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旅游 > 正文

中国那么大,骑车去看看

内容导读: 第六站:河南信阳市(原计划到鸡公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观光因故未能成行)。 行车路线:从湖北武汉出发经黄陂区、大悟县到河南信阳武胜关,拟上鸡公山风景区避暑静休却因遭遇抢劫而改变行程,直奔信阳市。区间行程约230公里。 话分两头说,不妨先来...

中国那么大,骑车去看看

 

第六站:河南信阳­­­市(原计划到鸡公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观光因故未能成行)。

行车路线:从湖北武汉出发经黄陂区、大悟县到河南信阳武胜关,拟上鸡公山风景区避暑静休却因遭遇抢劫而改变行程,直奔信阳市。区间行程约230公里。

话分两头说,不妨先来看看我两位好哥们之后的境遇。

虽说是我落了单,可内心无时无刻不牵挂、惦念着他们。

黄陂街头插肩而过、追寻未遇、彻底离散,路仔、小项选择沿左手方向往孝感市继续前行。

黄陂区到孝感市有65公里路程,谁承想这竟然会是他们此次骑车远征的最后冲刺。

纵有冲天鸿鹄志,无钱寸步亦难行。骑行途中我们每个人负责的事项略有不同,但在经济上统一开支管理,大家钱放在一起花,由专人负责5天一轮换。

非常不巧,当时由我管帐,全部家底还剩不到80块钱。

路仔和小项自然更悲催了,俩人兜里竟然都凑不出5块钱。

你懂得,天下没有免费的晚餐。也就是说,从昨天下午离开武汉到现在他们没吃没喝、粒米未进。

没钱又逢连阴雨,天上更不会掉馅饼。这大雨天的,举目无亲,饥肠辘辘、饥寒交迫,小心脏那叫一个拔凉拔凉的啊。

从来就没有救世主,路在脚下,一切只能靠自己。

65公里的路程路况非常好,但他们骑行的尤为艰难。

面庞曾经坚毅的神情在丝丝条条的懈怠、融化,心底构筑的防线在恍恍惚惚中一步步退让。

体内往日存储的脂肪在点点滴滴的燃烧、消耗,脚下延伸的道路却真真实实的一米米缩短。

 

睿智寡言的小项优雅的弯着身躯,抑扬顿挫的诵读着孟子的那首《生于忧患,死于安乐》:

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也,所以动心忍性,增益其所不能。

乐观豁达的路仔倔强的昂着头颅,竭尽全力的嘶吼着郑智化的那支叫“水手”的歌:

他说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

擦干泪不要怕至少我们还有梦,

他说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

擦干泪不要问为什么!

继续继续,前进前进,坚持坚持,忍耐忍耐,战斗战斗。

惺惺相惜、心意相连,磕磕绊绊,走走停停。这65公里的风雨兼程,在两个二十郎当热血青年的一生中仅仅是短短一瞬,也许这次败走麦城的痛苦记忆时至今日依然无法释怀,但是这番曲折艰难的挫折经历对一个人心智的成熟乃至一生的成长影响深远而巨大。

苦苦煎熬了4个多小时,他们终于来到孝感市区。

雨竟然不知在什么时候知趣的停了。

手头没有地图,也想不出该到哪里落脚,俩人不约而同盯着路标,懵懵懂懂骑行至孝感火车站。

实在是累饿交替,真的骑不动了。索性在站前广场停了下来,两辆战车支楞在一旁,整个人一屁股坐在台阶上,一动都不想动。

嗓子冒烟、头晕眼花,饥渴难耐大概就是这个样子了。

路仔的头发像荒芜的草场,特别是满脸胡子拉碴神似丐帮帮主。小项的一双浓眉大眼不再那么炯炯有神,表情变得更加复杂和深邃了。

真是5块钱难倒英雄汉,再没吃没喝的恐怕连一天都撑不下去了。

“等不是办法,干才有出路”。

此时此刻倒是想起了那些辗转江湖的杂耍艺人,如果要是会个什么吞剑、变脸、胸口开大石之类的绝活,好歹也能混口饭吃。要不要去小餐馆洗盘子刷碗干点零活?

