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博文 > 正文

欣闻国家设立“中国农民丰收节”,心里有点五味杂陈

内容导读: 我向全国亿万农民报告一个好消息!中国农业农村部部长韩长赋在新闻发布上说宣布中国设立一个农民的节日:定每年秋分为中国农民丰收节。 作为一个农民的我,心里的感觉却实在是有点怪怪的。设立这个节日,说明国家现在对农业农村是越来越重视了,这...

欣闻国家设立“中国农民丰收节”,心里有点五味杂陈

“我向全国亿万农民报告一个好消息!”中国农业农村部部长韩长赋在新闻发布上说宣布中国设立一个农民的节日:定每年秋分为“中国农民丰收节”。

作为一个农民的我,心里的感觉却实在是有点怪怪的。设立这个节日,说明国家现在对农业农村是越来越重视了,这确实是一个好消息。

节日,一个全国性的节日。国家以节日的形式希望让全国人民重视农业,可网友们在讨论放不放假,或者该吃什么。

 

欣闻国家设立“中国农民丰收节”,心里有点五味杂陈

 

又有多少人想到,农业农民农村这个三农问题才是国之根本呢?你们在想是否放假,可是作为一个丘陵地区的农民,我又在想什么呢?嗯,节日、丰收、农民。

设立一个节日,这是在想农民之所想,急农民之所急吗?

中国节日现在不可谓不多了,三天一小节七天一大节,节日是过得不亦乐乎。可是设立这么一个节日,又与农民有多少相关性?又能解决多少农民的问题呢?我记得三农问题的核心是:农民,农村,农业。我也记得国家在解决三农问题的根子上的思路是:让农民增收!那么这么一个节日能为三农问题的解决带来实质上的好处吗?

怕是只能拭目以待了。

记得国民党政府在1946年设立“八八父亲节”,不接地气而最终昙花一现。如果这个“中国农民丰收节”不能为广大农民所接纳,怕也是只能沦为部分人士的玩物。

 

欣闻国家设立“中国农民丰收节”,心里有点五味杂陈

 

丰收自然就离不开耕作,我不说网上那到处都是的农村大面积弃耕抛荒的文章。就以我这附近几个县来说,耕地抛荒的情况惨不忍睹。良田成了荆棘丛,坡地早已无从寻找。这是一个现实问题。而那些尚在耕种的土地,也由于年青人不在家里或不愿务农,年老力衰的农民也只能把双季改单季,以勉强维持土地不荒芜。至于土地上的收成,实在是没有多少人去关心的了。现在在农村,人们把这种田叫作养生田,在外的子女往往也是从锻炼老人身体,保证健康的角度才没有过多的阻拦干涉。

这样的农业会丰收吗?怕是只能说有产出。

但从国家层面上来讲,丰收吗?有啊,在电视上中国粮食年年高产,年年增收。我确实相信这个事实,通过查询农业部网站的历年进出口数据,中国主粮进口确实是非常少的。这说明国家层面的丰收是确确实实的事。通过媒体电视等也可以发现,我国粮食主产区全都集中在平原地区。可以说他们担当了中国人的口粮保障任务。

这也确实符合农业部新闻发言人所说的:东方不亮西方亮,我国幅员辽阔,局部减产并不代表全国面上的情况。

看到这里,我心里只是小小的嘀咕了一句,可不可以改名叫“中国农业丰收节”呢?虽然只是一字之差,但这一字的改动似乎才能更好的体现这个节日实质上的意义。毕竟中国农业的丰收并不是中国农民的丰收。以平原地区所占的中国农业人口,应当不会超过6.5亿中国农民总数的40%吧?

欣闻国家设立“中国农民丰收节”,心里有点五味杂陈

平原地区粮食产量的增长,确实体现了科技也是生产力。然而就全国来讲,抛荒的耕地又有多少?农村劳动力青黄不接的地区又有多少?中国适合大农业生产的盆地占中国陆地面积18. 8%,平原占12%,这些地区丰收了,是国之幸事,然而对其他地区的农民来讲,又有多大关系?

