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法治 > 正文

曹长征:扳倒副省级高官、状告省高院院长 再怼法官“不懂法”

内容导读: 曹长征 近日,一篇署名宝鸡市司法局副局长曹长征的文章在网上传播。文章批评宝鸡市中院法官在办理一起案件中出现多处程序违法。宝鸡市中院表示,正在对相关问题进行核实。 两公司合同纠纷打了8年官司 曹长征现任宝鸡市委依法治市办主任、宝鸡市司法...

曹长征:扳倒副省级高官、状告省高院院长 再怼法官“不懂法”

曹长征

 

近日,一篇署名宝鸡市司法局副局长曹长征的文章在网上传播。文章批评宝鸡市中院法官在办理一起案件中出现多处程序违法。宝鸡市中院表示,正在对相关问题进行核实。

两公司合同纠纷打了8年官司

曹长征现任宝鸡市委依法治市办主任、宝鸡市司法局副局长,2015年,他应新渭路社区党组织请托,为宝鸡市世华制粉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世华公司)提供法律援助,义务代理该公司与宝鸡泽润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泽润公司)合同纠纷案。昨日,他说:“该案法官屡屡程序违法,践踏法律尊严,我实在忍无可忍。”

相关资料显示,2006年至2008年,世华公司和泽润公司签订协议,约定由世华公司将其位于渭工路55号的约10亩土地转让给泽润公司,泽润公司支付400多万元转让金;泽润公司以1500元每平方米的成本价向世华公司返还24套住宅和450平方米厂房,世华公司购房款在泽润公司应付给世华公司的转让金中抵扣。2009年1月,泽润公司向世华公司12名职工交付了预分的住宅。但在剩下的住宅和厂房交付过程中,双方发生纠纷,官司一打就是8年多。

2010年5月,渭滨区法院作出民事判决,原被告均提出上诉,宝鸡市中院发回重审;渭滨区法院重审后2011年9月作出民事裁定,驳回原告世华公司的起诉,原被告又提出上诉;宝鸡市中院审理后裁定撤销渭滨区法院民事裁定,指令渭滨区法院审理;渭滨区法院审理后2013年1月作出民事判决,原被告均提起上诉;2015年6月,宝鸡市中院作出民事判决,世华公司提起上诉;2017年4月,省高院撤销宝鸡市中院民事判决,案件发回渭滨区法院重审;因管辖权问题,案件由宝鸡市中院审理至今。

质疑法院屡屡程序违法

昨日,曹长征称,该案再审期间,法院屡屡程序违法,让他产生了法官为啥不懂法的疑问。

疑问1:案件被无故拖延近五个月。“省高院裁定书2017年4月中旬从西安发出,但渭滨区法院直到2017年9月7日才向世华公司发出开庭审理的传票,原因未知。”

疑问2:主审法官逾期45天才送达裁定书。“为防止泽润公司转移财产,世华公司于2017年12月12日向宝鸡市中院递交了财产保全申请书,中院于2017年12月17日作出民事裁定书,查封泽润公司位于宝鸡市大庆路的房产。按照法律规定,裁定书当庭要送达原被告双方。但在我多次索要并向民二庭领导反映后,付法官才在逾期45天后将裁定书给了世华公司。他为什么这样做?”

疑问3:不按规定查封房产。“按照相关法律规定,宝鸡市中院应当对查封的泽润公司房产贴封条、发公告。宝鸡市中院做出裁定书至今已大半年了,却一直没做任何查封处理,放任被查封房产非法销售。”

疑问4:对可疑证据拒绝调查。“房产被查封后,泽润公司于2017年12月向宝鸡市中院递交了《保全裁定异议书》,并附有31份《拆迁安置协议书》,提出这些被查封的房子是拆迁安置房,不应被查封。世华公司请求宝鸡市中院对《拆迁安置协议》的真伪调查取证。但宝鸡市中院对该合法请求至今没有理睬。”

