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股票 > 正文

“天上人间”前老板覃辉:今后永远不沾A股

内容导读: 无言独上西楼,月如钩。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李煜《相见欢》) ST圣莱实际控制人(002473sz,即圣莱达)覃辉,从春天等到了秋天,等待着证监会最终的处罚。然而,让他没有想到的是,此次处罚甚至超过了他的预期。 9月5日,证监会网站上公布了对胡...

“天上人间”前老板覃辉:今后永远不沾A股

“ 无言独上西楼,月如钩。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李煜《相见欢》)

ST圣莱实际控制人(002473·sz,即圣莱达)覃辉,从春天等到了秋天,等待着证监会最终的处罚。然而,让他没有想到的是,此次处罚甚至超过了他的预期。

9月5日,证监会网站上公布了对胡宜东(原圣莱达董事长)、覃辉、康璐(原圣莱达财务总监)3人的市场禁入决定书。决定书中显示,证监会经查明发现,圣莱达的违法事实主要为:一是圣莱达通过虚构影视版权转让业务虚增2015年度收入和利润1000万元,虚增净利润750万元;二是圣莱达通过虚构财政补助虚增2015年度收入和利润1000万元,虚增净利润750万元。证监会决定,对胡宜东采取10年证券市场禁入措施;对覃辉采取5年证券市场禁入措施;对康璐采取3年证券市场禁入措施。

9月5日下午,覃辉对《中国经营报》记者说:“我们就不该进入圣莱达,我们进入之后才发现这个公司当时就不够资格上市,谁应该承担责任呢?欺骗我投资的人吗?”覃辉表示:“本人永远也不会回归A股,一辈子都不当董监高(A股)!”

曾经在资本市场春风得意的星美系掌舵人覃辉,何以招致证监会如此严厉的处罚呢?

各有说辞

监管当局的严厉处理,让久经风雨的覃辉“别是一番滋味在心头”。

证监会的市场禁入决定书是在8月30日就已经形成,只是迟至一周后才正式挂在了官方网站上。这份决定书里,详细披露了证监会认定的ST圣莱相关问题。证监会市场禁入决定书还提及,覃辉和康璐未提出陈述、申辩意见,也未要求听证。然而,《中国经营报》记者获悉的一份情况反映则显示,覃辉也曾试图向证监会解释相关情况。

证监会认定,圣莱达2014年度经审计的净利润为负值,时任董事长胡宜东预计圣莱达2015年度净利润亦将为负值,为防止公司股票被深圳证券交易所特别处理,胡宜东在圣莱达主业亏损的情况下,寻求增加营业外收入,使公司扭亏为盈。胡宜东了解到华视友邦影视传媒(北京)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视友邦”)拥有某影片的版权,就通过与华视友邦签订影视版权转让协议虚增收入。此外,证监会还认为,影片版权转让协议系倒签,协议转出方实际并未拥有约定的全部权利,电影拍摄进展尚未达到申请许可的条件。

对于证监会认定的虚构版权转让业务虚增利润,覃辉在2018年4月24日递交给证监会的情况反映中亦有明确回应:圣莱达与华视友邦交易这项具体业务,我一开始完全不知道,直到圣莱达被立案,我才知道这笔业务,并向胡宜东董事长过问了事情过程,从胡宜东给我讲述的情况看,版权交易和资金往来,一个是项目投资,一个是企业间拆借资金,是两个标的,两个法律关系,我当时认为这笔业务,符合市场逻辑,没给上市公司造成损失,没认为是一笔虚假业务。

证监会还认定圣莱达通过虚构财政补助虚增2015年度收入和利润1000万元,虚增净利润750万元。经查,为防止公司股票被特别处理,胡宜东请求宁波市江北区慈城镇人民政府(以下简称“慈城镇政府”)帮助,形成以获得政府补助的形式虚增利润的方案:慈城镇政府不用实际出资,由宁波金阳光先以税收保证金的名义向慈城镇政府转账1000万元,然后再由慈城镇政府以财政补助的名义将钱打给圣莱达。2015年12月29日,宁波金阳光转款1000万元至慈城镇政府会计核算中心。2015年12月30日,慈城镇人民政府会计核算中心转给圣莱达1000万元。

对此,覃辉早在4月24日给证监会的情况反映中就已提及:2015年12月份,时任董事长胡宜东为报功,告诉我说,经过多次努力,可以给圣莱达拿到1000万元政府研发补贴,但跟政府沟通情况时,政府财政没有资金,政府方面提出,大股东金阳光科技可以缴纳税款,放弃税收奖励,把奖励的钱作为研发补贴,直接给圣莱达,我得知这个事情后,认为对上市公司是好事,有利于上市公司生存发展,表示同意,并帮助协调,从其他股东方筹措资金,缴纳了税款。他表示,“宁波当地政府愿意支持有500多人企业的公司稳定,是政府积极支持企业走出困境的一个态度,我当时还向胡宜东说感谢政府支持,并没有认为圣莱达管理层有虚增利润的目的。”

