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旅游 > 正文

牛师静“牛”也如此,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

内容导读: 上图为牛师静(来自网络) 听说巩义市河洛镇有个明月坡,明月坡有个状元府,状元府里有个牛济公。 牛济公叫牛师静,年过古...

牛师静“牛”也如此,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

上图为牛师静(来自网络)

   听说巩义市河洛镇有个明月坡,明月坡有个状元府,状元府里有个“牛济公”。

    “牛济公”叫牛师静,年过古稀。他是状元后裔,无儿无女,一年四季穿着破衣烂衫,时而独居状元府,时而背着行囊四处云游。 

   牛师静还读过大学,写得一手好字,由于早年受到刺激,人生发生巨变,身上有了几分“济公”范儿。

   想必,牛师静也是奇人。

   几天前,特稿哥驱车明月坡,要访一访“牛济公”。

   此时,小雪节气刚过,明月坡显得十分清冷,偶遇两位赶集的老妪,成了我的向导。向导说,明月坡下有个五保老人,他肚子里装了很多牛状元和“牛济公”的故事。

   车到明月坡,村头果然有个老人正晒太阳。我说明来意,老人很热情,他说他叫牛邦正,正是向导说的那个老人。

   牛邦正说,“牛济公”牛师静的传言不虚,但他不在状元府,早一段时间云游去了。

   牛邦正告诉特稿哥,牛师静是牛状元后裔,他还拿出族谱,讲述武状元牛凤山的故事。

牛师静“牛”也如此,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

   清嘉庆二年,牛凤山的爷爷牛巨川率长子次子迁居明月坡,嘉庆十一年,牛凤山出生,自幼跟着叔叔苦练武功。清道光十三年,牛凤山进京赶考比武,被钦点为武状元,授一等侍卫,官至总兵,封赐“四世一品”。

   多年之后的同治年间,牛凤山的儿子牛瑄金榜题名,考中进士,为二甲第一,也是状元郎,曾出任翰林院编修。 

   一门两状元,一文一武,明月坡的牛家,牛得“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于是,清代同治十二年,牛状元奉旨在明月坡兴建状元府。     

   特稿哥在牛邦正的带领下,来到了状元府。

   状元府坐北朝南,以着中院为主,一字排开。从东往西分为东、中、西院,如大鹏展翅。 

   特稿哥在一片残垣断壁中,发现门上方刻有“圣旨”二字,其下三块青石匾额:“将军第”“状元府”“太史第”。 

   状元府共建有41孔窑洞,30余间房屋,历经二百多年的岁月打磨,如今已破败不堪。 

   斗转星移,世事沧桑。

   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

牛师静“牛”也如此,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

   我站在状元府一隅望去,满目残垣断壁,危房层叠,些许沧桑,万般无奈。

   我想象不出,明月坡牛氏在“文武两状元”时代的模样,但绝对可以用“富贵”定义,亦富亦贵,成了牛氏连绵数百年的骄傲;我没有见到“牛济公”牛师静,但我从人们的描述和网友提供的照片上,已经看出了他的超然与洒脱,或者是疯癫与无奈吧。

   富贵有两种:一种是相对的,一种是绝对的。“富甲天下”“位列王侯”是富贵,如牛氏父子状元;“身心自在清净”也是富贵,如牛状元后裔牛师静。第一种富贵是有所得的乐,第二种富贵是无所求的乐。 

   岁月静好是一厢情愿的神话,疯疯癫癫可能才是真正的人生角色。

   譬如牛师静,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不此沉,不彼浮,这也是一种日子。

 最后,引述一首词结尾: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古今多少事, 都付笑谈中。

   多少无奈,尽在言外。

编辑:

本文标签: 牛师静
相关阅读