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博文 > 正文

新晃一中操场埋尸案:残杀举报人是对整个社会的公开挑衅

内容导读: 昨日,失踪16年的湖南新晃县一中教师邓世平找到了:他被人残杀埋在了学校操场的跑道下。被害前,他对被校长外甥的承包的操场工程不满意,认为质量有问题并可能进行了质疑或举报。 右边这位,就是邓世平老师,图片来自网络。 湖南的益阳,很多年前有...

   昨日,失踪16年的湖南新晃县一中教师邓世平找到了:他被人残杀埋在了学校操场的跑道下。被害前,他对被校长外甥的承包的操场工程不满意,认为质量有问题并可能进行了质疑或举报。

新晃一中操场埋尸案:残杀举报人是对整个社会的公开挑衅

          右边这位,就是邓世平老师,图片来自网络。

 

湖南的益阳,很多年前有一个类似的案件,也是一位老师,因为举报教师工资被克扣,遭到枪杀。该案有一个异常残忍的细节:这位叫李尚平的老师是被杀手把枪插到嘴巴里开枪射杀的。

 

这几天,不断有读者给我留言,让我写写邓世平这件事,迟迟不愿动笔,原因有二:新晃一中发现的遗骸是不是邓世平,一直没有确认,信息有限,变数太多;如果这两位老师真的是因为举报学校工程质量和工资被克扣而被害,传播开来对社会造成的恐惧感会异常强烈,我有些犹豫该如何面对这样的写作。

 

如今,事情证实了,各类信息已经铺天盖地,我所担心的恐惧感恐怕早就已经遍布。那么现在,我们只能也必须直面这种恐惧。

 

我没有什么社会心理学的知识储备,无法从学理上去化解这种恐惧,也无法置身事外。漠视,我们将来都可能成为下一个邓世平;不做声,处处的操场下将来都可能埋人,我自己也可能有一天会被埋某处不为人知。

 

事发后,我也曾接受约稿简单说了两句:邓世平举报学校工程质量问题,受理举报的机构要么是县教育局要么是县纪委,这两个部门的人不会去当杀手,那他作为举报人的信息是如何被残害他的凶手知晓的,应该查。如果他是公开实名举报,小县城就那么大,举报完人就失踪了,线索指向非常明确,为何16年没有结果呢?

 

几天过去了,再这么问已经意义不大,我也相信湖南方面会彻查这两个疑问。现在,举报人被残杀给社会造成的不安情绪与恐惧感,才是我最关注的。

 

正如此文标题所说,为了获得违法的利益,被举报人如此嚣张与残忍地谋害举报人,举报人虽然被偷偷埋在学校操场的跑道下,但仍是对整个社会的公开挑衅。

 

这些年写文章,我极少用“邪恶”这样的词去形容与定义笔下的某些对象,觉得苍白无力,不如说他们做了什么这样的事实更有力量,也符合我过去的职业身份,但这一次我必须要说,残杀举报人不仅仅是凶残,更是邪恶,是对社会追求公平正义者肆无忌惮的报复与恐吓,报复的是具体的举报人,恐吓的是所有心怀正义的人和那些合法维权的人。

 

面对这样的邪恶,我们怎么办?我们无法动手直接阻止邪恶,那只能抱团取暖。抱团取暖,这些年也经常被人嘲讽,但今天我也只能这么说了。

 

学校操场工程质量有问题,举报了有生命危险,那我们就不管?不管,我们这些成年人可能可以苟活,但我们的孩子会受害,如果这个社会必须在我们自己活与孩子受害中选一条路,恐怕还是会有很多人站出来举报。

 

举报人被残害,或许是偶发事件,对整个社会造成的不安与恐惧没有我想象的那么大,但这个偶发这个事件是不是与局部环境直接相关呢?如果学校的老师们都很关心学校工程的质量问题,都站出来过问,都站出来表达自己的质疑与不满,邓世平或许不会死。

 

孤身举报,犹如一个人在暗夜的野外遇险独自高声呼救一样,四周死寂,手握利器的杀手会邪恶地笑着说:你叫吧喊吧,喊破嗓子也没有人会听见。没有人响应与声援,这无疑助长邪恶的嚣张气焰。

 

庆幸的是,16年之后凶手被绳之以法,让我们看到了一些亮色,至于这是不是正义、迟到的正义算不算正义,对邓世平本人来说也没有多大意义了,只是对家人算个告慰。如今除了正面这些不安与恐惧,我们唯有设想与面对另一个现实:下一次若还有这样的事情,我们如何避免邓世平们被暗害?

 

邓世平被害,引起这么大的关注,让我相信人心未死,大家对公平正义的渴求不减反增,下面,就看我们以后如何对待身边的那些异见者、举报人了。

 

愿逝者安息。

 

褚朝新

2019年6月24日

编辑:

本文标签: 新晃一中操场埋尸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