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河南 > 正文

河南:郑州人把无数金银财宝扔进了金水河,最宝贵的财富还没挖出来

内容导读: 如穿越巴黎的塞纳河,金水河横贯郑州,流经各大商圈及交通枢纽,见证了这座城市的历史变迁,也承载着这座城市的精神气魄。 梁永刚 | 文 王又又 |文 ▋八十年前,解放路是金水河? 每座城市,都有一条一以贯之的母亲河,这条河流,与城市共同成长,...

如穿越巴黎的塞纳河,金水河横贯郑州,流经各大商圈及交通枢纽,见证了这座城市的历史变迁,也承载着这座城市的精神气魄。

梁永刚 | 文

河南:郑州人把无数金银财宝扔进了金水河,最宝贵的财富还没挖出来

王又又 |文

▋八十年前,解放路是金水河?

每座城市,都有一条一以贯之的“母亲河”,这条河流,与城市共同成长,吃尽人间心酸,也汇藏着一座城市的精气神。说什么地标,河流才是一座城的地标好吗!

如果以此标准为郑州寻一条母亲河,毫无疑问,这条河流一定是郑州最古老、最无处不在的金水河。

但其实,我们今天看到的金水河,并不是郑州原先的金水河。

如今的金水河从老胡沟出发,路过郭家嘴水库、帝湖进入市区,过医学院到大石桥,再沿金水路过人民公园、紫荆山公园一路向东,到燕庄、八里庙村附近,最终汇入东风渠。

而过去的金水河,并不经过今天的大石桥等地,途径医学院后侧向东穿过陇海铁路,流向老坟岗、德化街、西大街以及火车站附近的繁华商业区,如今二七塔前的解放路,过去是金水河河道来着。

两条河道间的路线差异,源于金水河上世纪四十年代的一次改道。

▋一场大雨,促使了金水河的改道

在过去,金水河有一个别称,叫“泥河”。原先的金水河河床窄,排水不畅,常常淤泥堵塞,以至于每逢大雨天气,市区就有被淹的风险。当然,这里的市区并不是我们今日所理解的市区,主要是指二七、德化、东西大街附近。

二七、德化,这是什么地儿!说是郑州最繁华的地方也一定不为过。

周围商家林立,民居众多,有人活动自然就会产生生活垃圾。过去不像现在,几十米一个垃圾桶,还有专人打扫清理,于是,人们便把生活垃圾一股脑全倾尽河中。以至于原先的金水河不仅是“泥河”,还一度成为郑州的“龙须沟”,特别是夏天,蝇蚊乱飞,四处弥漫着恶臭气味。

终于,1939年的一场大雨,将金水河的环境矛盾激化到了顶点。

1939年7月,本就排水不畅的金水河在连日大雨的冲击下,河水四处漫溢。商铺进水,民居倒塌,德化街等处淤泥按尺来量,百姓们被这次水灾折磨的怨声载道。

由于灾情太过严重,以至于连日常生活都难以为继,引起了多方关注。

同年9月,郑州地方当局便伙同商会等民间社团成立了“郑州市管理水道工程委员会”,为金水河改道项目筹集资金;1940年元旦,金水河改道工程行破土典礼,十一月正式动工。