两人商量了半天,大概是碍于面子,谁都不愿向亲朋好友求援。当务之急得先填饱肚子再说,这事拖不下去了,得速战速决、就地解决。

还是路仔果断,当即决定就在火车站前求助了。

年轻人说干就干。路仔手中拿着学员证向过往的行人求助。

刚开始拦住几个人,还没听完自我介绍就躲开了。站前广场各色人等鱼龙混杂,社情复杂,一般老百姓不愿招惹是非,更多的人大概想着可能是两个骗人的家伙。

后来远远的看到有几个空军着装的小伙子走过来。想着这下遇到自家人了,赶忙上前求援。

运气还真不错,几个当兵的张嘴就是一口浓浓的东北话。路仔赶忙表明身份,呈情叙事、套老乡关系,乃至相互攀谈。

天空飘过五个字,那都不是事。

来自辽宁辽阳的老乡听明原委后一口答应。

这几个老乡在驻地空降某部当兵。空降某部是我军著名将领秦基伟的老部队,也是我军一支有着光荣传统的王牌部队,抗美援朝中著名的上甘岭战役就是该部打的,也是我军唯一的一支空降部队,2008年汶川大地震,著名的万米高空跳伞十五勇士正是来自这支部队。

几个辽阳小伙子热情豪爽,邀请路仔和小项到了部队营区。有个老乡在团部招待所工作,请示领导后直接将两人安排在招待所住下。

舒舒服服的洗了热水澡之后,一齐到连队饭堂吃饭。

饕餮盛宴比不了此时的连队伙食,都是当兵的,不用客气也不必斯文,甩开腮帮子造吧。

餐桌上,其他战友们也非常热情、友善,八个人的饭菜被他俩干掉一大半,最后还有老乡拿来几瓶汽水,又咕嘟嘟一阵猛灌。

那叫一个爽啊,一边连连打着饱嗝,一边紧紧握着老乡的手。

大恩不敢轻言谢!就是一个感动,声泪俱下的感动,发自肺腑的感动。

当天是周末,路仔小项还被带到操场上看了场电影。

晚上,几个老乡都请了假来招待所看望。路仔先是将此次骑车远征的情况向大家做了介绍,几个老乡们都很理解、支持,也很同情,大家一齐讨论、分析当前情况,一致劝说不要再往前骑行了。

人穷志短,马瘦毛长。内心无比煎熬和纠结,几位老乡说的对,这时候不该奢求什么了,能够平平安安完成这次出行就是最好结果。路仔和小项决定就此结束骑行,先回到徐州小项的老家再做其他打算。

战士们都不容易,每人每月仅有十几元津贴费。几位老乡凑了三十元钱,算是借给他俩的路费。

几个意气相投的同龄人在一起总有说不完的话、唠不完的嗑。

那一晚,他们一直聊到深夜。

诚然,每个热血男儿都该有蓬勃向上的激情、勇气和梦想,可现实是残酷的,落寞的时候,要懂得迂回,此时此刻的放弃并非完全意义的失败。

自信人生两百年,会当击水三千里。

我们还很年轻,来日方长。

第二天一大早,大家伙一起来到孝感火车站送行。

很快买好了两张前往徐州的慢车硬座车票,慢车要十二个小时才能到徐州,但车票便宜。离发车时间还有1个多小时,战友们着急赶回去参加操课训练、不便久留。

人生何处不相逢,相逢何必曾相识。

好哥们,后会有期!

一番嘱咐叮咛、豪言壮语过后,一众英雄豪杰依依惜别。

到点了,路仔和小项手里拎着买来的十个馒头,推着两辆自行车随着人流涌向进站检票口。被检票员告知自行车随身携带也要买票,一辆车算一个人的票价。另外也可办理随车托运,收费相对便宜些。

OH,MY GOD!这是什么鬼啊!

剩下的钱哪里够买票啊。

俩人急匆匆去办理托运手续,着急上火的盯着那位胖乎乎的工人大哥过秤、开票。

兜里的钱刚刚够数,交完还剩一毛七分钱。

要不要这样啊,太他妈玄乎了!

时间非常紧迫,容不得半点犹豫,俩人刚上车,车厢们咣当一声关闭了。

嘟嘟嘟,哐泣哐泣,嘟嘟嘟,哐泣哐泣,汽笛长鸣,机车徐徐驶离站台。

别了,孝感。

车厢里哪哪都是人,费了老大劲才挤到自己的座位跟前坐下。

哥俩面面相觑,别他妈说什么小儿科的满头大汗了,这会儿裤裆里全都湿透了。

路漫漫兮修远,吾将上下而求索。

整个车厢里弥漫着汗馊味、闹闹哄哄。

全是眼泪啊,啥也别说了。

卯足了精神睡!

天荒地老睡!

往死里睡!

沉睡!

睡!

