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教育 > 正文

教师节里的“不惑”之惑

内容导读: 晨之风作爱心公益讲座 时钟滴答,又迎来了教师节,这是一个原本应该让我欢欣鼓舞的日子,可今天的我更多的是沉静的心情和冷静的思考。 多少年来我一直本分地低头走路。迷糊之中蓦然回首,原来马上就要走近半百的路程了。回想十几年前而立之年没而立...

教师节里的“不惑”之惑

晨之风作爱心公益讲座 

     时钟滴答,又迎来了教师节,这是一个原本应该让我欢欣鼓舞的日子,可今天的我更多的是沉静的心情和冷静的思考。

     多少年来我一直本分地低头走路。迷糊之中蓦然回首,原来马上就要走近半百的路程了。回想十几年前而立之年没而立,弹指一挥间已经逼近半百之年。一下子不免失落,深为迄今为止一事无成而懊悔。欣慰的是,身为教师,一杆教鞭,两袖清风,三尺讲台耕耘二十多年。别人尽管吹捧自己为“桃李遍天下”,但自感忝居名师之列。到了日影逐渐西斜的年龄,也是一个洞明世事、了悟自身的年龄。可惜到了这个年龄,反而徒增了好多困惑。

     在岗位上摸打滚爬二十多年,喜怒哀乐都有过,撇开喧嚣突然发现这个世界真的很精彩,另一面更多的是无尽的无奈。开始意识到这个世界很复杂,一言难尽,自己毕竟是“沧海一粟”,宇宙才是无穷的。苏子之言谆谆教导,若黄钟大吕。生活中好多时候是不能主宰命运的,有时自己的力量显得很单薄。世事纷繁芜杂,好多时候是在应酬,虚与委蛇。对于世事有好多看不惯的,但人在江湖,硬碰是要挨刀的,尽管讨厌官场的虚伪,讨厌官场的尔虞我诈,但是还要好好利用官场。

教师节里的“不惑”之惑

晨之风为外地游客讲解地方文化

    年轻时不谙世事,血气方刚,雄心万丈,在社会的砂轮打磨下,棱角慢慢没有了,尽管试图保持,越来越发现很难很难。于是慢慢融入了这个社会,有时显得很无奈。但是无数事实一再告诉我,这是个“潜规则”,不信不行,不服也不行。生活中总是对未来抱有这样那样的美妙幻想,总是想象生活该是美好的,现实总归是现实,现实往往让人一次次失望。信心百倍后,火山热情趋于消退,激情燃烧的心变得现实起来,变得世故起来,变得“识时务”起来,这当然不是我的本意。可是不得不这样做,朋友一再告诫,言之凿凿,这样做似乎更社会些。

    以前看不惯的开始慢慢看惯,以前颇有微词的渐渐习以为常,以前感觉不自在的也渐渐接受。以前的嫉恶如仇,甚至为朋友两肋插刀,现在变得畏首畏尾起来。在人际交往中开始变得现实,追求实惠,包容一切,无原则的包容占据了心灵的大部。无数的现实在活生生告诉我,人际关系有时很锋利,硬碰就会被刺伤,落得个“千夫所指”的下场。临近不惑,肚子倒是大了,不得不大,为的是“能容天下难容之事”。

教师节里的“不惑”之惑

晨之风做客弦歌台公益大讲堂

    渐渐明白,恍然大悟,这个世界原本是残缺的,追求绝对的完美是不可能的,就如反比例函数曲线,只能无限接近但是永远不能达到,所以美是写在纸上的。说白了有缺憾才是美的本质,因为美是残缺的,残缺的有时才是美丽的。有美学家说,断臂的维纳斯才是最美的,残垣的圆明园也是一道风景。所以圆满是相对的,世界上永远没有圆满。以往的日子,身心交瘁源于过于追求完美。工作想做最好的,稍有失误便引咎自责,婚姻想做最幸福的,孩子想培养成最优秀的,到头来却往往不尽人意。发现工作做得再好,老板发现不了就是不好。有时候提拔重用和成绩并没有太大的干系。老板一生气,后果其实很严重的,所以老板说好才是真的好,这才是实实在在的铁律。

