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法治 > 正文

湖南警察打死宾馆老板被指乌龙案追踪:一审被延期审理

内容导读: 图为衡阳县人民法院作出的延期审理决定书 引发网络热议的湖南耒阳5名民警打死宾馆老板案近日颇不平静。距离6月5日一审开庭后刚过去2个月,衡阳县人民检察院便以需要补充侦查为由,主动向衡阳县人民法院提出延期审理的建议。8月9日,衡阳县人民法院...

警察打死人1

图为衡阳县人民法院作出的延期审理决定书

引发网络热议的“湖南耒阳5名民警打死宾馆老板案”近日颇不平静。距离6月5日一审开庭后刚过去2个月,衡阳县人民检察院便以“需要补充侦查”为由,主动向衡阳县人民法院提出“延期审理的建议”。8月9日,衡阳县人民法院对耒阳市蔡子池派出所民警徐广利以及协警廖星、贺亚伟、李康慧、谭昕晖5人被控涉嫌“犯故意伤害罪、滥用职权罪”一案作出了“延期审理决定书”。

5名民警被控犯罪,缘于2年前湖南耒阳远东宾馆老板吴小芳因在派出所问话离开5天后死亡的事件。2015年8月25日晚,42岁的吴小芳因术后抢救无效死在耒阳市人民医院。由于吴小芳在其死亡的5天前与派出所民警有过肢体接触,其家属便怀疑是派出所工作人员殴打致死。事发后,检方介入,多名派出所工作人员被逮捕关押至今。

如今,随着这份《延期审理决定书》的“出炉”,似乎又让这起湖南5名派出所民警被指涉嫌打人致死的案件存有太多不为人知的隐情。

8月16日,《中国商报法治周刊》曾以“湖南耒阳警察打人致死案被指乌龙,或系医疗损害致死”为题对该案的来龙去脉进行了披露。

报道中曾提及吴小芳在2015年8月25日晚在医院因术后死亡的2个月内,湖南衡阳市耒阳公安局向死者家属实际支付了赔偿款204.99万元(2015年10月12日赔付死亡赔偿金、丧葬费等127.356万元,余款在2015年10月10日、30日分两次付清),其中包括耒阳市卫生和计划生育局及其代耒阳市人民医院以“工作经费”的名义支付给耒阳市公安局的109万元。

警察打死人2

图为死者吴小芳事件中,耒阳市公安局给予赔偿204.99万元的说明

对此,8月25日,记者来到湖南耒阳市卫生和计划生育局采访核实。该局主管宣传工作的张为能副局长告诉记者,由于前任局长已经调走,他对发生在2015年的事情也不清楚,需向耒阳市人民医院了解情况后才能答复。

9月6日,记者再次致电张为能副局长了解情况。“我们局刚合并不久,具体的情况也不清楚。后来我问了耒阳市人民医院,他们也不愿多说,医院只是说给检察院都说清楚了。但钱是出了,医院的人说,不是因医疗事故赔付的钱,当初是为了解决和处理好问题.....我也不是当事人,所以不清楚情况。既然走司法程序了,死者是不是医疗事故,或者说跟派出所民警没有关系,法院应该会调查清楚的。”张为能副局长在电话里这样告诉记者。

记者曾多次向耒阳市人民医院院长黄小都采访求证。“衡阳市检察院已经到我院做了调查和取证,请向他们了解......卫生局是我们上级部门,他们的意见代表我们医院的意见,谢谢。”黄院长在短信中给记者如此回复。

“耒阳市政法委是收到耒阳市公安局的77万元协调费,但我们都转交给吴小芳的家属了。”耒阳市政法委的一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

记者调查发现,湖南省湘雅司法鉴定中心、广东中山大学法医鉴定中心对死者吴小芳作出的“腹部、双侧季肋部遭受钝性外力作用引起心脏挫伤并心包积血填塞”等鉴定结论,上述体征与临床表现在耒阳市人民医院临床病历的B超、CT、心电图等检查材料里均未有明确影像和心电体现或显现。

