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法治 > 正文

河南:尉氏强奸幼女案受害者自述:当时哭着求叔叔放过我

内容导读: 2015年,尉氏县知名企业家赵志勇以暴露李娜隐私为手段,控制李娜寻找未成年学生供其淫乐。此后,逐渐形成一条封闭的奸幼链条,时任开封市人大代表周合鑫等人也参与强奸。2年时间内,皮条客李娜采用殴打、恐吓的方式发展那些受害学生为其下线不断找...

河南:尉氏强奸幼女案受害者自述:当时哭着求叔叔放过我

2015年,尉氏县知名企业家赵志勇以暴露李娜隐私为手段,控制李娜寻找未成年学生供其淫乐。此后,逐渐形成一条封闭的奸幼链条,时任开封市人大代表周合鑫等人也参与强奸。2年时间内,“皮条客”李娜采用殴打、恐吓的方式发展那些受害学生为其下线不断找新人,至少为4名顾客提供30多名未成年幼女。一名受害者自述当时曾哭着哀求赵志勇“叔叔放过我吧,我还小”,对方无动于衷。

被父亲绑在院子树上用皮鞋猛踹、扇耳光时,小芳(化名)紧咬嘴唇,没有半句求饶。当时,她还不满14岁。

那是2016年清明时节,之前学习成绩尚可的小芳突然从县城中学回农村家里,怎么都不愿再回去读书,理由是“学习赶不上”。家人发现回来后的小芳经常发愣,精神有些恍惚,“好像变傻了。”家人说她一句,她会立刻呛回去,“别说了,我很烦!”

百般劝说无果后,暴脾气的小芳父亲终于动手。小芳至今仍觉得当时奶奶不该护着她,让父亲打死才是解脱,“活着很丢脸。”

小芳是一起奸幼案的受害者。2015年底,小芳年仅13岁,在河南省开封市尉氏县县城读初一。期间,先后被诱骗到当地一位知名企业家和一位人大代表家中,遭到强奸。“自从赵志勇碰我的那一刻,我的心已死。”

小芳的遭遇并非孤例。2017年4月2日晚间,河南开封市公安局官方微博通报称,开封尉氏县公安局侦破一起强奸未成年恶性案件,抓获11名涉案人。经查李娜(女)及其丈夫刘洪羊伙同他人,采取威胁、恐吓等手段,多次组织、强迫在校女生与私企老板赵志勇、周合鑫发生性关系。

网易自媒体《知道》获得的一份尉氏县公安局的“简要案情汇报”显示,此案发案时间长,2015年以来赵志勇开始以暴露隐私为手段要求李娜为其介绍年龄较小的女孩与其发生性关系,继而发展成要求必须提供处女与其发展性关系,一直持续至2017年案发;受害人员多,达三十余人,且均为未成年在校学生,其中案发时不满14周岁的有7人;涉案范围广,涉及尉氏县、郑州市、开封市。

“简要案情汇报”详细记载了42起含具体时间、地点、实施强奸者及居中组织者的强奸案例,多起案例中的受害者当时尚不满14岁。除开封市公安局通报中提到的恶性强奸案嫌疑人赵志勇、周合鑫外,杨红军、潘二磊、索朗扎西(汇报中称因索朗扎西不同意不遂)也涉该案。

调查获悉,两位年近半百的恶性强奸案嫌疑人赵志勇、周合鑫,在当地均是“有脸面”的人物。其中,赵志勇案发时为开封市工商联(总商会)副主席、开封市天源面业有限公司(下称天源面业)董事长。《人民日报》2016年曾刊文介绍,天源面业是赵志勇经营的农业产业化国家重点龙头企业,并在2015年底获得河南省财政厅2500万元的财政股权投资。赵志勇在当地政治地位显贵,一些重要的官方场合均见其参与;赵似乎也热衷在公益活动上露脸,至今仍能找到他到留守儿童小学扶贫问暖的报道。

河南:尉氏强奸幼女案受害者自述:当时哭着求叔叔放过我

2015年11月16日,赵志勇向尉氏县留守儿童寄宿制学校---张市镇中心小学528名学生每人捐赠校服一套。赵称,“作为一个企业家,要让更多的困难群众、留守儿童感受到社会大家庭的温暖。”图片来源:尉氏县教育局体育局官网

另一嫌疑人周合鑫案发时则为开封市人大代表。周合鑫在尉氏县拥有多家公司,主要参与市政工程、楼盘开发等。一位不愿具名的知情者透露,周合鑫资产保守估计上十亿元,其兄长在开封市政府担任领导职务。案发时,周合鑫放风拿出2000万元摆平此事,但无人敢接。

在小芳的仇恨名单中,年仅23岁的“皮条客”李娜被列第一位。“想要她死。”

正是由于李娜采取殴打、恐吓、利诱等手段,不仅让含小芳在内的30多名未成年少女遭遇强奸噩梦,还让她们被迫寻找新的未成年学生和处女替自己“赎身”,成为下线中的一员,依此形成绵延的关系网。正因觉得自己也犯错,在上述仇恨名单中,小芳将自己位列其中。

