛拉犁的啃嗤声,男耕女织,一泻万年......    

    感谢程新青检察官,从远古到近代,一件件历经岁月沧桑的物件,因幸存而稀有,用复古的色彩演绎了一个时代的原形,存活的物件还原了一幕幕生活的场景,无法用语言唤起的精神,农耕物件回放历史,激活了那段无法目睹的画面,让后人感触历史,传承农耕精神,承载了历史长河继往开来的使命。  

 感谢程新青检察官,以绵薄引喻厚重,以不朽成就传统,以淡泊享受生活。

    袅袅炊烟起,乡村生风景,重温那份被新时代取代的乐土,呼吸异样顺畅,视野里尽是诗情画意。 

作者简介:

    李万卿,笔名李理,南阳人,现居郑州,新闻工作者,策划人,专栏作家,河南省作家协会会员,有500万字作品问世。现任河南省某协会副会长兼秘书长。

编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