疑问5:回避申请逾期不做裁定和超越审判期限。“世华公司于今年2月6日向宝鸡市中院递交了《关于请求付某某法官回避的申请》。按照民事诉讼法的规定,法院应当在3日内就是否回避作出决定,但半年多过去了没有任何答复。另外,按照法律规定,本案重审的期限为6个月,即最晚应在2018年5月结案。但案件却被搁置至今,宝鸡市中院超越审判期限,程序严重违法。”

对这些疑问,宝鸡市中院宣教处冯姓副处长表示,中院领导已过问,目前正在对案件审理情况进行询问调查,涉事法官暂不便接受采访,等核实完,会根据情况进行回应。 

曹长征:扳倒副省级高官、状告省高院院长 再怼法官“不懂法”

曹长征

 

曹长征其人:曾扳倒省政协副主席 在副处级任职23年至今

文章内容来自2007年12月18日《南方周末》

 

8月下旬,一篇“11名情妇联手告倒陕西省政协原副主席庞家钰”的文章在网络和报刊广为流传。但本报记者调查发现,真正的举报人,是宝鸡市司法局干部曹长征。中纪委庞家钰案调查组的一位成员向本报记者证实,“主要是曹长征,以及其他几名干部的实名举报,引来中纪委的调查”。

曹长征:扳倒副省级高官、状告省高院院长 再怼法官“不懂法”

庞家钰

 

“11名情妇联手告倒庞家钰?要真如此,中纪委还费那么大力气干嘛,这些情妇一露面就足以处理庞家钰了。”面对某媒体的报道,陕西省宝鸡市司法局助理调研员曹长征付诸一笑。

这个喜欢用“坏蛋”、“坏人”来称呼对手的中年男子,正是扳倒陕西省政协原副主席、原宝鸡市委书记庞家钰的关键人物。在长达9年时间里,他持续调查并实名举报庞家钰,最终引起中纪委关注。

中纪委庞家钰案调查组的一位成员向本报记者证实,“主要是曹长征,以及其他几名干部的实名举报,引来中纪委的调查”。

2007年2月,庞家钰被中纪委移交给最高人民检察院立案调查。“如果不是目前还有某些阻力,应该很快就能开庭了。”中纪委工作人员告诉本报记者。

曹长征在举报前曾屡受庞家钰的打压,但他否认举报是出于个人恩怨。

他说:“我要让他知道,党内还是有人敢和邪恶斗争。”

莫名其妙被免职

“曹长征和庞家钰的矛盾多年前就公开化了。”宝鸡市一位老干部说。

曹长征农村出身,上大学前已工作10年。1977年高考恢复后,他连续5年参加高考,终于在1981年考上西北政法学院哲学系。

毕业后,曹长征在宝鸡市纪委工作了8年。谈起这段经历,曹长征说:“那时我一年能办6个案子。”他给记者翻出一叠荣誉证书,“我年年都是优秀工作者、模范党员。”

1995年,通过公选,曹长征考上了宝鸡市司法局副局长一职。按他自己的介绍,“比同龄人早10年当上了副处级干部。”

“虽然那时我对他还不熟悉,但看到他能通过公开选拔上来,相信是个有能力的人。”时隔十多年,宝鸡市一位老干部对他还印象颇深:“年轻,正派,观点新,有些傲气。”

1998年4月的一天,曹长征的命运发生了转变。一位市委组织部的副部长找他谈话:“你在1997年年终考核中有三分之二以上的不称职票,被定为不称职,决定改任你为司法局助理调研员。”