证监会处罚决定书中还提及“覃辉对相关汇报内容点赞同意,知悉并授意涉案行为。”对此,覃辉在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独家采访时表示,希望能够出示相关点赞的证据。

折戟圣莱

资本市场的收购,有时候会获得巅峰体验,有时候却如坠深渊。

ST圣莱即宁波圣莱达电器股份有限公司(002473·sz)并不是一个显山露水的公司,甚至在宁波市众多的上市公司中也并不出众。《中国经营报》记者在宁波采访期间,了解到这家公司在覃辉收购之前,亦有一股力量意欲对这家业绩不佳的企业进行重组。

这一股力量早于明天系介入之前,已经在酝酿重组,一定程度上明天系以及覃辉的介入打破了这股力量重组ST圣莱的意图。这或许,也是导致覃辉收购之后一系列“麻烦”的其中一个原因。

2015年6月29日,当时尚由杨宁恩(圣莱达原实际控制人)控制的金阳光曾减持圣莱达3179.5万股(占总股本的19.872%),平均减持价格为30.63元/股,接盘者是上海银必信资管、新时代信托和天津鼎杰。记者了解到,接盘者上海银必信资管和新时代信托与明天系肖先生关系密切。明天系介入圣达莱之后,覃辉也在随后进入。2015年7月8日,圣莱达原实际控制人杨宁恩、金根香将其持有的金阳光100%股权以18.62亿元对价转让给覃辉旗下的星美圣典,星美圣典得以通过金阳光间接持有圣莱达2900万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18.125%。据悉,覃辉进入的价格更是在30元/股之上。资本江湖亦有传闻,在上海、宁波资本市场颇有名气的“小宁波”郁国祥曾经协助了覃辉的收购。记者曾经多次与覃辉进行了解,覃辉予以了否认。他表示:“‘小宁波’在宁波关系那么好,如果真有他协助,我们此次收购后哪会有那么多麻烦。”

重组之后,一系列隐藏的雷却慢慢爆了。该公司曾经因为2014年并购祥云飞龙事项被立案。证监当局是在2016年1月28日向公司发出调查通知书。2016年6月24日作出《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而在2017年4月18日圣莱达又接到证监会《调查通知书》,因公司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根据证券法的有关规定,证监会决定对公司立案调查。如公司存在或涉嫌存在重大信息披露违法行为的,公司股票将被深圳证券交易所实施退市风险警示并暂停上市。一年后的2018年4月,证监会开出了《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处罚告知书中明确列明了具体处罚事项:圣莱达2015年度虚构影视版权电影转让业务,虚增2015年度收入和利润1000万元,虚增净利润750万元;圣莱达2015年度虚构财政补助事项,虚增2015年度收入和利润1000万元,虚增净利润750万元。

证监当局的一系列举措,让进入ST圣莱的覃辉及明天系均陷入了困局。此外,星美控股借壳宇顺电子(002289·sz)回A的意图也在今年4月破灭。

9月5日,ST圣莱收盘价为6.02元/股。30元/股以上高位接盘的覃辉等人,已经深陷其中。此外,随着证监会处罚出炉,一些股民也正在寻求索赔。上海创远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许峰律师对《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我们目前正代表圣莱达投资者向宁波中院提起诉讼进行索赔。

遭遇市场禁入,星美放弃回A的情况下,星美系旗下的以院线业务为主的星美控股今年上半年也频频被媒体曝光欠薪、欠租等问题。此外,星美控股的28.5亿ABS债(ABS融资模式是以项目所属的资产为支撑的证券化融资方式,即以项目所拥有的资产为基础,以项目资产可以带来的预期收益为保证,通过在资本市场发行债券来募集资金的一种项目融资方式)也遭遇了提前两年还债的压力(目前已偿还20多亿元,尚余4亿多元)。种种挑战下,覃辉也对星美系此前的运作进行一些调整。据悉,星美系旗下的星美控股集团有限公司(00198.HK)会适度放缓扩张速度,进一步拓展非票业务。8月出炉的星美控股半年报显示,星美控股的负债比率由截止到2017年12月31日的33%下降至2018年6月30日的32%,负债率同比下降了1%。该公司还在半年报中表示,本集团将拥有足够现金资源以满足其未来营运资金需要。

9月5日晚间,覃辉亦对《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做实体太不容易,民营企业更不容易。”诚然,民营企业近年来面临资金瓶颈、社保补缴、税负压力下,需要有关部门拿出更大的诚意去扶持民企发展。然而,星美控股的欠薪、欠租以及未来可能面临股民的索赔等事项依然需要覃辉以及星美系去直面应对,妥善解决。本报也将持续予以关注。

“ 剪不断,理还乱。”围绕在圣莱达背后的种种故事,或许才刚刚开始。

编辑:

本文标签: 覃辉天上人间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