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博文 > 正文

退了各种群,倒要看自己会不会寂寞死、枯竭死

内容导读: 退群 陆续退了几乎所有的媒体同行群和泛媒体群,只留了家族群、同学群和工作群。暂时还不想谈创业,也不想谈房价,等等。 我想看看,自己退了这些群会不会饿死、寂寞死、枯竭死 每日读书、喝茶、做菜、看朋友圈的姑娘们自拍,真的不需要跟谁交流。...

褚朝新:退了各种群,倒要看自己会不会寂寞死、枯竭死

退群

 

陆续退了几乎所有的媒体同行群和泛媒体群,只留了家族群、同学群和工作群。暂时还不想谈创业,也不想谈房价,等等。

 

我想看看,自己退了这些群会不会饿死、寂寞死、枯竭死……

 

每日读书、喝茶、做菜、看朋友圈的姑娘们自拍,真的不需要跟谁交流。好不好,自己心里有数,活得痛不痛快,自己心里清楚。谁都当不了自己的救世主,自救才是活着的唯一出路。

 

我们得活着,并学会独自面对这个世界、面对自己。

 

想建个群,只拉几个还留守在媒体的老人,不聊创业、转型、房价,只聊当下还能写什么有趣的、有意思的、好玩的稿子,偶尔约个酒。 

 

写作

 

最近,身边几个自己喜欢的年轻人都选择要去写特稿。作为一个时政记者,颇为心酸。

 

10月18日前,看到某平台召集写手,开头就是“除时政以外”,这大概就是当下时政写作者最现实的处境了。虽然最近不是这家媒体招聘时政记者就是那家招聘时政编辑,但真正做时政的人真的没几个。也难怪年轻人要走,想去另一个他们以为更宽容、更宽松一些的环境里试一试拳脚。

 

可是,我得说:当整体的写作环境越来越逼仄时,写什么都会觉得憋屈,调查新闻不好写,事关大义的特稿也不可能写得自然舒畅到哪里去。要知道,我们很多人活成现在这个样子,与性格有关但绝对不仅仅是个人的性格问题。

 

我,决定暂时还留下,用直接的方式表达一些我想且能表达的态度。

 

角度

 

最近,一直在思考当下时政写作的角度问题。围观别人家反腐好几年了,很着急。写来写去,还在写那些落马的官员怎么行贿受贿、买官卖官、权色交易、钱色交易。

 

最近看一个官员的判决书,很多当地的官员给他送钱,给他送钱的这些人中好几个都是为了给子女谋个位置。如果让我写,我断然不会再去写这个官员怎么利用手中几乎不受监督的权力变现收钱了。我若写,必然以这个官员判刑为由头写小城里官二代的形成。

 

这,是当下很多年轻无背景公务员的痛点,也是当下我们这个社会的痛点,我很想从一个官员的落马切进去但绕开他的落马描摹小城官二代的形成。

 

再说,这些孩子是靠当官的爹妈花钱买进去的,如今暴露出来了怎么处理啊?多有趣,多现实!

 

正如我看到河南一个市委书记落马的消息后没去写市委书记怎么与房地产商勾结一样,最后写的是市委书记的下属、一个法院的副院长利用自己掌握的内幕消息去“敲诈”市委书记,市委书记居然从了。

 

褚朝新:退了各种群,倒要看自己会不会寂寞死、枯竭死

 

精彩不精彩?国内,我还没看到有媒体写过这么精彩的官场故事。这个故事,顺利在我服务的报纸的头版发表出来了,感谢我服务的平台,这是我至今还没走的一个重要原因。

 

褚朝新

编辑:

本文标签: 退群寂寞死枯竭死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