这一觉醒来就是四五个小时之后了,向周围的旅客一打问,列车并没有走出多远路程。

这趟火车依旧不紧不慢的沿着铁轨向前爬行。真是老牛拉破车,逢站必停靠,遇车就让行。

也难怪,买票花钱少自有道理在其中。

那个年代,我们伟大祖国的经济尚不发达,人民生活水平和物质条件极其一般,交通出行更是非常的不便利、不顺畅。这倒让我想起在南京上大学第一个寒假乘车回榆林老家过年的难忘旅途经历。

1990年1月中旬,我军校生涯中的第一个寒假。

临近年根进入春运高峰期,经济实惠而又相对安全的火车自然成为普通大众出行、回家的首选。虽然全国各铁路局都加开了临时客运列车,但依然无法抵挡滚滚而来的全民返乡大潮。

南京火车站各个售票窗口前人们彻夜排队,着急回家过年的老百姓真是一票难求。

南京政院与地方铁路部门是双拥共建单位,流动售票点直接来到学校,大家都早早的买好了回家的火车票。

我乘坐的是由南京浦口开往太原的直快列车,中途在山西介休站下车再转乘大巴车前往榆林。

放假当天,学院组织统一送站,我和老乡艾绍隆等一大帮乘坐相同车次的学员被一辆骊山大客直接送往江北的浦口火车站,大家一路上欢声笑语,心花怒放。

拉到火车站一下车就蒙了,那可真是大场面,人山人海、比肩接踵,感觉像是一场新的渡江战役要开打的样子。

浦口站1912年建成通车,候车大楼里根本容不下这一拨拨似潮水般涌入的旅客,大老远的地段就被临时搭建的铁栏杆划分出各个车次的候车地域。

我们这趟车开始检票了,铁路工作人员手持大喇叭一遍遍催促、提醒。男男女女、老老少少,各色人等背着大包小裹乌泱乌泱奋勇向前。

我们一帮军校学员年轻气盛、血气方刚,自然不甘落后,信心满满、携手相行于横七竖八的铁栏杆之间,忙不迭的迂回穿插,唯恐掉了队、挤不上车。

猛然间听到有同伴呼救,原来是我们年级经政系一位女生的鞋子被踩掉了,随身行李洒落一地。大家伙赶忙杀出重围紧急救援。一番鏖战过后终于化险为夷。

战战兢兢、挥汗如雨,披荆斩棘、攻城掠阵,步入站台之后急匆匆找到票号所在车厢。大家都背着鼓鼓囊囊的行李,很难挤到车厢门入口。

众人拾柴火焰高,有人出了个不太文明的主意,一名身材高大的男生被大家伙直接抬起来从车窗塞了进去,随后每个人的行李依次从车窗递进,最后一个个轻装上阵,登车成功。

发车时间到了,车厢里也的确再塞不进来人啦。列车员关闭车厢门,列车启程了。

看着站台上因晚到而没能挤上来的乘客那副懊恼、无望、沮丧甚至捶胸顿足的样子,我爱莫能助,内心真有点小小难过。

浦口火车站是中国唯一保存的、具有民国特色的百年火车站。中国近代许多重要历史事件在此上演。朱自清《背影》中描述父亲买橘子、爬月台的故事就发生在这里。据说当年毛泽东送留法学生去上海,在此丢失布鞋一双,想来该不是被踩掉的吧。

浦口火车站1985年更名为南京北站,2004年永久性停运,已列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现在是影视拍摄基地和观光景点。

虽说登上了回家的火车,但千里旅途之中,我们同样要经历这样那样的考验。

列车走廊的角角落落都挤满了人,就连座位底下都有人早早铺了报纸躺着。甚至中途内急去上厕所,发现里面竟然同时站着三个大男人。几位大哥很是默契,也非常配合。有人上厕所他们马上腾地方,完事再继续站在厕所里。想来大概是车厢内太拥挤了,躲在厕所里反倒能宽松些,只是一路臭气熏天的,也真难为了他们。

 

中国那么大,骑车去看看

另一件记忆深刻的事发生在之后由山西介休开往陕西榆林的班车上。那真是个极为罕见的寒潮低温天气,天寒地冻的夜里气温接近零下30度。破旧的大客车根本就没有暖风,人坐在车里呵气成冰。我和艾绍隆身体瑟瑟发抖,手脚冻得扛不住了,身旁一位慈爱的老大爷干脆让我们伸到他的羊皮袄里捂着。

美不美,家乡水,亲不亲,故乡人。就是这样一种神奇美妙的感觉!