刚当两年副局长就被免职,这对心高气傲的他而言是个严重打击。助理调研员虽和副局长同属“副处”,但没有实权,“从此以后,我的工作内容就是喝茶看报闲聊”。

曹长征不甘心就此与仕途失之交臂。他试图再通过“公选”寻找其他出路。

1998年6月开始,他先后到西安市、广西南宁、陕西省、江苏徐州市参加过约六七个职位的中高级干部招考,几次进入面试,最后都不了了之。

曹长征自忖面试表现都不错,但次次名落孙山,令他百思不得其解。

2000年9月,他通过全国律师资格考试获得了律师资格证。11月,他参加宝鸡市委组织部公开选拔副县级领导“公选”,同样顺利进入面试。

“没想到在宝鸡当地发现了个人才。”当时面试他的评委之一,陕西省作协副主席、宝鸡市作协主席李凤杰向本报记者回忆:曹长征的口才、文采让他非常满意。但正当他准备给曹一个高分时,边上有评委悄悄拉住他,“这个人上面打招呼了,不用录取。”

曹长征事后听李凤杰提起此事,他突然想起,广西南宁那次厅级干部面试结束后,对方打来电话表示满意,但没过两天,又来电致歉,理由就是:“宝鸡这里说你不能用……”

曹长征开始怀疑,打招呼的人,可能与新上任的市委书记庞家钰有关。

十年之前的过结

庞家钰在1998年2月成为宝鸡市委书记,此前5年一直担任宝鸡市市长。

小干部曹长征的日常工作轨迹,和庞家钰罕有交集。但在1997年的一次会议上,心高气傲的曹长征和庞家钰爆发了一次争吵。

那是宝鸡市人防办召开的一个座谈会,在会议主持者的动员下,席上最年轻的曹长征第一个发言。“他光头,说话大声,特征明显,话也说得大胆。”当年参会的一位工作人员说。

曹长征在会上提出:人防设施的建设要有超前性,现在中国是12亿人口,设施建设规模要按15、16亿人口考虑。“胡说八道!”市长庞家钰一拍桌子,打断了曹的发言,“什么15亿人口,现在不到13亿人口嘛。”

曹长征以为对方没听清,就重复了自己的意见,又被庞家钰的一声“胡说八道”打断。

“他们就在会上大声吵起来了。”陕西省人防办一位姓孙的工作人员回忆说。

散会后,据曹长征回忆,当他走过庞家钰身旁时,庞睁开眼睛,问:“八五、八六年,你是否到晶体管厂去过?”

1985年下半年,曹长征刚到宝鸡市纪委工作时,宝鸡市秦岭晶体管厂有几位工程师曾实名举报厂领导倒卖黄金,他是办案人。“办案时,我发现厂领导的确有问题,提出支持举报人的意见。但最后,因为某些领导的干涉,最后没有立案。”

那时曹长征刚到宝鸡工作,不知道庞家钰曾在这家工厂当过4年副厂长,一年多前刚调至宝鸡市电子仪表工业公司任经理,而此时,庞家钰的妻子潘玉芝还是这厂里的技术人员。

曹长征没想到,十多年后,庞家钰还记得这件事。他回答了声:“噢。”就走过庞的身边。他那时已经发现:“庞家钰是个会记仇的人。”

“庞家钰有个毛病,先入为主,总是最先听到别人说什么了,就相信什么,自己不了解。”宝鸡市一位在政府工作了30年的退休干部说。

“庞书记说你不能用”

曹长征悟到了背后的阻力可能来自庞家钰时,曾试图通过几位老领导,去和庞家钰说说,“让他了解我是什么样的人”。

但回复令曹长征绝望。一位老领导回话:庞书记说你不能用。

此时,关于庞家钰的问题,小圈子已有传言。

1992年,庞家钰出任宝鸡市国债委主任期间,宝鸡市财政证券公司滥发债券3亿多,1998年案发后,宝鸡市财政证券公司总经理胥宝生被判处死刑。

庞家钰担任总指挥的冯家山引水工程,1999年刚建成后,就在短期内连续三次发生水管爆裂事故。这条水管,是宝鸡市的主要供水管道,每次爆裂均导致市内停水多日。许多人怀疑水管质量有严重问题。

2000年前后,庞家钰还把两个女儿送出国留学。干部们议论:“靠他的工资,怎么养得起?”