知情人士透露,李娜在寻找未成年学生和处女对象时,瞄准那些单亲家庭及父母在外打工的留守学生,她们及所在家庭通常反抗能力不强。这也是此次恶性强奸案能够持续两多年的原因之一。

但更值得注意的是,此类丑闻7年前已在尉氏县上演。2010年5月,尉氏县同样爆出强迫未成年少女卖淫窝案,来自该县三所中学的多名未成年女学生,被以各种方式诱骗到该县“水立方”洗浴中心惨遭蹂躏。虽然彼时舆论鼎沸,但处理结果则是5名以玩忽职守罪被起诉的公职人员获缓刑;而以强迫或介绍卖淫罪被起诉的几名“皮条客”中的最高刑期为6年。

小芳向网易自媒体《知道》独家口述案发的详细经过。

单亲家庭的孩子

我叫小芳,2002年9月出生,再过几个月就15岁了。

我家就是一个普通农村家庭。俺爸俺妈在我很小时就离婚了,那时俺弟才1岁。我从小跟着爷爷奶奶过,俺奶奶不识字,但她待我亲。

俺妈一直没改嫁,这些年就住奶奶家。她在乡里的一个饲料厂上班,早出晚归,可辛苦了。俺妈偶尔让我去她厂子里洗澡,在那还能玩会电脑,我觉着很幸福。

离婚后俺爸离开老家,到尉氏县里打工。在县里他又结婚生子,租了个房子。前年(2015年)我去县城上初中时不住校,就住俺爸那,离学校也就四五里地。俺爸平时很忙,阿姨(注:指小芳爸现任妻子)也不咋管我,每到放学或星期天了,我就不愿意回家,有时到同学家玩到十来点再回去,他们也都不在意。

“求求你让我走吧,我还小”

2015年底,我第一次被骗去做那事。

我是被小红(化名)骗过去的。小红在我中学那一片住,当时她16岁,比我大3岁。俺俩是通过QQ认识的,有人把我的QQ号给了她,但我到现在也不知道那个人是谁。阿姨开手机店,她不要的一个破手机给了我,我就用着玩,加了她。

聊了几天后,小红有一天约我出去玩,说是她要过生日,在县里的奥斯卡影城聚一聚,我没想太多就去了。大概五六点我到了,现场还有一男的,后来知道他是李娜的弟弟。我们一起看了场电影。

电影结束后,小红就给我说要我去她娜姐(李娜)的一个朋友家做那事。我听了很害怕,想走,小红和李娜她弟弟拦着不让。小红还说娜姐也让她做过那事,没啥可怕的,找我也是娜姐交代的,她也没办法。当时我哭得很厉害,小红吓唬我说再哭一会李娜来了会打我,并说做完那事有钱花。

不久,李娜就过来了。李娜只有一米五几,很胖很胖。她没说什么就带我们走了,我当时还没吃晚饭。

我们是从影城步行过去到世纪第一城(注:赵志勇的一个住处),距离没多远。我在路上一直哭,就是害怕,当时不知道该做啥,更别说向路人求救了。路上我求过李娜,说姐求求你让我走吧,我还小。李娜态度很坚决,她也没说什么狠话,就是不放我走,一直在岔开话题。

李娜知道我才13岁,小红告诉她的。但是她交代我到了她朋友家要说自己16岁。她还交代我到了不要说其他的话,进门直接去厕所,等叫我了再出来。她给了我一个红色片状的东西,让我到了厕所就塞进阴道里。我当时并不知道那是个什么东西。

到了世纪第一城门口,李娜才告诉说要去的她朋友家是老赵家。要不是后来这个事情泄露出来(注:2017年3月,尉氏县公安局所作的关于该案的“简要案情汇报”泄露出来,在网络流传。其中案件相关人员的姓名、身份信息并未打码。),我一直不知道那个老赵就是赵志勇。小红和李娜她弟一起来到门口之后,就都走了。

“我不想做这个叔叔,你放过我吧”

我已经不记得赵志勇家是几楼了,到了她家门口,李娜按了门铃,赵志勇穿着秋衣秋裤开了门,开门之后俩人坐在沙发上。

我直接去厕所,坐在马桶上,按照李娜的交代把那个红色的物体塞到阴道里,很疼很疼。后来听李娜说过,塞进去之后,那个红色东西会慢慢化掉,出现血红色,是为了以防万一,不是处女也可以变成处女。我当时是处女,她也让我塞了。

我在厕所呆了近十分钟。等李娜叫我出来后,看到李娜手里拿着两摞钞票,是两万块钱。李娜当时让我说成自己16岁,我也不清楚赵志勇知不知道我才13岁。

拿完钱之后,李娜就走了,赵志勇要我去洗澡。我当时还不会化妆,也没要求我化妆。我洗完澡后,赵志勇也去洗了,他让我在卧室脱光等着他。

等赵志勇洗完澡进来后,我特别害怕,就一直在哭,求他说我不想做。这个叔叔,你放过我吧。他说了一句你给李娜说吧,就硬着来,没有交流。下体里红色的东西已经化掉了,不用取出来。

