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公益 > 正文

两个老党员重走红军路一一李建设李长万

内容导读: 5月31日 多云 于湖北广水 我们对红二十五军、红四方面军两军先后成立后,红二十五军在红四方面军统一指挥下,两军奋战在大别山根据地,在粉碎国民党的围剿中,与国民党进行了黄安战役、商(城)潢(川)战役、苏家埠战役、潢(川)光(山)战役,并...

5月31日  多云   于湖北广水
     
    我们对红二十五军、红四方面军两军先后成立后,红二十五军在红四方面军统一指挥下,两军奋战在大别山根据地,在粉碎国民党的“围剿”中,与国民党进行了黄安战役、商(城)潢(川)战役、苏家埠战役、潢(川)光(山)战役,并夺取了这四大战役的胜利。为发展巩固大别山根据地,起到了积极的重要作用。
    红二十五军、红四方面军先后成立后,虽然说敌人对鄂豫皖根据地第三次“围剿”尚未开始,但重兵云集,已经是箭在弦上之势。在这样的情况,鄂豫皖中央分局于1931年10月28日提出;“我们要进攻敌人,根本不让他们的第三次‘包围会剿’计划能够实现,我们要在他们布置未妥的时候,就把第三次‘包围会剿’打破,然后乘胜前进,求得更大的胜利” 。此后,鄂豫皖中央分局又根据中央指示和当时的敌我态势,提出了以外线出击的进攻策略打破敌人的第三次“围剿”计划。红四方面军按照分局确定的战略方针,率领红二十五军等。在 地方武装参战和广大人民群众支援下,主动出击,运动作战,连续进行了黄安、商潢、苏家埠、潢光四大战役,取得了极其辉煌的战果,从而打破了国民党笫三次对鄂豫皖根据地的第三次“围剿”计划。
   
