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财经 > 正文

郑州云超市“坠落”独家揭秘

内容导读: 云超市倒了,仅存的加盟店仍在 号称河南首家O2O网上便利店的云超市,创始人两度失联,接盘侠突然倒地 核心提示|因疑似关店跑路,郑州道客家超市老板黄小辉在上周被媒体追成头角儿。纯属意外。 黄小辉之所以能火,却源于其另一重身份:郑州云超市(...

郑州云超市“坠落”独家揭秘

    云超市倒了,仅存的加盟店仍在

 

    号称河南首家O2O网上便利店的云超市,创始人两度失联,“接盘侠”突然倒地

    核心提示|因疑似“关店跑路”,郑州道客家超市老板黄小辉在上周被媒体追成“头角儿”。纯属意外。

    黄小辉之所以能“火”,却源于其另一重身份:郑州云超市(郑州云盛科技有限公司)的“潜在股东”。该公司曾号称河南首家O2O网上便利店,在上年10月陷入实质性“休克”,黄随即出手收购股权,却在中途多遇波折、最终未遂。

    “接盘侠”的不幸倒地,云超市命运掐表倒计时,股东之战即将再掀狼烟。那么,云超市究竟因何而死?它的“试错”,又为那些在“互联网+”概念而亢奋的人们留点儿什么呢?

    “接盘侠”倒地,郑州云超市坠落

    黄小辉和他的道客家超市“火”了。

    因上周其突然决定“超市关门、一度失联”,导致大批被欠款供应商、员工、讨债人围堵,险酿“群体事件”。继而,诱引省会媒体“深挖”。

    截至记者发稿,该事件仍在多头发酵:黄小辉向媒体承诺“不离开郑州、打工也要还债”,但供应商、债主却在疯狂搜索他的名下资产,讨薪员工更将其诉上法院,预计在本周开庭。与此同时,郑州某知名商企已出手收拢道客家、“云超市”两家公司的熟手员工。

    事实上,自2014年下半年至今,国内传统零售业发展式微、生存艰涩,“关店潮”此起彼伏。更何况,仅3家超市、年经营规模尚不足“亿”的道客家,在郑州商界寂寂无名。

    黄小辉“火”得相当意外,这并非是“道客家闭店”事件,而源于其另一身份:郑州云超市的“潜在股东”。

    简要概括,曾号称河南首家O2O网上便利店的郑州云超市,于2014年5月上线。其商业模式,即是将超市售卖常规快销品搬到了网上,无直营线下门店投资(仅有加盟实体店)。其用户通过APP在线下单、结算,后由该公司在物流管网快速配送。目标客户是郑州市区年轻又好奇的“懒人”。

    更重要的是,云超市登场之初,巧逢全国经济社会热议全速迈向“互联网+”时代,强大的社会关注度、舆论,对云超市的价值光环附加了“格外关照”。这当然符合其创始人朱武源(工商登记名为朱武完)的利益诉求,更何况,其对经营个人形象与云超市品牌颇有灵性。

    至此,云超市与黄小辉无任何关系。直至去年10月初,云超市出现首次经营危机,被批量用户发现订单迟不送货、客服缺岗,由此质疑该公司“疑似跑路”,才揭开其持续亏损运营、财务窘困、欠薪欠债的事实。

    “亏损运营不是公司的‘致命伤’,股东矛盾导致融资频频受阻才是。”云超市一内部人士称,此时,穷困潦倒的朱武源找到了黄小辉,并说服其出演云超市的“接盘侠”。

    据云超市的多位人士证实,去年10月27日,朱武源与黄小辉达成的协议是,后者出资300万元收购云超市51%的股权。但被黄收购的股权,均由朱武源所持股权划拨出让。此前,朱在云超市持股比例为65%,另一股东乔莉(工商登记名为乔玉娟)所持35%。此项收购完成后,云超市的股东分别为黄小辉(实际持有人,由他人代持)、乔莉、朱武源,持股比例为51Ⰺ35Ⰺ14。

    但屋漏偏逢连阴雨,仅2个月后,朱武源在今年1月初以出差为由玩了“消失”,此后音信全无。而此时,“接盘侠”黄小辉却已向云超市输入85万元,只得停滞注资。

    此后,即发生了道客家资金链崩盘事件,黄小辉仓皇躲债的一幕。

    那么问题来了,“接盘侠倒地”,云超市还活着吗?

    上述人士称,2015年12月,公司得不到黄小辉正常“输血”(未按合同履约注资)就已休克。而春节后的首周,公司办公地点即遭朱武源的追债人(系个人债务)封堵,彻底无法办公。因此,仅存的经营团队20余人已实质性解散,唯有讨薪维权的联络。

    股东之战再掀狼烟,云超市究竟输在谁手?

    黄小辉是扼杀云超市的最后推手吗?

