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传媒 > 正文

执行总编蒋泉洪离职,红星新闻的“深度之路”会转向么?

内容导读: 据记者站了解,被业界喻为第二个澎湃新闻的红星新闻执行总编辑蒋泉洪,确认已经离职,转战下一站深圳,疑与传媒行业关系不大。 今年2月,红星新闻上线后因为两起焦点事件的报道,横空出世。 先是金正男在马来西亚被刺杀之后,红星新闻记者奔赴现场...

执行总编蒋泉洪离职,红星新闻的“深度之路”会转向么?

 

据记者站了解,被业界喻为第二个澎湃新闻的“红星新闻”执行总编辑蒋泉洪,确认已经离职,转战下一站深圳,疑与传媒行业关系不大。

 

今年2月,“红星新闻”上线后因为两起焦点事件的报道,横空出世。

 

执行总编蒋泉洪离职,红星新闻的“深度之路”会转向么?

 

先是金正男在马来西亚被刺杀之后,红星新闻记者奔赴现场进行采访,发回了大量的独家报道。一个四川人在武汉把人家面店老板的头给砍了,人们正在感到惊恐之时,发现朋友圈里悄然又被红星新闻的稿子刷屏,原来这个四川人还是一个精神病残疾人。报道把大量的目击人的讲述进行了梳理,勾勒出一个大致完整的行凶过程,稿子很快十万加。

 

此后,“红星新闻”又陆续推出陈满卷入传销事件、洛阳女童受虐案、穿山甲事件,以及“对话韩春雨”、“周立波被捕”等独家报道。凭借“生猛”的表现,可谓一炮打响,依稀让业界看到了第二个当年澎湃新闻的影子。一夜之间红星照耀中国,当时大大小小的自媒体都在说红星新闻现象。

 

红星新闻是由成都传媒集团出资6000万元致力打造的一款聚焦热点新闻的新兴媒体,相关报道内嵌于成都商报客户端中,并通过微信公众号和微博两个渠道发布,同时也建立了全媒体分发体系,入驻了今日头条等第三方资讯分发平台。目前,红星新闻微博粉丝为158万。

 

值得一提的是,早在今年2月份,红星新闻就对外宣布有独立客户端计划,但目前在各大安卓市场以及苹果应用商店还未查询到红星新闻的客户端。

 

蒋泉洪长期在《成都商报》工作,曾担任该报要闻部副主任、新闻中心主任、编委等职。“红星新闻”2月9日上线后,以执行总编辑身份与总编辑陈海泉组成黄金搭档。

 

上线后,除了接连做出重磅报道被业界关注外,红星随后的20万年薪招聘10名调查记者5名评论员的消息,一样在业内引发高度关注,因为红星新闻的招聘方向很“成都商报”。

 

执行总编蒋泉洪离职,红星新闻的“深度之路”会转向么?

 

众所周知,鼎盛时期,《成都商报》的深度部门,在国内跟《南方都市报》、《中国青年报》、《新京报》的深度部门同处于中国媒体第一梯队,一度猛稿不断,干将如云。一些媒体同行在微信群惊叹,薪酬好高啊!确实,在这份招聘启事中,给调查记者和评论员岗位开出的薪水是最高的。

 

总编辑陈海泉曾在《青年记者》上撰文称,调查新闻和时政评论是其内容基石。调查新闻不等于负面、曝光甚至“扒粪”新闻,其核心在于还原新闻真相。“红星新闻”启动后,成都商报复制《每日经济新闻》的创业模式,将首席记者最多、突破能力最强的新闻中心团队整体平移,并着手全国招募调查记者,初步形成一支很有战斗力的新闻尖兵,这是“红星新闻”专注内容原创的最大底气。

 

陈海泉表示,未来两三年内,“红星新闻”暂不考虑营收变现,团队可以专注于作品输出和影响力建设,这也依赖于“红星新闻”享有的特殊资源。一方面,它作为成都传媒集团建设一流新型媒体集团的战略产品,扮演着集团在网络舆论场构建媒体话语权的抓手角色,得到了集团的大力支持,短期内的资金问题迎刃而解;另一方面,成都商报经过数年转型,通过各类业务的企业化、资本化运营形成了坚固的产业支撑,传统广告占比畸高的情况已经改变,活动营销、电商和新媒体已经占领了收入结构的半壁江山。

 

不得不说,红星新闻上线后,的确给业界带来不少兴奋。但业界更为担忧的是,红星新闻现象到底是昙花一现,还是能坚持下去。因为但凡经历过都市报兴盛时代以来的媒体人,都很清楚媒体刚创刊时的威力,但时间一久,往往便开始沉寂。

 

执行总编蒋泉洪离职,红星新闻的“深度之路”会转向么?

 

有知情人士也向记者站透露,红星新闻做的一系列爆款文章,在营造影响力的同时,其实压力很大,多次遭到批评。作为执行总编辑的蒋泉洪,压力自然可想而知。

 

红星新闻最新的一篇报道:“北京红黄蓝幼儿园被曝针扎幼童 总部负责人:真相很快水落石出”,一样在全网有很高的关注度。

编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