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法治 > 正文

法院执行员当“中间商”,一次操作赚千万,7年“收入”4485万

内容导读: 吉林省高院某执行员在职7年贪污了4485万元之多,甚至充当中间商赚差价,对当事双方一压一抬,自己狂揽1115万元。据媒体报道,近年国内查处了多起与执行相关案件,执行环节问题不少。 2017年,安徽省蚌埠市五河县人民法院执行局局长曹沛专落马,他在...

吉林省高院某执行员在职7年贪污了4485万元之多,甚至充当中间商"赚差价",对当事双方"一压一抬",自己狂揽1115万元。据媒体报道,近年国内查处了多起与执行相关案件,执行环节问题不少。

2017年,安徽省蚌埠市五河县人民法院执行局局长曹沛专落马,他在自己的忏悔录里说"执行局是敏感部门,是高危行业"。

2003年的曹沛专第一次收受他人钱款,200元,那是他成功调解了的离婚案的当事人对他的感谢。在几番思想斗争后,曹沛专收下了钱,他安慰自己,这就是当事人的谢意而已,而且不会有第三个人知道。有一有二,怎么会少了再三再四……曹沛专从拿钱办事一步步走向不收钱不办事,从最初无声无息的200元"涨价"到7万元,甚至原告被告通吃,在欲望里无止境地滑坡。

曹沛专忏悔录

原告被告的钱都不放过的执行官员不止曹沛专。2018年,湖南娄底市中级人民法院执行局原局长肖学军因为同样的原因落马。而他除了受贿数十万元,还在案件关联人处放高利贷,并且和他曾经的副手营私勾结

网络配图

2012年,时任最高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的姜建初公开表示,有落马执行法官交代,执行工作中,有至少11种腐败方式。钱权交易、内部勾结、中介行贿……在剥离执行局相关职能前,拍卖估价标的物就是执行官非法牟利的一个"绝招",武汉一起执行庭长侵吞财产的案件就是一个典型。

时任颍上县人民法院执行庭长的王剑波,查封了颍上慎城医院的房产土地、医疗设备以及当事人夫妇的别墅房产等全部资产,并在估价时"缩水",近千万的资产最后总作价470余万元。王剑波以当事人妻子一并下狱的条件,威胁当事人签字。在拍卖查封物品时,用法院有人参拍和不低于5万的好处费,要求其他竞拍人退出,王剑波多名亲友都参与其中。

原吉林省高院执行员李征达在职7年,受贿22万元,贪污4485余万元,日均进账1.7万元。他的"辉煌战绩"是对当事双方"一压一抬",对一块估价1400万元的土地高值低拍、低值高估,一次"赚"了1115万元。

网络配图

最高人民法院周强曾在工作报告里表示"生效法律文书的执行,是整个司法程序中的关键一环。"在司法系统中,法院执行系统是非常容易受到诱惑的一个环节。今年3月,面对《法制日报》的采访,最高人民法院执行局局长孟祥针对执行系统队伍的建设,提出了五项举措,倡导司法人员牢守底线。

编辑:

本文标签: 法院执行员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