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法治 > 正文

“错养23年儿子诉河南高院”追踪:女子索赔近300万

内容导读: 27年前,重庆朱晓娟仅一岁儿子被保姆抱走。1995年,河南警方解救一名被拐男童,后经河南高院鉴定,男孩与朱晓娟系亲子关系,一起生活至今。2018年1月,保姆现身,并将其亲生儿子送回。朱晓娟遂以鉴定有误为由,将河南高院告上法庭。今日(6月4日)...

27年前,重庆朱晓娟仅一岁儿子被保姆抱走。1995年,河南警方解救一名被拐男童,后经河南高院鉴定,男孩与朱晓娟系“亲子关系”,一起生活至今。2018年1月,保姆现身,并将其亲生儿子送回。朱晓娟遂以“鉴定有误”为由,将河南高院告上法庭。今日(6月4日),新京报记者从重庆市渝中区人民法院最新获悉,朱晓娟在其诉状中,请求法院依法判令河南高院赔偿近300万元。

“错养23年儿子诉河南高院”追踪:女子索赔近300万

  1992年6月,保姆进门7天后带着盼盼失踪。受访者供图

“错养23年儿子诉河南高院”追踪:女子索赔近300万

  2018年重庆市公安局认定,朱晓娟与被解救的孩子亲子关系不成立。新京报记者 王煜 摄

  据新京报此前报道,27年前,重庆朱晓娟仅一岁的儿子盼盼被保姆抱走、三年寻子未果。1995年,河南警方解救了一名被拐卖的男孩,后被河南高院鉴定,男孩与朱晓娟是“亲子关系”,一起生活至今。不过,命运似乎开了一个玩笑,2018年1月,保姆现身,并将其亲生儿子送回。

  经过重庆警方的亲子鉴定,保姆送回的男子刘金心与朱晓娟是母子关系,而朱晓娟从兰考警方解救行动中抱回、并养了20多年的“儿子”,与其“亲权关系不成立”。

  2018年7月,朱晓娟就河南省高院当年的错误鉴定结论,诉至法庭,希望获得赔偿。

  今日(6月4日)下午,新京报记者从受理此案的重庆市渝中区人民法院最新获悉,经庭前调解无果,该案已进入诉讼程序,朱晓娟在其诉状中,请求法院依法判令河南高院赔偿近300万元。

  新京报记者从河南高院一工作人员处得知,就鉴定结果出错一事,已向朱晓娟进行道歉,并积极进行沟通、调节,但因赔偿金额问题,双方未能达成一致。

  针对索赔金额,朱晓娟今日下午告诉新京报记者,近300万元的索赔金额,包括了河南高院的侵权行为给她造成的195.8万元经济损失,此外,还有100万元的精神损害抚慰金。

  “这个结果对我而言,无疑是晴天霹雳”,朱晓娟称,接回“盼盼”后,在长达23年的岁月中对其倾尽全力、百般呵护,为其创造了良好的成长、教育环境,呕心沥血的将其抚养成人,“没想到在时隔多年后却突然出现惊天变故”,23年后又是一纸鉴定结论,把已经愈合的伤口又撕开了一条血淋淋的口子。

  对于河南高院所称“当年因技术原因出现差错”,朱晓娟表示无法接受该解释,“要么是血液样本搞错,要么是鉴定环节造假”,希望可以得到一个合理解释。

  目前,原被告双方已进行证据交换,开庭时间未定。

  新京报记者 李一凡

编辑:

本文标签: 河南高院错养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