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科技 > 正文

互联网30年挖坟记:那些“死”在MSN里的朋友,你们好吗?

内容导读: MSN诞生于1999年7月22日,终止于2014年10月31日。图/prijm 1987年,在德国专家的协助下,卡尔斯鲁厄大学收到了一封来自中国的电子邮件。这是中国人发出的第一封E-mail,被认为是中国互联网发展的开端。1987年到2017年,中国互联网30年,已经深刻地...

MSN诞生于1999年7月22日,终止于2014年10月31日。图/prijm

 

1987年,在德国专家的协助下,卡尔斯鲁厄大学收到了一封来自中国的电子邮件。这是中国人发出的第一封E-mail,被认为是中国互联网发展的开端。1987年到2017年,中国互联网30年,已经深刻地改变了我们的社会形态和日常生活。

 

“互联网30年挖坟记”系列之MSN,带你回到前QQ时代,那时的网络社交远比现在单纯。譬如“在吗?”——同样的两个字和一个问号,出现在不同的社交工具上,感受天差地別。在微信上,它是无来由、无边界的不情之请,让人厌烦。而曾经,在MSN上,它是多么令人愉悦的微妙等待,多么令人宽慰的朋友永远standby。

 

 

80后的苏丽珍,最近常常失眠。

 

她躺在床上看手机,将公众号列表中所有右上角的红点一一戳开,从新闻到评论,从情感到八卦,从时尚到文化,直到看无可看。

 

深夜把微博、微信漫无目的地翻来翻去,成了一种杀时间的方式。图/Alobacsi

 

凌晨三点,手机的幽光才肯熄灭,苏丽珍揉揉眼睛,人一疲惫,容易入睡。这是她最常用于杀时间和杀孤独的方式。

 

苏丽珍并非没有朋友。只是,当微信无处不在的时候,人人都有“在吗”恐惧症,人人在生活里疲于奔命,她又怎么好意思再用这两个字敲开朋友的小窗?

 

在无数个睡不着的夜晚,苏丽珍偶尔会想起那些消失在MSN里的朋友。那时候,微信还没有出现,人们喜欢在MSN上聊天,“在吗”二字曾经多么令人愉悦,多么令人宽慰。仿佛“小人儿”从灰色变成绿色,朋友就永远在线。

 

2014年8月,一名用户正在使用MSN。不久后的10月31日,MSN的最后服务区域——中国大陆也正式停止服务,享年15岁。图/Imagine China

 

MSN时代:真朋友,轻社交

 

2013年4月,微软停止MSN服务,用Skype替代,不过中国大陆地区延迟到次年10月才终止服务。苏丽珍便开始整理MSN上的朋友清单,并且在个人状态留下新的联络方式。

 

她发现,清单上的朋友,除了关系紧密的熟人(同学、师长、亲戚、朋友、同事等)之外,还有很多十年前博客时代的“网友”。

 

2003年6月,木老师在博客上发表《遗情书》,博客开始广泛流行。人们一边在博客浏览别人的生活,倾听别人的心情,一边将志同道合、产生共鸣的人加进MSN好友清单里。同年9月,MSN服务的每月活跃用户数达到1亿。

 

MSN的Logo的各种状态。

 

互联网倡导的自我认同,在博客上体现得非常充分。苏丽珍觉得太可惜,博客让她了解到来自不同领域的优秀观点,遇到比现实生活能遇到的更多的优秀的人。然而,这些朋友,大多被留在了MSN里,并随着它的关闭而从此消失。

 

这个小小的视窗,已经停用四年。大多数曾经用过MSN的人,都像苏丽珍那样若有所失,因为多少青春都曾寄托在那里。

 

那些素未谋面的网友,那般轻盈地存在于MSN里,仿佛永远standby,任何时候都能毫无负担地与你分享或分担,谈天说地,共同度过数不清的日与夜。

 

2004年,MSN推出了聊天机器人。

 

当年的恋人们,经常在MSN上聊至通宵达旦,见不到面的日子就靠文字对话,每天登录MSN看对方是否在线是最甜蜜的期待。而有一天,吵架了,你会显示为离线,扮作不再理会他。

 

“其实我知道你不开心,我知道你不想一个人,其实我都不想一个人”(《和陈五MSN》,香港独立乐队My Little Airport曾歌唱过MSN上的交友故事。就算一句“在吗”,不过深夜里的恰巧孤单和恰巧陪伴,MSN上的友谊也比如今微信上的来得真挚、别致。

 

