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博文 > 正文

你拼命劝酒的模样,真的很丑陋!

内容导读: 跪着劝酒,模样很丑。 王岐山的老友黄江南讲过一个故事,上世纪80年代,他和王岐山一起到河南某县,受到县里领导热情招待。当地有劝酒之风,劝酒如灌酒。餐桌上,一位办公室主任端起一杯酒顶在头顶,跪在地上,对王岐山说,到我们这里,这酒一定要...

你拼命劝酒的模样,真的很丑陋!

    跪着劝酒,模样很丑。

    王岐山的老友黄江南讲过一个故事,上世纪80年代,他和王岐山一起到河南某县,受到县里领导热情招待。当地有“劝酒”之风,劝酒如灌酒。餐桌上,一位办公室主任端起一杯酒顶在头顶,跪在地上,对王岐山说,到我们这里,这酒一定要喝,你不喝我就不起来。

    要是一般人,肯定会说,快站起来快站起来,然后把酒喝了。

    王岐山呢,就不喝。他不是完全不能喝,但是你以这种方式胁迫,他就不屑一顾。他说,你喜欢跪着就跪着吧! 

    王岐山继续和其他人谈笑风生,劝酒的人依然跪在那里。黄江南便主动提出,替王岐山喝酒。王岐山却不同意,只说“他喜欢跪就跪去”。

    最后,这位办公室主任只得起身。

    假如,这位办公室主任碰到的不是王岐山,敢问面对下跪敬的酒谁能坚拒不喝呢? 

    有人说,这是中国的“劝酒”文化。

    怪了,这种拼命“劝酒”方式怎么也能称之为文化?叫我说,如果诚心糟蹋“文化”二字,就应该叫做虐待和自虐的文化。通过虐待别人,获得成就感和主动感;通过自我虐待,以示臣服。

    其实,这都是人性最恶劣的一面。我也经常喝一点酒,也并不反对喝酒,但对于拼命劝酒的人,我发自内心的排斥。 

    特稿哥展示几个拼命劝酒的镜头,大家看看会有何感想:

    镜头一:美人计。

    美人计,当然是美女劝领导喝酒。

    美女起身,搔首弄姿,手捧美酒,嗲声嗲气:“激动的心,颤抖的手,我给领导敬杯酒,领导不喝嫌我丑。”

    领导,美女把话说到这份儿上了,你喝不?

    你如果不喝,好,看绝招:“领导在上我在下,您说几下就几下。”

    美女边说边当啷一声,把杯子给你碰上了。

    领导,你还能招架得住吗?喝吧!再不喝可能就要上演大戏了。你会接过酒杯,一饮而尽。

    镜头二:赌咒发誓。

    某甲,海量,每次喝酒都爱“带头”。朋友聚餐,他又“忍不住”了,说:“我带个头,提议三杯酒,满场热,人人有份。第一杯,谁要不喝,俺就是谁爹!”

    朋友们谁也不想当“儿子”,都喝了。

    某甲说:“第二杯,谁要不喝,谁就是俺爹。”

    开始自虐了,你说你喝不?喝吧,说啥也不能当朋友的“爹”。

    某甲斟上第三杯,说:“最后一杯,谁要不喝,就向已经喝的人喊爹。”

    这招儿最狠,众人只好喝下。 

    就展示这两个镜头吧,免得大家恶心。当然,也免得有人骂人。

    说起劝酒,特稿哥就头皮发麻。人到中年,也曾不幸见识过不少酒桌上的“劝酒”高手、逼酒恶棍。

    我是不轻易被喝趴下的人,但还是多次被“热情”得烂醉如泥,丢人现眼。

    喝醉的后果都知道,喝高的感受都体味过,别人酒量如何,是否过敏,有没有病,劝酒者不去考虑,也不听解释,只管拼命劝酒,如果说是不怀好意、别有用心、阴谋诡计等等词语,恐怕一点不为过。

    说轻了是把朋友当猴耍,糟蹋感情。说重了,就是害人,拿别人的生命健康开玩笑。

    你喝上了也就罢了,还要扯着嗓子大呼小叫,满桌子都成你一个人的流氓主场了。 

    “你不喝,就是看不起我!”是这类劝酒者的经典套路,基本上一用一个准。你的面子就那么不值钱吗?几滴酒就可以代表了?这种人大多都是不太熟的人,需要这么刷存在感吗?

    被劝者喝吧,你的面子似乎就捡回来了;被劝者不喝吧,你的面子就好像被凌辱了一样。

    很多被劝者驳不了面子,只得牺牲自己的健康,以满足劝酒者心理上的平衡。原本简单的宴席,因为糟糕的劝酒风气搞得复杂难测。 

    喝酒恶劝,这纯属陋习,在别人的影响下,养成了这个习惯,但是自己一次又一次在别人的恶劝下跟死猪一样倒下去,一次又一次地把别人恶劝成死猪。

    于是,有此陋习者会说,我们的生活就是这样的,我们有这样的传统,我们不这么喝怎么喝?

    有人把酒桌上的勇猛表现当豪爽,但现在有一个规律,喝酒越猛的地方,经济越落后,大概人的精力都是有限的,搞经济搞不起来,是因为精力都消耗在酒桌上了,或者也可以说,搞经济搞不过别人,只好在酒桌上找回一点尊严,挽回一点面子。

    历史上,儒家的学说被奉为治国安邦的正统观点,酒的习俗同样也受儒家酒文化观点的影响。儒家讲究“酒德”两字。许多人应该都经历过,酒桌上有人拿话挤兑你,不喝显得你不厚道,没酒品;喝了又觉得自己吃了亏,伤身体。 

    有一句俗语,叫“酒品如人品”。在社会交往活动中,能够饮酒者却不断找托辞不喝酒,通常会被同桌的朋友视为酒品不好,并由此判断此人人品不一定好,由此为以后的交往留下些许障碍。在这种陋习的浸染下,要想混得好一些,离了酒还真不行,而且酒是很多人晋爵的阶梯。

    我并不讨厌酒,也不讨厌喝酒,我最讨厌的就是恶意劝酒,找各种理由逼别人喝,通过折磨别人、奚落别人满足自己变态的欲望。

    劝酒与感情无关,其实是打着感情与耿直的幌子,对他人人格的不尊重,对他人健康的漠视,对他人生命的不负责。

    劝酒,证明的只是一场权利游戏,一种自残游戏,一种道德绑架。

    曾经,饮酒是一件很美很有诗意的事。

    “击筑饮美酒,剑歌易水湄。”这是一杯侠骨柔肠酒,盛满少年情怀,当先干为敬;

    “白日放歌须纵酒,青春作伴好还乡!”闻听喜迅,放歌纵酒,当满饮三杯;

    “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说的是友情,道的是珍重;

    “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说的是温暖,讲的是情谊;

    “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说的是豪迈,吟的是悲壮,大丈夫当如此一醉……  

    看看,喝酒也可以很优雅!

编辑:

本文标签: 劝酒的模样劝酒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