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河南 > 正文

为什么说贾鲁河才是郑州的母亲河,而不是黄河?

内容导读: 在河南,有一条古老的河叫贾鲁河,可能有2400岁高龄了。它发源于新密,流经郑州、中牟、开封、尉氏,后至周口入沙颍河,最后流入淮河。对于郑州而言,这条河意义非凡:几乎整个市区都是在贾鲁河流域。从50年代开始,郑州人便开始和贾鲁河死磕,想要...

在河南,有一条古老的河叫贾鲁河,可能有2400岁高龄了。它发源于新密,流经郑州、中牟、开封、尉氏,后至周口入沙颍河,最后流入淮河。对于郑州而言,这条河意义非凡:几乎整个市区都是在贾鲁河流域。从50年代开始,郑州人便开始和贾鲁河死磕,想要让他变得更好。河南省委书记谢伏瞻更是认为,贾鲁河与国家中心城市的建设密不可分。贾鲁河对郑州为啥这么重要?它的背后又有什么样的故事?

为什么说贾鲁河才是郑州的母亲河,而不是黄河?

初白丨文

 

黄河虽然地位很高

但客观地说

郑州的母亲河是贾鲁河

黄河是郑州的象征,坐火车顺着京广线南下,车窗外出现茫茫然的景象时,车厢里就会响起这样的播报:

旅客朋友们,列车前方到站郑州站。郑州是河南省省会……balabala……

然后火车就会渐渐减速,驶入黄河铁路桥。每当如此,我都会有一个感觉:到家了。

从地图上看,郑州挨着黄河,随着这几年城市化的扩大,主城区都快扩到黄河边了。但郑州也是个挺有意思的地方,它绝大部分地区并不属于黄河流域。

这就要说到一条对郑州至关重要的河了——贾鲁河。

它有多重要呢?这么说吧,11月的某天,河南省委书记谢伏瞻赴贾鲁河考察调研,并殷切寄语:

贾鲁河完全治理好后,将会成为郑州市新的风景带,加快贾鲁河治理也是郑州建设国家中心城市的题中应有之意。

不就是一条河么?郑州有名气的小河也不少,金水河、索须河、熊儿河,哪条没有底蕴?尤其是金水河,人家不但有历史底子,就是搁到2017年,河沿儿上还能变成“网红一条街”。

你说,为啥谢书记独独这么重视贾鲁河?

贾鲁河发源于新密,向东北流经郑州,至市区北郊折向东流,经中牟,入开封,过尉氏县,后至周口市入沙颍河,最后流入淮河。

古时的贾鲁河水量充沛,可通舟楫,还时常有洪水泛滥,因此,古人又将它称为小黄河。今天的贾鲁河虽然浅可见底,但它仍是河南省境内除黄河以外最长、流域面积最广的河流。

郑州虽然离黄河很近,但确切地说,是贾鲁河水养育了大部分郑州人。

而且,郑州的历史文化也有一部分与这条河有关。比如说,在2014年06月22日第38届世界遗产大会上,中国大运河获准列入世界遗产名录。大运河通济渠的郑州段,是今天的索须河,在祥云寺村汇入贾鲁河。

《郑州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规划(2015~2020)》里提出的修建大运河历史文化街区,其实就是一贾鲁河为依托的。

明清时期,郑州出现的“八景”,其实大多也和贾鲁河有关。一张图说明问题:

贾鲁河的前身是战国时期的鸿沟

少说也有2400岁了

贾鲁河虽然很大,但这三个字出现的时间其实是比较晚的。那是元代末年,黄河发了大水,元顺帝让一个叫贾鲁的官员去中原地区治河。

工期持续了9个月,工程量也十分之巨大。木桩子用了两万多根,蒲苇之类的杂草用了733万5千余束,竹竿62万5千根,碎石2千船,绳索5万7千根,所沉大船127艘,其余苇席、竹蔑、铁线、铁锚、大针等等物资不计其数。

这在我国古代治河史上是不多见的。不过钱也没白花,贾鲁堵住决口的同时,还开凿了新河道:经郑州、中牟,折向南而至开封,而后入古运河,直达周口入淮河。这正是今天的贾鲁河的流向。