“他还养情妇,大家知道名字的就有两三个。”曹长征说,这些传言,均出自庞家钰的身边人。

2000年5月,曹长征当时带着党章、各种党内文件,向庞家钰提出,1997年年终考核的投票有假,请求重新审查免职一事。庞家钰不置可否。

年末,曹长征再次闯进庞家钰的办公室:“你给我弄的那些黑材料怎么办,你讲不讲良心!”据曹长征回忆,庞家钰很傲慢地回答,“宝鸡市这么多领导干部都像你一样来找我,我还有时间工作吗?”

实名举报

2001年8月,曹长征将一封举报信寄给了多位国家领导人和中央各部委。其中有一封信,他还通过清华大学一位知名法学教授,直接递给了某位中央政治局常委。

“突然被免职,谣言压得我抬不起头,有人说我掩护老婆贩毒,有人说我嫖娼被抓了。”曹长征说:“走在路上,遇见老领导,我都不敢说话,怕一句话说得不好,传到庞家钰耳朵里,再遭报复。”

“再继续下去,我要疯了,我必须站起来和他斗争。”曹长征告诉记者,他这么做的直接原因是:“起码让社会上的人知道我没有什么问题。”

曹长征收集了庞家钰涉嫌收受贿赂、玩忽职守等的大量证据。在每封举报信的后面,附上了自己的身份证、工作单位、联系电话。

“要通过举报扳倒一个副省部级官员太难了。”他以在纪委工作过的经验,认为只有实名举报才有用。如果匿名,举报资料会在第一时间被筛掉。

不知是实名举报还是通过特殊途径递出的信起了作用,2002年,陕西省纪委派出一个工作组进驻宝鸡市。但三个月后,工作组撤走,庞家钰不仅安然无恙,而且还有消息说,将升调到省上任职。

公开对抗

在等待举报结果的同时,曹长征和庞家钰之间的对抗,逐渐变得更为公开和激烈。

2001年下半年,一天清晨七点半左右,正是上班时间,庞家钰一走进市委大院里,曹长征就冲了上去,拦住他,大声质问:“冯家山工程你拿了多少回扣?”“提拔范太民(宝鸡公安局原局长,因贪污被判刑)你执行的是什么组织路线?”

庞家钰回答:“你可以去告嘛。”

来上班的办公室主任、秘书等人迅速在他和庞之间隔开一道人墙,保护庞家钰脱身。

“我让他丢丢脸面就行了。”曹长征说。

年末,两位老领导找到曹。“他们劝我这办法不行。”曹长征说,“他们让我去庞书记家里一趟,说点好话,在换届时就帮你解决了工作问题。”“去家里,不要皮薄。”皮薄,这在陕西方言中暗示,上门要送礼,不能送得太少。

这些暗示,让他确信庞家钰还是个贪官。曹长征说自己当时就拒绝了领导的建议,“举报他和个人恩怨无关。这是出于一个党员的社会责任。”

2002年11月,在庞家钰的办公室里,曹长征和庞家钰直接摊牌:“你在宝鸡做市长、书记10年,干了不少坏事。你不要把400万宝鸡人当傻瓜。我比你年轻15岁,我要举报你一辈子。”

庞家钰当时动怒了,瞪着眼睛说:“我不怕。”

到了2003年初,庞家钰将调离宝鸡,升任陕西省政协副主席前,两人有过最后一次面谈。曹长征说,这次庞家钰的态度软了下来。

“他对我说:‘对你工作的处理有些粗糙,我代表市委给你道歉……我已经给某某说好了,马上给你安排。’”