 第一、黄安战役 

    1931年11月,湖北省黄安城是南线国民党“围剿”军伸进大别山根据地的重要据点,守敌为赵冠英第六十九师(共两个旅四个团),分驻内和城外。配属该师的彭振山第三十师二0七团分驻城南桃花店和城西南高桥河,以维护通向宋埠、黄陂的运输线。在赵冠英的侧后及后方,有敌四个师分驻麻城、宋埠、黄陂、孝感作援应。黄安驻敌虽然陷于根据地和游击区的包围之中,孤立、突出,且非蒋介石嫡系,城内粮食主要靠后方运送接济,但兵力集中,有坚固防御工事,并可等到附近敌人的增援,实行强攻不易奏效,即便成功也要付出重大代价。红四方面军总部经过认真分析研究,决定采取“围点打援”的战术,兵围黄安,吸引援敌,野外聚歼,待机攻城,以打破南线敌人“围剿”的部署,巩固和扩大根据地。红四方面军除以第十师两个团和七十三师分别配置在豫东南和皖西牵制敌人外,集中第十一师、十二师和十师三十团及黄安独立团,共八个团的兵力,进行黄安战役。
    按照红四方面军总部的具体部署,首先扫清黄安外围的敌军据点,切断守敌通往宋埠、黄陂的交通线。1931年11月11日夜,担负此项战斗任务的各部队均按指定目标迅速分割包围了敌人,展开攻击。经10天激战,红军第十一师和黄安独立团在麻城赤卫队配合下,先后击退了来自宋埠、歧亭及黄安城内敌人的增援,消灭了桃花店和高桥河守敌。红军第十二师和十师三十团在黄安赤卫军配合下,击退了黄安城出援之敌,歼灭了东王家和下徐家守敌。至此,全部攻克了黄安敌人外围据点,完全切断了守敌与外地的联系,胜利完成了战役的第一步计划。
接着,紧缩包围圈,吸打援敌。围点打援的目的着重在打援,这是战役过程中关键性的阶段。守敌被围于城内,有耗无补,难以为继。赵冠英于1931年11月22日、23日各派一个旅的兵力向南反扑,企图恢复与宋埠、歧亭的联系,均遭红四军笫十二师和黄安独立团致命回击,狼狈逃回。守敌从此龟缩城内,困守待援。红军第十二师和黄安独立团乘胜向敌压迫,于1931年11月27日占领黄安东关、西关,随后又占领南关,黄安赤卫军一部亦抵近北关。敌机前来投粮,往往投到城处红军阵地上。饥饿的敌人出城抢粮,屡遭杀伤,-筹莫展,频频告急求援。1931年12月7日,敌第三十师两个旅,由宋埠出援黄安。担任打援的红军第十一师英勇阻击,经两日激战,予敌重大杀伤,全歼其先头团,余敌经花园逃回宋埠。1931年12月18日,敌第三十师又从宋埠、歧亭出动,分两路再援黄安,20日进攻嶂山,一度突破红军前沿阵地,逼进第十一师指挥所。第十一师三十一团及师属通讯队、手枪队英勇抗击,与敌展开肉搏。在此紧急情况下,红四方面军总指挥徐向前亲临前线指挥,并调总预备队第十三团投入战斗,周围赤卫军、游击队和群众也群起参战,呐喊之声震动山谷。敌人在受到三面猛烈进击下,溃不成军,狼狈回窜,弃尸1000余具。红军乘胜追击,进逼宋埠,彻底打垮了敌人的这次增援。
    最后,总攻黄安城,解决点上的敌人。在红军第十一师等部打援的同时,红军第十二师及地方武装结合军事打击和攻城准备,对守敌展开了强有力的政治瓦解工作。红四方面军总政治部于1931年11月20日发出紧急通告,要求“政治工作加紧动员起来,帮助军事威逼,用政治力量瓦解敌人,攻下黄安” ,印制了大量揭露国民党蒋介石的罪恶和解释党、红军的政治主张及俘虏政策的宣传单、标语、布告、通报,利用各种方法向敌人散发。守敌经过红军31天的围困,内缺粮弹,外无援兵,山穷水尽,军心更加动摇,一些官兵纷纷跳城投降。红四方面军总部认为这是发起总攻的好时机,遂决定于1931年12月28日夜间开始攻城。党政军民齐动员,布下天罗地网。这天下午,红四方面军“列宁号”飞机飞临黄安上空,散发大量宣传品,并掷下两枚炸弹,使早已惊恐万状的敌军更加慌恐不堪。黄安独立团乘机猛攻并占领瞰制全城的制高点课子山。入夜,担任主攻的第三十五团很快胜利登城,随即向北门发展。敌师长赵冠英见城已破,急令部队从南门突围,自己化装从西门潜逃。红军乘胜猛追,将逃敌5000余人全歼于城西郊,赵冠英也被赤卫军活捉。
    至此,历时43天的黄安战役遂告胜利结束,共计歼敌15000余人,其中俘敌师长、旅长、团长和黄安县民团团总、县长等官兵近万余人,缴枪7000余支,迫击炮10门、电台-部。此次战役的胜利,消灭了敌人大量有生力量,打击了敌人固守据点的信心,对以后作战产生了很大影响。同时使红军丰富了围城与打援相结合的作战经验。战后,黄安人民为纪念这一战役的胜利,在城内举行了盛大的庆祝会,并宣布将黄安县改为红安县。
    根据鄂豫皖中央分局的决定,在红安、黄陂、陂安南、陂孝北四县结合部设置河口县,召开党代表大会和工农兵代表大会,分别选举产生了以张琴秋(女)为书记的中共河口县委、韩信之为主席的河口县苏维埃政府;设置红安中心县,下辖红安、陂安南、陂孝北、河口县和红安市,成立了以徐宝珊为书记的中共红安中心县委、闵丹桂为主席的红安中心县苏维埃政府;将红安和陂安南两县独立团编为独立第一师,师长曾中生,政治委员焦福兴,副师长吴永达,下辖三个团,共约1800余人。红四方面军并利用缴获的电台,开始组建无线电通讯部门。
 
