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河南 > 正文

鹿邑人年加工3000吨羊尾毛,靠一把刷子挣30亿

内容导读: 一个以老子和鹿邑大曲闻名的小县城,拥有1600多个尾毛加工厂,化妆刷产业带来的年产值,每年达到30.4亿。进入鹿邑化妆刷生产车间,你会感叹世界是平的。雅诗兰黛,兰蔻的化妆刷居然在这里定做,这样时尚的产业居然在河南鹿邑这样一个农业大县,一把...

    一个以老子和鹿邑大曲闻名的小县城,拥有1600多个尾毛加工厂,化妆刷产业带来的年产值,每年达到30.4亿。进入鹿邑化妆刷生产车间,你会感叹世界是平的。雅诗兰黛,兰蔻的化妆刷居然在这里定做,这样时尚的产业居然在河南鹿邑这样一个农业大县,一把刷子到底有怎么样的魔力,让鹿邑做了三十多年,成为行业顶尖翘楚?

鹿邑人年加工3000吨羊尾毛,靠一把刷子挣30亿

 

不只有鹿邑大曲

雅诗兰黛的化妆刷居然来自这?

一提起鹿邑,叫的最响的一个名号,就是老子故里了。而酒缸里泡大的河南人马上就会脱口而出:“鹿邑大曲!”

更多人不了解的是,除了这些标志之外,鹿邑还有一顶隐藏的桂冠,“中国尾毛之乡”,而今年三月,另一顶“中国化妆刷之乡”的桂冠也已经稳稳拿下。

鹿邑小伙范志磊在尾毛车间里正专心致志在灯下观察的,就是一排排粉色毛茸茸的化妆刷。他身边环绕的是大批粗细不一,颜色曼妙的化妆刷和胖嘟嘟的化妆蛋。

这样被无数女孩梦想的场景跟这个大男孩多少有些不符,但他做的十分带劲。这份工作离家近,工资又高,比在电子厂没日没夜地打工好多了。

尾毛,就是动物毛,主要是羊毛,可以加工成各种高中低档的刷类。因为羊的尾毛是是制作化妆刷最好的材料,所以行业人士都习惯统称羊毛为尾毛。

在鹿邑,尾毛从业人员达66000多人,大大小小的加工厂有1600多个,在行业内部,有“世界尾毛看中国、中国尾毛看鹿邑”这样牛逼的称号。

然而问问身边鹿邑的小伙伴,即使是非常爱化妆的女孩子也表示,并不知道鹿邑还做化妆刷!早知道就直接买了!这才是真正的厂家直销!

鹿邑年加工各类羊尾毛3000吨以上,年产值35亿元,交6个亿的利税,其中包括大量的进出口。

像雅诗兰黛,兰蔻的化妆刷,其实可能made in 鹿邑,惊不惊喜。

张店的尾毛工厂合作伙伴还有宝洁、雅芳,产品出口欧美,高端化妆品牌动辄几百一支的刷子,几乎全是在中国制造,他们的订单像雪花一样飞进鹿邑张店镇的化妆刷工厂。

稍微对美妆有点研究的女孩儿都会上手几把化妆刷,打阴影,扫散粉,上腮红,简直不能太好用。

碰到入了美妆大坑的大神,手里有几套几十只刷子根本不奇怪。

这其中的女子消费力不可小觑啊同志们!

在这样的刚需下,鹿邑的刷类产量和交易量占全国的70%左右,化妆刷产业年产值达30.4亿元,这样令人吃惊的数字,表明了鹿邑在尾毛行业说一不二的大佬地位。

全国尾毛加工标准是由鹿邑县尾毛协会制定的,做到行业最大,就成了制定规则的人。

这一切并非一蹴而就,在鹿邑,尾毛行业至今已经发展了30多年了。

废弃羊毛能做什么?