“27秒打人7人在场” 未被检方查实

记者注意到,公诉机关指控,在27秒的时间里,民警徐广利与另4名协警都有殴打吴小芳的行为。

徐广利是耒阳市蔡子池派出所金盆中队的负责人。2015年8月20日,耒阳市公安局在全市范围布置下达了统一清查整治行动。当日,徐广利送孩子去长沙读书,后接到通知又急忙赶回耒阳,还未来得及回家换衣服就投入到工作之中。因此,监控视频中就出现了徐广利身着白色衣服在吴小芳的宾馆前台检查工作时将吴小芳带走的片段。

然而,在这5天内,死者吴小芳的生活轨迹似乎又很清晰:2015年8月20日晚9时许,吴小芳在派出所待了3个小时后自行离开。第二天(21日)因感冒自行去诊所输液2天;23日晚11点因突发不明原因腹痛去耒阳市人民医院住院治疗,于24日行肠道切除手术后一直昏迷不醒,经抢救无效于25日晚8点死在ICU病房。

警察打死人4

图为吴小芳在耒阳市人民医院动手术后经抢救无效死亡。

吴小芳的不幸死亡,其家属伤痛欲绝,同时也让耒阳市蔡子池派出所多名工作人员为此陷入了一场“浩劫”。

2015年9月11日,湖南省湘雅司法鉴定中心作出“死者吴小芳是腹部遭受外力冲击震荡累及心脏所形成......死者遭受外伤时间约在3-5天之前”的鉴定结论后,第二天(9月12日),耒阳市人民检察院便将徐广利、廖星、谢伟、李康慧、贺亚伟、谭昕晖等人控制在耒阳市远大宾馆的房间内。

据了解,死者吴小芳在蔡子池派出所一共待了3个小时。除了在民警徐广利的办公室里待了27秒没有监控录像外,其余时间都处在监控视频之中。

27秒有多久?但正是这27秒的“盲区”,似乎又成为蔡子池7名派出所工作人员正常履职被指打人致死的“关键证据”。

于是,检方立案侦查以此为“突破口”。公诉机关指控,徐广利、廖星、李康慧等5人在徐广利的办公室里都有殴打死者吴小芳的行为。

后来,蔡子池派出所7名工作人员中,除2名(民警李灏、协警谢伟“做污点证人”)被取保候审外,其余包括民警徐广利以及协警廖星、谭昕晖、贺亚伟、李康慧均被提起公诉。

一名接近案情信源的知情者透露,案卷中出现了民警徐广利、李康慧、贺亚伟等人多份各不相同且前后矛盾的“供述”。譬如第一次口供是说打了腹部,第二次口供又改成打了肋部。

“湖南湘雅司法鉴定中心作出鉴定结论后,中山大学法医鉴定中心在重新鉴定时,所作出的鉴定结论对死者吴小芳的受伤部位表述不一致。湘雅司法鉴定中心指吴小芳的腹部被外力所伤,检方办案人员逼迫徐广利他们承认打了腹部。中山大学法医鉴定中心的鉴定结论为双侧季肋部被外力所伤时,检方办案人员为了获取徐广利、廖星、贺亚伟、谭昕晖、李康慧等人的有罪供述,又逼迫徐广利他们承认有击打吴小芳双侧季肋部的供述。”该知情人说。

对于上述两份司法鉴定意见结论,中南大学教授熊平接受辩方邀请,作为“有专门知识的人”参与诉讼出庭提出专家鉴定意见:“吴小芳是死于疾病,不是伤害致死。”

熊平教授指出,“湖南省湘雅司法鉴定中心的法医学鉴定意见不能成立,中山大学法医鉴定中心的司法鉴定意见存在不当”。

记者采访了解到,湖南省湘雅司法鉴定中心作出的第一份鉴定意见书,并未对耒阳市人民医院送检的临床病历材料予以认真审核。

对此,记者多次致电湖南省湘雅司法鉴定中心的工作人员采访求证,均被拒绝回应。

湖南衡阳市一名法医专家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称,“打个最简单的比方,如果吴小芳当时被派出所民警打伤,无论是腹部或是双侧季肋部被打伤,腹腔只要有出血症状,医院的B超百分之百都会有液体的超声征象。如果心脏有挫裂伤,心电图肯定都会出现阳性表现。道理其实就这么简单,所以说医院的临床病历、心电图、B超等物理诊断依据很重要,缺一不可。”