    第二、商(城)潢(川)战役

    1932年1月8日,正当日本帝国主义准备对上海发动武装侵略之际,国民党驻豫特派“绥靖”公署主任刘峙为执行加紧对革命根据地进攻的命令,下令第十二路军总指挥张钫率部开赴豫东南,统一指挥已在该地区的六个师另一个旅实施“进剿”。敌人企图首先控制大别山北麓商、潢、固地区,以商潢公路为基干,南经商城及其以南地区、麻城东北区直至麻城,构成一条更宽更长的隔离带,加强对鄂豫边和皖西两块根据地的分割,从而便于以后大举“进剿”。
    鄂豫皖军委在黄安战役重创南线之敌后,为打击北线敌人,向北扩大根据地,使鄂豫皖根据地东、西两部在宽广范围上连成一片,决定红四方面军组织商潢战役。1932年1月13日,红四方面军总部率领红四方面军三个师北进,并令活动在皖西的红二十五军第七十三师西进,以便集中兵力,在商潢地区歼灭敌人。部队到达作战地区后,总指挥部鉴于商城系敌陈跃汉第五十八师据守,短期难以攻克。同时敌汤恩伯的第二师又摆在商潢之间,不将该敌消灭或驱逐,不利于对商城的进攻,并且该师驻地没有固定城堡,有可打的条件,遂决定战役的第一步“腰斩”敌第二师,第二步相机夺取商城。
    1932年1月19日,战役开始,先后在北亚港、傅流店歼敌-部,占领了北亚港、豆腐店、江家集、仁和集、何凤桥等地,敌第二师和曾万钟第十二师逃往潢川城。至26日,红军完全控制了商潢公路,并切断了商城与固始间的联系,使商城守敌处在红军包围之中。红四方面军总部鉴于商城守敌工事坚固,不利强攻,而逃往潢川之敌虽与商城分割,但未遭重创,遂决定“围城打援”。红军第七十三师和第十师三十团奉命在赤卫军的配合下围逼商城,大造准备强攻声势,以引诱潢川敌人出援。商城守敌惧蹈黄安覆辙,频频告急。而潢川之敌两个师因刚刚遭打击,心有余悸,不敢出援。于是,敌张钫奉刘峙之命率第七十六师由信阳赶赴潢卅,准备会同这里的两个师援救商城。1932年2月7日,麇集于潢川之敌三个师另一个旅,分左右两路大举出援。次日,其右路第二师、七十六师进至豆腐店地区,左路第十二师及独立第三十三旅亦向豆腐店以东进逼。担任正面阻击任务的红四军第十二师据守阵地顽强打击敌第二师,数次肉搏,给敌以很大杀伤。红二十五军第七十三师由东面向敌迂回,歼敌一个团,继遭敌拼死阻击,形成相持。激战至下午,红四军第十、十一师从左翼迂回成功,包围了敌指挥部,并抢占傅流店渡口,切断敌右路军的后路,使其顿时慌乱,纷纷后退,左路敌军亦形动摇。此时,红军乘势全线展开猛烈反击,锐不可挡。数万敌军人慌马乱,争先向北溃逃。1932年2月9日,红军冒着大雪,踏着泥泞,乘胜追击至潢川城郊。此次打援,红四方面军以10个团击溃敌19个团,并使刚刚投入鄂豫皖战场的蒋介石嫡系部队,一出马就大败而归。敌第二师遭到歼灭性打击,师长汤恩伯被撤职,该师残部即调往后方。商城守敌见援军溃败,丢下野炮和笨重物资,从西、南两门冲出,逃住麻城。红军于1932年2月10日夜不战而克商城。
     至此,历时20余天的商潢战役胜利结束,共计歼敌约5000人,战役胜利后,红军进行扩编,将红四方面军教导团改编为少共国际团,曹光南任团长;以光山、商城等独立团为基础组建了独立第二师,辖三个团,王振亚任副师长。中共商城县委和苏维埃政府机关由商南汤家汇迁至县城,为纪念商城第三次解放,改商城为赤城。并在城内成立了以方英为书记的豫东南特委,管辖赤城、固始、光山、罗山、息县等县,同年夏更名为中共豫东南道委。
    为了乘胜扩大战果,红四方面军总部于2月中旬令红二十五军第七十三师返回皖西,准备向淠河以东发展,自率红四军第十、十一、十二师向北行动,打击固始地区驻敌戴民权第四十五师。红四军在草庙集、汪家棚、郭陆滩等地歼敌一部后,进围固始县城。接着,北出淮河沿岸的重镇三河尖,歼敌-个营,缴获大量军需物资和食盐。固始以北地区广大人民深受国民党的残酷统治和封建地主的压榨,1931年又遭大水灾,困苦不堪,在红军胜利的影响下,10万灾民纷纷起来袭击地主围寨,开仓放粮,展开了轰轰烈烈的革命斗争。
 
