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法治 > 正文

扬州国资委原主任被公诉 曾遭儿子前女友举报“豪宅成排”

内容导读: 日前,扬州市国资委原主任黄道龙(正处级)涉嫌受贿罪、贪污罪一案,由扬州市人民检察院依法向扬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检察机关在审查起诉阶段,依法告知了被告人黄道龙享有的诉讼权利,并依法讯问了被告人黄道龙,听取了其委托的辩护人的意...

日前,扬州市国资委原主任黄道龙(正处级)涉嫌受贿罪、贪污罪一案,由扬州市人民检察院依法向扬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检察机关在审查起诉阶段,依法告知了被告人黄道龙享有的诉讼权利,并依法讯问了被告人黄道龙,听取了其委托的辩护人的意见。扬州市人民检察院起诉书指控:1999年至2010年,被告人黄道龙利用担任扬州市审计局党组书记、局长、扬州市国资委党委书记、主任等职务上的便利,为有关单位和个人在业务承接、职务晋升等事项上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财物,数额巨大;2005年至2011年,被告人黄道龙利用担任扬州市国资委党委书记、主任职务上的便利,采取自批自报、虚开发票、通过下属单位虚报发票套现等方式,侵吞公款数额巨大。依法应当以受贿罪、贪污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来源:江苏检察在线

相关报道

“在扬州,你告不倒我们黄家!”实名举报前男友官爸,她经历了什么?

今年春节期间,“扬州女子实名举报前男友父子”成为舆论的焦点——扬州原国资委主任黄道龙因“豪车成群、豪宅成排、古董成堆”等问题被准儿媳举报。这桩“你不让我开心、我不让你过年”的事件迅速引发各方的热切关注。

(举报材料)

如今,黄道龙已经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事件中的“准儿媳”王燕茹告诉津云记者:“在扬州,普通老百姓扳倒官员的,我是第一个。这件事,我告了8个月。”王燕茹拿出一叠十多厘米厚的文件材料,“这都是这8个月的见证。现在我终于敢一个人出门了。”

从天而降的“第三者”

陈雪中是王燕茹家开的民宿的一名住客。4月26日下午,他坐在民宿的客厅里,对着一台笔记本电脑修改他的实名举报信,想以伪造档案、私生活混乱等问题举报扬州育才小学的一名教师。“她以前跟我好,和我相约一起离婚。我为她花了钱,丢了老婆,她又不承认,和我分了手。”

修改过程中,陈雪中不时向王燕茹请教。“她那个是前男友,我这个是前女友,意思差不多,我也希望媒体都能关注一下我这事。”在他看来,王燕茹是举报的“前辈”,更是解决情侣恩怨的“专家”。

“之前都在关心黄道龙贪污的情况,现在这个问题算是尘埃落定了,大家都开始问我感情方面的事。”王燕茹笑言。原因无他——这次轰动全国的“反腐”行动,确实是源于一场感情纠纷。

2017年7月24日,王燕茹坐男朋友黄宇的车回他们同居的尚城公寓。途中,黄宇称在王燕茹身上闻到了烟味,非常生气,质问她是不是在外面有了别的男人。

王燕茹说,黄宇脾气特别不好,总没事儿找事,她当时脾气也上来了,觉得黄宇又在故意找麻烦,两个人起了争执。“他在车里面打我,把我拖出车继续打我,回到家之后又打了我第三次,我就报了警。”

(当时王燕茹被打的伤)

二人来到派出所做笔录,王燕茹无意中在笔录上发现,黄宇的资料上婚姻状况一栏里是“已婚”。“后来我听说,他竟然在2017年2月份和一个广西的女人领证了,而我却一直不知道。”

王燕茹说,2017年2月,她和黄宇正在谈婚论嫁,计划在2017年之内结婚,她的家人甚至已经把婚讯出去了。“我家里都是‘老扬州’,这样一来,以后在扬州还怎么抬得起头。”

