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城乡 > 正文

南疆喀什设正省级直辖市 建设兵团南移投资3万亿建西部深圳

内容导读: 新疆地处亚洲大陆腹地,本是中国战略大后方,目前随美国出兵阿富汗和在中亚驻军已沦为战略最前沿。新疆历史上是古代四大文明连接和中间地带,古丝绸之路枢纽,新疆和蒙古主要受华夏文明熏陶;中亚五国和阿富汗、伊朗多受南亚、西亚和西方文化熏陶。...

南疆喀什设正省级直辖市 建设兵团南移投资3万亿建西部深圳

    新疆地处亚洲大陆腹地,本是中国战略大后方,目前随美国出兵阿富汗和在中亚驻军已沦为战略最前沿。新疆历史上是古代四大文明连接和中间地带,古丝绸之路枢纽,新疆和蒙古主要受华夏文明熏陶;中亚五国和阿富汗、伊朗多受南亚、西亚和西方文化熏陶。新疆地貌是“三山夹两盆”,天山和昆仑山巍峨高耸,都是东西走向,两山交汇于帕米尔高原,通过河西走廊与中原交往频繁,新疆成为中国不可分割一部分已两千多年历史。唐朝和元朝中国军队部署已超越新疆和蒙古,平日军队基本就局限新疆和蒙古。新疆历史上很封闭,西部没出现有能力向中原王朝挑战势力。18世纪中叶,清朝统一新疆,新疆境外中亚诸国都进贡称臣,清朝称他们是新疆藩属国,不驻军、置官、征税、不干预内政和外交。

19世纪中叶,沙俄与英国在亚洲腹地扩张和争夺。17世纪英国入侵印度站稳脚跟后就向中亚渗透,通过印度向阿富汗和伊朗扩张并防范俄国借道中亚觊觎印度。沙俄垂涎中亚已久,英俄在阿富汗频繁脚力,沙俄在中亚遇挫后,取道新疆,英国征服克什米尔,新疆暴露在世界两大列强虎视眈眈之下。阿古柏入侵南疆,沙俄侵略伊犁,清政府平复陕甘回族动乱后,民族英雄左宗棠驱逐阿古柏、收复伊犁,新疆【故土新归】回归。英俄都需忙于消化新侵占领土,都无力独占新疆,都不允许对方霸占新疆,相互牵制,新疆沦为两个列强缓冲地带。左宗棠认为新疆关乎清帝国生死存亡:重新疆所以保蒙古,保蒙古所以卫京师。清朝重臣左宗棠就认识到新疆对国家安全无法替代的价值,到今日新疆更是关乎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美国为维护霸权,扶持怂恿新疆辖区不好好学习、愚昧性格异常、心理扭曲地痞混混,通过暴力刑事犯罪,开拓新生存空间。

新疆孤悬塞外多年,自汉唐以来,每当中原有事、新疆就躁动,时叛时降。苏联分裂外蒙古后,意图在新疆复制该命运失败,一旦中国稍微出现失误,新疆可能就会和中亚国家一样从中国分裂出去。抗日战争期间,南疆喀什和北疆伊犁分布建立独立傀儡叛乱政权,英俄为私利插手中国新疆,中亚难民和沙俄败兵不时流入新疆,新疆民族教情异常复杂,新疆和东北相比最可能被分裂出去,然清朝在新疆移民屯边,人民解放军最后和平解放新疆。中苏友好十年蜜月期,新疆和中亚成为中国和苏联后院,新疆和中亚政局稳定,人员友好往来;印度独立和中国友好,20世纪50年代是新疆最平和的时期。50年代末期,中苏关系破裂,1962年苏联策划【伊宁、塔城】几万人伊塔逃苏事件,不断挑起边境冲突,苏联在中国边境大量增兵,在中苏和蒙古边境驻军百万,中国国内又经济困难、台湾国民党叫嚣反攻大陆、中印边境冲突、在新疆边境阿克赛钦兵戎相见,苏联把当时世界最先进武器部署在新疆周边,对中国核讹诈,正是神州有难时,1979年苏联出兵阿富汗,三面对新疆包围。苏联在中亚反华媒体长期进行颠覆新疆宣传,鼓吹民族自决和东突厥,给新疆带来巨大稳定隐患,苏联意图把新疆变成外蒙古样缓冲国,不断资金和武器援助新疆各种极端势力。

苏联解体,上海合作组织成立,中国成为美国头号敌人,美国指责中国意图和伊斯兰结盟共同抗美。苏联解体让民族分裂主义扩散,苏联分成15个国家,南斯拉夫分成5个国家,车臣和科索沃都启发和引诱新疆极端势力蠢蠢欲动。伊朗伊斯兰革命成功,一股不要西方和东方,通过圣战,建立政教合一神权政权躁动弥漫一些新疆地痞混混脑海。新疆民族分裂主义、宗教极端势力和国际恐怖主义合流,三股势力对新疆与中国国家安全危害越来越无法容忍与漠视。爆炸、绑架、劫机、投毒、暗杀等暴恐手段袭击妇女、儿童、老人在内平民,重点攻击政府行政、执法机关、企图制造恐怖氛围,传递政治信息,实现罪恶目的,有政治目标是恐怖主义主要标志。本拉登在阿富汗崛起、塔利班与车臣相互声援,克什米尔、中亚与新疆境内分裂势力相互勾连,新疆处于反恐第一线。911后,新疆恐怖势力暂时遭遇世界强国围剿,美国暂时专注打击恐怖主义,对中国的恐惧放到第二位,中国获得飞速发展15年。

