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传媒 > 正文

《晨报周刊》最后一期纸刊上市, “拿出最大诚意说再见”!

内容导读: 12月11日,《晨报周刊》微信公众号发表题为《最后一次,晨报周刊就此从纸间毕业》的文章。文章说: 2007.12.25,晨报周刊创刊, 到2017年12月出完最后一期。 期间换过4次办公地,杂志开本变过3次, 记者足迹遍布全省14个市州。 410期杂志垒起来,高...

《晨报周刊》最后一期纸刊上市, “拿出最大诚意说再见”!

 

12月11日,《晨报周刊》微信公众号发表题为《最后一次,<晨报周刊>就此从纸间毕业》的文章。文章说:

 

2007.12.25,晨报周刊创刊,

到2017年12月出完最后一期。

期间换过4次办公地,杂志开本变过3次,

记者足迹遍布全省14个市州。

410期杂志垒起来,高150cm,

刚好跟一个10岁孩子的身高差不多。

 

《晨报周刊》最后一期纸刊上市, “拿出最大诚意说再见”!

 

在这十年的节点,

《晨报周刊》回访了曾经相遇的人,

也发现了长沙的新变化,

最后一次,和八条一起,

走一遍长沙的十年,

在下面的精彩推荐中第一篇是卷首,题目是《良辰有时》,作者为《晨报周刊》总编辑李凌芳。文章如下:

良辰有时是周刊微店的名字。知道它的并不多,在小店买过东西的就更少。是啊,这年头谁还看杂志呢?每当有朋友向我表示很喜欢看周刊但苦于买不到的时候,我就会热情地把微店的链接发给他。我相信即使我发过去,打开的几率也非常小。下回他依然会抱怨,周刊不好买。所以面对这个事实,我们不能再矫情了,你们已经用实际行动投了票。

良辰有时,说的是时间。万物皆有期限。十年,就是周刊的期限。十年的记忆来来回回纠缠,回到晨报周刊诞生的2007年,那一年长沙市人均GDP达到33711元。人均GDP30000元是一个分水岭,蹦上这根指标线的城市,基本上都会出现一本生活方式类杂志,它们是城市化进程的产物。实用的生活指南,独特的生活见解,在新消费形态大量涌现的背景下,晨报周刊完成了对长沙人民的初步教育。原谅我用了教育这样一个傲慢的字眼,事实确实如此。

良辰有时,讲诉的是热爱。十年间,周刊反反复复念叨的也就是这件事儿。从梓园路的梧桐到邋遢粉店的米粉,101做了一期又一期,爱长沙的理由还是数不完。清晨的鱼市、深夜的酒吧,被改造的旧厂房老公馆,一条疼痛的街道,一串油锅里滋滋作响的炸炸炸,一个个霸蛮又好玩的长沙人,读着读着,对这座城市就真的热爱起来。周刊就有这种魔力。早上翻阅最后一期杂志的清样,一盏茶的功夫就消解了内心的抱怨和戾气。一个人带着自己的经历和某一期周刊不期而遇,我们无法了解这次偶然交汇所起的化学反应,更难以追溯到底是哪一句话哪一张图引发的触动,或许他对周刊的认知是片面的,那又有什么关系,因为这次相遇爱上周刊,又因为周刊爱上这座城市,这是多好的一件事啊。

良辰有时,代表的是告别。真正要告别的是人。我很想用天真来形容周刊的同事们,在别处很难踫到这样一群对生活抱有美好期待饱满热情的人。哪怕一个苹果,在他们眼里也是世界上最好吃的苹果。他们总有办法找到这座城市里隐藏的好东西,让自己开心起来。这种极致和诚恳的生活态度落在纸上,就变得简单又纯粹。不妄想推动什么,也拒绝一本正经煞有介事。像绣工一针一线,像雕工一刀一凿,做杂志的,煮字为乐,熬出一个个或平凡或伟大的故事。要说不舍,这是最大的不舍。最后一期杂志,我们多花了半个月的时间,保持着一贯的水准和腔调,也拿出最大诚意跟你说,再见。

编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