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博文 > 正文

陈行甲:有领导曾指责我接受“精神贿赂”

内容导读: 编者按: 昨日,行甲兄应邀进京去某某部讲课,讲完来我的居所小聚。一起做了晚饭,他动手帮我切菜,还指导我做了一道菜 一个朋友在旁边拍照,看到照片,我们都笑了,笑称即便在厨房他县委书记的气质还在。 席间,说到即将到来的九九公益日,他托我...

编者按: 昨日,行甲兄应邀进京去某某部讲课,讲完来我的居所小聚。一起做了晚饭,他动手帮我切菜,还指导我做了一道菜……

一个朋友在旁边拍照,看到照片,我们都笑了,笑称即便在厨房他县委书记的气质还在。

陈行甲:有领导曾指责我接受“精神贿赂”

陈行甲:有领导曾指责我接受“精神贿赂”

席间,说到即将到来的九九公益日,他托我转发他前几日在西安的演讲稿帮他招募志愿者,欣然答应,算是为公益做点力所能及的小事。

春天里的野百 ——在拙见.致敬改革开放四十周年高峰论坛上的演讲 

陈行甲:有领导曾指责我接受“精神贿赂”

尊敬的各位嘉宾,大家上午好!

感谢“拙见”热情邀请我来这个高大上的平台演讲,而且是致敬改革开放四十周年这么一个隆重的主题。主办方给了我一个建议的演讲题目“从做官到公益人,我的三个满意”,我回顾了我这四十年的经历,加了一个标题“春天里的野百合”。我想起了罗大佑早期的成名曲《野百合也有春天》,“仿佛如同一场梦,你像一阵春风轻轻柔柔吹入我心中……”。 每次听到这首歌,我头脑里都会出现一个山谷里盼望春天的野百合。这个意象,像极了我的上半场人生,是改革开放的春风让我们这些偏远山村出生长大的孩子,也可以迎来人生的春天。

我今年47岁,可以说成长经历正好见证了改革开放的历史变迁。在刚刚上学的年纪,改革开放带着国家走进了春天。我们这一代人很幸运,对国家,对社会,当然也对自己,有太多的满意。我今天就讲讲自己半场人生中三个最满意的地方。

第一个满意:我在艰苦但充满爱的环境下长大,深知爱的力量。我出生成长在湖北省兴山县高桥乡下湾村,关于童年和少年的记忆,有两面深刻的印象。一面是绵延的大山,崎岖的山路,贫瘠的土地上辛劳的村民和让人压抑的贫困;一面是漫山的野花,青草的气息,风中汗水的香味,屋内昏黄温暖的煤油灯和院子里满天的星星。第一面印象是自然留给我的,第二面印象,是妈妈留给我的。妈妈已离开人世多年,现在回忆起来,她就像是俗世里的诗人,日子过得一丝不苟。房子虽破旧,但屋里屋外总是扫得干干净净,我们穿的衣服即使有补丁也总是干净整洁的,饭菜简单甚至简陋,但是在不知住了多少代人的黑黢黢的灶屋里,妈妈总是把不同的饭菜佐料用不同的土碗分别整整齐齐地摆放着,那个灶口柴火烟气氤氲着的味道,出走半生浪迹天涯之后仍是我内心的最爱。妈妈的笑容总是亲切得可以融化冰雪,她自己也穷,但是她就像一个菩萨,小心翼翼地护着村子里比她更弱的人。我这半生见过的最穷最惨的人家,是我们村子里的潘伯伯他们一大家人,穷到经常要借盐吃,出门走人家要借衣服穿,惨到十几年间一家九口人各种不同的死法,死到最后只剩一个人。在我童年的印象中,我的妈妈,几乎是村子里唯一的不嫌弃他们的人,唯一的永远不会让他们空手回去的求救处,唯一的每次都会去帮忙料理他们家寒酸的葬礼,为他们家卑贱的逝者痛哭流泪的人。妈妈见弱不欺,见恶不怕,她虽然只念过两年书,但是她对我的言传身教,是我整个人生的基石。

