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读书 > 正文

河南段华《荷花淀的光影——孙犁之旅》出版

内容导读: 这是一件用深情之笔织就的温暖衣衫 将它送给用文字辟出荷花淀的孙犁先生 段华用他和孙犁先生生命中的交集时光 晕染出一片动人的光影 斯人虽逝 荷花之芬芳永不消散。 《荷花淀的光影孙犁之旅》,北方文艺出版社2017年12月出版。布脊精装。低调的书话...


 这是一件用深情之笔织就的温暖衣衫

将它送给用文字辟出荷花淀的孙犁先生

段华用他和孙犁先生生命中的交集时光

晕染出一片动人的光影

斯人虽逝

荷花之芬芳永不消散。

 
 
 
 
 
 
 
 
 

河南段华《荷花淀的光影——孙犁之旅》出版

   《荷花淀的光影——孙犁之旅》,北方文艺出版社2017年12月出版。布脊精装。低调的书话作者段华先生倾多年之功积累窖藏.

 

内容简介

 

本书由四部分构成:第一部分真实再现作者与孙犁多年的交往,细节丰富,可作史料;第二部分是作者对孙犁各时期的作品及其版本的细致梳理,并随文配上书影,以飨专业研究者,其中对其多部作品的版本考证在孙犁研究领域都有开创性意义;第三部分是孙犁与作者间的大量书信实录,对晚年孙犁研究具有独特的价值;第四部分是作者多年研习孙犁作品所做的读书笔记,观

点新颖深刻,艺术上有美文特质,可视作对孙犁的致敬。


 

作者简介

 

青年时代的段华与孙犁先生合影 

 

段华,1984年开始与孙犁先生联系,至2002年孙犁先生去世,打交道共18年。1985年第一次与孙犁先生见面。1989年被免试录取进入南开大学中文系学习。在南开读书期间是孙犁家的常客,也是年龄最小的与孙犁关系很近的人。16岁加入中国作家协会河南分会。大学毕业后,在《中国绿色时报》副刊任编辑,与孙犁仍保持亲密联系。著有散文小说集《红苹果季节》等多种。多年致力于孙犁研究及红色收藏工作,在《天津文学》《文艺报》等报刊发表文章数百篇,并与人合作主编了《孙犁全集》《孙犁选集》《回忆孙犁先生》

等。

 

目录

辑一

我第一次见孙犁先生

我再次见孙犁先生

甘苦心自知

——关于孙犁

记忆中的那朵浪花

孙犁题字

我做“撑渡工”

依依深情的一握

记忆的流云升起来

——孙犁五年祭

孙犁先生二三事

童年的村庄

风物犹存当年

记忆里的笑声

散射的霞光

——传说之外的孙犁先生

岁月深情长相忆

——孙犁百年祭

辑二

我收藏的与孙犁有关的书

孙犁的十本小书

孙犁的《文艺学习》

《荷花淀》最早的版本

孙犁的《书林秋草》

孙犁的最后一本小说集

关于《文学短论》

《晚华集》里的故人情怀

青春万花筒般的《秀露集》

《澹定集》:丝绸般的轻逸

《风云初记》:再现风云

一座研究孙犁的“老房子”

 

辑三

孙犁先生的信

芸斋书简——致段华(十八封)

新发现的孙犁的信

——纪念孙犁先生逝世十周年

辑四

孙犁的老屋

孙犁作品里的人物原型

笼子里的挣扎

——1975 年的孙犁

我所了解的一段文坛往事

孙犁晚年的一场论战

跋一

跋二

 

精彩书摘

20 世纪70 年代中期,有一天,我在我父亲的一摞书里随便翻弄,忽然发现一本蓝色书皮、黑色草纸内页的中学语文课本,打开来,里面选有杜鹏程的长篇小说《保卫延安》的片段,另外还有一篇叫《荷花淀》的短篇小说,作者是孙犁。我读了以后,刚开始那一段:“月亮升起来,院子里凉爽得很,干净得很,白天破好的苇眉子潮润润的,正好编席。女人坐在小院当中,手指上缠绕着柔滑修长的苇眉子。苇眉子又薄又细,在她怀里跳跃着。……”一下子就吸引了我的目光,让我恨不得立即读完这篇小说。

后来,我一直想,假如没有我父亲的这一本《语文》课本的话,也许我不会与孙犁先生结缘。因为在我幼小的心灵里,这篇小说留下的印象实在是太深刻,太有冲击力了。从此之后,我就到处找《白洋淀纪事》这本书,因为《荷花淀》是选自这本书的。直到几年后,我才在淮阳县图书馆借到这本书,记得当晚我就是搂着这本书睡觉的。

1982 年,我在报纸上看到百花文艺出版社出版《孙犁文集》的消息,就省吃俭用,邮购了一套。那墨绿色的封面,曾经伴我多少个不眠之夜呀。每一次拿起那书,我就觉得激动和高兴。读过了孙犁的大部分作品,我更喜欢他了,幻想着某一天能亲自拜访他。我努力从各种渠道打听他的消息,可是,我所在的县城实在是太偏僻了,得到的他的消息总是不多。有一天——那时候我在淮阳中学,在学校的读报栏里看到《文汇报》上刊登的孙犁的散文《青春余梦》,很是喜欢。我牺牲了一个中午的时间,一字一句地把这篇文章抄了下来,反复地阅读,并把阅读心得写成一篇文章《树与人》,投寄给创刊不久的《中学生阅读》。很快,杂志社回了信,说是稿子留用了。这也是我所写的关于孙犁的文章中最早的一篇。过了不久,《中学生阅读》的主编何宝民老师到淮阳出差,到淮阳中学时,校里的领导抓住这个机会让他给同学们做个报告,他在主席台上特意问起了我,而我那天偏偏没有参加这个报告会。报告会结束后,同学和老师都告诉我这个消息,我才在老师的带领下到何先生的住处和他见面。在谈话中,他说他刚刚拜访过孙犁,并鼓励我到天津去找他。又过了两个月,《中学生阅读》刊出了我那篇文章,据我了解,那个栏目刊登的学生作品,迄今为止就我那一篇。

编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