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博文 > 正文

河南“高考调包”:看看清朝科举舞弊的下场

内容导读: 这几天,河南4名考生家长实名举报高考答题卡被调包事件,持续发酵。有的气愤,有的质疑,有的猜测,甚至有的人已经事先设置出真调包或无调包的结果。 可以说,不管家长举报所称是否属实,都足以引发一场涉及多个部门的地震,波及到多个家庭,影响着...

河南“高考调包”:看看清朝科举舞弊的下场

    这几天,河南4名考生家长实名举报“高考答题卡被调包”事件,持续发酵。有的气愤,有的质疑,有的猜测,甚至有的人已经事先“设置”出“真调包”或“无调包”的结果。

   可以说,不管家长举报所称是否属实,都足以引发一场涉及多个部门的“地震”,波及到多个家庭,影响着四个考生的前途。

   说实在话,这事儿,还真不能急,更不能妄自猜测,必须依法依规查个水落石出。

   今天,特稿哥趁坐等纪检监察部门调查结果的时间,聊聊清朝时“高考”作弊该当何罪。

   你知道该当何罪吗?

   一个字:杀!

   历史上的科举考试,比现在的高考含金量要高,中个举人就可能成为国家公务员,至少还是个县处级,根本不需要下基层锻炼。

   这就是“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

   可以说,无数学子十年寒窗苦读,就是为了逆袭,实现阶层跨越。

   因此,自科举考试形成以来,历朝历代都严惩“高考”舞弊,轻则杖刑流放,重则杀头,甚至诛灭九族。

   话说,清朝顺治14年(1657),顺天乡试考场上,正考官曹本荣,副考官宋之绳,同考官李振邺、张我朴等人,利用职务之便,竟在光天化日之下互相翻阅试卷,按照事先拟好的名单决定取舍。

   发榜后,众考生不服,开始“上访”,集体到文庙去哭庙。

   考生集体“哭庙”,惊动了上层,给事中任克溥奏参,称中式举人陆其贤给考官李振邺、张我朴送了三千两银子,所以才能中举。顺治帝闻奏大怒,立即令都察院会审。

   结果,审出同考官李振邺、张我朴等人确确实实拿了陆其贤的贿银。

   顺治皇帝龙颜震怒,将涉案官员曹本荣、宋之绳、李振邺、张我朴等全部处斩,108名家人全部流放。

   顺天乡试舞弊被揭发后不久,工科给事中阴应节就奏参江南主考官方猷,为拉“圈子”,“内定”方拱干之子方章钺为举人。同考官十八人,全部处绞刑。举人方章钺等八人,各责四十板,没收全部家产,父母、兄弟、妻子流徙。 

   下面这个故事,是真正的“高考调包”。

   咸丰八年,顺天乡试,主考官是军机大臣、协办大学士、户部尚书柏葰,至少相当于现在的副国级干部;两位副主考分别由兵部尚书朱凤标和都察院左副都御史、户部右侍郎程庭桂担任。

   考生罗鸿祀才学浅薄,便重金贿赂柏葰的家人靳祥,请他暗作手脚。随后,罗鸿祀又结识同考官浦安,向柏葰和浦安行贿,把考卷“调包”了。

   “调包”案败露后,柏葰、浦安、李鹤龄、罗鸿绎四人,全被押赴菜市口给斩了。

   柏葰成了刀下之鬼,也成中国高考史上因舞弊被处死的最高级别的干部。

   鲁迅先生家道中落,也与高考舞弊有关。

   1893年,全国举行癸巳恩科乡试,鲁迅的父亲周用吉因屡试不第,再次参加乡试。鲁迅的祖父周福清怕儿子再次落榜,便想到了“走后门”。

   周福清是清代同治十年(1871)进士,曾出任江西金溪知县,也捐过候补的正厅级官员。儿子周用吉赶考时,主考官殷如璋正好和他是同科进士,他便在殷如璋抵达苏州时,派家人陶阿顺登上官船,递上一封密信和一万两银票。周福清还受人之托行贿,连鲁迅的父亲在内,一共是六人,信封上标明“宸衷茂育”。

   事情坏就坏在陶阿顺身上,陶阿顺登上官船送信时,殷如璋正与副主考聊天,但殷如璋明白陶阿顺来意,便收下信件,就暗示陶阿顺下船。

   谁知,陶阿顺的脑袋好像被门板夹坏了,竟然不肯离开,还吵吵嚷嚷,非让殷如璋写下银票收条。

   殷如璋是何等聪明?当场翻脸不认账,连人带信一并拿下,押送苏州府查办。

   周福清听说事情办砸了,仓皇逃往上海避难,但他是公务人员,躲过一段时间后,投案自首。

   这个案子,按大清律例应该处斩。后来,光绪帝将周福清改为“斩监候,秋后处决”。等到第二年秋审时,周福清又被减为“牢固监禁”。直到光绪二十八年,被获准释放。算起来,他一共蹲了八年大狱。

   周福清出狱不到三年就去世了,周用吉不仅没当上举人,秀才功名也被革除,伤感和耻辱纠结,35岁就离开人世。

   很快,鲁迅的家庭从小康跌入困顿,十几岁的鲁迅先是随母亲下乡避难,体验着生活的艰辛和现实的冷酷。

   看看这些故事,你还敢舞弊吗? 

编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