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财经 > 正文

经贸战:美元屠龙之眼,在伊朗开启

内容导读: 凌晨,大消息传来。 特朗普宣布退出伊朗核协议。 中东政局大地震,最重要的引线,已经点燃。 美元屠龙之眼,终于开启。 1 伊核问题,经过奥巴马的软,终于来到了特朗普的硬。 变的只是形式,而真正的内容只有一个,那就是美国这一轮全球货币周期的...

经贸战:美元屠龙之眼,在伊朗开启

 

   凌晨,大消息传来。

   特朗普宣布退出伊朗核协议。

   中东政局大地震,最重要的引线,已经点燃。

   美元屠龙之眼,终于开启。

 

   1

 

   伊核问题,经过奥巴马的软,终于来到了特朗普的硬。

 

   变的只是形式,而真正的内容只有一个,那就是美国这一轮全球货币周期的引导,是靠新技术,还是靠老能源?

 

    奥巴马一度想让美国经济,依靠新技术来重塑。所以,限制原油开采,鼓励新能源,给特斯拉以丰厚的补贴,加入《巴黎气候协定》。

 

    但奥巴马失败了,新能源看起来是替中国、欧洲做嫁衣,还会直接挖掉美元信用的石油支柱。

 

     特朗普上来之后,重新定位,要依靠老能源,来给这一轮美元引导全球信用周期附能。

     

     符合这个逻辑的政策,就是很多人不能理解的:退出《巴黎气候协定》,拿走特斯拉等新能源企业的补贴,鼓励油气钻探,第一个访问沙特,然后是这次废掉伊核问题协议。

 

    所以我说,从特朗普退出巴黎协议那天开始,美国退出伊朗核协议,是早就写好的结局(所以,我也早早大致写好了这篇文章)。

 

     为什么可以这样判断,因为只要看清楚一个事情,就不难知道,这些政策其实一脉相承,逻辑对接严丝合缝。

 

    这个事,就是特朗普的内外战略,它可以概括为“华尔街+油气战略”。

 

      去年11月,我首次公开提出了特朗普的这个新战略,这个战略的核心,就是依靠原油天然气新开采技术,来完成美国货币周期的转换(具体可见《2019,破局来临》):

 

      如果油价上涨到80美元一桶,那么,其给美国所带来的好处会有多少呢?

 

     不妨简单的算一下。根据美国能源部门的数据,2018年,美国原油日产量将达到1000万桶一天(媲美沙特、俄罗斯)。

    

    如果一桶涨30美元,一天就多出3.6亿美元的利润,一年是近1300亿美元的利润。所有的亏损都会被填平!

 

     那些投资油气行业的银行、私募等等华尔街的账本就更好看,消费就会上去,GDP增长也会上去,通胀就会更好。

 

     至此,我们不难看出,推升油价是把美国加息的逻辑链,抛光到完美程度的不二之选:

 

     油气涨价——企业利润上升——国内薪酬总体水平上升——通胀上升!

 

      而这三者中的后两者,是全球央行都认可的收紧货币的逻辑前提。也就是说,当居民薪资上涨,通胀上升,这二者齐备的时候,美联储的加息与缩表的行动,会让各国央行心悦诚服,并将不得不跟随之。 

 

 

   而拿到这个全球货币政策指挥棒,是很不容易的,尤其是在美元加息周期里,因为一般而言,美元加息,会让油价等大宗商品下跌。如何能在美元加息的周期里,拿到美国人梦寐以求的高油价呢?

 

    唯一的可能,就是当今世界的油气最主要产地中东的几个富油国,出现地缘政治紧张,甚至是战争。只有这种非市场的因素,才能促成特朗普最想要的局面出现。这里引用去年的长文《2019,破局来临》的“2018,最可能的战争”一节中的内容(A、B):

 

      A

    特朗普为此已经埋下了至少三个伏笔。

 

    第一个是沙特与伊朗的冲突,这是特朗普最想促成的事情。特朗普的女婿是重要的中间人,而执行的人,指望的则是沙特新王储穆罕穆德。只有新王就位,才有动力做这件事,来给自己登位立威。不过,伊朗的军事能力,不亚于沙特。沙特的犹豫是可以预料的。沙特的行动时间,取决于新王储何时就任。

 

     第二张牌是以色列为主。这张牌的设计,比第一张牌还要早,特朗普在竞选阶段,就承诺他若当选,要把美国驻以色列大使馆,从特拉维夫迁往耶路撒冷,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的首都。

 

     12月7日,特朗普正式兑现诺言,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宣布迁美国驻以大使馆。这是与安理会决议直接对抗,分量够重,礼包够大。

 

     而在此前,特朗普已经颁布旅行禁令,禁止几个阿拉伯国家的公民进入美国。从这两件事情来看,特朗普已经做好让中东大乱的准备。投桃报李,以色列将在这场乱局中,起到点火作用。

 

    第三张牌,是库尔德人建国。一旦如此,将导致伊拉克、土耳其、伊朗、叙利亚之间的混战。

 

