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博文 > 正文

地方官场:行贿买官不被问责的局面正在悄悄改变

内容导读: 昨天,朋友圈有人转发了一个叫政知见的微信公号的文章,写的是山西最近处分了37名官员。开头,写的是大同市处分了7名官员。 阳高县委原副书记、县长邢斌违,给予留党察看二年、政务撤职处分,降为副处级非领导职务;大同市原人事局党组书记、局长李...

地方官场:行贿买官不被问责的局面正在悄悄改变

昨天,朋友圈有人转发了一个叫“政知见”的微信公号的文章,写的是山西最近处分了37名官员。开头,写的是大同市处分了7名官员。

阳高县委原副书记、县长邢斌违,给予留党察看二年、政务撤职处分,降为副处级非领导职务;大同市原人事局党组书记、局长李生甡,给予留党察看二年处分,按副处级非领导职务确定退休待遇;大同市原南郊区委副书记、区长李广林,给予留党察看一年、政务撤职处分,降为副处级非领导职务;大同市新荣区委原副书记、区长解廷师,给予留党察看一年、政务撤职处分,降为副处级非领导职务;大同市环保局原党组书记、局长赵晓宁,给予留党察看一年、政务撤职处分,降为副处级非领导职务;大同市公安局原南郊分局党委书记、局长赵武官,给予党内严重警告处分;大同市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党组成员、副局长池忠慧,给予党内严重警告处分。

我一看通报具体内容就笑了,“政知见”总结了上述官员三个特点,但都没有抓住重点,作者显然是没看懂其中的玄机。这7个人值得关注的是都有一个共同点——“为谋取人事利益,给予他人财物”。

这句话翻译一下,意思就是行贿买官。这才是隐藏的看点!山西省纪委煞费苦心,把行贿表述成“为谋取人事利益给予他人财物”,或许就是不希望太引起关注。

稍微有点时政常识的都知道,过去绝大多数行贿的官员都没有被追究责任,有的人即便是出现在了受贿官员的判决书里,最后仍安然无恙,继续当他花钱买来的那个官。有少数被问责,但都悄无声息,没有被公开通报。所以,山西省纪委的这个通报还是有勇气的,值得关注。

2013年,我在题为《行贿官员今何在》的文章中指出,过去很多年,我们都重视抓受贿官员而不怎么处置行贿官员。例如,在原安徽省萧县县委书记毋保良受贿案中,行贿的官员共有65人,其中包括多名在县里担任重要岗位的官员。2013年的9月,我当时的实习生查询萧县人民政府官网中的“领导动态”发现,行贿的65人中,有3人因受贿被判刑入狱,有2人调任他职,52人继续担任原职未变,还有8人任职信息不明。官方公开的信息中,没有看到一个人因行贿被问责。

再比如,2012年7月,原江西省赣州市于都县委书记胡健勇因受贿等罪被判处无期徒刑。判决书中认定曾向胡行贿的于都县人保局局长邹文奎,2013年仍任原职。向胡行贿的县教育局局长马文萃,在胡判刑后被免去教育局长职务,2013年仍任县人保局主任科员。

不追究行贿者的责任,是过去常见的官场潜规则,大概有三个原因:过去大环境不好,有些官员是被迫行贿,值得同情;法不责众,河南一位原县委书记曾向我透露,该县曾出现震惊全国的卖官案,牵扯到的官员有80多个,最后只有18人受到处分,“涉及的干部太多了,如果全部撤免,县里就瘫痪了,没人干活。”最后一点,就是贿赂案件办案难。受贿案件中,行贿人和受贿人的口供必须一致才能成为完整有效的证据,为了让行贿官员配合办案,不得不让他们成为“污点证人”。如果追究行贿人的刑事责任,那行贿人就不会开口承认行贿,案子就很难办,受贿官员就很难定罪。

但这些都只是权宜之计,让行贿者不敢行贿、让受贿者不敢受贿,这才是反腐初期需要达到的效果,只抓受贿的不抓行贿,结果就是受贿官员入狱坐牢去了而行贿官员继续当官甚至被提拔,这样的导向势必使得行贿者觉得行贿的风险小、代价低,不仅不会收敛反而会变本加厉。如此一来,受贿官员就是抓万万个,行贿官员也不会减少,就永远会有官员被围猎。所以,相比之下我倒是更愿意看到行贿受贿一起处置。

山西省纪委的这个通报,虽然含蓄了一点,但官场人一看就明白,舆论引导的效果应该是达到了。

这种细微的变化,值得关注与记录。封面配图与本文无关,只是想提醒大家,有些事不能太快忘记。

编辑:

本文标签: 地方官场行贿买官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