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科技 > 正文

3000万微商涌入抖音

内容导读: 抖商这个概念大概是在2018年10月后,从微商大佬高调进军抖音之后快速传开,从一开始就打上了微商圈的烙...

“抖商”这个概念大概是在2018年10月后,从微商大佬高调进军抖音之后快速传开,从一开始就打上了微商圈的烙印。

很多做微商培训的公众号“摇身一变”,通过公众号更名的方式演变为与“抖商”相关的自媒体.......通过干货输出的方式引流至私人微信做培训。

(这些抖商公众号是不同的公司认证的,充当各自抖商社群培训的流量入口,内容同质化也相对比较高,不过证明抖商确实火)

早在2016年,我国微商从业人员数量已经超1500万人,2017超2000万,2018年达到2500万。据智研咨询预计,微商从业人数将在今年超3000万。

如今,这批千万级微商大军已经盯上了抖音。

在做“抖商”之前,一些微商团队曾在快手有过试水,积累了一些带货和流量转化的经验。抖音高逼格的短视频调性,嗨得不得了的年轻人,以及新鲜、多元的带货氛围,更让微商们为之垂涎欲滴。

至3月23日之后,头条搜索中出现“抖商”关键词直接出现了谨防上当受骗的警示,可见抖音对于微商圈试图利用抖音的流量红利并大肆炒作“抖商”的现象并不领情,并且持警惕的态度,这使得“抖商”的命运也显得格外扑朔迷离.......

“抖商”社群培训

是不是新一轮的“智商税”?

“他们在演,你在看;他们在播后数钱,你下班了还在吃泡面.....”阿喆向他的粉丝喊话,听起来有一点残忍。

“对微商来说,微信不只是聊天软件,还是一个营销工具,抖音也不只是一个逗乐的软件,能利用它赚到钱才是王道”,阿喆说话很有激情,他自称也是一名“抖商”,在主页简介写了一句很有感染力的话:“错过了4G的移动互联网风口,不要再错过5G的短视频风口,跟着我,一起创业!薇心:~”不过,阿喆的粉丝不过多,他自觉看懂了这个圈子,但杠杆还不够,他将原因归结为自己并不太擅长“忽悠”。

圈子内已经有一些自媒体朋友试图通过做减肥、健身、情感、励志的抖音号涨粉之后再逐一导进私人微信号拉付费社群,一个人收399块,转化率还是“蛮高”的,拉社群后会有老师讲课;讲课了之后再通过私人微信号不断安利“线上实操营”,再出1999元买个VIP了解更多干货。

(抖音运营技巧以及代运营已经成为产业链,图片来源于抖商培训销售人员朋友圈)

除了一些运营人员交学费学涨粉技巧外,更多人还是希望这样的“暴富”模式能在他们学成之后可以降临在自己的身上,越来越多人做抖音是为了赚「不会做抖音又想从抖音那里赚到钱的人」,听起来有点绕。

付费群究竟有没有效果?据笔者从一位付费社群朋友那里了解到,往往是你的微信会被互粉人瞬间加至上百人,接着彼此在各自运营的抖音账号中来一波互粉。对于苦于涨粉难的小白来说,只要抖音还在火爆,这就是他们的希望,而跟着眼前的“大神”交点学费是他们在茫茫人海中的出路。

在抖音吸粉是比微信公号要轻松,2019年被认为是一个“无风口之年”,接下来,笔者估计很快朋友圈关于打着“抖商培训”旗帜的培训会越来越多。

而这些似乎与抖音平台并无关系。

走向线下包场子,

抖商大会一场接一场

比各种线上培训走的更远的,是微商大佬和社群开办的线下分享会。

办会本是微商的拿手好戏,因为微商有两大刚需:一是加微信,加到好友当代理或者客户;二是背书,尽管名人们一般“清高”,那他们就相互背书捧场。抖商把这一“微商基因”算是完整的延续了。

今年微商圈造势比较热的“抖商”会议有三场,杜子建在重庆做的短视频营销大会、胡英磅社群发起的“全球抖商联盟”,以及抖商大学发起“首届世界抖商大会”,听起来名头都很响,这些会议门票是收费的,并且价格不菲,也算是比线上培训更跑现金流的盈利模式。

3月23日在杭州举办的“世界抖商大会”最为轰动,就连龚文祥老师都说,“现在随便办一个抖商大会都有3000人参加”。据说,现场爆满了5000人,据参会人员说,都是买了1588元的门票去的,看起来比罗永浩的粉丝还要疯狂!而抖商大会赞助商也均是微商品牌。

(抖商大会的包装调性像抖音;现场座无虚席比得上大多数互联网公司峰会)

抖商大会直击“涨粉”、“变现两大痛点,邀请了几位吸粉千万的草根抖音网红参加,“由于现场有几千个精准粉丝,有的(网红)还愿意免费来分享”,邀请抖音大V分享的成本并不会太高,比做互联网大会邀请投资大咖的专家费要少很多。会后还会组织做实训营,费用当然会比门票更高。

这场抖商大会成功引起了头条官方的注意,字节跳动PR以及“头条浙江”均及时发布通知撇清关系。

(今日头条对于“抖商”活动的声明以及警示)

