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旅游 > 正文

格陵兰岛想独立但实在太穷?专家:让中国投资呀

内容导读: 自18世纪以来,格陵兰的主权一直属于丹麦。虽然他们在1979年就获得了自治权,现在只有外交和国防事务由丹麦管理,但大多民众对此并不满足。他们希望这座岛屿有朝一日,能获得真正意义上的独立。 不过,他们却面临着一系列亟待解决的社会问题,光凭...

    自18世纪以来,格陵兰的主权一直属于丹麦。虽然他们在1979年就获得了自治权,现在只有外交和国防事务由丹麦管理,但大多民众对此并不满足。他们希望这座岛屿有朝一日,能获得真正意义上的“独立”。

   不过,他们却面临着一系列亟待解决的社会问题,光凭一己之力,实现目标的难度不可谓不大。

    近日,格陵兰的6个主要政党也都陆续表态支持独立。但他们希望“放长线钓大鱼”,利用格陵兰的自然资源吸引外国投资,慢慢打好经济基础。更有专家表示,最令格陵兰“望眼欲穿”的“金主”,就是中国。

格陵兰岛想独立但实在太穷?专家:让中国投资呀

格陵兰风光图源:美国“Eagle Creek”官网

凭自己的力量,格陵兰实现独立并不容易

据丹麦“The Local”新闻网报道,昨日(24日),格陵兰举行了新一届议会选举,结果尚未公布。不过,是否支持独立是各大党派要考虑的一个重要问题。而选举的结果,也将间接影响格陵兰寻求脱离丹麦的具体日程。

格陵兰目前具备一定影响力的7个政党中,有6个都表态支持独立。唯一反对的,是新成立不久的“合作党”。不过,在4月20日的民调中,他们的支持率仅为2.9%。

[观察者网注:格陵兰的7个主要政党分别为:“前进党”(Siumut)、“因纽特人共同体”(Inuit Ataqatigiit)、“纳雷拉克党”(Partii Naleraq)、“民主党”(Demokraatit)、“合作党”(Suleqatigiissitsisut)、“团结党”(Atassut)和“我国的后裔”党(Nunatta Qitornai)。]

德新社则称,“纳雷拉克党”是最“急不可耐”的一方。他们表示已为独立定好了明确的日程表:在2019年举行表决,并于2021年前正式做出决定。顺利的话,就能赶在被丹麦占领的300周年之前,重新宣布独立。

[观察者网注:1721年,挪威路德派传教士汉斯·埃格德经丹麦-挪威联合王国允许,于今日的戈特霍布附近建立一家贸易公司和信义会传道会,标志着格陵兰开始真正进入殖民时代。]

然而单凭自己的力量,格陵兰想实现独立并不是件易事。要知道,格陵兰当地人口只有55000余人,60%的人只有小学学历。全岛80%的土地都被冰川覆盖,各个社区之间没有道路连接,也没有一座真正意义上的“城市”。

国际财经数据网站“全球经济指标”(Trading Economics)资料显示,由于格陵兰居民的主要经济来源是渔业,2015年,全岛的GDP仅为22亿美元。现在,丹麦政府每年会向“急需用钱”的格陵兰提供约6亿美元的预算拨款,这个数额占到了后者年度财政预算的六成。但丹麦首相拉斯穆森强调,如果格陵兰“执意要走”,他们就会停发这笔款项。

格陵兰岛想独立但实在太穷?专家:让中国投资呀

2015年格陵兰GDP仅为22亿美元“全球经济指标”网截图

这也就意味着,一旦真的宣布独立,格陵兰将同圣马力诺并列成为欧洲最穷困的国家。

路透社报道也认为,虽然大多格陵兰人热切地希望早日独立,但其实他们心里清楚,岛上还有许多亟待解决的社会问题:缺乏基础设施、住房条件差、教育水平低、过度依赖渔业和丹麦的赠款等。

