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历史 > 正文

国殇日:为30万无辜遇难者驻足默哀

内容导读: 前言: 12月13日,是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上午10:01分,南京上空将鸣放警报1分钟,每一个热爱和平的人士,无论身在何处,都请驻足默哀, 为80年前的30万无辜遇难者寄托哀思! 届时,党和国家领导人,将出席在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

国殇日:为30万无辜遇难者驻足默哀

 

前言:

12月13日,是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上午10:01分,南京上空将鸣放警报1分钟,每一个热爱和平的人士,无论身在何处,都请驻足默哀, 为80年前的30万无辜遇难者寄托哀思!

届时,党和国家领导人,将出席在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举行的国家公祭仪式!

10年前的12月13日,是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惨案70周年纪念日,投资3亿多元扩建的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竣工开放,引起世人关注。

10年前,山哥作为东方今报特派南京记者,有幸亲历这一历史时刻,犹记得,南京市委宣传部的领导,很爽快地给了采访证件,还勉励说,你是第一个地方媒体来报道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惨案70周年纪念日的记者!

更令山哥感动的是,按照当时的报道纪律,第一批进入纪念馆的新闻媒体只属于美联社、朝日新闻等全球媒体,原江苏省委主要领导竞默认山哥为跟班,让我得以见证一件件带血的历史铁证!记录侵华日寇的禽兽暴行!

 

国殇日:为30万无辜遇难者驻足默哀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名字,每个名字背后都有故事,这些故事构成历史。”这是犹太大屠杀幸存者、1986年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埃力维塞尔的名言。这句话针对的并非仅仅是犹太人。

 

国殇日:为30万无辜遇难者驻足默哀

 

1937年12月13日起,日军对南京进行了连续6周的屠城,30万同胞惨死。可70年来,我们对南京大屠杀的记忆,却仅仅停留在一个干涩的数字上——— 30万人!

这样的遗憾结束了!昨日,扩建后的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第一天开馆,收集了1万份遇难者目录和2000多份幸存者目录的档案墙引发公众关注,民间把它称之为“哭墙”。目前,目录的完善工作仍在继续……

哀悼的同时,幸存者的生活状况也让我们汗颜

既是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馆长,又是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史研究会常务副会长,身兼双职的朱成山昨日无疑成了焦点人物。昨日中午,他抽空接受了本报记者的专访,谈起纪念馆扩建和档案墙的种种细节。

面对“哭墙”,一老太哭了一上午

记者:在开馆之前,有媒体报道,纪念馆里有面“哭墙”,为什么叫“哭墙”?

朱成山:“哭墙”是民间说法,实际名称是遇难者目录档案墙。这面墙高12米,长20.08米,分237格,每格分三排共摆放着12802个档案盒。右边黑色档案盒中,装着1万份南京大屠杀遇难者个性化档案资料;左边蓝色档案盒中装着2660份南京大屠杀幸存者个性化档案资料;而左下角灰色的档案盒中,分别是103名日本加害者,以及39名南京大屠杀期间保护中国人的外籍人士个性化档案资料。

 

国殇日:为30万无辜遇难者驻足默哀

 

约半年前,一个老太太来到馆里,搬个小板凳,坐在档案墙前,哭了一上午。她丈夫在70年前被日军杀了,在墙上找到他的名字,看到这面墙,她就忍不住流泪,“哭墙”就是这样来的。我们这面哭先人的墙和以色列的“哭墙”不一样,以色列的带有宗教性质,上面也不是遇难者名单。

被害“国军”官兵也要上“哭墙”

记者:“哭墙”的资料是什么时候开始筹备的?目录是否还在增添?

朱成山:三年前,我有了这个想法,就开始搜集遇难者资料。最初“哭墙”上的名单只有3000多人,在热心人士的帮助下,增加到了1万多人。目前我们正和中国台湾地区接洽,准备把9万多名被日军杀害的“国军”将士名单也搬到“哭墙”上。

这里我要澄清一下,这9万多人是指放下武器被日军残杀的战俘。我的想法是搜集尽可能多的遇难者资料,许多到纪念馆参观的人,都会面对“哭墙”站立许久。这堵记载着当年被屠杀百姓名字的墙,表达着对遇难者的哀悼,也在警示着活着的人们。

国殇日:为30万无辜遇难者驻足默哀

 

幸存者生活状况亟待关注

记者:在你的调查中,除了30万遇难者,现在还有多少幸存者?他们的生活状况怎样?