协警廖星的“零口供”

协警廖星是5名被关押的嫌犯中唯一一个“零口供”的人。他既没有承认自己殴打过吴小芳,也没有指认他人有殴打吴小芳的行为。

今年34岁的廖星是一名退伍军人。廖星的父亲告诉记者,廖星的每月工资只有1450元。

廖星曾在一审庭审陈述时称,他没有打人也没有看见其他人殴打吴小芳,“我不能违心的说假话而去诬陷别人”。

“如果廖星真打人了,男子汉敢作敢当就应该接受处罚,我们也服。”廖星的母亲告诉记者,2016年1月20日,衡阳市检察院的办案人员王某在在湖南洞口县看守所审问廖星时,由于不按办案人员的意思说,当场给了廖星4个耳光。“廖星为此写了遗书,后在开庭时还交给了庭审法官。”

廖星的母亲告诉记者:“王某还威胁廖星,如果廖星说出去,就要让他坐牢。有一次,耒阳市人民检察院办案人员雷某曾当着我与儿媳妇的面,说廖星坐牢坐定了,要判他5年,还用廖星的妻子以后只能改嫁的话来吓唬我们。”

8月25日,记者见到了曾在一审开庭时出庭作证的协警谢伟。他说,2015年9月12日下午,自己与徐广利、廖星、李康辉等人都被叫到耒阳市公安局,干坐了几个小时。

“调查是从另一名协警朱斌开始着手的。当时有检察院的人将朱斌带走问话。据说朱斌在当日做过一份笔录材料称,他碰到吴小芳时,吴小芳告知其被人打了肚子和手。不久,我们都被带到远大宾馆。当晚大家都可以在一起说话,但第二天早上就把所有人控制了,每个人有两个人守着。”谢伟告诉记者。

谢伟还称,他之所以作出指认徐广利、廖星、李康慧等人有殴打死者吴小芳的虚假供述,是因为受到了耒阳市检察院办案人员的殴打和折磨。“实在受不了,才按耒阳市检察院雷某说的意见做笔录。办案人员捂住一个假材料诱骗我,说你看他们都指认你殴打了吴小芳,你还帮他们隐瞒干嘛?说了就放你出去。后来我答应了,雷某就让人开审讯室的监控录像,平时问话时都是关闭的。”

对此,8月28日,记者致电朱斌采访求证。朱斌称,在酒店进行清查时,他在现场,后来还带着吴小芳回派出所。“回派出所的路上并没有谁去殴打过吴小芳。”

“到派出所后,吴小芳在徐广利的办公室时我没在现场。我的视线里从没有看见有谁打过吴小芳。笔录里我肯定没有这么说过‘吴小芳给我说过他被人打了肚子或手脚之类的话’。我只记得吴小芳在监控录像里说过一句‘这么搞我我很不服气’的话,但这个‘搞我’的意思,应该是说派出所这样频繁查他的宾馆不服气。”朱斌说。

一民警赔付10万元后被释放?

记者采访时了解到,吴小芳被徐广利叫到办公室待了27秒的时间,另一名民警李灏当时也在办公室。在徐广利、廖星、贺亚伟等6人被羁押后不久,李灏以涉嫌犯包庇罪被网上追逃,被抓后关押至2016年4月才被取保候审。

“李灏出了10万元钱给死者家属才被释放。”一名知情人告诉记者。

对此,记者多次致电李灏联系采访,希望当面采访求证,但被其拒绝。“哎,算了吧,对不起,我真的什么都不想说了,我又能说些什么呢?这个......社会?法治、公理?”李灏用手机短信向记者回复。