同车有一对来自南方的两口子,大概三十多岁的模样。那位大姐冻得实在忍受不了,竟然奔溃到放声大哭。

那个年代有句俗语:在家千日好,出门事事难。想来还真是那么回事。

二十多年过去了,中国社会的发展变化真是日新月异,我们的国家越来越强大了,人民的生活也越来越富有了。飞机、高铁、动车,游轮、大巴、私家车,四通八达的高速公路,人们再也不用为出行而伤脑筋了。

接着来看火车上路仔和小项的情况吧。

因为兜里没钱,路仔和小项在火车上的日子依然不好过,越到后来越感觉度日如年。

虽有馒头充饥,却没有水喝,而且馒头吃多了就越发的口渴了,喉咙象冒烟一样。

俩人对面坐着一位面容姣好、神情端庄的女生,独自抱着一大瓶2.5升的可乐,时不时优雅的抿嘴喝着。

之前他们之间已经有过对话交流,下一站这位女生就要下车。

剩下的时间不多了,小项在桌子底下不断地拉扯路仔的衣襟,较为隐蔽的冲着大瓶可乐挤眉弄眼。这哪里仅仅是提醒示意,简直就是赤裸裸的怂恿和鼓励。

路仔当然明白个中原委,不停的努嘴回应,那意思你年龄小更应该好说话。

俩人唇枪眉剑、比目传情、数次交锋,最终还是路仔妥协了。

好吧兄弟,你脸皮薄张不开嘴,哥哥我来出头做这件糗事。

路仔壮了胆、红着脸轻声问对面的女生:大姐,一会儿你喝完的可乐瓶能不能别扔了?我们俩这一天都没喝水,口渴的实在不行,想用您的空瓶子接点水喝。

里边明显还剩了大半瓶可乐。

大姐也是个爽快人,一下就听明白了,当场乐了。好吧,只要你不嫌弃就拿着吧。

大姐前脚刚下车,小项就迫不及待的捧着可乐瓶,仰起脖咕嘟嘟一通猛灌。

华灯初上的时候,列车缓缓驶进徐州车站。

小项的家在徐州市睢宁县,有位六叔在此地工作,可他也从未去过叔叔家。

俩人取了变速车,现买了地图,边走边打听,1个多小时之后才找到六叔家。

见面的一瞬间,小项的六叔一下子愣住了。

在高等军事学院读书的大侄子冷不丁冒了出来,幸福来得太突然。

亲人团圆自然免不了一番热闹。六叔一家人非常热情,饭桌上也大概知道了什么情况。

一家人都建议路仔在徐州小住几天,好好休息放松一下。

可路仔这个时候早已没有了闲情逸致,只盼着早早返回东北老家。

第二天一早,小项的六叔眼瞅着路仔去意已决、无法挽留,带着去车站买了到北京的火车票,路仔离开徐州并经北京转车返回沈阳。

路仔一走,小项也随即骑车直奔100公里之外的睢宁老家。

路仔和小项轰轰烈烈、豪情万丈的骑行之旅结束了。

 

中国那么大,骑车去看看

该讲我的故事了。

我所学专业是中国革命史,骑行中国当然要安排一段红色之旅。计划中离开武汉之后的下一站要去孝感市的大悟县和黄冈市的红安县实地考察。

这两个县都是闻名全国的十大将军县,特别是红安(原名黄安,1952年正式更名)乃“中国第一将军县”。

红安是“黄麻起义”的策源地和“鄂豫皖革命根据地”的摇篮,是仅次于井冈山、延安的中国革命圣地。在此成立或改编了鄂东军、红一军、红四方面军、红二十五军、红二十八军等五支革命军队,诞生了董必武、李先念两任共和国主席,走出了韩先楚、陈锡联、秦基伟等223位将军,其中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授衔的就有61位之多(另外也走出了56位国民党籍将军)。徐向前元帅曾为红安题词:“两百个将军同一个故乡”。

将军的数目这么庞大,相比较而言,参战普通士兵的数目当然更为惊人。革命战争年代,老区红安为中国革命的胜利献出了14万英雄儿女的生命。众多的革命前辈出生、成长乃至战斗、牺牲在这里,这里有太多的革命故事和历史遗迹值得我们寻求探访、缅怀瞻仰。