大概七八点完事之后,赵志勇给了我1000元,并告诉我别让李娜发现,发现后该被要走了。赵志勇打电话让李娜上来,李娜领着我到小区门口。她丈夫刘洪洋在门口开车等着我们,把我送回家,路上她存了我手机号,并威胁我不要乱说,否则弄死我。

送到俺爸家的胡同口,她们就走了。我回家之后不敢给俺爸说,俺爸脾气大,我怕他打我,也怕他去报仇闹出事情。我自己也觉得丢人。到家后我还是哭了,俺爸平时很忙,当时俺爸和阿姨都睡了,谁都没注意到我。

我说不出来对赵志勇的印象,就是会莫名恶心,然后不想看见这个人。看见这个人的照片就会想,他会不会还碰我。

“他完事后给了我600元,但被李娜要走了”

去过赵志勇家后,我特别恨小红,但是甩不掉她。第二次还是小红把我骗过去。

去赵志勇家过去没多久,小红又让我出去。我到约定地点时,发现李娜、她丈夫刘洪羊还有小红都在车上。

我之前脸上有颗痣,李娜就说她正好要去开封美容院买东西,也去点痣,要不一块去吧。我当时不知道要去干那事,说那中,就一起去了。

谁知道到了开封,李娜告诉我要去陪她的朋友睡觉。我也下不了车,那时也没办法了。

过程和去赵志勇家差不多,李娜还是给了我红色东西塞进去,洗澡,然后睡觉。

我这次没有哭,也没有求周合鑫。我已经心死了,从赵志勇碰我的那次就死了。

周合鑫好像给了李娜两三千块钱;他完事后给了我600元,但被李娜发现了,她要走了。

“她们说如果找不到人,让我自己去”

去完周合鑫家后,我不愿意再和小红联系了。小红找到我打了我一顿,扯着我的头发用脚踹,并扇耳光,威胁我最好老实点,否则有我好看。

后来小红和李娜给我说,你要是不愿意再去话,就找新人。都是李娜通知小红说要人,小红再联系我找人,我和李娜不直接联系。我很害怕她们,她们说如果找不到人,让我自己去。

我只能从我们学校里找,找的是同校同学,不找同班同学。我间接介绍,李娜让我以出来玩的名义让那些新找来的人约出来,我和小红去接,然后就去找李娜。李娜都是在尉氏人民广场等我们。

新人还是会被送去宾馆或家里。我有时会跟着去有时不会去,去的次数多。

有些时候要送到酒店,都没被发现过。一般都是李娜先上去,然后一会我们再过去,酒店人也不会怀疑。

我并不知道李娜找了多少未成年人,年龄最小的有多小也不清楚,不问,李娜也不会说。

做这些事情时我很害怕,也觉得不对,但李娜和小红一直纠缠着我。我想摆脱她们,就在去年清明的时候回老家了。不在学校上了躲在家里,她们就拿我没办法了。

“我爸坐那哭了一场,给我说他的心像刀割一样疼”

去年我突然不上学时,俺家人都不知道咋回事,我给他们说学习赶不上,没劲。在县城辍学后俺爸把我转学到隔壁乡里初中上学,但还是会被骚扰,三月后我就又回来了,说学不会。俺爸俺爷爷为了让我上学,没少打我,可我就是不愿去了。

不上了学后,我跟着阿姨在手机店卖过手机,去郑州学过化妆,学的还不错,人家店长还夸我。但就是不太愿意干。前几天我在家辅导俺堂妹做作业时,还是觉得上学好。

俺堂妹到今年6月才12岁。她不久前对她妈妈说,妈你得送我上下学,说有次放学了,有一个男的跟着我,我走得快他就走得快,吓死了。现在,俺婶全程接送弟妹,生怕她出问题。

我在县里上学时,俺奶奶好多次给我说多长个心眼,现在社会上这么乱,别人家一说走吧就和人家走,把你卖了都没人知道。当时事情已经发生了,我瞒着奶奶,只给她说奶奶你放心吧,我不会那么傻。

前不久,公安局找过我一次,做过一次笔录。俺爸也是在警察上门找我后才知道这件事的。他坐那哭了一场,给我说他的心像被割一样疼。

后来,看到案情汇报”流传,我的姓名身份证都能看到,连郑州的人都知道了。我感觉很丢人,很难受,没脸活了。

我最恨的就是李娜、小红、赵志勇、周合鑫,还有我自己。把那些人全部判刑,小红多判几年,李娜死期,别让她再祸害人了。然后赶紧让这个事情过去。

我在郑州学化妆时买了两条狗,我现在在家没事,就愿和它们玩,不想出去。有时想上网了,就去邻居家窗户前蹲下,下好东西再回来。

我还想上学,想到外地上技术类院校,远离这个地方。

【注:口述过程中小芳情绪极不稳定,会突然有些暴躁,也会背着家人抹泪。而她的爷爷奶奶,直到小芳口述时才知道她的遭遇。】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