所以,幼时生活虽然艰辛,但是我不缺少这个世间最宝贵的东西,那就是爱。当你拥有爱的时候,你的世界是完整的,和谐的,你对自己和别人是善意的。缺少爱的世界是不完整的,狭隘甚至阴暗的。但爱又是一个奇妙的东西,拥有爱和缺少爱的人往往都毫无察觉,认为自己的状态是理所当然的。他们就像两座互相不知道彼此的山峰,一座温暖,一座寒冷。当我后来对这个世界的了解越来越清楚的时候,我看到了他们的巨大反差。从一个拥有爱的人的视角,我知道爱对缺少它的人来说是多么重要,所以从心底把传递爱作为自己的人生信仰。这可以说是我后来决心投身公益事业的心理基础。因为我深知爱的力量,可以对抗世间的不公,可以穿越人世的冰霜雨雪。

陈行甲:有领导曾指责我接受“精神贿赂”

我的微信头像原图

第二个满意:我一直在做我自己,无论顺境逆境,舞台大小。我从政时,一举一动在聚光灯下,所以大家看到了我的一些“特立独行”。其实,我在几十年的人生中,多次重大的选择都是听从内心的声音,没走寻常路。大学毕业回到山区,后来硕士毕业放弃很好的机会再回山区,都没有随大流。前年底我的辞职,在巨大荣誉的背景下,特别是在被公示提拔的时候辞职,引起了舆论不小的动静。只看这一件事,可能感觉突兀不可理喻,但是从我的人生经历完整来看,这就是我一直坚持做我自己的一个必然选择。

其实和所有在现实俗世里摸爬滚打的人一样,对我来说坚持做自己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很多时候要经历痛苦和巨大的压力,有时甚至是天人交战的煎熬。比如在我代表巴东县50万百姓向“摁着叫花子拨眼屎”的贪腐当众宣战的时候,我很快就受到好些不同来源的威胁,恐吓电话甚至打到了我爱人那里。巴东山多道险,县公安局的同志会定期仔细检查我的车,以防被做手脚。为官这些年,我经历的这样的事数不胜数。

让我欣慰的是我最后挺过来了。在我们毫无妥协的反腐战役中,巴东两个正县级,三个副县级,九个局长落马,一批不法工程老板被拿下,曾经连年轰动全国的负面新闻缠身的巴东,官风民风发生了巨大的转变,一个“干净,自强”的巴东出现在长江边上。

除此之外,一边和面前的腐败作战,一边还要应对身后的压力。比如说我的个别领导坚定地认为我做的一切都是在作秀,是在捞取政治资本。他把老百姓和我的亲近,定义为我接受人民群众的精神贿赂。这也算是他的一个发明创新,实在刨不出我别的受贿错误了,居然创造出“精神贿赂”这么一个新词儿,我竟无言以对,因为老百姓的这个“贿”我确实是享受了!在执政的后期,我遇到了他严重的人格侮辱和工作打压。他处理得极其巧妙,人前人后完全是两个人,让我有苦还难言。无论我如何尽力谦卑地和他靠近沟通,也无济于事。我最终明白,原因并不是他心胸狭窄嫌我出风头这么简单,而是我义无反顾去撞南墙的反腐方式不可避免地牵连到了更多的人,而是我快意恩仇的处世方式迎头撞上了他营造的圈子文化和山头文化。面对那种困境,我本来可以选择熬下去,反正他也不可能领导我一辈子。但是如果这样,我就必须作出超越自己底线的妥协,就掩盖了我看到的基层行政文化中落后封闭的部分,这不是一个真正的共产党员应该做的。我认为正是这种落后封闭的文化在让党的阳光照到基层的过程中层层衰减,让底层民众得不到他们应得的温暖。反复考虑之后,我决定哪怕牺牲自己的这点个人前途,也要坚守共产党员的底线,不向不正之风屈服。同时以一个普通共产党员的身份向党反映基层行政文化存在的严重问题。

时过境迁,不得不说这个痛苦的插曲其实让我转场公益的决定变得简单了许多,让我的公益人生提前开始了。这是一项我更喜欢、也更适合我的事业。为此,我要感谢这位领导。

在一切都过去之后,我为当初作出的选择骄傲,虽然当时的痛苦时隔很久后仍然历历在目。我记得在我最煎熬的时候,我常去巫峡口的大面山顶眺望长江。长江在那里转了一个90度的弯,然后流入三峡的最后一峡西陵峡。大自然的三峡经过了万千曲折才最终走出峡谷,一马平川奔向大海。人生的三峡又何尝不是如此呢?通往大海的路径从来都不是笔直的。时代给了我们巨大的机遇,同时也把巨大的诱惑和考验摆在我们面前,只有经历了坚持自我的淬火历练之后,才能无愧地面对自己和时代。

