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读书 > 正文

老娘

内容导读: 老娘出生在民国14年,加上闰年闰月已是百岁高龄。 老娘出生在手艺人家庭,姥爷是一个老木匠,姥姥是沈丘沙河岸边的船民。建国前经历了民国战乱、抗日战争、解放战争的动荡年代。建国后经受了三反五反、大跃进、天灾人祸的艰苦岁月。如今过上了吃穿...

老娘
 
    老娘出生在民国14年,加上闰年闰月已是百岁高龄。
    老娘出生在手艺人家庭,姥爷是一个老木匠,姥姥是沈丘沙河岸边的船民。建国前经历了民国战乱、抗日战争、解放战争的动荡年代。建国后经受了三反五反、大跃进、天灾人祸的艰苦岁月。如今过上了吃穿不愁,享受补贴,儿孙绕膝的幸福生活。
    老娘年事已高,身体不如从前,因心脏病多次住院。病重期间,把我和家属叫到身边,要求我俩“不能离婚,不要贪污,要教育好子女,善待亲邻”。老娘现在转危为安,满怀喜悦地住进了老家新房。春节放假,我和家人总算有时间陪伴老娘,听她讲人生的经历、讲前三朝后五帝的事,我也在家给老娘做做饭、洗洗脚,深深体会到母爱的伟大、家庭的温馨。
    老娘没文化,但是用实际行动践行着孝老爱亲、勤劳节俭、和亲睦邻、宽厚善良等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是我和家人做人做事的楷模。我该如何评价老娘呢?
    老娘是一位充满智慧的人。说起老娘的智慧,还是讲述一两个小故事。一个故事是她机敏地躲过飞机轰炸。在动荡年代,由于生活所迫,母亲十多岁时就嫁到任家做媳妇,娘家、婆家相距三四公里。有一年秋后,她经过乔装打扮,躲过宪兵的盘问,一路小跑去姥姥家探亲。刚出村子不久,飞机就在头顶盘旋,她机敏地钻进一块棉花地,飞机跟着她轰炸,忽然听到一声炮响,棉花地炸出一个大坑。她拼命地在地里爬行,直到飞机飞走。母亲死里逃生,惊魂未定地跑到姥姥家,姥爷姥姥又是心疼又是责骂,最后派家人把她护送回家。另一个故事是她被扣工分的故事。建国后不久,农村村村建起了大食堂,实行集体用餐。村委集中对私有财产进行收缴,连锅碗瓢盆、粮食家畜都要交公。由于集体用餐吃不饱饭,家家户户把能吃的东西都隐藏起来,以防不测。当时,我们家养了一只羊,又肥又大,想年关卖了补贴家用,舍不得交公。听说村里挨家挨户收东西,母亲想把羊勒死自家吃,父亲不在家又是干部,母亲一不做二不休,自己动起手来,用绳子死死地勒着羊的脖子。那只羊垂死挣扎,蹦一人多高,咩咩乱叫。村委成员听到声音急忙赶到我家,母亲惊慌失措,战战兢兢地说,“想~把羊勒死送到村食堂”。村委成员说她思想不端正,把她的工分由八分(成年分)降为三分(儿童分)。到了那年的秋天,红薯大丰收,全村开展“推红薯片”劳动竞赛,别人用一只手推,母亲用双手同时推,干活干净利索,被评为劳动模范,从此她的工分也由三分升为八分。
老娘是一个孝老爱亲的人。据说,从前我们家也是大户人家,爷爷娶奶奶的时候,套着自己家六匹颜色一样的马迎亲,娶了地主家的女儿。父亲姊妹四个,弟兄两个,排行老二。解放前家里有十几倾地,也算殷实。现在看来,父亲也算“富二代”吧。当时,大伯娶了地主家的闺女做媳妇(我的大娘),父亲娶了老木匠的闺女做媳妇(我的母亲)。因为大娘和我母亲家境的不同,家族中看不起我的母亲,因为娘家穷,再加上当时男权社会,母亲经常挨打受气,听说爷爷拿着鞭子撵着母亲打。解放前夕,家庭逐渐衰败,我家也走向幕落,此时爷爷奶奶年事已高,一身的病痛,跟着我的父母一起过日子。奶奶得了重症,生活不能自理,大伯、大娘不在身边,父母承担了赡养老人的义务,给奶奶端屎、刮尿、按摩、插导尿管,日夜陪护,直至奶奶病逝,送到土里。父母虽然没有表白他们的孝顺,但他们的一举一动播下了孝顺的种子。
    老娘是一个勤劳节俭的人。父母都是过过苦日子的人,养成了节俭的习惯。母亲是个持家的好手,在困难的时候能让我们吃上饭、穿上衣。姊妹四个,上面三个姐姐。买一件新衣服,有时可以轮换穿。虽然穿的朴素,但是干净整洁。我是家里唯一的男孩,小时候经常害病,每次害病把父母吓得丢了魂一样。父母对我特别娇惯,吃饭的时候加点小灶,经常吃点好面。姐姐比我大得多,向来不和我争食,总说我,“干吃不上膘,瘦得像老妖,不争气”。当时父亲当着村官,驻村干部在我们家吃饭,有时候还能享受一下“干部”待遇。父亲病逝时,我在上初三,家里的生活非常困难,虽然解决了吃饭问题,但是上学的学费成了难题,母亲不会做生意,有没有经济来源。母亲开始养羊供应我上学,一直到大学毕业。后来,我有了工作、成了家、有了孩子。现在和母亲一起生活。由于母亲一生节俭,养成了节衣缩食的习惯,有时饭做多了、剩了舍不得倒掉,热热还吃。我和妻子害怕她吃出病来,偷偷给她倒掉,母亲得心疼半天。她经常告诉我,钱不能乱花,米面不可抛洒,抛洒米、抛洒面,抛洒多了折寿焉。
    老娘是一个宽厚善良的人。母亲经常说:“人在做天在看,不能占人家的便宜”。在困难的日子里,给邻居借了盐、借了面,都是少借多还。母亲虽然不识字,但有阅历,通情达理,里里外外都是行家能手。会接生、看眼病、调解家务事、做一手好菜,在亲邻中享有很高的威望。从前没有实行计划生育,我们村好多家庭都有几个男孩,弟兄们多就强势。我们家就我自己,头上还留有“鳖尾”(留一撮头发),村里有的孩子们喊我“独蛋”、“鳖尾”,我非常生气,就和别人打架,因为他们兄弟多,有帮手,我免不了吃亏,有时打的鼻青脸肿,心里很是委屈,哭闹着回家告状,请父母给我出气。母亲非但不向我,反倒数落我的不是,教育我外出不要惹事。三姐比我大八岁,性格刚强,对我要求很严,而且帮我打架,至今是我的偶像。但是,父母从没因为我和邻里发生过矛盾,相处的非常融洽。
   娘在家就在,娘在有人疼。老娘年龄大了,能陪伴老娘的日子越来越少,我不想让老娘走,但眼泪无法挽留。
   老娘,做您的儿子真好,来生还做您的儿子!

编辑:

本文标签: 老娘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