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旅游 > 正文

河南:泌阳温凉河的诡异奇观

内容导读: 泌阳县泰山庙乡境内有一条奇怪的河,叫温凉河。这温凉河奇就奇在河水冰火两重天,一边河水温热宜人,一边河水冰凉刺骨。 温凉河还有一奇,就是正好在泌阳、唐河、社旗三县交汇处附近汇流而成。三县百姓炫耀家乡时,都会说俺那里有一条温凉河。 这里...

河南:泌阳温凉河的诡异奇观

    泌阳县泰山庙乡境内有一条奇怪的河,叫温凉河。这温凉河奇就奇在河水冰火两重天,一边河水温热宜人,一边河水冰凉刺骨。

    温凉河还有一奇,就是正好在泌阳、唐河、社旗三县交汇处附近汇流而成。三县百姓炫耀家乡时,都会说“俺那里有一条温凉河”。

    这里流传两句顺口溜:“泰山唱戏唐河看,跑到社旗去吃饭。”说的是泌阳的泰山庙乡、社旗的朱集镇、唐河的少拜寺镇都是地头搭地头,亲戚套亲戚,地缘关系亲如一家。

    我的家乡原属泌阳、一九六五年划归社旗县管辖,处社旗县东南沿,东与泌阳泰山庙乡肩并肩,南与唐河少拜寺镇手拉手。

    温凉河的故事,我几岁时就听父亲讲过,一直讲到我十多岁,我终于趁去泰山庙赶大集时,偷偷跑去试了试水。

    温凉河的知名度特别高,不仅是三县老百姓都能讲点掌故,而且曾在明朝正德年间惊动朝野,还因此杀过一个副国级高干和一个皇帝的办公厅主任。

    这个皇帝办公厅主任就是大宦官刘瑾,我们家乡人说,他的祖籍不是陕西省兴平县,而是社旗县朱集乡刘坟堂村(当时隶属泌阳)人。刘瑾为了取悦皇上,说他和当朝阁老焦芳老的家乡泌阳特别好,还说了一段合辙押韵的话,直接向皇帝搞公关:“泌阳县,景致多,焦家牌坊第一座;出南门,倒流河,二十五里到大磨。双塔回龙寺,紧靠温凉河。”

    刘瑾的这段话,向皇帝推介了泌阳的五个景点:“焦家牌坊”,就是焦阁老家的牌坊;“倒流河”,指六十八里“泌水倒流”奇观;“大磨”,传说是盘古开天时的石磨;“双塔回龙寺”和“温凉河”紧紧相邻,都在泌阳泰山庙附近。

    回龙寺位于泰山庙街南三公里处,曾建有双塔回龙寺庙一座,此庙紧靠温凉河。

    宫里一位娘娘听刘瑾这么一说,便动了心:世界这么大,我也去看看。于是,她在焦芳告老还乡时,随老焦一起踏上了旅程。娘娘一离开京城,就有大臣参了一本,说刘瑾和焦芳系同乡,刘瑾忽悠着娘娘和焦芳离京,是别有用心。皇帝一想,刘瑾、焦芳结党不说,还敢给老子戴绿帽子,杀!结果,老焦和娘娘被赐死(一说焦芳84岁寿终正寝),刘瑾被判凌迟。

    老焦死后,皇帝有点后悔,命钦差大臣监造“焦坟墓”,“规格似皇陵”,现焦坟墓地所在村称为焦坟村。娘娘被葬在“大磨”附近的山上,被当地人称为“娘娘坟”,至今犹在。刘瑾被凌迟处死后,谁敢冒天下之大不韪为他修坟建墓?所以,刘瑾之墓,一直是个谜团,有传说朱集刘坟堂有他的墓葬,暂且存疑吧。