然而,这一计划因我在武汉长江大桥违章拍照而改变。我们本应充满更多传奇色彩的旅行最终变得并不那么完美了。

仔细捉摸,人生选择很多时候就是因为一个不小心而发生改变。慢慢品味,人生际遇往往就是因为一个不起眼的突发事件而陡然折转。道理我懂了,却付出了沉痛的代价。

从黄陂县城那位交警大哥告知的那一刻起,我就认定了两位哥们就在不远的前方。顶风冒雨、奋起直追,不敢有丝毫懈怠。

黄陂与大悟之间大约110多公里,虽然公路等级不高,但路况尚好。明显感觉到身体仍在发烧,头脑里昏昏沉沉的,雨点洒落在身上倒像是在为我做物理降温。应急情况下,人的潜能是巨大的。又是一个小时的全速前进,一口气赶到了25公里开外的黄陂区长轩岭镇。

长轩岭镇是我国古代巾帼英雄花木兰的故乡。2000多年前的汉代,花木兰就是从长轩岭踏上女扮男装、替父从军的迢迢征途,演绎了中华文明历史上令人荡气回肠的经典故事。

看来他们一定没在这条道上,否则按我的速度早就应该撵上了。意识到与伙伴们彻底分道扬镳的那一刻,我的内心无比沮丧,情绪低落到极点。

体力透支的非常厉害,我,也该歇歇了。踉踉跄跄、推车行走在镇子里的街道上,强撑着身躯走进一家小吃店坐下。

停歇了半个小时,特别是喝了一大碗米粥,体力得到了补充,内心慢慢平静了下来。

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前行的道路依然漫长凄迷,不敢耽搁太久,我振作精神重新上路了。

“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大概就是在这种再而衰的体力和状态之下,我顺利经过姚家集再进入到大悟县境内的河口镇。

河口乃一片低洼之地,位于鄂东北三市两县一区交界处,素有“金三角”、“小汉口”之称,自古就是南北交通重镇,商业气息浓厚。

河口距大悟县城仍有60公里路程。最后这一段路程山高沟深,我时不时停下来查看着公路地图,刘集、夏店、新城,一个个陌生的地名逐一被我抛在身后。

一路骑行跋涉非常艰难,风雨之中还得忍着病痛,真是筋疲力竭了,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在支撑,挺进大悟就是胜利。

晚上8点左右,我终于抵达大悟县城。

大悟是个农业县,也是国家级贫困县,虽然市政建设一般,但夜晚的县城依然万家灯火较为热闹。许多商家和店铺都在营业,特别是一家美发厅门前霓虹灯闪烁,大功率音响震天轰响,而且正在播放的还是那首我特别喜爱的迪斯科舞曲“荷东”,真有一种久违的亲切涌上心头。

看到路旁“大悟县第二招待所”的牌子,自然而然的走了进去。

办理住宿登记手续的时候,忽然感觉到捏在手里的学员证有异,拆开一看,哇塞,夹层里面竟然埋伏了一张五十元的大钞。这一意外收获令我欣喜若狂。这才想起大概是将近一年前,有次同寝室的孙敏和我聊起他有个癖好,就是会在随身携带的证件里藏点救急钱已备不时之需。还好事后我也是默默的如法炮制了。

谢谢老孙,托您福了。

招待所大概是被个人承包了。安顿好行李之后,我向老板打问附近哪有药店。老板笑着说这大晚上的药店早关门了,不过倒是好心问了我的情况。

就在我独自呆在房间拍本文题图那张床照的时候,老板娘笑眯眯的敲门进来,手里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挂面,而且特意加了两个荷包蛋,还有几片退烧药和去痛片。

“先吃药,后吃饭,再好好睡一觉,就没事了”,大姐一口浓浓的湖北当地口音。

老实说,我也是个热心肠,做过不少好事,甚至还救过几条人命,但这一刻,我真真实实的被感动了,瞬间有一股热流涌上心头,喉咙哽咽甚至不能流利的说出一句“谢谢大姐”之类的话来。

有句不雅的俗语叫“天上九头鸟,地下湖北佬”,此时此刻的切身经历让我感觉到,这绝对是一种歪曲和误解。

革命老区大悟县虽然经济相对落后,但这种令人钦佩的纯朴民风是花多少钱也买不来的,她深深地根植于祖祖辈辈在这块红色土壤上耕作生活的普普通通的老百姓之中。

革命战争年代,这片土地上有成千上万的劳苦大众,跟随共产党、信仰共产主义,天南地北、转战千里,抛头颅、洒热血、义无反顾,因而造就了那么多的共和国将军。大悟,中国十大将军县当之无愧。

计划中的红色之旅社会实践调查,我也许已经找到了答案。

 

中国那么大,骑车去看看

 


编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