    第三、苏家埠战役

    1932年1月28日,日本帝国主义发动了对上海的进攻。国民党政府一面破坏上海爱国军民的英勇抗战,命令第十九路军于3月1日放弃前线阵地,撤离上海,致使上海变成日军侵略中国内地的新基地;一面继续准备“围剿”革命根据地。这时在皖西部署12个团的兵力,从六安城至霍山城沿淠河东岸以苏家埠为枢纽,构成一线防御,另以两个师又两个旅分布于合肥、潜山、蚌埠予以策应,企图阻止红军向东发展,伺机进攻根据地中心区。
    鄂豫皖军委在商潢战役打击北线之敌后,决定留第十二师在商潢地区钳制敌人,协助地方党政机关发动群众,建立政权,开辟新区工作;红四方面军总部率第十、十一师东进皖西,会合七十三师打击东线“围剿”敌军,巩固和扩大皖西北根据地。军委并于1932年3月上旬在六安县麻埠,将红四军第十-师三十一团和皖西五星县独立团合编为红二十五军第七十五师,师长廖荣坤,政治委员戴克敏,下辖第二二三团、二二四团、二二五团,以增加东线作战的红军主力。
    1932年3月18日,红四方面军总部率第十、十一两师从固始出发,日夜兼程东进,于20日在六安县独山镇与第七十三师、霍山独立团会合,红二十五军军长旷继勋介绍了皖西敌人部署的情况。鉴于敌人一线和二线兵力之间空隙很大,且一线主力岳盛暄第四十六师曾受红军多次打击,心有余悸,战斗力不强,决定发起苏家埠战役,以地方武装从西面袭拢迷惑敌人,红军主力侧东渡淠河,从敌侧后分割包 围苏家埠、青山店,吸打六安、霍山两城出援之敌。当即在独山召开部队团以上和地方县以上干部会议,作了动员和部署。
    1932年3月21日夜,六安县第三区(河口)、五区(苏家埠)群众不顾春夜的寒冷,在两河口架起九道浮桥,及时保证红军三个师秘密通过淠河。翌日拂晓,红军在五区苏维埃政府挑选17名骨干分别当向导下,实施战役展开,红军第七十三师和霍山独立团包围青山店,总部率红第十师、十一师向北急进。红第十师进至芮草洼,与苏家埠出援青山店两团敌军遭遇,当即向敌勇猛攻击,歼其一个营,余敌逃回,红第十师乘胜进围了苏家埠。红第十一师在向北推进中,驻韩摆渡、马家庵之敌仓惶逃进六安城。1932年3月23日,驻六安城的岳盛暄以两个团反扑,企图援救苏家埠之敌,当行至韩摆渡附近时,被红第十师、十一师夹击,分别窜入韩摆渡、苏家埠。此时,红第十一师一部和六安独立团乘胜又将韩摆渡包围。三天之内,红军歼敌一部,完成了分割包围敌人的计划。
     此后,在红四方面军总部“围点打援”调动敌人于运动中加以消灭的作战思想指导下,围点各部队在当地人民大力支援下,以坚韧的毅力昼夜不停地筑起坚固工事,加上严密的火力封锁,使困守之敌军犹如瓮中之鳖;打援各部队占领有利的阵地,严阵以待;六、霍两县赤卫军、游击队在接敌区广泛游击,侦察情况,迷惑敌人。
    1932年3月31日,敌第四十六师师长岳盛暄组织六安、霍山两城驻军同时出援,企图南北夹击,解救被围困之部。方面军总部当即以总预备队红第二十九团和第十一师的两个团以及六安独立团,东西钳形攻击六安出援之敌,歼敌一个团,活捉其团长陈培根;另一个团窜入韩摆渡,与原被围之敌合流;余敌狼狈逃回六安城。同时,霍山出援之敌也被红第七十三师击溃。战斗中,苏家埠之敌突围未逞,青山店之敌乘红第七十三师打援,围困兵力减弱之机冒死突围,大部被歼,余敌一部逃向淠河西岸被赤卫军歼灭,-部窜入苏家埠,青山店遂被红军占领。
    六、霍两城之敌遭此痛击后,无力再援。到4月中旬,苏家埠、韩摆渡守敌被围困已经一月,粮秣奇缺,不得不靠吃大麻叶、啃树皮充饥。敌机投粮食,多落于红军阵地,守敌更加恐慌。红军乘机展开政治攻势,并欢迎白军士兵来讨取食物。当其到来之后即予热情接待,愿回者则交给宣传品让其返回。据点里居民粮食断绝,饥号哭泣,弄的敌人焦头烂额,无计可施。为使居民免于饿死,经方面军总部派人与守敌协商,先后接出上万名男女老幼,由地方苏维埃政府妥安置,表达了党和红军热爱人民的高贵品德。这样一来,敌人军心更加动摇,携械投降者日多。
