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读书 > 正文

郭沫若:争议背后看“女神”

内容导读: 在中国现当代历史中,郭沫若是绕不开的一个人物。不仅是因为它的学术成就高、艺术作品丰富、身居高位,更因为他与现当代的中国政治联系紧密,且其个人品行而广为诟...

  在中国现当代历史中,郭沫若是绕不开的一个人物。不仅是因为它的学术成就高、艺术作品丰富、身居高位,更因为他与现当代的中国政治联系紧密,且其个人品行而广为诟病。因此不论是学界、政界还是民间,对于郭沫若都有着持续不断的影响力。近日,山东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贾振勇做客文学生活馆,与现场观众分享了郭沫若代表作《女神》的文学价值及其创作的心路历程。

  被争议的大师

  “郭沫若无疑是个大师级的人物,但是社会上对他的评价呈现两极化。”贾振勇说。现当代文学评论家夏志清在《中国现代小说史》中表示,在民国作家中就属郭沫若的作品传世最微。这并非因为郭沫若的作品稀少,事实上,郭沫若创作非常多,而且速度惊人,有时一天甚至可以作诗十多首。但之所以传世作品少,恐怕与其内容的文艺价值有关。“我曾经遇到一个现场听过郭沫若朗诵的人,他说当时听着郭的朗诵都觉得肉麻。”贾振勇说。归纳来讲,郭沫若最为人所诟病的就是其政治人格问题,趋炎附势、跟风,尤其是拍最高领导人的马屁,丧失了文人的风骨。民间传说当年京城有“四大不要脸”,虽然传说的版本不尽相同,但郭沫若总是“榜上有名”。而在坊间的传说中,郭沫若的婚姻和爱情问题也被人抨击。

  回归到郭沫若本身学识上来说,人们的观感可能就是另一番模样。“20世纪研究甲骨文的四大家,郭沫若就是其中之一。”贾振勇说,“一个专家,一辈子辨认出一二十个古文字就不得了了。郭沫若则辨认出了非常多,以至于编了部字典。而且,当年有专家认为郭沫若辨认甲骨文的方法不对,但是过了这么多年之后学界发现,郭沫若的辨认方法被证明是有效的,可见天才是没法被时人看清的。”郭沫若和鲁迅的笔墨官司很多,互相骂的很难听,但是在古文字研究上,鲁迅从来没有说过郭沫若不行,而且郭沫若每出书,鲁迅都要买来研究。

  中国的夏商周这上古三代的研究其开创者正是郭沫若。有人说,郭沫若研究之后,中国的上古三代才豁然开朗。“陈寅恪用‘诗文互证’的方法研究出不少魏晋南北朝及唐朝的问题,但是早在上世纪30年代初,郭沫若就用《诗经》研究上古三代,这要比陈早得多而且收获颇丰。”贾振勇说。不仅如此,贾振勇表示,前几年实行的“夏商周断代工程”,前后2000多个专家搞了好几年,其成果就是把“夏朝从公元前约多少多少年的‘约’字去掉而已”。

  郭沫若的书法也非常好。“大明湖里的‘一代词人’,新华字典、现代汉语词典的封面题字都是郭沫若的。他的四字书法在本世纪初就曾经拍出过160万人民币的高价。”贾振勇说。除此之外,郭沫若的翻译功底、文学水平也非常高,而且激情澎湃,“世人很少能有他这样涉猎广泛、成就高深的”。

  “其实郭沫若并没有犯过什么严重错误,而且拍马屁、祸国殃民比他严重的人很多,之所以郭沫若的名字被传说这么多,就是因为他太能了,树大招风。试想,若只是一个专门溜须拍马、没什么本事的人死了,怎么会由邓小平致悼词、众多党和国家领导人及2000多人参加他的追悼会?”贾振勇说,“用公共道德压制私人道德并不好,更何况郭沫若也没有对社会造成什么危害。至于政治方面,我们暂时还见不到史料,真相到底如何还不一定。”

 