河南百姓为了纪念他,将汴河改名贾鲁河,把他曾经居住过的地方定名为“贾鲁河村”。这个村子至今还能在郑州的地图上找到,那就是惠济区开元路附近的贾河村。

虽然得名晚,但有学者考证,贾鲁河的前身是战国时期的鸿沟。如果这个说法正确,贾鲁河也得有2400年高龄了。

贾鲁河修通之后,漕运大畅,商业也很快兴盛起来。朱仙镇、周家口,都是贾鲁河的受益者。不过,繁盛局面仅仅维持到了清朝中期。19世纪末黄河的几次泛滥,让贾鲁河频繁淤塞。1938年6月,花园口的大水让贾鲁河彻底荒废。

1950年,郑州政府动员了上万名民工,扛着铁锨开挖淤塞的索须河和贾鲁河,从此开启了近几十年的死磕。

那年春天,贾鲁河两岸插满了红旗,从南皋村一直挖到周庄,总工程量7公里。这次工程的重点是截弯取直,变悬河为地下河,使河水重新流入黄河故道。

随着水流的恢复,政府开始兴修水利工程,从1952年开始,贾鲁河上陆续出现了大大小小十几座水库,比如当年兴建的南阳坝水利工程,1953年和1957年的三李、水磨、刘胡同、上阎垌四处小型水利发电场所。

1957年,郑州政府又为贾鲁河疏浚了27公里的河道。到了60年代末,郑州郊区(大概相当于现在的惠济区)委员会动员了6万民工,打响了一场声势浩大的贾鲁河治理战。

治理后的贾鲁河,不仅再也没有给郑州带来水患,还给城区的农田灌溉输送了源源不断的水流。

经过水利专家测量,当时贾鲁河的流量是一秒钟一立方。沿河村民洗衣裳、做饭,甚至洗澡、游泳,都要依赖这条贾鲁河。

近几十年,闹了好多次水荒的贾鲁河

是否能在新的一年里重振雄风?

乐极总要生悲的,水用得多了,污染也不可避免。再加上后来常庄水库和尖岗水库的修建,对河道的频繁利用,给贾鲁河造成了显而易见的伤害。

上世纪70年代后期,贾鲁河的河道基本干涸,在流经城郊的河段,连水库渗水也被利用起来,改造成了鱼塘。

曾经靠双脚走遍了贾鲁河的水利学家周强回忆:“解放初期贾鲁河还可以行船,一直到郊区,每到五月的端午节,人们都会放河灯。可是最后能闸上水的都闸上了。水库之间缺乏科学调度、各自为政的管理,终于使大家都陷入无水可蓄的境地。”

贾鲁河闹起了水荒,补救措施也不是没有的。1969年,郑州开始了引黄河水入郑工程,把黄河水引入输送到郑州西郊的贾鲁河河道。

这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城市的干渴,但是,黄河水含沙量是在太大,不久,贾鲁河就出现了严重淤塞。

于是,从1970年7月1日,又起用了两年多的时间,建成了北起黄河之滨,跨过邙山,穿越枯河、索须河,南到郑州市边沿的提灌站。

这个提灌站就是后来的邙山输水干渠,把黄河水引入,自西北向东南流入贾鲁河,并在河道上修建5个闸坝,把水逐渐抽到市自来水公司的柿园泵站,它是市区工业和生活用水的第二水源。

与此同时,还应运而生了人工挖的“西流湖”。但好景不长,90年代末期,西流湖也成了严重污染地。

西流湖公园

2006年,郑州启动了生态水系规划,以城市周边“六纵六横”12条河渠、12座水库、3个湖泊为主线,对1010平方公里的水域面积进行了规划,规划总投资33亿元。其中的重点就是贾鲁河。

再后来,2016年这个“十三五”规划的开局之年,郑州政府再次出台了对贾鲁河的治理方案。那次综合治理长度62.77公里,从贾鲁河上游尖岗水库至中牟县大王庄弯道的郑开界。

今年初,郑州市城乡规划局公示了《郑州市贾鲁河综合治理工程绿线规划》,给未来贾鲁河设计“绿衣”。

最新的贾鲁河综合治理工程绿线项目设计中,贾鲁河沿线要建12个公园,还有祥云湖、贾鲁湖、圃田泽3处湿地湖泊。其中最让人期待的,莫过于圃田泽了。

按史书记载,先秦到汉朝,圃田有一个大湖,应该和现在的巢湖差不多大。是大禹治水时钦定的“九泽”之一。

这里就不得不吐槽一下黄河母亲了,一不高兴就泛滥,一泛滥就淤积。那么大的一个湖,到了现在,就剩下一点了,大家都去过雁鸣湖吧?不知道新的圃田泽会是一番什么样的面貌。

今天的贾鲁河变得落寞而平静。不知道那种水域茫茫的景象,是否能在这次新的规划里实现呢?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