这次的改道工程分两部分,一部分是疏通金水河上下游旧河床,另一部分是开挖新河道。而开挖的新河道的土,则被束之河道两边,最后变成了两岸河堤。

1940年5月12日,历时四个月的河道改道工程终于结束。但此次金水河改道,只是让市区免于了水淹,郑州“龙须沟”的恶名,金水河并未脱下。

▋郑州“龙须沟”的治污之路

要想脱下“龙须沟”之名,毫无疑问,必须做污河治理。可污河治理绝非朝夕能够完成的,这势必是一场持久战。直到今日,金水河的治理也从未停歇。

新中国成立后,人民政府先是在金水河上游修建郭家嘴、金海水库(如今已舍弃,位于今天帝湖一带),用于拦截洪灾,调整水量。

改革开放后,郑州市政府在拆除河道两岸的违章建筑的基础上,又拓宽河道,绿化周围环境,清理河床淤积,还打建机井,将清水注入金水河,改变水质。

1994年,在前20年治理的基础上,郑州市政府又进行整体规划决定沿金水河走向,将金水河建成集多种功效为一体的滨河带状公园。

2013年前后,金水河引入黄河水,河床实现了不断流。

2017年,郑州市政府发布了《水生态文明建设实施方案》,其中,“金水河两侧绿化工程”被列入名单。

……

经过几十年的治理,如今的金水河终于有了昔日清朝诗人笔下的面貌:“管城环抱绕金河,潋滟晴光涌绿波。两岸空明云影淡,满川摇动日华多。”

▋“金水河”是政治清明的象征,还是五行八卦的讲究?

但话又说回来,曾有“泥河”之称的金水河为啥叫金水河呢?

关于金水河名字的来历,有多种说法,其中,最广为流传的便是“子产说”。

子产是春秋时期郑国的贵族,爷爷是郑国的第十一任君主郑穆公,典型的皇亲国戚,但是,他并不是一个靠出身混饭吃的人。

而子产所在的国家郑国,就是今天的新郑一带,从地理位置来看,春秋时期,夹在楚、晋两个超级大国中间,一不小心郑国就成了春秋霸主的“演兵场”。

这样的环境下,如何将国家治理的井井有条还不失尊严,真的是一项技术活。而子产,这项工作就完成的很好。

公元前554年,子产入仕为卿,公元前543年,执郑国之政,先后辅佐郑简公、郑定公两任君主。

在子产执政之前,是子皮执政,俩人办理工作交接时,子皮介绍经验:“国无小,小能事大,国乃宽。”这么一条不讲原则只讲侍奉的路线,子产怎么会干,面对大国的无理要求,占着理子产该怼怼,该拒绝拒绝,将独立自主的路线走得十分溜。

但子产不仅对外有手段,对内改革也大刀阔斧。

春秋时期,随着生产力的发展,实质为以国有为名的贵族土地所有制的井田制逐渐遭到破坏,私有土地出现。贵族不仅占用公田,也将手伸向普通百姓的私田。面对这种情况,子产整顿田制,重新划分田界,使普通百姓也有地可耕,有田可种。

公元前536年,子产“铸刑于鼎”,即将法律条文铸在鼎上。

以前人们行事,依照周礼,“刑不上大夫,礼不下庶人”。但“铸刑于鼎”后,任何人行事都有法可依。而这,也是我国史上第一次正式公布成文法,不论在法制史上还是在社会史上,都具有划时代的意义。

子产墓

还有子产的“不毁乡校”。在过去,乡校不仅有教育的作用,还是学子们议政的场所。郑国有大夫听到学子们议论,感到很不爽,就建议子产关闭乡校。子产却认为,学子的议论是对政策的监督,是一面镜子,可以防微杜渐;若关闭乡校,容易小问题积累成大问题,一旦爆发,将如洪水无法阻挡。乡校如此才得以保留。

但要论子产与金水河的关系,是在子产去世后。

由于子产执政期间政治清明,以至于死后连下葬的钱都没有。百姓听闻,痛哭流涕,纷纷慷慨解囊,拿着自家的珠玉珍宝找到子产的儿子,希望可以厚葬子产。但子产的儿子说啥也不要。

为了表达心意,百姓便把宝物扔进了子产封邑的一条河流中。在阳光的照耀下,河底宝物金光闪闪,宛如金水,于是,人们便称这条河为金水河,呐~就是今天郑州的金水河啦。

金水河缓缓流过两千多年,早已成为郑州的血液,滋养着这座城市的每一个人。行走在金水河畔,有遛弯儿的老者,有约会的情侣,还有嬉戏的孩童,这鲜活的画面,真美。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