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教育 > 正文

广西:平南县思旺镇女教师勇敢报警被迫离职

内容导读: 今年6月,多家媒体报道称,广西壮族自治区贵港市平南县思旺镇中心小学的十余名女童,遭到校外托管机构一名男教师的持续猥亵,犯罪嫌疑人谭家权已被当地警方刑事拘留。据中国新闻周刊披露,其中最小的学生来自该校的幼儿园部,有的女童受害时间长达...

广西:平南县思旺镇女教师勇敢报警被迫离职

    今年6月,多家媒体报道称,广西壮族自治区贵港市平南县思旺镇中心小学的十余名女童,遭到校外托管机构一名男教师的持续猥亵,犯罪嫌疑人谭家权已被当地警方刑事拘留。据中国新闻周刊披露,“其中最小的学生来自该校的幼儿园部”,有的女童受害时间长达两年之久。

日前,该案再起波澜,思旺镇中心小学前教师何思云微博实名发文,声称作为报警人“自己的存在影响了当地的名誉”,教育局对她进行打击报复,她已经被迫离开了学校。截至中国妇女报发稿时,何思云的长博文阅读量超过了49万次,转发评论接近4000条,平南县教育局局长李杰清亦被推上了舆论的风口浪尖.

  我是广西平南县思旺镇中心小学何思云老师,三年前毕业于广西桂林理工大学,在教师这片土地上默默耕耘了三年,当听到我校男教师猥亵女同学时,我在反映无门的情况下选择报警,这件事本以为过去,但是事情完全超出我的想象,我把自己卷入了万劫不复之中,因为为孩子报警,我连公职都没有了。公道何在?天理何在???

  猥亵人数如此多,时间如此之长,我们就没有一点痛心吗?!就因为她们不是我自己的孩子?大到十四五岁,小到幼儿园,这样一群留守女童,要么父母不在身边,要么家庭条件差,更者没有父母的,我们看得过去吗?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哪里去了?社会学校不关爱她们,她们就成了社会的弃儿。我们为人师,为人母,该作何感想?

  自从我报警之后,校方从来没有提过这件事。一直低调,想掩盖事实,学校如此不重视,我一直想不明白,难道这真的是小事吗?难道要到死人才算大事吗?!作为教育部门,这都不管还管什么呢?这些留守儿童是祖国的花朵,小小年纪就遭受如此不幸,我们作为老师不挺身而出保护她们,还有谁来保护她们?作为领导难道没有一点愧疚吗?

  回想那天的情形,还历历在目,我先多次打电话给学校领导,我在焦急中等待没有回音,我又多次打电话给教育局长李杰清,也同样没有回音,我又改发短信给局长,盼望她能在百忙之中看到,可依然没有回复,我万般无奈之下才选择报的警。我这样做有错吗?谁能告诉我,我有错吗???

  现在,不作为的人不受到任何处理,而我,为了救孩子出狼口却被逼离职,这社会怎么了?难道就这么事非不分黑白颠倒?这件事把我的人生观价值观都颠覆了,我迷茫了,我失望了,我也气愤极了,我不断问自己:我们的学生有事了,我们都无动于衷,那从事的教育事业还有何意义?但我又能做什么呢?感觉我特别的渺小,特别的无助。!

       我原以为学校,社会,都会重视起来了,真正关心关爱这些孩子。但我想错了,学校领导在两次开会总结都提到“这只是一件普通平常的事情”,而会议从头到尾,领导都没有提对涉嫌老师的批评和对孩子的保护,而一直都在强调学校名誉会因此受损,始终都是在打着保护未成年人隐私的旗号来大事化小、小事化无。!!!

       一直到6月7日,我接到学校的电话,说教育局要核查我的教师资格。当时我没多想就挂了,后面想了一下,这是怎么回事呢?为什么突然要查我证件呢?之前三年时间里面不是查过好多次了吗?这次是不是因为我处于转正阶段呢?后面我就去学校领导办公室问清楚,在学校办公室就拨通教育局人事股的电话,问到为什么查我证?对方回应说“有人举报你证件,所以我们要核查”,我说“是不是只查我一个?”,对方回应“是的”。

        这让我极度怀疑,是不是因为我的存在影响了当地相关教育机构名誉,从而受到的打击报复。如果不是因为如此,那为什么会在这个节骨眼上来调查我的教师资格证?而且还如此重视,我需要一个合理而公正的解释!

        查证后的结果,这是我自己也意想不到的,我的证居然是有问题,这个证是我上大学的时候通过培训机构考试得的。从此我和教师这个行业绝缘了,我自己做梦也没有想到是这样一个结果,为此我多少个夜晚无眠。难道真的只有利益,没有正义吗?

  校方明显存在过错不作为,在第一时间了解到学生情况的后,当晚还让这群女生回原来托管学校住,而没有采取任何措施保护孩子,却没有受到追究责任。我一个小小的老师因为急于保护孩子而报警,最终要付出惨痛的代价,这个社会怎么了?!难道我不该报警吗?难道要让孩子继续受猥亵吗?让惨剧继续发生吗?谁能告诉我,我要怎么做才是最恰当的?如果这不是中国版的“熔炉”,那是什么?!

  我走了,对这样的教师行业我也没太多的留恋。如果我今天不站出来将整个事情真相告知公众,就会有更多的孩子会受到伤害,或者在全国各地的边远地区,尤其是留守儿童聚集区正在上演着这样的悲剧,很多像我一样的老师也会一直处在这种不公正的对待之中。

  我走了,但是我不后悔。我认为我没有错,我不应该有这样的遭遇。但事实已经这样了,也只有把事情说出来,得到更多人对这个问题的关注与反思,这个社会才会变得更好。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