安徽省政府主席陈调元眼看苏家埠、韩摆渡守敌被围无力相救,只得向上司告急求援。4月下旬,国民党政府军事委员会任命第七师代师长厉式鼎为“皖西剿共总指挥” ,率领15个团约2万人由东向西大举增援。方面军总部得知敌情后判断:援敌数量虽多,但道远师疲,建制杂乱,士气低落;红军以逸待劳,士气旺盛,因而有着破敌援兵的可能。遂决定以少数兵力继续围困苏家埠、韩摆渡之敌,而集中主力打援。于是打援的红军主力和地方武装迅速进入指定位置,进行战前准备。1932年5月1日傍晚,担任诱敌的红第七十三师二一八团一个营和六安独立团在陡拔河以东与敌接触后,即边打边撤。次日拂晓,敌先头部队第七师十九旅尾追红军渡过陡拔河,进至红二十五军第七十三师阵前,突然遭到猛烈反击。时逢连日大雨,道路泥泞,河水猛涨,后继敌军行动迟缓,第十九旅处于孤立深入、背水作战的不利境地,遂仓惶后退,而敌后继部队不明情况,继续前涌,霎时陡拔河两岸敌军人马前退后拥,自相践踏,混乱不堪。红第七十三师乘胜冲杀,敌中弹落水者甚多,第十九旅迅即大部被歼。敌后继部队见先头旅被歼,慌忙抢占老牛口、婆山岭等高地妄图凭险顽抗。这时,红四军第十、十一师主力从左右两翼迅速向敌侧后迂回包抄。红二十五军第七十三师一举突入敌军纵深,摧毁了敌军指挥机构,活捉了厉式鼎;红四军第十、十一师主力也一举攻下婆山岭、老牛口,将敌后路切断。敌军全部被包围于陡拔河两岸,红军和独立团、游击队、赤卫军及参战群众从四面八方发起冲击,进行分割围歼。战斗至下午5时,敌2万援兵除少数漏网外全部被歼。
    1932年5月2日,苏家埠、韩摆渡被围之敌曾几次冒死突围,并一度冲入红军第一线战壕,但均被围点的红四军第十、十一师各一部和地方武装坚决打了回去。援敌被歼后,两据点敌人外援无望,内无粮草,陷入山穷水尽之境,只有坐以待毙。红军遂向其发出最后通谍,促其投降。在红军强大的军事压力和政治攻势下,苏家埠、韩摆渡两地之敌于1932年5月8日全部缴械。
    至此,历时48天的苏家埠战役胜利结束。总计歼敌3万余人,其中生俘敌总指挥厉式鼎及5个旅长、12个团长以下官兵18000余人,缴获步枪15000余支、手提式、驳壳枪1000余支、机枪250挺、炮44门、电台5部,还击落敌机一架,取得了鄂豫皖红军创建以来的空前大胜利,也是中国工农红军战史上罕见的大胜利。5月23日,中华苏维埃临时中央政府发出《致贺鄂豫皖红四方面军胜利电》,指出苏家埠大捷“给予全国反帝国主义、反国民党的革命运动以无限的兴奋,更加强了苏维埃、红军对于全国革命运动的领导”。中央军委和江西、福建、湘赣、湘鄂赣四省红军也发来了贺电。
    苏家埠战役胜利后,根据方面军总部的决定,在霍邱县白塔畈战役胜利前夕由六安、霍山、霍邱、赤城四县独立团合编的皖西北独立第三师,改编为红二十五军第七十四师,师长汪明国,政治委员戴季英,副师长张成功,下辖红第二二0团、二二-团、二二二团。至此,红二十五军编制序列3个师全部组成,全军共12000余人。军长旷继勋奉命率领第七十三师二一八团和六安独立团沿淠河东岸北上,解放了六安县木厂埠、马头集和寿县隐贤集、迎河集等集镇,1932年5月12日一举攻占淮河南岸重镇正阳关;接着沿淮河南岸西进,于15日进占霍邱县城。中共霍邱县委和苏维埃政府机关由南部大顾店迁入县城,接着成立第七区(城区)苏维埃政府。至此,全县已建立7个区、3个镇、71个乡苏维埃政府,根据地人口33万,占全县总人口4/5。不日,召开全县苏维埃代表大会,讨论进一步巩固与发展根据地问题,作出了相应的决议,并将霍邱县更名为红城县。与此同时,红第七十五师向南进击,于1932年5月13日在蕲春战斗中活捉国民党县长王道中,1932年6月30日攻占罗田,接着占领广济。红二十五军第七十三师-部和第七十五师全部在地方武装协同下,北上南下,歼灭很多敌人,缴获大批军需物资。
    在苏家埠战役期间,活动于潢川地区的第十二师也取得了三战三捷的胜利,缴枪500余支。活动于红安地区的独立第一师,在永佳河等地给数次进犯之敌以打击,歼敌数百人,缴枪700余支。