    听着这些故事,温凉河愈发神秘。

    温凉河距离我的家乡大概十公里的样子,对温凉河独特的地理人文环境多少有一点了解。

    温凉河形成的地方距离泰山街西南约三公里处,位于石河寨村西北、小乔庄东南、黄棚村东边。天气晴朗时,从高远出望去,一道起自北山的长岗巨龙般自北向南延伸至小乔庄的南面,至此,长岗嘎然而止,一条东西流向的大河拦住了它,名曰石河。长岗的东坡,又有一条河流从石门水库蜿蜒而下,白沙漫漫,水清见底,名曰洪河。洪河水一直往南流,在长岗尽头,与石河相汇......于是,它们便一同向西奔流,遂形成一边凉、一边温的奇观,此之温凉河。尔后,温凉河绕过长岗,又回旋跌宕、转了几个弯向南奔去…… 

    夏季的晴天,洪河和石河交汇处的河段,就会出现一种很奇怪的现象:下午2时到5时,北边的水热得烫人,南边的水非常冰凉。到了晚上,则刚好相反,北边水温低,南边水温高。这种现象向下游延续一二公里地。因为杀猪褪猪毛用热水,宰羊则需凉水,这里素有温凉河“一边杀猪,一边宰羊”之说。

    这一奇特的自然现象,是如何形成的呢?

    据说,大禹治水的时候,舜的两个妃子娥皇和女英听说大禹治水有方,与老百姓同甘共苦,三过家门而不入,执意恳求去给民工烧茶做饭。舜王答应了她们的要求。治水任务完成后,娥皇和女英把锅里没用完的温水倒在地上,在她们倒水的地方突然冒出一眼清泉来,泉水翻出的水花像串串的珍珠,还冒着温气,掬一捧喝下去,顿觉清香甘甜,神清气爽。泉水顺势而下,与泌阳泰山庙境内的地表水汇合,一边凉,一边温,人们便叫它温凉河。

    传说太神秘、太玄乎。

    原来,发源于泌阳县官庄镇石门水库的洪河,是条大沙河,河道宽阔。发源于官庄镇一座山里的石河,河道狭窄,水较深。洪河沉淀下来的沙特别厚,河水只到小腿肚深,沙子吸热,很快被太阳晒透。夏天日头毒了,站在温凉河北边的河水中就觉得烫脚。石河水深几米至数丈,加上上游河道狭窄,太阳晒不透,水温很凉,就形成了温凉河一半是热水一半是凉水的现象。

    站在高岗上眺望,温凉河静静地向西而去,岸边青青的小草随风摇曳,远处岸边传来山羊的铃铛声,只是河北侧被挖开而裸露的河床破坏了她的静谧。

    我在岗丘南端缓坡处巡行,发现地里间或有些残砖碎瓦遗存。群众说,这一片即是双塔回龙寺遗址。当时,寺院有前殿、后殿两座院落,并各有配殿。据说供奉西天祖佛、众菩萨及十八罗汉像。后院禅房还有僧官居住。彼时,香火很盛。邻近两县善男信女也多来降香。寺院还有不少庙产。后来,出了一名恶僧,因不服长老管教而被开除出庙院,但他妒恨在心,便勾结一伙强盗洗劫了寺院,并纵火焚毁了这里,剩下东墙外的两座高耸佛塔。1958年,双塔拆除,其砖石用做建造学校了。 

    哦,双塔回龙寺早就不在了,温凉河依然流淌着岁月。

    站在河边,感知着氤氲的水汽,心中翻腾着阵阵复杂的人生况味。这荣荣枯枯的树木、温温凉凉的流水,它们的生命汁液是如何被达官显贵利用?它讲述的是三县交界处一种神奇的地质现象和一段神奇的历史文化传说。 

    往事如烟,我环视周围,落日中苍茫长岗以西乃社旗县,温凉河以南便是薄雾氤氲的唐河县境了。  

    三百多年过去,我们竟然怎么也找不到刘瑾或者焦芳的一点踪迹了。

    历史好似河中的凉水,可人心却是热的。在温凉的吊诡意味中,让我感到了一些欣慰,人们毕竟还记得焦芳。   

    温凉河水还是这么清澈地无声流淌着…… 

编辑:

本文标签: 河南泌阳温凉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