鹿邑人靠它下海致富

鹿邑县尾毛产业发展大概是从上世纪80年代初开始的。

跟河南人爱吃羊肉有关,鹿邑县城每年的冬天,在各个胡同口都有杀活羊卖羊肉的摊子,热腾腾的羊血浇在碗里,在寒风中散去水雾,羊皮则是要开个口子,对着里面吹气,才好剥下来。

这样的羊皮经过处理,皮是有用的,而山羊毛则是无去处。

当时张店镇的一些农民在天津、深圳、义乌打工时发现,屠宰场废弃的羊毛经过精细加工,可以制成化妆笔、化妆刷、毛笔、工业用刷等产品出口到国外,赚取可观的外汇。

于是,他们便回到家乡,在鹿邑及周边县市收购废弃的羊毛,通过家庭作坊简单的加工后,卖到天津,获得了不错的收入。

从这开始,吸引着更多的农民不断加入到这个行业,张店开始家家都做尾毛。

许多做尾毛的农民都当上老板,“发了家”,与之而来的是更多的干活岗位。

阳光下,在村头的尾毛公司代工点,72岁的闫玉英和几位老人在梳理羊尾毛。老伴过世,膝下无子,玉英一人度日。

每天闲时,来这儿做点活计,按件计酬,一天二三十元的收入,还能和老姐妹说说笑笑。钱多钱少的,并不重要。像她这个年纪,唯一找上门的就只有孤独了。

鹿邑人自己说,“孔雀东南飞”,大批鹿邑老乡在本地做尾毛之后,到外地从事羊尾毛加工,就这样借助改革春风,一部分人当上了老板,甚至成为当地巨头。

鹿邑本地的尾毛加工,一开始只是供应尾毛原料,是经过家庭作坊的简单加工制成的,还处于产业链的最底端。挣钱是挣钱,但是还是土老板。

这时候鹿邑政府开始想办法了。这不行啊,人才都走出去了,本地产业还在这儿徘徊打转原地踏步啊。

于是往珠三角、长三角、环渤海这些地方开始跑。亲切地慰问在外创业人士,殷切地劝他们回来吧回来吧,落叶归根,倦鸟思归,回来创业也很棒棒哒。

座谈会开了十几次,叙乡情,话发展,总之就是热切地想让他们回来。

不管怎样,还真的看到了成效,20多位在深圳创业的老乡一合计,带着吃饭的家伙回鹿邑吧。

他们带动着福建乾库集团等知名化妆刷企业也落户鹿邑;在天津创业的尚风云也回来了,不仅将自己在天津的尊美堂制刷迁回家乡,还吸引了关联企业韩国正一化妆集团等3家外商落户鹿邑……

他们回来了,承载着村民的梦想

人来了,技术也来了。

制造高端化妆刷和精密仪器刷的基础也有了,初级加工要转变成高级加工了。

拿出一支鹿邑制造的化妆刷,无论是刷毛的质量和标准都与一线大牌别无二致。

除了像梁庆之这样,从深圳回来的大老板坐拥先进技术之外,靠尾毛加工发家致富的一部分老板们也在向成品生产转型。

现在的鹿邑已经是中国化妆刷之乡,还加工各种化妆用具,比如美妆蛋,假睫毛,甚至眼影这样的化妆品领域也涉及到了。

难割舍的毕竟是乡情。小时候家里兄弟姐妹8个,尾毛企业明新集团老板梁庆之对早年的贫困生活印象深刻。“在我老家白羊寺村,现在还有10多户贫困户。”梁庆之说。

尾毛集团在许多乡村建了加工点,农户不出村就能干活挣钱,乡村加工点成了“扶贫车间”。

过去企业在深圳,工厂和鹿邑加工原料的农民隔着中间商。现在中间环节取消了,明新集团将更多利润直接回馈农民。

年逾六旬,本来打算退休却依然挑起重担的这位老板,还像个孩子一样对鹿邑有热诚之心。

“我的企业员工是鹿邑人,原料也来自鹿邑,这一辈子赚的每一分钱都和老家密不可分。”梁庆之说,回报乡梓也是分内之事。

赵村乡李岗村39岁的孙云芝去年6月,来县城化妆刷园区的尾毛公司上班,一个月2600元的工资让她很满足。

女儿在城里上初中,儿子才上幼儿园。家里孩子那么小,主妇外出打工是不现实的。爱人跟着人家跑运输,每月也就3000元的收入,东奔西跑也不能帮着照顾孩子,生活像许多村民一样紧紧巴巴地奔波劳累着。

“现在好了,生活多了份收入,还能按时上下班照看孩子。”

这位看似普通的主妇有一个小小的梦想,就是再干几年,攒下来钱在县城里买套房子。而这个梦想就快要实现了。

下一步,鹿邑的梦在哪里呢?

“若干年后鹿邑很可能成为化妆用具的国际市场。”梁庆之对此充满信心。

编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