    在道客家资金链崩盘发生后,这种质疑在商界、坊间乃至媒体上持续传染。

    如云超市一员工称,早在去年12月,黄小辉就未按合同约定完成注资,实际注资仅相当于合同金额的1/3。由此,导致该公司无法偿付员工欠薪和供应商欠款。黄小辉应对云超市“倒下”负主要责任。

    3月18日,记者试图联系黄小辉,未得到其回复。但云超市一高管称,上周,其与数位员工向律师咨询“讨薪路径”,所得答复是,仍需去找公司实际控制人朱武源、乔莉解决。“黄小辉虽未如期履行注资,但也未在工商部门完成股东信息变更,应属于‘接盘未遂’。更何况,云超市与道客家在公司账务、人员、运营等方面并无交叉。”

    综上来看,黄小辉该不该对云超市的债权债务负责,这仍需由司法机构做出判决。但既有信息,却凸显出两点基本事实:其一,早在去年12月,黄小辉已出现了资金危机,未按合同向云超市如期足额注资是清晰信号;其二,黄小辉注资的绝大部分,是用于云超市偿债、维持运转,不可能从根本上扭转命运。

    于是,在云超市的故事中,黄小辉充其量是个有胆识、有悲情却“功力不足”的“接盘侠”。只因不幸染指了云超市,被外界过度放大了故事。

    那么,谁该为云超市的命运负责?

    3月17日晚,云超市二股东乔莉向记者表述的仅有一句,“我是朱武源所说的那个‘天使投资’,但他却彻头彻尾地骗了我”。

    无疑,在朱武源“消失”、黄小辉“熄火”后,公司仅剩的股东乔莉会被各路追债人瞄准。记者试图与其沟通“入股云超市的初始判断”、“公司内所扮角色”,以及该公司上线一年半实质运营状况,她却仅回复,“公司我没有管理过。我被骗了,要起诉朱武源”。

    足见,云超市彻底休克后,已触发新一轮“股东之战”。

    但这在云超市内部并不陌生。如云超市一高管透露,朱武源与乔莉曾发生过几轮激烈矛盾,如“增资扩股”、“补齐注册资本金进度”等等,导致该公司现金流干涸、外部融资受阻。“去年10月,曾发生用户订单无法配送,就是因没钱采购商品、配送员欠薪离职。”

    倒回前文看,去年10月,云超市发生新股东入局,仅有朱武源向黄小辉受让其个人所持股权,乔莉却对“董事长更迭”作壁上观,这即是不可思议的信号。

    但不得不说,朱武源在今年1月的“一走了之”,是给了云超市最后的一击:激化股东矛盾、掐断资金血管、经营亏损扩大、运营团队瓦解,四发炮弹足以将云超市彻底击穿。

    河南首个“纯线上零售平台”折戟,竟输给“百万欠款”?

    “倒下的云超市,竟只有区区百万欠款。”这被该公司多位内部人士所证实。据称,在总欠款中,员工欠薪、供应商欠账几乎五五开。“大家苦心经营的公司,不到两年就被折腾败落了。”该公司一管理层如是表述。

    那么,这个当年自称被“互联网+”武装到牙齿的,通杀传统零售“弊病”的,解放全郑州百姓逛超市受累的云超市在既往的一年半中究竟发生了什么?

    至此,云超市一高管透露了些许核心经营数据:截至今年2月,云超市注册用户数量约8万个,平均月活跃用户2500个;平均客单价为68元,每单平均售卖成本为15元。由2014年5月上线至停运,该公司最高的单月销售纪录为80万元。

    该组数据或难被外人理解,但零售业人士却能一眼击穿:云超市从上线至停运一直赔钱。

    由此,数位行内人对云超市进行了拆解分析:

    其一,低估了纯电商沉淀商业模式的综合成本。“先切入快销品领域,借价格与服务优势完成客群积累,而后向同城配送平台商转型。”这是云超市的初始化思路。比如,它希望未来在卖掉洗衣粉的同时,顺手赚一份烩面、鲜花的配送佣金。但这条路径何时能走通、需付出多大成本?投资人难以预估。最终,因快销品利润难以弥合配送成本,导致公司持续亏损。更何况,在缺失地面店配合的状况下,高昂的引流成本是云超市难以挣脱的噩梦。

    其二,市场定位模糊,商品差异化失败。看似云超市瞄准了城市“懒人”或白领,但服务客群很难形成清晰定位。比如,5A级写字楼白领和高校白领,两类人群的购物需求有何区别?同一消费者,其在线上与线下购买商品内容的差异又是什么?这让缺失大数据支撑的云超市无从解答。由此,导致其商品结构与商品差异化无从落脚,更建不起一条完整、稳定的供应链。

    其三,贪大求全,缺失了对生存土壤养分的判断。云超市从初创就一副高举高打的姿态,将配送站铺满郑州主城区。其虽试图多重方式压缩成本(租民宅做配送仓),但庞大的配送架构却为区区8万用户提供服务,摊销成本之大显而易见。

    但这,仅为“云超市折戟”的表象问题。真正硬伤其实是人。

    据了解,云超市两位股东朱武源、乔莉,乃至后续加入的“潜在股东”黄小辉,无一人来自零售业。仅凭一个鲜亮的互联网概念,就冲动地涉足了专业、高危、薄利的零售业。而后,投资人在“没钱、没人、没资源、没经验”的背景下,却设计了一个超长的发展路线与庞杂的项目框架。岂料,一旦引客进入瓶颈,或资金支撑乏力,或遭遇市场竞争风险,即可暴露底牌,顷刻瓦解。

    最终,云超市不是输给了百万外债,这是投资人对“互联网+”概念的盲目追求,也是创业公司缺失合理的股权管理模式,更是他们对驾驭跨行投资的自身能力存在误判。

    有业内人士评价,请谨记云超市留给河南商界的“试错”经验,“互联网不是神器,只是工具;不懂行,莫碰”。(李康摄影)

 

 

 

 

编辑:

本文标签: 郑州云超市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