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房产 > 正文

河南新郑遭强拆老板曝国土局非法卖地 官方否认

内容导读: 河南网讯:未见拆迁公示、未接任何通知,就这样,张际彪工厂租用的土地被“悄悄”出让了。紧接着,6次野蛮强拆直至5000平米厂房化为废墟、300多名工人下岗待业。张际彪说,至今,他的家人仍旧“蜷缩”在废墟中不足10平米的简易房中,等待政府的处理...

河南新郑遭强拆老板曝国土局非法卖地 官方否认 

未见拆迁公示、未接任何通知,就这样,张际彪工厂租用的土地被“悄悄”出让了。紧接着,6次野蛮强拆直至5000平米厂房化为废墟、300多名工人下岗待业。张际彪说,至今,他的家人仍旧“蜷缩”在废墟中不足10平米的简易房中,等待政府的处理结果……

谈起从去年(2014年)8月份企业遭遇强拆的那段日子,郑州嘉嘉友饼业公司负责人张际彪用“束手无策、孤独无助”来形容。“太难了,报警无效、投诉无果!身为外乡客,想本分做点生意就那么难。”他说,直到厂房数次遭遇强拆后,才知道合法租用的土地已被政府出让给开发商多时。

厂区屡遭强拆 开发商透露内幕

“依照与孟某(土地所有人)签订的土地租赁合同,我的近5000平米厂房和一栋办公楼去年惨遭强拆时,距离租赁合同的截止日期(2020年8月5日)还有6年时间。”张际彪告诉媒体,孟某之所以气焰如此嚣张,一次次逼迫他无条件撤离,就是因为其背后有多个政府职能部门为其撑腰,而其中,新郑市国土局就是其中之一。

张际彪认为,新郑市国土局在土地招拍挂程序上就存在违法行为。因为,国土局明知工厂在正常生产的情况下,就将土地收储后卖给开发商,这在现行土地招拍挂制度中,违反了“净地出让”的原则。而国土局根本没有顾忌接下来发生的事会给企业带来多大的损失,同时也为日后的强拆埋下伏笔。 ”

“其实,去年年底工厂在第四次遭到强拆后,为了摸清缘由,我曾私下约过购地的开发商‘河南千森宇置业有限公司’两名负责人聊过一次。其中,公司法人毫不避讳的对我说,新郑市国土局卖给我们的理应是净地,不能有任何附属物。土地交易后,国土局领导承诺将在2014年9月20日之前让我们进场施工,同时国土局还承诺,如果9月20日后不能进驻施工,将每天给我们3万元的补偿。”

张际彪说,当天,在场的另一名老总表示,“按照国土局的承诺,其实已经超期几个月了,国土局很是着急,所以才会有人对你们公司厂房进行强拆。”该负责人最后还称,“你们信不信,只要我们再次向新郑市国土局要求,你们公司地面上的建筑物及财产3天内会全部夷为平地。”

 

国土局否认违规:合情合理合法

近日,媒体致电新郑市国土局局长赵海峰求证上述说法,但多次拨打其电话后均无人接听。随后,该局信访办赵姓工作人员向媒体表示,国土局已将土地所有人孟某共900余万元的土地补偿款拨付到位,相关手续已经完善。对于土地承租方张际彪反映国土局存在招拍挂程序违规一事,赵称应向新郑市政府反映,并不是每个问题国土局都能解答。

新郑国土局土地储备中心周(音)科长称,所谓“净地”,有两种含义,普通意义上都认为是地面干净、无物后交付。“但是我们所理解的净地,则是权属清晰,也就是没有争议纠纷,则为净地。”

周科长表示,该宗土地在招拍挂之前,国土局曾到现场进行过拆迁公示,且工作人员到场测量地上附属物时,土地所有人孟某和承租方嘉嘉友公司负责人都在现场,孟某说地上所有建筑物都是他的,而嘉嘉友负责人当时对此并无任何疑义。

“假如土地是你的,你向国土局介绍情况时,说地上建筑都是你的,而工厂的负责人也没有提出疑义,那么我们还能怀疑不是你的吗?”周科长说,国土局都是按照国家法律法规走的程序,从情、从理、从法都说得过去。至于张际彪的工厂遭强拆后无人问津,周科长表示,“我们不太清楚。”