不过报道又称,大多格陵兰人对丹麦没什么归属感并不奇怪。毕竟格陵兰首都努克和丹麦首都哥本哈根之间的距离,比努克和纽约的还要远。

格陵兰岛想独立但实在太穷?专家:让中国投资呀

努克离哥本哈根比离纽约还远谷歌地图截图

专家:想采矿,就需要中国投资

因此,除“纳雷拉克党”外的其余政党则计划“放长线钓大鱼”,用数十年的时间来完成这一目标。

格陵兰长期执政党之一、左翼政党“因纽特人共同体”(Inuit Ataqatigiit)的官员阿佳·拉森(Aaja Chemnitz Larsen)认为,在确定具体的日程表之前,格陵兰有必要先打好经济基础。随着全球变暖、冰川消融,沉睡在格陵兰冰雪之下的丰富矿产资源将变得更加易于开采。这些石油、铀矿和稀土会吸引不少国家前来投资,进而推动格陵兰的经济发展。

拉森表示,待到时机成熟,他们再提出独立,面对的阻碍就会少得多。

据德新社消息,格陵兰人首先便向中国投来了“期盼的目光”。

丹麦奥尔堡大学的格陵兰问题专家、曾在格陵兰政府任职的尤里克·加德(Ulrik Pram Gad)说,目前大多数的勘探项目,都还处于萌芽状态。“要实现大规模的开采工程,就需要中国的投资呀。丹麦人从来不理会采矿的事情。”

据了解,不少中企也确实做了充分的准备。举几个例子。2016年9月,原材料巨头盛和资源便认购了澳大利亚“格陵兰矿物能源公司”(GME)12.51%的股份,成为该公司的单一最大股东。GME拥有在格陵兰岛南部科瓦内湾(Kuannersuisut)开采稀土和铀矿的资格。而一旦矿区开始营利,中方就有权购得他们60%的股份。

格陵兰岛想独立但实在太穷?专家:让中国投资呀

科瓦内湾图源:意大利“Nuova Resistenza”网

此外,在格陵兰北部希特伦峡湾(Zitronenfjord)的锌矿也有中资参股,而另一家中企则在格陵兰西部拟建的一座铁矿持有股权。

德新社称,对格陵兰来说,中国的投资意义非凡。去年,格陵兰自治政府总理金·基尔森(Kim Kielsen)就曾亲自来到中国招徕“金主”。不过他却强调,格陵兰并不是想要在摆脱丹麦的控制后,又陷入对另一个国家的依赖。

格陵兰岛想独立但实在太穷?专家:让中国投资呀

金·基尔森图源:“Mining”矿业新闻网

吉尔森描述自己心目中最理想的状态,是“分别仰仗不同国家的庇护”。“在安全政策上和美国保持紧密关系,和丹麦、冰岛也有一定合作。我们可以跟挪威人学习规范采矿业,还可以结交加拿大的因纽特朋友。当然,我们也非常欢迎来自中国的投资”,他说。

据丹麦“BT报”消息,中企最近又有了新的动作。3月底,格陵兰国有卡拉利特机场公司(Kalaallit Airports)发表声明称,他们选定了中国交通建设集团入围三个机场扩建项目的招标。中交建集团将与来自荷兰、加拿大、冰岛和丹麦等国的另外五家公司进行竞争,一旦成功,就将正式承建这三个项目。

格陵兰岛想独立但实在太穷?专家:让中国投资呀

丹麦“BT报”报道截图

报道称,丹麦还是认为中国和格陵兰的关系仅限于经济方面。不管中国在格陵兰投资了多少项目,都不会支持他们独立。

不过,扩建机场的计划还是一度让丹麦政府感到紧张。因为他们“最亲密的盟友”美国,在格陵兰的图勒(Thule)有一个空军基地。中企在北极地区发展过于顺利,难免会引起美国的警惕,甚至还会把不满宣泄在丹麦人身上。早在2016年底,丹麦便叫停了一个中企在格陵兰收购美军废弃海军基地的计划。

编辑:

本文标签: 格陵兰岛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