普京竟然让美国使用其中亚走廊,跪舔美国让其在自家后院中亚驻军。911后世界级战争都在新疆附近进行,新疆遭遇千年未有大变局。印度和巴基斯坦因克什米尔时不时剑拔弩张,新疆周围全是火药桶,一个火星就会发生世界规模战争。美国本已在日本、韩国和台湾、东南亚驻军,在中东也有驻军,现因反恐牌坊一步到位,长期在中亚保持精锐部队,在中俄后院腹地,美国正在控制欧亚大陆谋取世界霸权,完成对中国战略包围。新疆地缘政治就如此复杂, 166万平方公里国土,相当于16个江苏、10个山东、3个法国和6个英国。新疆暴恐势力主要在南疆,尤其是和田、喀什、阿克苏、克州,这些地方主要是少数民族,非常封闭,平日也不重视教育,缺乏打工社会资本,出生率高,人多地少,大量男青年小学和初中毕业就进入社会谋生,缺乏谋生技能。假如中国河南县城不外出打工,一个村1500人,指望2000亩地谋生,会混乱到无法想象。

南疆少数民族很多18-38岁男青年不会汉语,缺乏学历,文化低、思想单纯、心理不成熟、家庭宗教氛围浓,父母也是低素质人口,对现状不满,生态恶化、缺乏生存资源。不管是维吾尔族人还是汉族,如果处于这种境况,愤怒情绪下铤而走险概率很高,光脚不怕穿鞋的,没有啥幸福可言、胆子大、不怕死,对他们来说失去的只是锁链,得到的是成为大人物虚幻承诺。这些南疆暴恐青年其实就是黑社会团伙,新疆更容易与境外恐怖主义势力联系,他们更易得到制式武器和资源,再加上政治目标,让新疆黑社会有组织犯罪披上一层独特面纱。其实中国云南、吉林都有很多少数民族聚集区,但这些地区和内陆交流频繁,更容易获得生存资源,南疆隔着大沙,经济社会文化发展滞后,农村还处于赤贫状态,也不会打工,小镇底层青年想出人头地就只能混黑社会。这些南疆暴恐分子,非常黑暗、秘密、狠毒,反动、非法,很多人缺钱没有家庭,找不到媳妇,但他们组织起来甚至吸毒,就会为非作歹,其实新疆主流社会并不认同他们,但新疆地方太大,相当于16个江苏,把江苏的犯罪率扩大16倍异常惊人,他们人口只相当于江苏的三分之一,就相当于50倍。

新疆暴恐分子是区域性黑社会,他们有时通过暴力犯罪募集经费。暴恐分子伴随着血腥和暴力,不择手段、滥杀无辜,强烈仇视社会和攻击社会,人数很少,破坏性极强。很多南疆青年在学校不好好学习、不喜欢学习,成绩不佳、逃课,早早退学,甚至青少年犯罪,高中没毕业就辍学在社会上从事一些临时工工作或游荡,这些失业青年是暴恐分子天然后备军。当然随着境外渗透,新疆一些重点大学精英可能也参与分裂祖国行为。西方抓紧对中国西化、分化,把新疆当做主要目标,公开支持和操纵新疆分裂,新疆发展滞后、贫富差距大、社会矛盾凸显,破坏国家统一、损害国家形象、分裂国家意图暴露无疑。任何势力、不管什么民族分裂国家都是指向国家政权,反分裂不是民族问题、不是宗教问题,是国家主权和政权问题,没商量余地,对付匪徒和黑社会骨干有什么道理可讲?这是敌我你死我活矛盾,枪杆子里面出主权,对匪徒和黑社会骨干用霹雳雷霆手段,对百姓才能菩萨心肠。

新疆暴恐犯罪本质是少数民族低素质人口犯罪。南疆,这些辍学青年,缺乏是非感、犯罪感缺失,无法区分信息真伪,很容易被教唆和被各种谎言迷惑,制造恐怖事件并对抗政府。根源是和田、喀什、克州、阿克苏少数民族青年受教育程度不高,很少有青年接受高中教育,这些低素质青年在任何地区,一旦就业婚姻发展挫折,都会把内心失落投射,进而攻击社会,内陆一些青年大学毕业失业患病失恋(徐州、菏泽)同样会搞独狼式恐怖事件,逻辑与动机相似。南疆不重视女孩教育,妈妈素质低,缺乏教育孩子能力,妇女也容易被教唆从事犯罪,甚至不知不觉成恐怖势力帮凶。南疆经济社会发展相对滞后为恐怖势力提供了借口和动力,目前国家正建设“一带一路”,喀什未来会成为新疆深圳,中巴经济走廊建设会极大促进南疆经济社会发展,从根本上化解南疆恐怖主义土壤。南疆是中国一个环境封闭、经济贫困、就业率低,缺乏工业、群众文化水平低、缺乏民族沟通,群众现实中有不满与仇恨的地区。喀什和和田基本上都是国家级贫困县,交通又不发达。南疆人口出生率高,现代化遭遇挫折,出现的社会问题投射到全国,青年群体中存在消极和丑恶现象多,赌博、酗酒、毒品、淫乱犯罪,南疆从传统农耕社会,忽然进入网络社会,极度不适应。