逼出来的举报

王燕茹在中国银行扬州分行工作,26岁那年由行长介绍,和黄宇相亲认识,双方以结婚为目的和他交往,到2017年已经将近七年。忽然她成了“小三”,对王燕茹来说不啻晴天霹雳。

“我要告他!”王燕茹非常愤怒,验伤的结果是轻伤,她想让黄宇承担相应的责任。验伤的医生劝她说,算了吧姑娘,他爸爸黄道龙是扬州高官,你告不动的。黄宇也放出话来:“你告吧,看看公安会不会理你。”

王燕茹仍旧希望打人者能受到惩罚,更不想轻易放过在感情上欺骗她的“渣男”。为了劝她放弃,黄宇的大姨夫来到她家中,和她父亲王元凤进行协商:“你能不能主事?能主事就把钱拿走,让你女儿撤诉。”王元凤表示,矛盾发生在王燕茹和黄宇之间,感情的事他不干预。

王元凤的态度令黄宇的姨夫不满,“在扬州,你是告不倒我们黄家的。”他说,“公安局如果能把我们家小宇处理掉,你们家要多少钱我们给多少钱。”

王燕茹回到家中,听过父亲拿给她的谈判录音,气得浑身发抖。“一般的家庭出了这种事,至少应该来给女孩子这边赔礼道歉吧?他们的处理方式、讲话的口气,让我感受不到丝毫的尊重。”她决定继续告,“我不能白白挨打。”

打人事件的处理在扬州市邗江分局拖延了两个月,2017年9月,王燕茹得到了结果:对黄宇打人做出不予处理的决定。

等待结果的过程中,黄宇一直利用舆论给王燕茹施压。

“全扬州都说我是弃妇。”那段日子的恶言,至今都令王燕茹不寒而栗,“我在扬州其实蛮有名的,很多本地广告上面都是我的照片。但是他们说是黄宇不要我了,我还硬要跟着他。”这种说法是王燕茹非常难以接受的,“24号知道他和别人结婚了,25号我就告了他,这就是我的态度!”这一天之后,各种匿名威胁电话短信找上她,警告她如果“不知好歹”会受到“黑白两道”的教训。那段时间,她因为精神压力过大导致抑郁症,甚至一度住院。“黄宇开始在网上发我的病例,说他没打我,是我有病,自己打自己。”

而与此同时,黄宇却带着和他登记的那位妻子来到北京,研究出国旅游的行程和手续,还为她买了个“鸽子蛋”戒指,把图片发到社交网络秀恩爱。

此举彻底激怒了王燕茹。“我当时就像《甄嬛传》里演的那样,感觉自己‘黑化’了,以前那个深爱黄宇的我已经死掉了。”她暗下决心,连他爸爸一起告;如果扬州市告不倒,就到省里去告。

送上门的把柄

“如果一开始的打人事件,我得到了公正的处理,那么后来这一些都不会发生。”

王燕茹承认,她举报黄道龙贪污的动机没有多高尚,就是气不过,希望黄家受到应有的惩罚。“女人都恨渣男,大家都讨厌贪官,不管我的出发点是什么,我在道德上是没有问题的,黄家人确实做得过分了。”

王燕茹梳理了一番手里的证据,在微博上发布了实名举报,并把材料递交给了扬州市纪委。她觉得有点好笑:“很多重要证据还都是黄宇自己提供给我的。”

2015年,黄宇曾经有过一次出轨被王燕茹发现,两人差点分手。后来,出轨对象发现黄宇有固定的女朋友,意识到自己被骗,果断抽身,于是黄宇又转过头来重新讨好王燕茹,在扬州置办了一间公寓作为两人的住所,又拿出十套房产的房产证和银行卡之类的资产证明作为“爱的补偿”交给王燕茹保管——后来,它们成为了指正黄道龙贪污的重要证据。

