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法治 > 正文

广东郁南“骗贷”疑云:银企私下“勾兑”企业背债喊冤

内容导读: 看似普通的一起银行与企业间的金融借款合同纠纷案,在企业一方一审败诉后不久,案情性质突变,直接从民事纠纷升格为刑事犯罪,企业负责人先后因涉嫌高利转贷罪和骗取贷款罪,被刑拘、逮捕。 近日,发生在广东省云浮市郁南县的这起银企纷争案引发社...

看似普通的一起银行与企业间的金融借款合同纠纷案,在企业一方一审败诉后不久,案情性质突变,直接从民事纠纷升格为刑事犯罪,企业负责人先后因“涉嫌高利转贷罪和骗取贷款罪”,被刑拘、逮捕。

近日,发生在广东省云浮市郁南县的这起银企纷争案引发社会高度关注,尚法新闻(ID:zgsbfzzk)记者对此进行走访调查。

缘起:一起3800万元的借贷纠纷

2014年12月29日,广东省云浮市郁南县农村信用合作联社(以下简称郁南农信社)与郁南县都城镇祥达建材销售部(以下简称祥达销售部)签订一份《流动资金借款合同》,双方约定祥达销售部向郁南农信社借款3800万元,借款期限为3年。

同日,郁南农信社与郁南县好景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好景公司)签订《最高额抵押担保合同》,双方约定好景公司应祥达销售部的要求,为确保郁南农信社与祥达销售部签订的借款合同的履行,自愿为祥达销售部履行借款合同项下的债务并向郁南农信社提供抵押担保。

按照上述《最高额抵押担保合同》的约定,好景公司的抵押担保范围为借款合同项下祥达销售部应承担的全部债务,包括但不限于全部本金、利息、违约金、损害赔偿金等,与此同时,好景公司以其名下都城镇一环路好景世纪城翡翠苑1#-5#楼二层3套商铺作为抵押物,抵押物价值7385.6132万元。

2014年12月29日当天,郁南农信社还分别与谢金许(祥达销售部原经营者)、好景公司、梁镜辉(好景公司法定代表人)等5人,签订《保证合同》,约定谢金许、好景公司、梁镜辉等5人,为郁南农信社与祥达销售部签订的《流动资金借款合同》项下的债务向债权人,提供不可撤销的连带责任保证担保。

郁南农信社为保证借贷资金安全,不但和贷款方祥达销售部例行了正常的贷款手续,还与担保公司即好景公司有正规合同,同时还与保证人签署有“保证合同”。

2014年12月30日,郁南农信社向祥达销售部发放贷款3800万元,并出具借款借据,借据上载明借款日期为2014年12月30日,到期日期为2017年12月29日。同日,郁南农信社与好景公司对上述3套商铺办理抵押登记,郁南农信社取得该《房地产他项权证》。

此后,在该笔借款到期后,祥达销售部并没有选择归还借款本金。郁南农信社称其催收无果,遂向郁南县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谢金许清偿贷款本金3800万及相关利息并对好景公司提供抵押的3套商铺享有优先受偿权,同时要求好景公司、梁镜辉、伍毅蒙、陈逢耀对谢金许的上述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2018年10月19日,郁南县人民法院一审判决谢金许向郁南农信社清偿借款本金3800万元及利息;判决郁南农信社对好景公司所有的3套商铺的抵押物折价或者以拍卖、变卖价款在抵押担保债权范围内优先受偿;好景公司、梁镜辉、伍毅蒙、陈逢耀对贷款本金3800万及相关利息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事情发展至此,如果没有意外,按照一般的民事诉讼程序,在一审法院已经支持原告诉讼请求的情况下,接下来则是败诉一方提出上诉,双方仍可在民事诉讼程序里寻求解决。

突变:企业负责人被抓引发“案外案”

然而2018年10月25日,好景公司法定代表人梁镜辉被云浮市公安局以涉嫌高利转贷罪刑事拘留。11月30日,经云浮市人民检察院批准,又以涉嫌骗取贷款罪对其执行逮捕。

好景公司股东陈逢耀称,得知梁镜辉被刑拘后,好景公司随即提出上诉,声明梁镜辉和好景公司是依照郁南农信社的意思,提供借款担保职责,并未以此谋利,怎能涉嫌高利转贷罪?并在上诉状中直指郁南农信社,“涉嫌构成违法发放贷款罪和违法运用资金罪”,“之所以会酿成如今的恶果,一切皆来自于郁南农信社的‘蓄水池计划’”。

据陈逢耀介绍,所谓“蓄水池计划”,是由郁南农信社精选数个信誉良好且拥有优质资产(抵押物)的贷款大客户向郁南农信社贷款,在办理好贷款授信额度后,再由郁南农信社依据需求统一调配授信额度内的贷款资金,然后向逾期付息、逾期还本的其他贷款客户提供付息和还贷的资金。“对方(郁南农信社)明确告诉我们,这样一来就能有效减少逾期付息、逾期还本等不良贷款,降低须上报省农信社的贷款不良率。”