现在的农村大面积抛荒,双季改单季,农民不种地,这种现象非常普遍。舆论在怀念曾经的乡土情怀时,往往责怪农民不种地。作为一个农民的我,心里往往是愤闷不堪。不要怪农民不种地,扣除种子,化肥,农药,往往连个人工费也保不住。现在农村普遍的情况就是,农二代不事耕种,也耻于耕种。在能赚钱就是正道理的当下,年青人种地就是无能的表现,这种观念在很多地方都已深入人心了。城里人看不起农村人这种情况在当下反而越来越为明显。那么农民种地不赚钱,凭什么要农民种地?

这事关三农问题的核心之一:农民问题。增收,如何让农民增收。

改革开放三十年来,广大的农村就是城市发展的一个蓄水池——廉价劳动力的蓄水池。由此产生的一个现象就是长久以来的春运大军,这是一支年青人的队伍。另一个现象就是农村产生了大量的留守儿童与留守老人。在这两个现象的背后就是农村逐渐走向衰败,这个无关农村建了多少新房,道路多么平坦,村容多么整洁。如果呆在农村不能赚钱,那么三农问题是不能解决的,当然也就无法解决农业所需要的劳动力青黄不接的问题。

大面积的农民不种地,丰收何来?农民丰收节又与他们有关系吗?

在当下的农村,单打独斗的小农经济根本无法与市场经济相抗衡。哪怕你再有情怀,在资本的冲击面前,你什么也不是,往往还只能让人扣上一顶懒或者蠢的帽子。

欣闻国家设立“中国农民丰收节”,心里有点五味杂陈

最近一则新闻在悄悄流传,《月薪过万,外企白领辞职回乡养鸡,结局意想不到》。作为月入万元的白领,成都的唐冬先生毅然回到农村创业,这其中自然有着深厚的情怀。然而他失败了,在亏损几十万元后无奈重新回到城市谋生活。我看了一下他的思路,特色养殖,生态产品,电商运营,这都是国家着力推荐的方式。电商进农村,在现在搞得轰轰烈烈,然而唐冬就是在这上面倒下了。

唐冬可以说是新式农民在农业上的试水,年青,有知识,有干劲,有资金。但其创业历时二年,最终只能惨淡收场。我们或者国家又能在这方面吸取什么教训吗?要知道,现在国家还在鼓励人们回乡发展这种模式的农业,鼓励青年回农村创业。作为一个在农村的人来说,这更有可能是一个大坑。限制新式农业发展的瓶颈就是市场,如何推广产品,把产出的农产品销售出去,这才能让这种新式农业开花结果。

唐冬的经历绝对不能说是丰收的。

欣闻国家设立“中国农民丰收节”,心里有点五味杂陈

唐冬更是让某些人挖苦、讽刺。

舆论传开后,听说成都市政府愿意帮他一把,然而这种单个的帮扶,能普及到所有的农民吗?我估计政府是不敢说这句话的。

那么农民在传统农业上不能丰收,在新式农业上也不能丰收,请问丰收的是谁?或者说丰收的农民有多少?

关注三农问题,到底是形而上,还是真抓实干,这是个原则问题。

如果在现在还要来讨论农业在国家稳定与发展中的重要性,那只能说是失智了。如何解决普遍存在的三农问题才是重中之重,才是事关国计民生的大事。真正的解决问题往往是要付出极大心血的,也是极为麻烦的。真正的解决三农问题,靠小修小补,是徒劳无益的。

农村,需要一场国家政策层面的改革,从根子上进行革命。

只有中国农民普遍性的能丰收了,能在农业上赚钱了,能在农业上养家糊口了,那时中国农民丰收节才有意义。

一个农民的一点牢骚,请不要上纲上线的批判。

编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