对于国土局的回复,张际彪坚决否认,“简直是无稽之谈,至今我和公司员工都未见过国土局人员到厂进行拆迁公示,更不可能孟某说地上附属物是他的时,我们会无动于衷。甚至卖地后的一段时间内,我们仍被蒙在鼓里,厂区内依旧大批量正常生产。当得知新郑市国土局于2014年6月26日已将土地卖于开发商后,我们就对孟某向法院提起了诉讼。其实,国土局在收储土地之时就十分清楚我和孟某之间签订的租赁协议还有6年时间尚未到期。”

据新郑市人民法院下达的(2014)新民初字第2274号民事判决书显示:郑州市嘉嘉友饼业有限公司与新郑市龙湖镇新喜机械厂(法人即孟某)于2005年5月28日签订的租赁合同有效,应当继续履行。张际彪感叹道,“纵使法院下达了继续履行租赁合同的胜诉判决后,仍然未能抵挡接下来的暴力强拆。”

多方关注 “破碎“的工厂无人问津

媒体注意到,今年1月19日,有媒体曾对张际彪家人遭裸体控制,房屋6次被强拆砸毁一事发文报道。据悉,报道刊发后,一时间引发引发舆论热议和社会极大关注,而随后,公安机关也对涉事的孟某等人以及开发公司一名负责人予以刑拘。

媒体试图与开发公司取得联系,遗憾的是,“千森宇置业公司”屈姓负责人电话一直未能接通。不过,几经辗转,该公司之前负责此事的张风雷总经理接受了采访。已去职千森宇公司数月的张风雷向媒体坦陈,政府招拍挂必须是净地出让,但去年的这宗土地摘牌成交时,张际彪的工厂仍在大批量正常生产之中。当时,新郑市国土局对开发商承诺称自2014年6月26日成交日起的三个月内,将把地面所有建筑拆除干净后交付,如超出9月20日,则每日给予开发商3万元的补偿。张风雷说,这些承诺当时全都写进了国土局与开发商签订的协议之中。

“政府因急着用钱,也就急着把地给拍了,在把开发商两千多万的土地出让金装入口袋后,可能财政上窟窿大,到处需要花钱,政府便把这笔钱挪用他处了。”张风雷向媒体透露,据他了解,国土局是在土地出让一段时间之后,才将土地补偿款拨付给了孟某。“这里面,政府是有问题的。

孟某的二儿子孟某某告诉媒体,强拆事件发生后,父亲、嫂子及妹夫三人都已被警方刑拘,他也是在听说家人被捕后才从外地赶了回来。“目前,家中只剩年迈的母亲和三个孩子留在家中,我也感到十分无助。”

孟某某认为,事情发展到如此地步,他们及嘉嘉友公司、开发商三者都未得到任何好处,三方同属受害者。那么,整个事件当中是否有真正的受益者呢?孟某某称,“嘉嘉友和开发商应该比我更清楚。”

近日,媒体来到了位于新郑市龙湖镇上的嘉嘉友饼业公司,远远望去,现场仍旧是强拆后留下的大片废墟。不过,张际彪的哥哥张际堂在空地之处临时搭起了一间不足十平米的简易板房,他和爱人及儿子已在废墟之中坚守了三个多月。

张际堂说,“从第一次暴力强拆(2014年8月14日)至今,从未有人出面向我们提出要解决因遭强拆、停产或设备被毁等造成的损失。我们都不知道往龙湖镇、市政府跑了多少趟,但均无结果,特别是在向新郑市国土局递交反映材料时,多个科室直接拒收。”

新郑市国土局纪检书记毛智勇在电话中向媒体表示,“从未听说他们(嘉嘉友公司)的人来反映过,这个事确实没反映到我们这,随后我会安排有关人员调查后再给你回复。”

张际堂说,被砸毁的工厂和楼房,是弟弟张际彪十年间用汗水和心血筑造的!他坚定的认为,总有一天,会有人为弟弟张际彪主持公道的!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