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科技 > 正文

别让资本玩残互联网

内容导读: 昨天上午第四届世界互联网大会浙江乌镇开幕,来自国内外政要和互联网巨头参加了大会,其实在场的还有一个很重要角色资本。这个资本是全球性的,众所周知,中国互联网三巨头BAT的背后都有国外的资本。目前中国互联网业为全球投资者所瞩目所青睐,各...

谭天论道

昨天上午第四届世界互联网大会浙江乌镇开幕,来自国内外政要和互联网巨头参加了大会,其实在场的还有一个很重要角色——资本。这个资本是全球性的,众所周知,中国互联网三巨头BAT的背后都有国外的资本。目前中国互联网业为全球投资者所瞩目所青睐,各种金融资本、风险投资、天使投资纷至沓来,甚至说蜂拥而至也不为过。

互联网无疑给资本提供一个更大的舞台。互联网技术的每一次应用,互联网应用的每一次创新的背后都有资本在推波助澜。然而,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如果让资本牵着鼻子走,如果把握不住方向,如果不懂得刹车,也会行差踏错,搞不好还会车毁人亡,落得人财两空。注意!互联网发展不仅需要金融资本,还需要智力资本、政治资本及各种社会资本。

曾几何,我看好乐视,因为它不只是做产品做平台,而是做生态,那是互联网企业发展的高级阶段啊!然而,贾跃亭脑子发热,他不仅要做电视,还要做汽车,他不是做一个生态,而是四面出击做N个生态。这个披着互联网外衣的商人其实并不真正懂得互联网,他以为有钱能使鬼推磨,只要给我足够的资本,我可以撬动整个地球!结果脆弱的生态出现问题,资本如脱缰的野马把他带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我们再看近年来,当一些互联网新技术刚出现的时候,在资本驱动下出现的狂热和虚火。无论是VR还是人工智能,当新技术还在实验室阶段,当新应用还没有找到商业模式,人们急于抢先机赚快钱。在资本贪婪的本性驱使下,许多人内心希望一夜暴富的欲望之火被点燃,出现不少利令智昏的投资行为,出现各种不择手段的投机行为,捞一把就走也大有人在。

再说说在共享经济诱惑下的投资行为和市场争夺,满街的共享单车,“赤橙黄绿青蓝紫,谁持彩练当空舞?”市场上容纳得了那么多单车吗?恐怕大多是资本驱动下的非理性行为,为了是争夺市场占有造成极大的浪费。当供大于求的时候,当烧钱烧不出名堂的时候,有些运营商恐怕就要挥泪斩马谡了。记得早几年有一90后开发一个很好玩的软件“脸萌”,一夜爆红引来众多风投,可是不久就昙花一现,消声匿迹了。“脸萌”其实并没有满足人们的刚需,后续开发也跟不上趟,来得快去得也快,最终资本也离它而去。互联网业这样的企业比比皆是,资本是不会做公益的。

再说一下大学生创业,日前我去给微博大学站台。会上我跟一位投资人聊,在政府的鼓励下,在资本的追逐中,此前他给大学生创业投了不少钱,但大多血本无归。试想对于大多数未出校门未入社会的年轻人,有多少如乔布斯、扎克伯格那样的本事?即使有好的创意,也未必有做企业的能力呀。值得庆幸的是大学生创业正逐步回归理性。

上市无疑是一场更大的资本游戏,不少互联网企业都以上市为自己的追求目标。但是上市就一定赚钱吗?无论对于企业还是股民都是一个求知数。确实有一些玩资本的高手,但他们不一定是从互联网从市场中赚钱,而是从股民中骗钱,例如最近的赵薇黄有龙夫妇,相信玩火者逃不过证监会的火眼金睛。也获救投资人,玩资本也要走正道,不然也会玩死你自己!

面对资本原始的贪婪本性,人们一定要保持清醒的头脑。我们要正视一个现实,在美国,互联网发展注重科技创新,在我国,互联网发展偏重商业创新,商业创新容易复制,风险更大。而在中国,投资人更看重短期效益,一旦投资就要你快赚钱赚快钱。为什么华为不愿意上市?因为他们注重科技创新,不愿意被资本绑架,不愿骑上资本这匹脱缰的野马,从而偏离自己企业正确的前进方向。

作为德国著名学者,史博德是极少能辨认马克思笔迹的人,也是当今世界极少看过马克思全部手稿的学者。从马克思没有出版的手稿中,他发现天才的马克思对资本的思考远比《资本论》(《资本论》二、三卷是由恩格斯根据他对马克思手稿的理解整理出来的)更深刻。马克思认为,有一天社会生产将超越社会、超越所有个人的利益,超越金钱,超越资本,但必须是社会自我繁殖,政治外力不可能超越它。

在市场经济中,资本是一个好东西,但如果你不能很好的认识它利用它,它也可能变成一个坏东西。所以说,对于互联网运营商也行,创业者也罢,加深对互联网的学习,加深对资本本性的认识,你的互联网企业才不会被资本玩残。我们在开放共享中构建网络空间,但愿资本能给中国互联网带入更大的活力,而不是破坏力。在第四届世界互联网大会召开之时,我给大家提个醒,相信不会是多余的话。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