本案中,蔡子池派出所民警在正常履职过程中有没有殴打吴小芳致其死亡的行为,以及吴小芳在耒阳市人民医院动手术后死亡的真正原因,一直都是双方争议的焦点。

记者在一审庭审中了解到,民警徐广利及其他协警一直坚称其没有殴打过吴小芳的行为。但因遭到检察机关办案人员的刑讯逼供和诱供,才有相互指证对方殴打吴小芳的“供述”。

“我认为吴小芳就是被他们派出所的人打死的。”在此前的采访中,记者致电采访吴小芳的妻子阳映芳时,她曾承认,吴小芳的背部有多处伤痕均为其刮痧造成。至于有宾馆服务员作证称死者吴小芳在门诊输液后曾连续打了几天麻将的问题,“他(吴小芳)没有打,是我打麻将,他只是在床上躺着。”阳映芳说。

民警疑被非法拘禁在宾馆

据记者了解,从2015年9月12日被控制在酒店内算起,徐广利、谭昕晖、贺亚伟、廖星、李康慧5人被关押至今的时间刚满2年。

徐广利的家人告诉记者,该案在2年内一共更换了4家检察机关立案侦查(耒阳市人民检察院、衡阳市人民检察院、蒸湘区人民检察院、衡阳县人民检察院)。

“耒阳市人民检察院办案的时间最长。该院在办案过程中因发现徐广利他们打人的证据不足,便启动了对徐广利家里的经济收入的调查,还调取了徐广利及其直系亲属的银行信息,但只查出徐广利家中仅有存款余额38000元。”徐广利的家人向记者透露。

但对于这个说法,记者并未得到当地官方的回应。

一审庭审时,徐广利、廖星等人的辩护律师曾指出,徐广利、廖星、李康慧、谢伟、谭昕晖、贺亚伟等人被耒阳市人民检察院办案人员将其控制在耒阳市远大宾馆的房间里,时间长达4天。

警察打死人3

图为耒阳市检察院办案人员将蔡子池派出所民警徐广利、廖星等人控制在该酒店。

根据刑事诉讼法规定,拘传、传唤持续时间不得超过12小时。拘传时间从犯罪嫌疑人到案时开始计算。执行时,应当说明拘传理由、押送住所,并出示拘传证。

“耒阳市人民检察院对徐广利、廖星等人没有出示拘传证,违反了拘传、传唤的法定程序,涉嫌非法拘禁和非法取证。明明是2015年9月12日被控制人身自由的,但拘传证上载明的日期都是9月15或16日。”一名不愿具名的知情人向记者透露,徐广利、廖星、李康慧等5人被关押近2年才一审开庭的原因,就是办案人员想借此“虚构”打人事实,将案件办成“铁案”,以此可以对被告人定罪量刑而故意拖延时间。

对于上述耒阳市人民检察院在办案中被指存在非法拘禁、刑讯逼供和诱供行为等方面的说法,8月28日,记者来到衡阳市人民检察院采访了解。

让人难以置信的是,在衡阳市人民检察院宣传综合处处长黄亚丽的带领下,记者在其信访大厅等了近一小时,直到有人临时在办公室里布置了摄像录音设备后,记者才见到了衡阳市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费旭东。费旭东告诉记者,衡阳市人民检察院很重视记者的采访报道,但他不会接受记者的采访,“我有权拒绝采访,不过可以聊聊其他的”。

“你的网名叫什么名字?你报道的信息是从哪里来的?有没有考虑死者家属这边……”然而,除了说出这些无关采访内容的话题以外,费旭东副检察长还直截了当地告诉记者,“如果记者提采访问题均不予回应”。

截至记者发稿,对于上述说法,衡阳市人民检察院一直未予正面回应。

记者调查发现,对于这起发生在2年前的湖南耒阳7名派出所民警正常履职被指涉嫌打人致死的事件,关键问题只有“27秒时间7个人在场”的事实经过。但任何事情只要有3人在场就没有秘密。然而,在经过4家检察机关近2年的调查,所有的法律手段似乎都已用尽,所有法律规定的期限似乎也用到了“极限”,其调查结果却仍然像迷雾一样,争议此起彼伏。那么,事件的背后到底又有什么样的不为人知的隐情呢?

对于事情的进展,《中国商报法治周刊》将继续予以关注。

编辑:

本文标签: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