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传媒 > 正文

全球媒体自由正处于本世纪最低点,新闻记者面临困境

内容导读: 全球的媒体自由程度正处于本世纪以来的最低点 。 日前,英国《查禁目录》(Index on Censorship)公布一项最新调查报告显示,今年全球共有 259 名记者遭到各地政府的逮捕,79 人被杀害。 这个被称作 无冕王 的新闻行业,过去因为揭露真相而产生巨大...

 

“全球的媒体自由程度正处于本世纪以来的最低点 ”。

 

日前,英国《查禁目录》(Index on Censorship)公布一项最新调查报告显示,今年全球共有 259 名记者遭到各地政府的逮捕,79 人被杀害。

 

这个被称作 ”无冕王” 的新闻行业,过去因为揭露真相而产生巨大影响力。如今,这项特点正被各地政府打压。

 

Yevgenia Albats 是苏联的知名新闻记者,对于政府如何打压新闻自由,她有深刻的体悟:“如果报导牵涉到政治,你可能会被杀或是被伤害,就如同过去莫斯科的二十几个记者的遭遇一样,这是千真万确的”。

 

Aydın Engin 是土耳其的资深记者,他被政府指控涉嫌恐怖主义,目前正面临审判。他公开说道:“政府说现在监狱里面一个记者都没有,但根据我的调查显示,目前至少有超过 160 个记者正在受牢狱之灾”,他进一步补充:“现在的土耳其媒体所受到的政府压力,是历年之最”。

 

“当权者永远会以记者刊登不实信息作为指控的理由。接着记者会被关进监狱。政府会用司法阻止记者再写任何报导。因为他们担心那些政府正极力隐藏的秘密被公开在国际社会中”。一位匿名的柬埔寨记者接受《卫报》采访时也说。

 

类似的迫害越来越多,且更令人担忧的是,这不仅是发生在那些不欢迎自由媒体的极权国家,甚至在自由国家里,也有许多记者受到围剿。

 

今年 4 月 “无国界记者”(Reporters Without Borders)公布了“ 2017年新闻自由指数排名” 报告,他们评估 180 个国家的媒体多元、独立性,以及记者安全度等因素,进行排名。

 

“无国界记者”由罗伯特·梅纳德(Robert Ménard)创立于 1979 年,是一个致力推进新闻自由,并且保护各地记者不受到迫害的非政府组织。

 

他们从 2000 年就开始在各地调查记者受迫害的情况。从他们的历年调查数当中,可以发现一个现象,十几年来全球的新闻自由,并没有随着世界的进步而提升,反倒是剧烈下滑。每年被杀害的记者数量,从个位数到百位数。

 

最新的报告显示,新闻自由指数排名前 5 名分别是:挪威、瑞典、芬兰、丹麦、荷兰。美国并不在前十名的行列,而是在 43 名。

 

至于亚洲的状况,台湾的排名第 45 名位居首位,韩国第 63 名、日本第 72 名、香港第 73 名。

 

“无国界记者”指出,新闻自由从来没有遭遇过如此严重的威胁,就算是在民主国家当中,也开始变得脆弱不堪。

 

唐纳德·特朗普就是个绝佳的例子,他的种种言论与实质打压,也开始让人怀疑美国是否如同过往一般,是个捍卫自由的国度。

 

2 月 17 日,特朗普在推特上发表一则贴文说:“报导假新闻的媒体(失败的纽约时报、NBC、ABC、CBS、CNN )不是我的敌人,是美国人民的敌人”。

 

此话一出,立刻引发美国社会的议论。有人认为唐纳德·特朗普作为美国总统,却公然挑衅受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保障的言论自由。参议员约翰·麦凯恩(John McCain)则在 NBC 的采访强烈抨击此言论:“独裁者往往是通过压制新闻自由起步的”。

 

但这样的抨击并没有让特朗普减少对媒体的对立,甚至成了他的例行公事。近期,他与 CNN 越演越烈的战火就是一例。

 

11 月 26 日唐纳德·特朗普于推特上说:“福斯电视网才是美国最重要的媒体,但 CNN 却还是国际间获得美国‘假’消息的来源,这实在很糟糕。这让美国以外的世界看不到真相”。

 

对此,CNN 回击:“我们的职责不是代表美国向全球发声,那是你的。我们的工作就是报导新闻”。实际上,唐纳德·特朗普对于自由派媒体的打压,就与他和 CNN 之间的互动如出一彻。

 

尽管美国与一些国家相比,并不是直接进行迫害,但就如同《纽约时报》的专栏作者 Nicholas Kristof 所说:新闻媒体的重要性,就在于对政府无限扩张的权力给予限制,而(特朗普)对新闻媒体的发言,只会为记者增加许多的困难。

 

而那些被迫害的记者,确实都冒着许多困难,揭露被政府极力隐藏的消息。

 

一名哈萨克的环保运动人士说:“现在最难的情况是,你永远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被起诉,这导致许多新闻记者现在宁愿更保守,在还没获得官方的回应消息以前,不愿意先揭露消息。但在很多时候,官方回应几乎是很难拿到手的”。

 

不少人认为日渐低落的媒体自由,与他的拥有者有很大的关系。有些国家,政府掌控了媒体;有些国家,则由财团掌控媒体。无论是政治力或是商业力,都不欢迎那些可能不利于他们的报导。

 

有报导指出,全球媒体自由的低落,或许可以和互联网的崛起相互对照,由于网络上的内容逐渐被几家网络巨头给掌控,而信息流通的方式也缺乏透明性。更重要的是,这使得信息也会受到外在压力的影响,比方说限制网民造访一些网站。

 

也就是说,全球媒体环境正面临一个难堪的现实。

 

正当不少记者自称为“看门狗” (watchdog),意思是他们将会为人们把关与公共利益相关的事务;与此同时,各国政府却对新闻记者进行迫害。

 

就如同《卫报》对新闻自由低落情况,所提出的点评一般:“人类正反咬着‘看门狗’ 中”。 

编辑:

本文标签: 全球媒体新闻记者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