“那我就等一等。”曹长征回答。

中纪委的电话

曹长征等了两年,工作没有任何改变。为了避免给妻儿带来麻烦,他还在2004年和妻子办理了离婚手续。

2005年8月,他又将一封相同内容的举报信,寄给中央常委和相关各部门。这次,不再是他一个人在战斗,他找到了六名原宝鸡市委、市政府的工作人员一起举报。在举报信后面,七个人全部署上了真实姓名。

“我动员他们在举报信上签字,他们了解一些情况,也对庞家钰有意见。”曹长征说。

这封举报信的内容和前一封基本相同,更精炼一些,增加了证据。曹长征不仅把信寄给了中央部门,还同时寄给了新华社、人民日报。他相信:“寄出的十几封信,总有一封能击中目标。”

两个月后,正在上班的他接到了一个神秘的电话。对方让他找一个安静的地方再说话。到了僻静地后,对方自报家门:中纪委。

2006年3月,他带着8000字的情况说明,赴西安和中纪委人员接头。

他提前一天就到了西安,借宿在一个地下室里。“约的是第二天早晨八点半见面,当天早上出发就赶不上了。”

第二天,曹七点半就守在了约定地点。对方来了四五个人。曹长征才说了5分钟,一位领导就拍案而起,“一定要一查到底。”

接下来的事情进展速度之快出乎曹长征的意料。2006年3月,中纪委调查组入驻宝鸡、兰州等地,5月,庞家钰案的众多涉案人员同时被抓,9月15日,庞家钰归案。

庞家钰迅速落网,让曹长征欣喜若狂。但为何第一轮举报为泥牛入海,第二次举报却能立竿见影,是他的举报导致庞家钰落马还是背后还有其他因素的作用,他至今仍没想清楚。

庞家钰的遗留影响

2007年9月11日,宝鸡市政府大楼内,拧开水龙头,只听见水管隆隆地响,流不出一滴水来。“昨天水管又爆了,我们大楼现在间歇性停水。”曹长征抱歉道。

十几天前,这条庞家钰任内留下的水管刚经历过第七次爆管,宝鸡市80%的地区因这次爆管停水。

“因为结局的光明,这9年,我不觉得过得悲惨。”曹长征说。但对宝鸡市——这个人口近400万的西部工业重镇,时至今日,庞家钰留下的麻烦还时不时困扰着每个人。

告倒了庞家钰,曹长征的职务仍然没有变化,仍然是市司法局的助理调研员,业余时间以公民代理的身份帮别人打一些官司。他一直为自己当初被免职而申诉,但至今没有效果。

他仍然光头,说话声音洪亮,性格开朗,经常开怀大笑。

扳倒庞家钰后,他成了宝鸡的名人,走在宝鸡大街上,时常会有陌生人热情招呼他,而有的熟人却会悄悄避开——他的火爆性格仍然令一些人畏而远之。

庞家钰被抓不久,曹长征在政府大院遇见庞家钰的一老部下,曹说:“庞家钰被中纪委双规了。”对方回答:“中纪委算个球!”曹长征一把揪住对方的T恤领子,高叫:“你这是骂共产党!跟我去纪委!”两人扭在一起,对方的衣领被曹长征揪了下来,没说话就跑了。(以上为南方周末报道内容 原标题为庞家钰案“深喉”真名现身十年官场恩怨 首度述说)

而根据澎湃新闻2015年9月6日报道,曹长征在当年8月举报了陕西高院院长阎庆文。2015年8月31日, 曹长征走进陕西省高院法官违法违规举报中心举报称:陕西高院裁定再审的一起民事纠纷案,实际已过了申请再审的时效;再审期间暂缓执行该案原审生效判决期限已过,却拖延3个月不予恢复执行;本案通过“院长发现程序”裁定再审,而院长阎庆文却没有在相关的裁判文书上署名。

 

曹长征:扳倒副省级高官、状告省高院院长 再怼法官“不懂法”

通知书。图片来自2015年9月6日澎湃新闻

但经过检索,并无关于该案的后续报道。

编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