陈行甲:有领导曾指责我接受“精神贿赂”

壮丽的三峡巫峡云巅

第三个满意:我赶上了中国公益发展的黄金时代,有一大群相同价值观的伙伴与我同行。决定进入公益领域之初,我完全是一穷二白,没有钱,没有经验,除了理想和热忱几乎一无所有。我其实已经做好了较长时间孤独地摸黑走夜路的心理准备。可是,事实上我从最开始就一点都不孤单。我和正琛、秋霖等几个公益伙伴共同发起的联爱工程,通过在试点地区试点病种的兜底救助,来探索重大疾病综合控制的系统性办法,寻找因病致贫这个社会难题的规律性解决办法。进展之快完全超出我们的预期。去年三月开始,联爱工程在广东省的贫困地区河源市启动。经过一年多的实践,取得了阶段性成果。2018年7月7日,我们在北京举办了重大疾病综合控制的公益研讨会。邀请了40余名嘉宾参与,包括国务院办公厅、国务院研究室、国家卫健委、国家财政部、国家人社部等政府部门的代表,以及中国社会科学院、北大、复旦、山大等高校和科研机构的医学专家、卫生经济学专家,还有企业和基金会代表等。与会嘉宾听取了我们联爱工程的项目进展报告,充分肯定了由社会组织参与的大病控制创新探索模式,并提出了众多宝贵的指导意见。

在河源试点成功的基础上,我们马上要到青海这个省级平台来扩展我们重大疾病综合控制的公益创新探索。半个月前,我们充分调研之后的工作方案得到了青海省领导的批示肯定。我们将在青海省通过“政府—社会组织合作”的方式,从医保支持与卫生技术评估、卫生与健康服务供给侧支持、社会工作服务等三个方面,来探索健康扶贫长效机制。

我们几个公益伙伴有个共同的感受,好像我们做的联爱工程这件事,冥冥中就是存在那里的,只不过我们幸运地遇到,通过我们来呈现而已。

陈行甲:有领导曾指责我接受“精神贿赂”

联爱工程名称来源于我们共同的母校西南联合大学

中国经济社会四十年的快速发展必然会产生因发展不平衡而导致的社会问题。这些社会问题给公益事业提供了足够多的切入口。同时,经济快速发展积累起来的能量,又给公益事业提供了巨大的资源。这两者的相互作用给现在的中国公益事业带来巨大的发展机遇。而我们的联爱工程,从一开始就与基层的党委政府深度合作,联合各方面的资源,以接地气的方式将资源高效率地用到最需要的弱势群体中去。得道多助,我们走在正确的道路上,又恰逢这个好时代。公益的下半场,虽然时间并不长,我们取得的成绩也有限,但我时时有一种逢其时,逢其事的幸福感。

上个月我和朋友们一起开车去了西藏。当车子开上无比壮美开阔的高原旷野,我有一种久违重逢的感觉,天地都在我心中,那一刻热泪盈眶。晚上我写了一首诗《余生,请和我在一起吧》,在朋友圈发布后,还被一些不认识的网友录成了好几个音频版本发到网上。最后几段我是这样写的:

……

终于和你又见面了。

这么多年,

你到哪儿去了呢?

可你终究还是在等我啊!

怎么样的离开,你还是愿意等着我回来,

等我回来靠近你的臂膀,你的胸膛。

 

今天,让我痛痛快快地为你流一次泪吧,

终于相聚了,

仿佛还在当年分离的地方。

我的身体匍匐着,

我的灵魂颤抖着,

走在群山的上面,

一遍一遍,轻轻地抚摸你苍凉的脸庞。

 

余生,请和我在一起吧。

那只流浪的白鸽,

愿意在你身边飞翔;

请接纳他漂泊的心儿,

在你的怀中安放。

 

冥冥之中,这首诗似乎也可以形容我和公益的一世情缘。

陈行甲:有领导曾指责我接受“精神贿赂”

青藏高原上的山川与河流

以上就是我要跟大家分享的内容了。过往的人生,我很幸运地成为了一朵春天里的野百合。春天的山谷给了野百合的芬芳和清气。余生,我要将这清气留在人间。

编辑:

本文标签: 陈行甲精神贿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