南疆暴恐问题根源是维吾尔族现代化失败。不敢出于打工,就是打工也不愿意出力,多从事烤肉、打馕、卖新疆干果糕点。新疆少数民族体貌特殊、脾气特殊会遭遇比河南农民工还严峻排斥,甚至地方派出所一旦有新疆流动人口进入辖区,就高度紧张。很多新疆少数民族不会说汉语正规大学毕业找体面工作也不容易,南疆又不实行计划生育,苦寒之地,人多地少,好吃懒做,底层青年吸毒、贩毒、贩枪、抢银行、卖淫、艾滋病、盗窃,在新疆汉族人混的往往比新疆维吾尔族人好,结果大部分维吾尔族人生走下坡路,心中不满就投射,认为国家抢劫新疆资源和石油,挤压他们生存空间,对西藏救助这么多,忽视南疆,相对剥夺感促使闹事搞事,吸引中央注意力,大量维稳经费投入南疆。南疆青壮年宁愿做礼拜也不干活,干活累的要死要活,经济社会地位低,也不挣钱,自卑自虐与虐待,傲慢排外。新疆失业青年犯罪率高、大量混黑社会,其他地方青年混黑社会的也很多。新疆暴恐团伙尤其激进,打架不要命,新疆主流精英腐败也很猖獗,侵犯群众利益,新疆问题非常复杂。

新疆长治久安是中国核心利益。新疆是中国非常特殊省区,新疆属于经济欠发达地区,尤其是南疆、工作条件差、生育失控、教育落后、文盲多,是新疆的西部和发展短板。北疆和东僵发展比南疆要好的多。南疆能否在2020年跨入小康社会?精准扶贫是治理暴恐问题治本之策。治理新疆先了解新疆,新疆根源在南疆,南疆乱则新疆乱,新疆乱则全国乱。新疆的社会稳定是中国全面建设成小康社会的前提,新疆的社会稳定是实现中国梦的前提,新疆的社会稳定是确保丝绸之路经济区建设顺利进行的前提,新疆的稳定是中华民族全面复兴的前提。南疆面积106平方公里,新疆伊犁、塔城、阿勒泰、昌吉和乌鲁木齐仅仅占新疆27%,东疆哈密和吐鲁番13.5万平方公里,南疆和东疆是新疆主体。新疆是中亚石油天然气进入中国的大门,新疆是中国面向中亚、西亚和南亚的桥头堡,喀什是中国西大门,喀什崛起正在推进,南疆是中国全面深化改革建设小康社会晴雨表。

新疆不少维吾尔族上流精英丧失党性和国家立场,底层宗教化,维吾尔族领导干部狭隘自私和地理民族主义情绪流露。新疆暴恐主阵地在南疆喀什、和田、克州和阿克苏四个地区。新疆反恐维稳主体是地方党委和公安、武警,特警、国安,民兵被边缘化,兵团几乎插不上手,北疆距离南疆万水千山。南疆基层政权松弛弱化,群众缺乏安全感,恐怖势力就是区域性黑社会组织。南疆缺乏现代文明,愚昧文化盛行,生活贫困宗教氛围浓厚,基础设施落后。南疆的高铁、通讯、医疗、教育、文化建设远远滞后北疆,国家大量资源被新疆精英忽视南疆。国家现在大力开发喀什是妙棋,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司令部应南移阿拉尔,引水加大发展南僵是治本。南疆暴恐频发是历史、现实、国际、国内多重因素的必然,也不完全是坏事,让中央执政者知晓南疆真实社会民情,几万亿投资,举全国之力,会让南疆在未来十五年变成中国西部新经济中心。南疆社会民生改善滞后是暴恐蔓延一重要诱因,中央政府正在铁腕治理新疆,坚决不允许新疆沦为中国阿富汗,成为毒瘤。反恐极为复杂,新疆是“丝绸之路”和“一带一路”建设主战场,更是中国反恐主战场。必须要大力投资南疆,让南疆早日现代化,让南疆人民早日小康,暴恐自然就消失土壤。新疆经济中心向南疆转移是国策,新疆执政者前几十年有决策失误。建议中央在南疆独立特区直辖市,正省级行政级别,对南疆地痞流氓必须恩威并施,建设新疆第二生产建设兵团司令部南迁,稳定南疆民心,带动南疆经济发展,增强民族团结,让新疆暴恐早日成为历史。

编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