  第四、潢(川)光(山)战役

    红四方面军主力在皖西作战期间,敌张钫第二十路军已全部调至潢川地区,并乘隙向南进犯,先后以两个旅进占了潢川东南的仁和集和双柳树,修筑工事,准备长期据守,并伺机向根据地继续深入。苏家埠战役结束后,根据鄂豫皖军委决定,方面军留红二十五军第七十四师、第七十五师在皖西北地区活动,巩固与扩大根据地,总部率红第十师、十一师和第七十三师及少共国际团于6月初西进豫东南,后在商城苏区与第十二师会合。为歼灭侵入根据地之敌,决定发起潢光战役,恢复潢川光山南部根据地。1932年6月12日战役开始。各部队根据方面军总部的部署,以迅速的分割包围各个歼灭敌人。红第十师直出光山南部,将位于椿树店、槐树店之敌郜子举新编第二十师一个团大部歼灭,乘胜直逼光山,直抵州河南岸。红第十二师、七十三师分割包围了驻双柳树、仁和集之敌第二十路军两个旅,红第十一师则秘密直插璞塔集以南的杨集。这样,割裂了敌人的防御体系,使双柳树、仁和集被围之敌陷于孤立,创造了全歼该敌的条件。1932年6月13日,红第二十师以三面围攻,网开一面的方法,诱双柳树之敌一个旅于突围中全歼,敌旅长亦被击毙。同时,红第十一师抓住璞塔集敌人守备的薄弱部分实施突然攻击,将守敌第七十六、七十五师各一个团和反动民团大部歼灭,活捉第七十六师参谋长季亚光,少数突围敌人也被追歼于州河西的刘家湾一带。16日,红第七十三师和少共国际团乘围困于仁和集之敌一个旅势孤援绝、恐慌逃跑脱离阵地之时,予以包围,全歼该敌,活捉旅长季万林。
    潢光战役仅历时5天即胜利结束,总计歼敌正规部队8个团和反动民团1部,毙、伤、俘敌近万人,缴枪7000余支。战后,方面军将赤城、潢川、陂孝北等县地方武装组成独立第四师,师长徐海东,政治委员徐长顺。潢川县、区、乡苏维埃政府从商北三里坪等地分别迁回原地。
    总之,从1931年11月到1932年6月中旬,红四方面军在中央分局的领导下,在地方武装参与和广大群众的支援下,正确分析、利用当时客观的有利形势,采取“围点打援”、“围城打援”和集中优势兵力各个歼灭敌人的正确方法,发扬连续作战、不畏艰苦、英勇顽强的战斗作风,主动出击,相继发动了黄安、商潢、苏家埠、潢光四大战役,总计歼敌约6万人,其中成建制被歼的敌正规部队近40个团,取得了辉煌的胜利,从而使敌人对鄂豫皖根据地的第三次“围剿”计划破产。

编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