  因为“女神”才有《女神》

  无论哪一本现当代文学史,《女神》都是其中必然出现且着重介绍的作品。但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倘若拿一本《女神》阅读,其阅读体验可能并不是很好。“我在大学讲现代文学将近20年了,每次问学生对《女神》的看法,要么不做声、要么说并不好,不如林徽因、徐志摩、萧红等这些人的作品好读。甚至有时候我也觉得《女神》有些歇斯底里。”贾振勇说,“但是我又在想,既然很多人都欣赏不了,为何《女神》影响这么大?或许我们应该换一个角度去审视。”

  “今天谈诗集《女神》,比如里面的《天上的街市(市街)》,似乎很多人觉得并不好。”贾振勇说。但是鲁迅、托尔斯泰、海明威,这些伟大的作家为什么会写出那些脍炙人口的作品?除了为国为民之外,还有没有私人的动机?“文学研究中最难的就是创作心理学的研究——作家的日记记载如果和历史事迹勾连起来,那么一些重要的信息就会呈现了。比如当年郭沫若给毛泽东写信,有时候毛泽东一年才回信,为什么?”贾振勇说,想要理解作家的创作,就必须像断案一样搜集证据,一旦证据链条完整了,历史真相就会浮现了。

  事实上,民国五年夏秋之交,在告别包办婚姻的妻子数年之后,郭沫若与佐藤富子恋爱了。在此期间,他创作了许多诗作,这成为《女神》诞生的最初动机,而并非后人解读的为国为民。“1919年,新文化运动已经变成了一场政治运动。远在日本留学的郭沫若从一份杂志上读到了国内的新诗,他感觉这些诗写得并不咋样,甚至不如自己因为爱情写得那些诗。于是,他就把写过的那些情诗寄给了这家杂志社,很快,杂志就刊登了他的诗作。之后,郭沫若依然投稿,杂志甚至会拿出半个版专门刊登郭的诗作。”贾振勇说。

  最伟大的诗歌都是天籁,像贾岛那种“两句三年得”的情况肯定不行。“当时郭沫若和佐藤富子恋爱谈得如痴如醉,像生病发烧一样激动的手都拿不住笔,只能等着冷静下来再写。比如《地球我的母亲》,当时学校放假,他在日本福冈图书馆看书,灵感来了之后,他就赤脚走出图书馆在地上踱来踱去,后来干脆躺在了地上——为了与地球母亲的皮肤接触。这在普通人看来是发狂的行为,却是冲动驱使着作者完成创作。”贾振勇说。

 

  青春与自我

  “长久以来,中国古代的文化从不把人放在首位。所谓存天理灭人欲,就是这个道理——存统治阶级的理,灭老百姓的欲。”贾振勇说,《孔雀东南飞》中的主角自挂东南枝,其实就是灭人欲的最好注脚。一直到“五四”期间,才有了人的自觉。因此,有人说,从晚清到1949年,这是中国的文艺复兴时期。“当时有个口号,叫‘诗体大解放’,就是说把以前束缚诗歌的枷锁镣铐全部打破,做到‘有什么说什么,该怎么说就怎么说’。但是口号、理论和实践有很大的差别。”贾振勇说。一个比较典型的例子是冰心寄给编辑部一篇散文,结果编辑给她分分行,就成了诗。胡适的《尝试集》真的是尝试,其中很多诗不仅时人看不上,放到现在也依然算不上好诗。但是等到郭沫若一出手,诗坛被震撼了。“臧克家后来评价说,《女神》虽然不是‘五四’以后出版的第一本新诗集,却是五四以后影响最大的一本,好像暗夜里通红的火把。”

  “《女神》中处处体现的青春和自我,这在中国文学史中是很少的。因为中国文化讲究老成持重,人们惯于隐藏自己的态度和个性。而郭沫若的《女神》看似乖张,其实是将张扬的青春落实到情感实处,灵魂和欲望的深处。”贾振勇说,“可以这样说,中国文艺复兴开始的标志性人物,一个是鲁迅,另一个就是郭沫若。再过一百年回头看,许多历史的泡沫将消散,真正的英雄将涌现,郭沫若无疑是会被重新发掘的那一个,而我们今天所说的都只不过是过场话。”

编辑:

本文标签: 郭沫若女神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