王燕茹从黄宇的信用卡中发现了另一些不对劲的事。“他有一张中行的信用卡,就是在我们行办的,我是担保人。于是我查到了他的消费记录,发现他经常在上班时间去单位附近的酒店开房。”王燕茹还找到了黄宇在世纪佳缘网站上的聊天记录,发现他在上面和100多个女生进行联系,几乎对每个人都说自己是“奔着结婚去的”,“其实他只是想找人做不三不四的事情。”王燕茹来到黄宇的单位,了解黄宇的考勤情况,却证实到黄宇之前一直说周末要参加单位的培训也是假的。

(信用卡消费记录)

根据银行卡的消费记录,王燕茹总结出了黄宇的行动模式:“周一周二固定找我,周三周四找不同的人开房,周末陪户口本上的老婆。”

在王燕茹的表述中,黄宇这个凭空出现的法定妻子是个和她性格完全相反的女性。

“她性格比较逆来顺受,只要有个老婆的地位就行了,不在乎他在外面玩其他女人。黄宇骗她说他根本不爱我,是因为喝多了没法反抗才和我同居的,她也真的信,难道七年时间都喝多了吗?”

金钱铺就的道路

为了严惩带给她伤害的黄宇,王燕茹辞掉工作,带着各种资料来到南京,踏上了举报之路。

她在南京租了一个房子,白天到相关单位跑手续,晚上写举报材料,每天只睡一两个小时。“很多人问我要去哪里举报,我一开始不懂啊,不知道往哪里告。我就一点点问,白天跑路,晚上写状子,”

这场旷日持久的举报持续了8个月,而这个过程是当时身处其中的她所无法预料的。不知道目的地在哪里的长跑最难坚持,王元凤曾经劝她:丫头你可想好了,你这样告他们,不知道要多久,也不知道能不能赢,你一个女孩子,太辛苦了。王燕茹心里憋着一股气,从未想过放弃:“爸,我就是在南京当服务员刷盘子,也要告倒他。”

“黄家对我狠,我对自己更狠。”王燕茹说。

不过王燕茹并不需要像她自己说的那样去打工刷盘子,她家经济基础还算不错,她只需要一心一意举报就行了。

“网络上很多人指责我贪慕虚荣,说我和黄宇在一起是贪图他家的财产,后来发现自己得不到也不想让别人得到之类的,我想说的是,我根本不缺钱,黄宇开宝马的时候我开的是奔驰,比他的车还要贵一点,更何况我也从来没从他那里拿钱,我不需要。”王燕茹强调说,自己和黄宇家是“门当户对”的。

王燕茹说,家里有生意有事业,所以在南京的这段日子,差不多15万元的开销她可以承受,“不是每个人都能把这个数额的钱花在一件让人看不到希望的事上的。”

她的举报终于在8个月后有了结果。2018年3月20日下午,扬州市纪委监察委微信公众号“清风扬州”发布消息,扬州市政府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原主任黄道龙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在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3月底,王燕茹以胜利者的姿态回到扬州家中。

王燕茹开始逐渐恢复自己从前的生活。4月26日,她在自家院子里浇浇花,逗逗猫,“家里的猫一岁了,昨天刚给它做了绝育,以后不能再出去招惹小母猫啦。”说这句话的时候,王燕茹显得尤有深意。

因为成功举报成了“网红”,不少人上门找她取经,陈雪中就是其中一位。“有不少人希望我多分享一些故事,接下来我会找时间整理一下。”

事件暂时告一段落,但网络上的风波还没停。“有很多人说我骗婚不成恼羞成怒,试问哪个骗婚的女孩子会花上7年青春呢?”不过她也表示,不太在意那些质疑的声音。“不可能人人都喜欢我、觉得我做得对。我自己道德上没问题,我得到了我想要的结果,这就够了。”

亲手为自己7年的感情画上一个解恨的句号之后,王燕茹说:“我现在仍然相信爱情。”

编辑:

本文标签: 扬州国资委原黄道龙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