    这三张牌种,任何一张奏效,战争不管从哪里开始,最终都可能将沙特、伊朗、卡塔尔三家卷入,演变成第六次中东战争。 

 

    B

 

    有几个重要前兆,我们需要在2018年密切关注。

 

    第一个前兆:沙特阿美在美国上市。这既是沙特向美国纳上的原油投名状,同时也是美国给予沙特在中东进一步军事支撑的前提。

 

    第二个前兆:制裁伊朗。美国不承认伊朗履行了伊核问题六方协议,重新单方面制裁伊朗。伊核问题六方协议,让伊朗止步在核门槛之前,同时也给美国打击伊朗,上了紧箍咒。美国要打击伊朗,必然要先为其行动正名。

 

    第三个前兆:提升对以色列的军售规模与等级。既然让以色列出手,那么强化以色列的军事能力将是必然。

 

    第四个前兆:加大买入委内瑞拉等产油国国债等。战争若要爆发,华尔街必定先行布局。

 

    这四大前兆,如果发生,意味着中东局面,已达到战争最边缘。

 

    一旦局势持续紧张,在华尔街此前原油多头仓位的戮力配合下,2018年下半年,原油价格,很大概率冲击第一阻力位79美元一桶左右。

     

    2

 

   今天凌晨,第二个前兆已经如期兑现,而第四个前兆,也已经小规模发生。

 

      而华尔街是走在特朗普的决策前头的。今天,纽约原油期货的价格,已经从我当初预测油价要推升时的56美元,涨到了69元附近,上涨了将近25%。

    

     昨天,原油价格虽然小幅度回落,但这是利好兑现的典型表现。从这里,我们也能知道,为什么巴菲特,索罗斯这么牛叉,欧洲日本加起来与美国差不多大的经济体,就没出现这样的股神。

 

    很简单,因为它们不是华尔街的人,所以,无法在趋势还是萌芽的时候,就去下重注,而华尔街则可以从白宫那里,最先知道未来的趋势引导之路的。

 

    退出伊核问题协议后,美国对伊朗的制裁,将同步而来。

 

     而未来的对以色列的战争准备支持,恐怕也进入了讨论日程。这一点,最近的几个迹象,尤其明显。

 

    首先是,以色列议会5月1日宣布,议会在4月30日通过一项法案,允许总理和国防部长在紧急情况下可以一起作出宣战的决定,而不需要得到整个政府的同意。

 

    以色列的这个法案,缩短了以色列对外战争的法律流程,以前需要政府全体同意,现在只需要两个人点头就可以开打。这么做,有利于军事行动的突然性,减少泄密的空间。

 

    而在此之前,以色列曝光了十几万份文件,称找到了伊朗研究核武器的新证据,并邀请欧盟的专家前来验看证据。

 

    几乎与此同时,美国新国务卿彭培奥刚以就任,就访问了以色列约旦和沙特,与当初特朗普就任后,首访中东,节奏完全一致。

 

    而美国媒体上周则披露,以色列正在寻求美国的帮助,以支持对伊朗军事目标的打击行动。

 

  3

 

    特朗普的各种内外布局,看起来像杂乱无章,但万流归宗,统一在“华尔街+油气”战略之下,就容易看得明白。

 

    这个战略,实际上,也只为一个非常简单的目标,特朗普的话是:让美国再次伟大。

    

   这句话翻译过来就是:

 

    重塑美元的全球货币周期的引导能力。

 

    这种能力是什么?

 

    从国家角度而言,它是先人一步的货币政策切换能力。鉴于货币政策松紧,会导致全球资本流动。因此,谁先切换货币政,谁就能最大程度避免,它对本国资产价格的冲击,并享受资本流动带来的好处。

 

     一句话,让货币松紧的周期变动,对自己的经济伤害降低到最小,而能量是守恒的,这意味着,其他国家会更多承受这后果。

 

    这是阴谋么,NO!这是人性。

 

    因为货币政策的切换,追根求源的话,还是源于人自身的贪婪与恐惧。贪婪造就货币的扩张,恐惧导致货币的紧缩。

 

     而货币当局的各种政策,不过是顺应人心的不同选项而已。当然,政策的高下,则取决于对全球大势的把握。后知后觉,只能是跟随,是被收割;而先人一步,则更大概率是引导,是收割它人。如果不明白,看一看A股市场,就很容易懂了。

    

      一国内如此,全球也一样。特朗普各种对外政策腾挪,不过是为美国货币政策转身,博取一条最平坦的路径而已。

 

     与中国的贸易战,在朝鲜半岛以压促和等等,与今夜的退出伊核一样,从本质上来说,都是这个内核的要求。

 

      美国为这个时机,在次贷危机之后,又等待了9年,终于把全球几个大的对手,都晾到了债务巅峰,当然美国自己也是。

 

     目标已定,路径已定。

     未来几年的全球政经与资本图景,许多变化生灭,冥冥中早已写好。  

编辑:

本文标签: 美元经贸战伊朗开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