广东郁南“骗贷”疑云:银企私下“勾兑”企业背债喊冤

按照陈逢耀所说,该“蓄水池计划”的大致运作模式为:当郁南农信社发现有其他贷款户逾期付息或逾期还贷需要续贷时,就要求其他贷款户先向好景公司暂借款项,并即通知好景公司及该司相关人员前来郁南农信社办理该笔转借贷款的手续,再由好景公司财务人员按照指令办理该笔贷款的划转,其本质就是用好景公司的贷款暂借给其他贷款户,然后由其他贷款户将该笔借款用于偿还所欠郁南农信社的逾期利息或逾期贷款。最后,当其他贷款户下次向郁南农信社要求增加贷款时,再由其他贷款户用所贷款项向好景公司账户偿还所借款项,以此类推,循环使用。

“4950万元的那笔贷款就是在这样一种局面下发生的。”陈逢耀说,基于好景公司此前与郁南农信社的良好合作,加之公司还有其他贷款需要,为避免双方关系交恶,“蓄水池计划”才得以实施”。

一份被视为来自郁南农信社内部的会议记录对此有所佐证。这份会议记录里写到,“梁镜辉借2500万一户,共2户,储水池作用,共5000万元,过桥资金,化解存量”;“好景下属企业5000万,限额内周转使用,随贷随用,日息不超5%,利息有天计天,尽量让借款企业保本微利”,记录时间是2013年1月23日。

陈逢耀告诉尚法新闻(ID:zgsbfzzk)记者,该份会议记录是他经当事人同意后从该郁南农信社某工作人员的笔记本上翻拍而来,但记者未能与该工作人员取得联系并对此予以证实。

焦点:另一笔4950万元的金融借贷

2013年2月6日,郁南农信社与祥达销售部曾签订一份《流动资金借款合同》,双方约定祥达销售部向郁南农信社借款2500万元,借款期限1年。同日,好景公司与郁南农信社签订《最高额抵押担保合同》,好景公司以其名下所有的2套商铺作为抵押物,抵押物价值5669.79万元。

2013年3月7日,郁南农信社又与郁南县都城镇昌泰建材销售部(以下建成昌泰销售部)签订一份《流动资金借款合同》,双方约定昌泰销售部向郁南农信社借款2450万元,借款期限1年。同日,好景公司与郁南农信社签订《最高额抵押担保合同》,好景公司以其名下所有的4套商铺作为抵押物,抵押物价值4985.68万元。

按照上述两份《流动资金借款合同》显示,祥达销售部和昌泰销售部的借款都属于最高额借款。本报记者从陈逢耀处了解到,祥达销售部和昌泰销售部的实际控制者皆为好景公司,而这也是好景公司愿意为其提供抵押担保的主要原因。

据郁南县西江会计师事务所的专项审计报告显示,从2013年3月20日开始,截止2013年5月31日,在最高额借款范围内(每次不能超过最高借款额度),昌泰销售部曾分批向郁南信用社借款6次,共计5370万元,并最终在2014年12月30日当天,还请所有款项。祥达销售部则从2013年2月7日开始,截止2014年12月30日,共计向郁南农信社借款8次(包括2014年12月30日当天再次抵押贷款的3800万元)共计11380万元,其中还款7580万元,至今仍欠3800万元。

“为什么会有后来这笔3800万元的贷款,他们的目的就是要遮盖以前那笔4950万元的窟窿。”陈逢耀表示,在实施3800万元贷款之前,好景公司与郁南农信社曾多次就此磋商,“事实就是在信用社的一手安排下,通过我们手里借出去的钱收不回来,我们也没法还贷,但其实我们在中间只起到一个过桥贷款的作用,所以他们头疼我们也头疼,协商到最后,还是决定让我们出面,先把4950万元的窟窿补上再想其他办法。”

如前文所述,双方多次协商过后,2014年12月29日,祥达销售部又与郁南农信社再行签订了一份《流动资金借款合同》,约定借款3800万元。

进展:民案中止,刑案待诉

根据郁南县西江会计师事务所的专项审计报告所示,2013年3月28日,在最高额借款范围内,昌泰销售部一次性向郁南农信社借款1500万元。同日,郁南农信社贷款户黄某向好景公司出具借据借走该1500万元,用于偿还此前所欠郁南农信社贷款等。同样在3月28日当天,郁南农信社贷款户彭某以同样方式从好景公司借走2000万元。

负责去郁南农信社办理上述转借贷款业务的好景公司财务负责人表示,时至今日,共计有4家贷款户从好景公司手上借走总额约3800万元后,因后续无法继续从郁南农信社进行贷款,进而无法偿还所欠好景公司的借款,最终导致3800万元贷款彻底背在了好景公司头上。

   “说白了,在这件案子里我们企业是最冤的,一方面我们替信用社解决了逾期贷款的麻烦,另一方面经我们手借出去的钱彻底打了水漂,3800万贷款如今全都背在我们头上,我们该找谁说理去。”陈逢耀说。

