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博文 > 正文

若批评不自由,则赞美无意义

内容导读: 新闻媒体在西方国家被喻为第四权力,成为与立法权、行政权、司法权三种政治权力并立的一种社会力量,并对三种政治权力起制衡作用。 孟德斯鸠曾经指出,当立法权和行政权集中在同一个人或同一个机关之手时,自由便不复存在了。一切有权力的人都容易...

若批评不自由,则赞美无意义

   新闻媒体在西方国家被喻为"第四权力",成为与立法权、行政权、司法权三种政治权力并立的一种社会力量,并对三种政治权力起制衡作用。

    孟德斯鸠曾经指出,当立法权和行政权集中在同一个人或同一个机关之手时,自由便不复存在了。一切有权力的人都容易滥用权力,这是一条万古不变的法则。而新闻媒体的职责之一就是监督权力滥用,揭露社会黑暗面,让真相暴露在阳光之下。所以有人把记者称为"无冕之王"。

      本人在新闻行业已从业17年,换过三个版本的新闻记者证,见证了中国新闻行业这十多年的发展历程,个中滋味,如鱼饮水,冷暖自知。

      在第18个记者节到来之际,鲲鹏从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了解到,截至11月7日,全国共有228327名记者持有有效的新闻记者证。而在媒体市场化的今天,很多新闻单位为了生存,雇用大量新闻从业人员,发放单位工作证,有的甚至连工作证也没有,只印一张被冠以各种名头的名片,四处招摇撞骗,为单位拉广告和赞助,如果有"能耐",为单位创收贡献巨大,得到领导赏识,一些领导甚至会丧失原则,通过私下运作,为其办理真正的记者证,帮其洗白身份。昨日还是开出租的卖菜的,甚至是曾经出没于二道巷夜色中的风尘女子,今日摇身一变就成了记者,着实令人唏嘘!曾经令人尊重的记者职业,已是昨日黄花,"记"和"妓"已没有区别,都是为了混囗饭吃,哪有什么理想和操守?还奢谈什么社会责任?铁肩担道义?

      媒体一旦变成了追逐广告额的商业组织,监督ZF的欲望将大大减退。媒体最关心的是每年盈利多少,以及如何获取盈利以挤垮对手,已日益远离民众的正义呼声和监督职责。市场利润的诱惑使许多记者难以“出污泥而不染”,他们一边竭力塑造“第四权力”的形象,一边却被压倒优势的市场驱力所吞噬。捏造事实,索取贿赂,置新闻理性于不顾,其后果只能是“第四权力”的没落甚至是丧失殆尽。这是商业化结出的苦果,是市场经济社会的必然阶段。今天已似乎无法扭转这种趋势。

      退一步分析,即使一些媒体和记者不忘初心,仍苦苦坚守着当初的新闻理想,不被金钱美女所惑,仍有监督权力的意识,但官员们会想方设法把他们置于欲做不能的困境。

     因为,ZF手中拥有大量的信息资源,媒介不得不按照ZF意图行事。在今天,记者通过非正式程序,有更多机会了解公共事务,但进入ZF规定的敏感领域是有代价的。记者必须对官员加以说服,尽可能和他们合作,否则就无法运做。当重大事件发生时,只有官方才有资格界定事情的大小,新闻官员更有发现新闻的机会,优先安排符合ZF目的的话题向记者提供。媒体为了生存必须和官方保持良好的关系,主动控制自己的新闻内容。

   法国 《费加罗报》的报头印着这样一句话," 若批评不自由,则赞美无意义。"

    在第十八个记者节,鲲鹏渴望新闻行业能够涅磐重生,重塑形象。也希望中华民族不要沉浸在亳无意义的赞美中。

编辑:

本文标签: 新闻新闻自由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