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博文 > 正文

这一年,我在“闲的X疼”时写着“狗屁文章

内容导读: 感谢所有收到和看到这篇文章的人! 时间就像一匹小白马驹子,蹭蹭蹭,又窜过了三百六十多天。 特稿哥勒马回望,身后滚滚红尘,红尘滚滚,四散弥漫,弥漫四散。 三百六十多天中,公众号特稿哥李万卿逮着啥写啥,啥过瘾写啥。有亲情,有乡愁,有文青...

这一年,我在“闲的X疼”时写着“狗屁文章

    感谢所有收到和看到这篇文章的人!

    时间就像一匹小白马驹子,蹭蹭蹭,又窜过了三百六十多天。

    特稿哥勒马回望,身后滚滚红尘,红尘滚滚,四散弥漫,弥漫四散。

    三百六十多天中,公众号“特稿哥李万卿”逮着啥写啥,啥过瘾写啥。有亲情,有乡愁,有文青,有刺玫,有黄连,有辣椒......

    五味杂陈。

    一年下来,竟然写了300多篇原创文章,将近50万字,有的像香饽饽,有的被视为臭狗屎。

    不少文章,还有不小的刺激味道,让人肠胃不适,眼睛不适,神经不适,有人不高兴了,躲在屏幕后嚷嚷:什么狗屁文章?

    巧了,我的朋友圈里也有人直截了当劝我:哥呀,没事多转悠转悠,喝喝茶钓钓鱼,别写狗屁文章了。

    “狗屁文章”说法,的确不雅,有辱斯文。但对我来说,还算般配。因为,我不是什么大雅之人,也不敢奢望登“大雅之堂”。 

  至于“狗屁”,是出自骂人者之口。狗放的屁,当然臭不可闻。

    特稿哥写的东西,有的确实很“臭”,虽然不至于熏死人,但也足够让人掩鼻扇风驱臭了。若我写的“狗屁文章”真能熏死人的话,那可还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不免有些沾沾自喜。

 

  有个网友,说话更直接了当,他给我私信说:写这些狗屁文章,就是闲的蛋疼。

    说我“闲的蛋疼”,我在这方面毫无感觉。我今儿静下心来琢磨这事儿,为啥他们会有这种感觉?

    唉,估计我的“疼”法和说我“闲里蛋疼”的“疼”,不是一个“疼”法,要是真的按人家说的那种疼法,我的活法还真的无趣。

    所谓闲的蛋疼,不过是做了别人认为无聊的事情罢了。 

    可是,我真的想跟你说,“闲的蛋疼”也很重要啊!

    在我的眼中,许多名人都是闲的蛋疼才流芳百代的。

    特稿哥为了给自己脸上涂脂抹粉,就拉几个落魄名人当托儿:

    牛顿挨了苹果那么一下子,他没有拿起苹果就啃,而是闲里蛋疼瞎捉摸,琢磨出万有引力;我那个本家,叫李白,一个天天喝酒的家伙,能有多少事儿?但“李白斗酒诗百篇”,那绝对是闲的蛋疼的结果。

    想想哪个被贬黜的官儿,不是闲的除了写文章就没啥好做的了?

    那个叫范仲淹的,副国级干部,被贬成县处级后,闲了,不日理万机了,看图作文,就写出了《岳阳楼记》。他不闲的蛋疼,哪有“先天下之忧而忧”的千古绝唱?

    闲的蛋疼绝对是生产力!

    如今,说特稿哥闲的蛋疼,是感受不到我写字的乐趣。他们爱喝酒,爱搓麻,爱泡妞,爱唱歌,爱装B,我爱在电脑键盘上敲打文字,就这么简单。特稿哥供职的报社被人玩得死去活来,我闲是闲了点,但那个玩意儿还真不疼。

 

    如果,真硬把特稿哥的文章归结为“闲里蛋疼”,那是高看了!  

    说实在话,我写的其实就是大杂烩,是揽锅菜,如果起个雅号,就叫“烩文”,特稿哥的“专利”,新闻、历史、文学、社会、情感、市井一锅“烩”。 

    粉丝问我,一天一篇,累不累?

    咋说呢?不敲打文字不爬格子,我还会干什么?有人用微信聊天,有人在微信中学习、成长,我在微信中干我喜欢的事,打发时间,慢慢变老,记录见闻,发点牢骚,防止变呆,练练大脑,刷存在感,自娱自乐......就这么简单!

    这一年,我做着喜欢的事,挺开心。

    如果说我之前还算交友广泛,看着挺热闹的,但那都是工作平台和我所处的职场位置决定的,我是有“利用价值”的。

    当职场的利用价值不存在,就能看到貌似挺熟的“朋友”不再联系,我也顺便屏蔽掉了“无效社交”。

    这可以说是一种世态炎凉,我很能理解,每个人工作时间有限,没必要维护已不在圈子的人脉。

    一年来,“特稿哥李万卿”得到众多了粉丝的理解和厚爱。

    感谢关注,感谢赞赏,感谢转发,感谢分享......

    挽着您的手,跨进2019。

    顺便告诉网友,新的一年,我在“闲的蛋疼”的时候,还会写更多的“狗屁文章”。


编辑:

本文标签: 狗屁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