2018年11月10日,因对一审判决不服,好景公司提起上诉,称郁南农信社以向好景公司发放贷款为名,由郁南农信社向其他贷款户转借贷款,并在转借贷款后向其他贷款户扣收所欠贷款本金和利息,但因部分贷款户到期无法偿还,导致好景公司所参与的4950万元“蓄水池计划”中的3800万元无法收回,从而也导致好景公司未能将其后所欠贷款3800万予以偿还。

上诉状中,好景公司称其是被诱骗参与“蓄水池计划”,而今造成其损失达5000多万元,郁南农信社应对不能收回涉案贷款承担法律责任。

2019年2月25日,在云浮市中级人民法院询问调解笔录中,好景公司律师称因梁镜辉、张枝泉(郁南农信社原主任)涉嫌犯罪已被逮捕,该贷款行为的合法性则需待刑事案件结果作出后方可进行判断,因此提请法院中止审理。

2019年3月1日,云浮中院作出民事裁定,认为该案必须以另一案的审理结果为依据,而另一案尚未审结,因此决定本案中止诉讼。

3月19日,尚法新闻(ID:zgsbfzzk)记者向郁南农信社现任理事长蔡碧伟寻求对此事的看法,蔡碧伟明确表示暂不回应。

把脉银贷政策风向标

广东省郁南县人民法院在2018年10月19日的(2018)粤5322民初987号民事判决书中写道,郁南农信社提出,按照合同约定,祥达销售部原经营者谢金许立即向农信社清偿贷款本金3800万元及自2017年3月21日起至实际清偿日止的利息、罚息、复利(根据《流动资金借款合同》、《借款借据》约定计收;贷款利率为7.8%,按年度调整;逾期贷款罚息在本合同执行利率水平上加收50%,逾期支付的利息按罚息利率按日计收复息;暂计至2018年6月20日,利息1832141.2元,本金的罚息1702704.78元,利息的罚息163845.16元,复利40197.61元,本息合计为41738888.75元。)

导致郁南县农信社与借贷方交恶的原因是,2014年12月30日,依约向祥达销售部发放3800万元流动资金贷款,借款时限为即日起到2017年12月29日,借款利息7.8%。因为祥达销售部严重违约,各保证人亦未承担担保责任,构成严重违约。  

郁南县法院认为:“本案系金融借贷合同纠纷。郁南农信社与祥达销售部签订的《流动资金借贷合同》是双方当事人真实意思表示,合法有效,双方当事人应依照合同的约定履行各自的义务。”“好景公司承担抵押担保责任后,享有向谢金许进行追偿的权利。”

然而,郁南警方以好景公司法定代表人梁镜辉涉嫌骗取贷款罪,郁南农信社原主任张枝泉涉嫌违规放贷,将两人控制。导致被法院认定为经济纠纷的民事案件,在一审终结后,升级变调为刑事案件。

2019年3月1日,广东省云浮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事裁定书写道:本案要以该案的审理结果为依据,在好景公司提交《中止审理申请书》的情况下,裁定为“本案中止诉讼”。

 哪一方向警方报警,目前无从得知,警方介入后让诸多民间企业及其管理人员深陷“骗贷”旋涡,着实让包括郁南县、云浮市两级法院都难圆其说,更让好景公司及诸多民间企业家感慨“好人难为”。

尚法新闻(ID:zgsbfzzk)记者梳理资料及和相关人士了解,看不出好景公司和公司法定代表人梁镜辉出面担保的动力何在,“除了企业在郁南农信社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屈从之外,尚未看到他们的利益点在哪里。”

2018年11月1日,习近平总书记在民营企业座谈会上的讲话强调,要保护企业家人身和财产安全。稳定预期,弘扬企业家精神,安全是基本保障。我们加大反腐败斗争力度,是落实党要管党、全面从严治党的要求,是为了惩治党内腐败分子,构建良好政治生态,坚决反对和纠正以权谋私、钱权交易、贪污贿赂、吃拿卡要、欺压百姓等违纪违法行为。这有利于为民营经济发展创造健康环境。纪检监察机关在履行职责过程中,有时需要企业经营者协助调查,这种情况下,要查清问题,也要保障其合法的人身和财产权益,保障企业合法经营。对一些民营企业历史上曾经有过的一些不规范行为,要以发展的眼光看问题,按照罪刑法定、疑罪从无的原则处理,让企业家卸下思想包袱,轻装前进。

尚法新闻(ID:zgsbfzzk)记者了解到,梁镜辉涉嫌骗贷一案已由云浮市检察院移送至云浮市新兴县检察院,目前还在审查起诉阶段。郁南县政商界人士告诉尚法新闻(ID:zgsbfzzk)记者,该案件的走向受到各方关注,并影响当地银贷政策和民间资本运作的落地解读。

编辑:

本文标签: 广东郁南骗贷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