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河南 > 正文

河南有个地方的方言最方言,弄懂一句算你能!

内容导读: 林州方言最方言,瞬间能把你逗笑。 认识林州,从大型纪录片《红旗渠》开始,林县人战天斗地的场景历历在目。 后来,电视剧《难忘岁月红旗渠故事》,给了我们极大震撼。 几年前,看电视剧《红旗渠的儿女们》,为新一代林州人的执著、坚韧不拔所感佩...

河南有个地方的方言最方言,弄懂一句算你能!

    林州方言最方言,瞬间能把你逗笑。

    认识林州,从大型纪录片《红旗渠》开始,林县人战天斗地的场景历历在目。

    后来,电视剧《难忘岁月——红旗渠故事》,给了我们极大震撼。

    几年前,看电视剧《红旗渠的儿女们》,为新一代林州人的执著、坚韧不拔所感佩。

    央视“百家讲坛”《红旗渠的故事》播出后,我们终于明白红旗渠不仅是一段历史,也是一种文化、一种精神。

    几年前,特稿哥策划“读城”大型系列报道时,有幸亲近林州。

    当时,一位记者告诉我,如果不懂林州方言,就打不开林州的人文密码。

    果真如此吗?

    在去林州的路上,一同事为活跃旅途气氛,唱了一支“外文歌曲”:“so fa?do mi fa. So do mi fa?Xi do mi fa.”

    我们听得一头雾水,同事说,这其实是林州话,和唱歌一样好听。意思是:什么饭?大米饭。什么大米饭?稀大米饭。

    原来如此!

    我们在林州采访的几天时间里,处处弥漫着浓重的方言气息。但是,使劲听、用力听、全神贯注听、专心致志听,也只是猜出大意。

    林州方言,真的太有个性也太任性了。

    一位林州朋友说,上世纪80年代,林县(当时还未改市)大喇叭里广播的天气预报,使用的是原汁原味的林州方言。这段天气预报,常常被林州人拿来逗笑外地人。

    引述如下:

    “今儿个明儿个和后儿个,石板岩阿有点儿疙星,采桑正雾不愣噔,有老爷是晴天阿,木牛老爷是阴天阿,闺女小伙,摒光顾塔俩爱了,该收么的收么的,该嘎活儿快嘎活儿去,恁都听见阿了木牛?”

    这段方言,你听懂了吗?

    意思是:“今天、明天和后天,石板岩镇有小雨,采桑镇有雾,有太阳是晴天,没有太阳是阴天,姑娘小伙,不要只顾着谈恋爱了,该收麦子的收麦子,该干活的干活,你们都听见了吧?”

    林州的一些微信朋友圈里,曾经流传过这样一个方言段子:“夜个儿黑来,树登儿骨最乐约小鹑,呜叫乐一黑来,赫嚷毁我了,前昂起挨,我上树登儿购它勒,么站稳跌了约仰八差,快板死我了!真算淘神!”

    看罢段子,一头雾水,林州当地人对这段话进行了“翻译”:“昨天夜里,树上有两只麻雀,叫了一晚上,吵死我了。上午起来后,我上树去捉它,没站稳跌了个四脚朝天,快摔死我了!”

    了解林州的朋友都知道,林州偏居河南、山西、河北三省交界一隅,但河南话不像河南话,山西话不像山西话,当然也不是河北话。林州方言是一种很方言的方言,地域性很强。

    有研究者认为,林州方言属于晋语系-邯新片-获济小片,林州方言与同属晋语的山西长治、太原等晋语区一样,保留了大量的“圪”头词,如“圪厜(蹲)”,“圪亲(撒娇)”,“圪挛(捏成一团)”等。同样,也保留了晋语最重要的特征:入声。

    林州方言语音铿锵有力,掷地有声,高亢宏亮,发音清晰,浑厚直硬,变音较多,四声分明,去声字多多。词汇丰富,词尾多有后缀;句中常有语头、镶中和缀尾,说话常省略某些词语 。林州话对多音节词的首音节词读得沉重、响亮、节奏长,末音节词读得轻、低、节奏短:常因发音速度快,省略或轻放读个别词的声母、韵母,听起来好象改变了原来词语的音节 。

    方言承载着一个地域的历史、文化和地理变迁,从中可以读出很多有趣的信息,再求同的过程中,存异永远是必要的。听到林县方言,自然想到战天斗地的精神。   

    20世纪60年代,十万林州儿女踏入莽莽太行山中,进行了规模空前、坚苦卓绝的引水之战。人工开凿的红旗渠,被称为“人工天河”“世界第八奇迹”。

    在林州,红旗渠符号如林州方言早已浸入林州人的血脉、灵魂。说起红旗渠给林州带来的变化,林州人就会自豪地给你讲:“60年代‘十万大军战太行’,80年代‘十万大军出太行’,90年代‘十万大军富太行’,如今‘十万大军美太行’”。

    这大概也是林州人的精神和血脉吧!

编辑:

本文标签: 河南方言方言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