    渐渐由自卑走向自信,不再盲目迷信权威,终于找回了自己。有人说,年近不惑不应再有偶像,如再有偶像,甚至火热地崇拜,那就是人生最大的悲哀了,那其实是在宣告自己的无能。于是开始对权威质疑,不再俯首“光环”,才知道“大家”有时是原来拿来唬人的,是大不足为畏的。不再迷信权威,有些权威根本是披着“羊皮”的。多年的孜孜以求证明,自己其实有时候也是优秀的。有了阳光,坚信自己肯定会灿烂一把的。

教师节里的“不惑”之惑

    开始明白我们这个社会有时很脆弱的,因为脆弱,所以易折。或许有很多有懈可击的地方。灾难面前我们很容易流泪的。这个社会有人盖楼,还有人在挖墙脚。走路必须时刻提防,否则被人算计,还会有飞来横祸。有时候被人“温水烹青蛙”,死到临头还不明白。有时候被朋友出卖还口口声声感恩,追求属于自己的幸福生活还有相当长的路要走,前途多歧,众相迷离,无所适从,不知所措。

    不惑之年,命运不敢定夺。虽然总觉得人应当说真话,但是好多时候好多场合却说了违心的话。不能怪自己,有时是社会逼的,有时是领导逼的。自己的思维越来越被人牵着走,自己失去了大脑,成了一副躯壳。有时候自己的命运被人玩弄于股掌之上却选择了沉默。那些“佩虎符、坐皋比、峨大冠、拖长绅”者颐指气使,狐假虎威,自己不得不唯唯诺诺,应酬很累,为了生存不得不累。正应了一句话:明哲保身,但求无过。

教师节里的“不惑”之惑

    开始承认“一切都有定数”,今天的局面似乎前世使然。开始释然地对待一切。 以前肝火太盛,牢骚满腹,伤了不少人,也因此被人使了不少绊子,毕竟年轻不经事,但终不后悔。这个时候开始检讨自己的错误,发现“硬”是伤人的,自己是不能长久的。譬如牙齿和舌头,牙齿总是先脱落的,舌头到死没听说脱落的。开始相信命运的安排,不再抱怨世道的不公,不再抱怨自己的后台不硬。

    对名人的神秘感和膜拜心理消退了,明白了他们其实“高处不胜寒”,他们有时候很肮脏的。一些演艺明星台面上珠光宝气,其实也干“陪睡”之事的;一些白领美女,其实也很无奈的,一不小心就会变成情妇的,他们没有错。于是对台面的东西不再一律认可,他们满口仁义道德,随时可能“一枪落马”的,一旦“落马”多有“落井下石”者,下场很惨的。

教师节里的“不惑”之惑

 

    我很荣幸,我还坚守在自己引以为豪的教坛上,在这个多有浮躁的氛围里我选择了一片精神的疗养地。这么多年我始终以文字为乐趣,能力有限,但自感勤奋,粗略算来我写作编辑了五百多万字的东西,发现了一批文学幼苗,呵护他们走上文字道路,这些也许就是我最大的虚名了。

    回首往事,庆幸的是我最终抵制了诱惑,坚守了自己的精神境界,甘心选择做一个“孩子王”,因为我感觉和学生在一起是我最大的快乐。我是一个小人物,压根儿没有呼风唤雨的本领,我知道唯有老老实实走自己的道路。大学时一位执教外国文学的周庆贺教授有言曰:你是一个老实人,不要做不老实的事情,否则自讨苦吃。细想信然。

——2018年9月8日教师节前夕随笔

教师节里的“不惑”之惑

       晨之风,本名李涛,高中高级语文教师。中华诗词学会会员、河南省作家协会会员、河南省诗词学会会员、河南省文明教师。工作之余潜心文学创作,在各级报刊杂志发表散文作品300多篇,作品曾被《读者》《散文百家》《华夏散文》《旅游散文》《美文》《天涯》等文学杂志刊登,有多篇作品被国家级图书收录,并有文章被中学选做阅读分析素材。出版有散文集《从小村上路》《情漫陈州》《我在旅途读风景》《回望那片故土》等。

编辑:

本文标签: 教师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