“深夜里那些亮着的头像似乎是不会拒绝几句闲聊的,QQ从不曾给我带来同样的可信赖感”,有个微博网友这么说的时候,苏丽珍亦深有同感。

 

2015年2月27日,油管网友TReKiE重新登录MSN的各个版本,并介绍了各版本的特点。图为MSN Messenger 5.0版,发布于2002年10月24日。可看到,好友列表中只有用于演示的账号在线。

 

MSN时代,人与人之间有分寸感

 

时间会改变很多事情,谁也无法预料下一步会遇到什么事。苏丽珍告别MSN的时候,清单里的朋友也就一百有余。她没有想到,四年多以后,她的微信好友早已过千。

 

但是,微信经常联系的,多是同事、客户和工作伙伴,亲密朋友不足10个。手机在手,人与人之间的沟通联系前所未有的便捷,但我们越来越忙碌,也越来越孤单。每天花在手机上的时间越来越多,24小时不关机,一旦离开手机或网络信号变弱,就会感到焦虑和无力。

 

微信时代,人们开始患上信息焦虑症。图/电影《超能陆战队》

 

朋友圈越来越大,世界却越来越小。熟人社会延伸到微信上,破坏了互联网重塑的人际网络。庞杂的中国式关系,让这个社交工具充斥了人情的负担,模糊了现代人之间的边界感。为了体面,人们不得不习惯演戏。

 

社交产品越来越多,常常联系的朋友却越来越少。每个人都泡在网上,近在咫尺,却仿佛远在天边。各平台之间的鸿沟,比代沟还要大,用微博的人和用微信的人,老死不相往来。

 

同一个社交平台,现在的模样跟以前的模样也仿佛隔了一个时代,五年前在微博认识的朋友,随着微博的更迭,有的账号异常,有的潜水不语,有的换了平台,大家要么失语,要么失联。

 

2009年的新浪微博。

 

为什么我们会怀念已经死去的MSN?因为它有一种人际关系的分寸感。“记得早先年少时,大家诚诚恳恳,说一句是一句”,木心这样说过。在早前的互联网,交流双方更加自由和放松,更加看重过程而不是结果。没有人强迫任何人,合则聚,不合则散,无拘无束,畅所欲言。

 

苏丽珍烦透了朋友圈里的戏精,也烦透了微信群里的惺惺作态。那些年,我们在MSN上都很坦荡,无须内疚,无须牵求。

 

2005年,MSN Messenger从8.0版开始被改名为“Windows Live Messenger”。

 

频频被“鄙视”的我们,曾经那样精致

 

今年,是年轻人频频被“中年”的一年,而且,到处都是鄙视链。人们几乎无一例外地被各式鄙视链套牢,焦虑感丛生。

 

但是,曾几何时,我们也是站在鄙视链顶端的人。那时,用MSN的瞧不起用QQ的,用QQ的瞧不起用聊天室的。更史前的ICQ就不必说了,那会儿的QQ还叫OICQ,山寨味十足。

 

而漂洋过海的MSN,是白领人群最钟爱的社交工具。新消息到达的提示音,是清脆的“登登登”,柔和而不失品味,比当时QQ木讷的咳嗽声、单调的滴滴滴,简直不要好听太多。

 

苏丽珍最喜欢MSN的斯斯文文、身形精瘦、一副高冷的精英范儿。登录时舞蹈的“小人儿”灵动活泼,窗口设计条理清晰,配色清新,舒朗高级。界面这么美,人们乐得享受每天换头像、改个人信息的趣味,每次更新的时候都会很期待,希望看到有什么变化。自己听着的歌,就像心情一样,会自动被分享到状态栏上。如果对方迟迟没有回复,窗口抖动功能更是机灵幽默,聪明相十足。比那些无聊的“已读”标记,有趣得多。

 

但是,时代的潮流,是高效、更高效、最高效,最好就是一款软件能够集合办公、社交、商务、游戏等功能,包罗万有,以一当十。MSN沉寂、QQ崛起的近十年,我们的房价也跟QQ用户数一般飞涨,每个职场上的人都在以一当十地工作着,才能跟上时代的步伐。

 

MSN最早推出窗口抖动功能。

 

中年危机的话题就像一块镜子,照见了我们青春的渐逝。一个互联网社交平台,就是一个人的史记、一代人的聚居地,而我们永远在从一个平台到另一个平台的迁徙路上,每换一个平台就失去一些记忆,每换一个平台就丢失一批朋友。

 

MSN的岁月早已过去了,埋葬在互联网上的不止是对话记录,也不止三五知己,也许还有你的一部分自我。

编辑:

本文标签: 互联网MS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