朱成山:南京大屠杀幸存者的认定是指那些1937年12月13日至1938年1月的屠城6周内,在南京及附近地区亲身经历、亲眼目睹、亲身受害的人员。1984年,幸存者的数字是1756人。目前幸存者的总数约400人。他们的平均年龄在80岁左右。

对幸存者,政府给予了很多关爱。2004年,我们成立了幸存者协会,开始给他们发一些生活补贴。目前的标准约是每人每月1000元,但这些幸存者,由于身体和心灵遭到了极大伤害,身体普遍不好,需要吃药,每月的药费也是不小的花销。

令人遗憾的是,海外及中国香港等地区的企业给幸存者捐了很多钱,但中国内地,不论是民营还是国有企业,对幸存者的捐助寥寥无几,他们对此应该感到汗颜。我想通过媒体表达这样一个信息,你可以不给纪念馆捐款,因为我们有财政拨款,但你应该给自己的同胞捐款,帮帮这些不幸的老人。

【幸存者记忆】

他们的十二月十三日

1937年12月13日晨,侵华日军第六师团长谷寿夫带兵从中华门进入南京。第二天,其他三个师团相继进入南京。由此,南京这座历史名都陷入了历史上最黑暗的日子。

国殇日:为30万无辜遇难者驻足默哀

 

在6周时间内,30万人被屠杀,平均每12秒消失一个生命。在日军的炮火和刺刀下,一些幸存者顽强地活了下来。昨日,他们中的一部分出现在开馆现场。本报记者通过他们的叙述,再现他们在70年前的所见所闻。

【夏淑琴 女 78岁】

一伸手摸到祖父母的脑浆

那天早上,我们一家人刚吃过饭,就听见门外传来了用脚踹门的声音。我的祖父母慌忙将我和大姐、二姐还有四妹藏到被窝里。接着,门被踹开了。

我们在黑暗中听到一阵阵枪声和亲人的惨叫。随后,被子被掀开了,一个穿黄军装的日本军人举起刺刀向我们姐妹几个捅了过来,我身中三刀,昏死过去。

黄昏时分,我醒来,一伸手摸到的是祖父母的脑浆;大姐死了,身上没有一丝衣裳,下体还插着一根拐杖;二姐死在大姐旁边,衣服也全被撕开了;只有年仅4岁的妹妹还活着。

院子里,我看到了母亲的尸体,身上没有任何衣裳,下体插着一个香水瓶子,在襁褓中的五妹死在母亲身边;父亲则倒在大门口。一家9口人,只剩下8岁的我和4岁的妹妹。我们两个小孩子躲在家里,靠一点锅巴度过了最艰难的14天。

【常志强 男 80岁】

妈妈的血就一直流啊流……

那天为躲避轰炸,父母带着我们向难民营逃生。

当我们走到一条小巷子里时,被日本兵拦了下来。妈妈把当时只有两岁的弟弟死死抱在怀里,我和姐姐则一左一右靠在妈妈身边。一个日本兵拿着刺刀狠狠刺过来,妈妈被刺倒在地,怀里还紧紧抱着弟弟。等她挣扎着站起来时,日本兵又刺过来,妈妈抓住了刺刀,日本兵猛地把刀往回抽,妈妈手指全断了,接着胸口又挨了一刀……

我的小弟就在死人堆里爬,浑身都是血。我把小弟抱到妈妈跟前,妈妈把胸前的衣服拉开,刺刀刺进去的几个洞都在冒血泡泡,小弟抱着浑身是血的妈妈吃奶,妈妈的血就一直流啊流……

我拼命喊,拼命叫,哭晕了过去。醒来以后,发现周围已经是遍地死尸,吃奶的弟弟也死了。

国殇日:为30万无辜遇难者驻足默哀

 

后记:

值得关注的是,公祭日当天,美国、澳大利亚、加拿大等十多个国家和地区的海外华侨华人社团将同步举行悼念活动,并举办《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史实展》。截至目前已有179个社团响应,并且这一数字还在不断增加。

  是的,他们,都在为历史而奔走,为正义而奔走,为和平而奔走。

  南京大屠杀和你有什么关系?

  和我有什么关系?

  和我们有什么关系?

  长存的是历史,

  更是和平与正义,

  是血液里流动的对同胞的爱、

  对家国的爱!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