尽管是蹭抖音流量红利做to B的生意,“抖商大学”看起来早有准备。笔者询问知情人士、厦门半空电子商务公司创始人张自平,“‘抖商大学’并没有冒充抖音官方,其举办会议公司名称是‘抖大(杭州)科技有限公司’,而‘抖商大学’商标也是由有着‘商标先生’之称的方强注册,在法律上不会有任何风险。”

他认为,“抖音官方是不可能举办这样的会议,如果那样会有既当裁判又当运动员的既视感,抖音涨粉不难,难在变现,只能由第三方来做,官方回应担心大众被骗是情有可原的。”

另据了解,抖大的联合创始人就有十多位,有的还是黑马创业营的学员,而且这些联合创始人均有投资,现在估值已经翻了五六倍,会开完了再继续融资,这比同行做抖音、玩培训社群的段位显然要高。

中国的确有大量的个体创业者和自媒体人,他们正把朋友圈社交圈推广是存量,而抖音可以作为展示个人业务和形象的增量,这构成了抖商培训以及会议热的生存土壤。

而对于抖音官方来说,他们对于微商这个群体并不是很放心,担心所谓“抖商”群体出现会对抖音自身原本繁荣的生态产生复杂影响。

头条为什么要警告“抖商”?

抖音作为一个泛娱乐的平台,更多希望网友能够在平台上看到优质内容,而不是一个费尽心思赚钱或者让网友花钱的平台,并且抖商们赚钱还是想尽办法把流量引导至微信上成交,和抖音没有半毛钱关系。

抖音对于自身的商业化有自己的部署,留住MCN以及职业短视频达人,也会想办法让达人变现,目前抖音涨粉本身红利就很大,无须做补贴,因而存留度上没有问题;并且只要有粉丝,玩自媒体和互联网就会想办法找到变现模式,这个本身是生态中自发生长的模式,会更加稳固,而不需要微商的介入,因而在抖音平台上一旦判断为“微商”,有可能会出现限流和降权。

从直播收入分成(30%)和在抖音开电商橱窗是平台指出的明路,而培训、社群、大会的模式则是中V们自发摸索的。

抖音商业化最初引流至淘宝店销售,到抖音达人可以申请和开通商品橱窗(类似抖音达人自己的网店),从抖音“好物榜”可以看出,SKU主要集中在服装、美妆、食品、3C、宠物用品等品类。

这些本来是综合电商平台最成熟的品类,抖音达人的电商模式之所以能够存活下来主要是用户基于对于店主内容的认可成交,与阿里、京东等平台相比,在抖音做电商最大优势就是流量便宜;而网红们的带货能力能否持续依然取决于他们是不是会做电商,显然还是有相当高的门槛的。

(抖音商品橱窗分散在抖音达人账户之中,并根据热度分品类形成好物榜)

抖音想做的是体验较好的内容电商模式,而不希望抖商涌入之后成为最终目标都指向推销的场所。即使没有“抖商”,基于抖音海量的短视频人群,他们也可以基于商品橱窗逐渐找到自身做电商的特色。

“抖商”显然是有别于官方做商业化的路径,他们更多是希望通过抖音做能量场,最终引导至微信成交,这也是抖音力图避免的,要不抖音也不会把多闪提升到如此重要位置,目前多闪已经补齐了抖音社交通讯、建群以及发红包的环节。

但对于微商群体来说,他们对于微信会有更强的路径依赖,由于微信、抖音、多闪之间目前存在着众多微妙的关系,这使得抖商真正实操起来并不如乐观,赚钱只是少数培训人群。

笔者在这里要提醒的是,抖商活动兴起,将有可能给抖音平台带来的负面弊端同样不可忽视:

(1)由于大批受培训的微商涌入抖音,将很快导致抖音内容开始功利化,从而对用户形成打扰,而抖商们的品控如何保障将耗费平台很大的运维精力。

(2)抖音本身是靠信息流广告盈利,这些广告主如果转向通过“抖商”模式自己转化粉丝和客户,减少甚至不再投放平台广告,抖商会不会挖平台的“墙角”也将有待观察。

(3)由于抖商变现的核心都会想办法教网红怎么让粉丝加微信比如直播的时候让粉丝二维扫码等等,再去做微商或做付费群,这使得抖商容易演变为“老韭菜收割新韭菜”的游戏。

实际上,在抖音里做短视频究竟是出自什么样发心,兴趣还是利益这些需要重新广大抖音达人重视的,如果是为了利益跟着官方正规路径耐心经营也是有希望获得成功;如果急功近利,则有可能被“抖商”带跑!

结语

不妨打个比方,如果抖音是所学校,那么“抖商”则是校外学校私底下培训班,并号称可以让学生轻松搞到考试答案,快速成为学霸。这样抖商显然是不可能获得抖音认可的。

但是由于这所学校竞争是在激烈,一些营销玩的很好的“培训”还是能赚到一些钱,但这并不是抖音所希望看到的局面。而如果放任抖商忽悠下去,最终将会是一地鸡毛。

其实做抖音并没有那么难,如果愿意死磕,很多方法教材在网上也容易获取到。最核心还是内容持续生存能力以及与运营粉丝的能力,这些本身需要耕耘。

所谓培训、大会,阿星认为,你就看老师自己做的怎么样,然后跟着模仿很多技巧自然会浮现。重要的是你是否真的愿意花时间、精力去经营自己的抖音。

编辑:

本文标签: 微商抖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